《古剑歼情记》

第二十七章 龙凤八卫

作者:云中岳

红绡电剑见前面只有一个白吊客大胆地截击,冷哼一声,不许龙凤八卫发挥,驱马向白吊客冲去。

相距极近,转瞬即至。

白吊客挺剑掠近,大吼道:“浪得虚名的泼妇!你可是红绡电剑?”

吼声未落,人马接触,白吊客向左闪,剑挥向马头。

红绡电剑知道白吊客想先毙坐骑,怎能上当?人突然从鞍下滑去,右脚的小蛮靴勾住了鞍前的判官头,左脚未离蹬,一滑之下,凤剑出鞘,光华疾闪。

两人接触,恍如电光石火,“铮”一声暴响,白吊客的剑被拍得向外荡。

“哎……“他大惊失色地叫,身不由已地向右踉跄而退,要稳住脚步,他想乘势退出危局。

红绡电剑出剑不绝情,先前她用的是剑背,这时凤剑急转,信手疾挥。

“克勒勒……”蹄声如雷,疾冲而过,奔入了村中。

白吊客的剑断了尺余剑身,右耳与右颊骨飞抛出八尺外,身形仍在晃动,鲜血喷射而出,不住激射。

第二匹健马到了,前一只铁蹄飞举,一踽之下,白吊客的尸体砰然倒地,—抛出了丈许。

红绡电剑在村口的栅门旁飞跃下马,大叫道:“先占楼房固守,快!”

她在村栅口旁相候,让马群驰入,然后拉上了栅门,在马群后撤走。

花魔到的最快,她纵起三丈余,越栅而入。

李文良的马后到一步,“砰砰”大震,马蹄踹在栅门下,栅门踹不开,马儿却一声长啸,双蹄立折,像一座山般倒了下来。

不等马儿倒下,他飞离马鞍,也越栅门而入。

真巧,村口的不远处恰好有一座小庙。狂儒飞跃下马,弃了坐骑奔入庙门,一面大叫:“先到庙中暂避!随我来,快!”

叫声未尽,半掩的庙门突然自开。按理,破晓时分,庙中的香火道人,该已经做完早课,里里外外忙了。但庙中仍然黑沉沉的,不但不见殿中有长明灯,也没有人烧香诵经。

暗影之中,一个青灰色的高大人影出现在庙门中,光头上沾着雪花,用洪亮的嗓音说:“阿弥陀佛!贫僧已接收此庙,将它改为寺院,滚开!”

声落掌出,一掌向抢上台阶的狂儒迎面扑去。

狂儒走了一辈子江湖,竟然走了眼,以为是普通三流人物野和尚,这一掌充其量不过百十斤蛮力而已。掌出并不快,看去毫无异样,因此掌风亦无异了,平常得紧。事实上双方照面得太仓率,彼此间无仇无恨,怎能猝然下重手?所以他伸左手一拨,说:“借光,大和尚……哎……”

大和尚拍出的右掌突然变抓,反手一勾,两人的手搭扣得结结实实,左手再出,这一掌变了,变得捷逾电闪,掌劲如山,浑厚无比的异劲倏吐,“噗”—声闷响,击中狂儒的右肩,假使狂儒不见机扭身,这一掌将击实右胸,大事休矣。

狂儒感到右肩如被巨锥所击中,骨肉如裂,身不由己,被凶猛的打击力打得向后退。

他临危自救,拼个两败俱伤,左脚猛挑大和尚的下阴,假使不拼而只想脱生逃命,必被大和尚拖倒,下—招更凶狠的打击,必定紧接着光临。

果然不错,大和尚不愿和他拼命,火速松手,同时身形闪后两步。

狂儒立脚不牢,“砰”一声滚倒在石阶下。

大和尚哈哈一笑,怪叫道:“原来是你!你该用崩云掌出手的,哈哈!”

第二个上来的人是春虹,他左手挟着回岚姑娘,自己也感到有点元气虚浮,但依然往上抢。

“皇甫前辈!”他惊叫,截住庙门,不许大和尚取狂儒的老命。

狂儒踉跄着站住,双脚仍未站稳。

大和尚果然纵出了庙门,怪叫道:“他快完蛋了,不用管他。”

叫声中,飞扑阶下,劈面向春虹扑来,一双大掌箕张,要击走春虹再收拾狂儒。

春虹目下功力未复,狂儒功臻化境亦被大和尚所击倒,他怎敢赤手空拳接招?顾不了江湖规矩,将回岚姑娘放下,一声大吼,伸手拔剑道:“大和尚,慢来!”

大和尚不在乎剑,狂叫:“小辈,滚开!”

