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歼情记》

第 三 章 戏惩恶魔

作者:云中岳

正当