狂儒上了大和尚的当,大和尚同样上了春虹的当,不知指向他的是神物,狂妄的伸手抓剑,等他发觉不对,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“着!”春虹冷叱,招出“神龙舞爪”,指出的剑尖突化五道淡淡剑影,迎着抓来的大手,他见大和尚敢用手抓钊,知道对方的手定然不怕兵刃的袭击,所以不敢全力放手抢攻,招出已预留退步,不敢使老。

“嗤!”异啸乍起,第一道剑影与来手相触,中了。

“哎”,大和尚叫,向庙门飞退,台阶上,共留下三个指头,中指、无名指和小指,无名指和小指未分开,滴几滴鲜血洒在银白色的积雪中,甚是醒目。

庙门中人影再闪,有人叫:“苦竹道友,怎样了?”

断了三指的大和尚退入门中,咬牙切齿叫:“狂儒挨了我一记天龙掌,还有一个手执神剑的小辈,快!慧明道友,擒住那小辈。”

“让贫僧收拾他们,”出现的人影叫,闪出了庙门。

又是个大和尚,手中有一条像征权威的八宝禅杖。

春虹听两和尚互通了名号,心中一惊,叫道:“两位大师请勿误会。”

苦竹僧,是出身峨嵋的僧人,天龙掌号称武林一绝,在武林中名头不小,行脚天下,颇有侠名,算是峨帽僧人中不可多得的人材。年纪只有四十余,已经出人头地,他唯一的缺点是不守佛门清规喜好杯中物,被峨嵋的长老逐出了山门,在江湖中做他的惬意走方僧。

后出现的慧明和尚,名头更是响亮,是少林慧字辈高僧,目下外放德安府广法寺中任主持,所以对外号称慧明方丈。

少林的僧人中,辈份和地位分得最为严格,一名僧人二十岁出家,在寺中呆上二十年,是否能升为一名维那,便得看他的恒心和毅力以及天份才能决定。一般说来,能苦修三十年,通过无数考验,便有两种出路,一是留在寺中任职,一是奉命至各地宏扬佛法。前一种位高而清苦,但极受尊敬,大多是德高望重的高僧。后一种自由多,可以行脚天下,任意为之。但花花世界中魔鬼的诱惑力极大,能洁身自好的人固然多,但败类也决不会全无。有些按期回山苦修德行,有些永远不再返回嵩山吃苦了,更有些干脆在外另创基业,另起炉灶。但一股说来,不少僧人出外云游的人并不多见,因为少林所收僧侣弟子,有一定的容纳数字,以不滥收见称,不管在百姓武林或官府中,声誉极隆,德业居天下佛门业林之冠。

这慧明方丈,五十五岁离开少林,六十岁便在德安府广法寺中荣任方丈之职,五年来寺中香火日旺,声誉日隆,居然成了德安府首屈一指的大和尚老方丈。怪!他竟在这荒村野庙中出现了。

春虹对这两个大和尚略有风闻,认为他们是名门大派的弟子,德高望重的高僧,所以出声招呼,甚至希望得到他们钓援手相助。

岂知他料错了,只消听两人的狂妄口气,满口江湖味,岂会是本份的僧人?

慧明方丈禅杖一振,用一声沉喝打断春虹的话,急抢而出:“小辈,你废话什么?纳命!”

下面的狂儒站稳了,向上叫:“葛贤侄,快退!”

回岚姑娘也踉跄站稳,尖叫道:“葛公子,退!”

春虹扭头一看,心中暗暗叫苦,两人身形摇摇慾倒,站都站不稳,往后退举步维艰。庙前的小巷中,七卫正接应红绡电剑母女往这儿退,谁也没注意庙前的事,马匹散乱阻住了视线,狂风虎虎,也掩住了一切声浪。

他不能退,退了狂儒和回岚姑娘完矣!

不由他多想,慧明方丈巳一声冷笑,禅杖和一记“泰山压顶”,兜头便砸。

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上,向侧一闪,便待欺近进招。

慧明身为少林僧人,手底下自然高明,杖势倏变,由砸变扫。

他向后急退,退下了一级台阶,莫糟!双脚有点虚,不能移动灵活如死,几乎被一杖扫中。

“躺下!”慧明方丈沉喝,跟踪一杖捣出,“毒龙出涧”兜胸捣到,奇快无比,而且劲道如山,使人透不过气来。

幸而回岚姑娘及时出手,救了他的命。同时,他的右脚往后挪,他恰好一脚踏空。

回岚姑娘腿肉丢掉一大块,事急危,只好出手。她拔下背囊中的夺魂枪,咬紧牙关全力掷出,她脱力地倒下了。

春虹惊叫一声,被杖劲一追,仰面便倒,骨碌碌滚下了台阶。

“铮”一声暴响,慧明禅杖一振,夺魄枪断成三段,崩飞出三丈外去了。也因此慢了一步,没要了春虹的命。

“好啊!是祥云堡的人。”慧明喜悦地叫,急冲而下。

庙门口,苦竹僧也挺着一把大戒刀,冲下叫:“二堡主的对头,当然是祥云堡的人,杀!”

两人急帆而下,大事不妙,听口气,两个和尚必然是九幽堡的帮凶。

狂儒退出丈外,回身拨出铁笔大叫:“葛贤侄,快走!”

春虹并未接受,但杖劲已迫得头晕脑胀,仍不将回岚姑娘留下,收了绝尘慧剑,全力抱请她放腿狂奔。仅奔出丈外,大和尚到了,禅杖发出惊雷,在狂笑中扫出,砸向春虹和狂儒。

庙门外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空地,前临村中小巷,左右有民宅夹峙。龙凤八卫的七个,分两侧堵住小巷的两端,接应断后的红销电剑母女俩。

天色已明,狂风暴雪未止,光度仍然黯淡,但在三二丈内看清对方的脸目决无困难。

红影一闪,红绡电剑退入了庙前空地,发现了庙前的危机,立刻飞掠而来,怒声叱道:“慧明住手!”

少林目下四辈门人中,排行是觉、圆、慧、超。祥云主的堂叔是少林掌门,论武林辈份,慧明方丈比许堡主该一辈,所以红绡电剑在暴怒之下,脱口直呼大和尚的佛名,她暴怒并非无因,慧明岂能不认识回岚姑娘?按理大和尚不该动手的。

“铮”一声轻响,狂儒的铁笔点在禅杖上,他左争挥笔,右肩将废,用不上三成劲。一点之下,禅杖来势缓了一缓,他自己反而震得仰面便倒。

杖劲化为狂风,把春虹震得跌翻在地,手中的回岚姑娘也滚出几丈外,如果狂儒不点上一笔,三个人可能全得毙在杖下。

慧明看清了来人是红绡电剑,他毕竟不是天生无耻的人,老脸上一热,便拖着禅杖退上了台阶。

苦竹僧到了,他当然知道红绡电剑,怪叫道:“这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。泼妇,你终于也落了单,佛爷不信你比十年前峨嵋争雄时更了得,纳命来!”

叫声中,飞舞着戒刀飞扑而上,刀风呼呼,连挥三刀。

红绡电剑脚下不便,已用不上全劲,加上刚风飞掠而至,一时难以发挥全力,只好连避三刀,先让过苦竹僧势若疯虎似的三刀狠袭,觅机回敬。

巷口出现了李文良和花魔的身影,长啸声惊天动地,龙凤八卫的老大飞龙,只好放弃巷口,招呼其他的同伴往庙中撤。

两名赶车大汉先撤,到了红绡电剑的身后,一声怒叱两只长剑如同长虹,分抢苦竹僧的左右。

“铮铮铮!”刀剑交呜声震耳慾聋,人影三面疾分,苦竹僧退上两级台阶,脸色一变。

右首赶车大汉再次飞扑而上,一面叫:“秃驴,再接我两剑。”

“有何不可?”苦竹僧圆睁着怪眼道,挥刀再上。

“铮铮!”又拼了两刀,赶车大汉退上了台阶,苦竹僧也往侧方飘退丈外。

左首赶车大汉到了,傲然地叫: “还有我呢!”

苦竹僧扭头往庙中飞射,一面向已到庙前的慧明道:“闭上庙门,让二堡主收拾他们。”

庙门还未闭上,红绡电剑到了。

活该苦竹僧倒霉,刚抢入门中,先退到的浮香姑娘在四丈外发出一只夺魂枪。他眼角只全神贯注右后方掠来的红绡电剑,却未留意枪从左后方飞来。

推动沉重木马的慧明向外,看得真切,大叫道:“小心左后!”

苦竹僧果然了得,反应超人,向右前急飘,“砰”一声肩膀撞中大木门,已闭上了一半的庙门敞开了。

“哎……”他狂叫,夺魂枪从他的左耳划过,颊肉被划开一条大血槽,“得”一声钉在木门上,锋尖透门一寸有余,力道骇人,被他在间不容发中逃得性命。

红绡电剑大胆冲入庙门,两个大和尚已经不见了,大殿共有三座门,空荡荡的。

人全退入大殿中,把住了正门。受重伤的回岚姑娘也给老三鸣凤救下,但春虹却不见了,由于无人注意,还未发觉少了人。

这是一座王灵天君的小庙,左右皆毗连着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七章 龙凤八卫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歼情记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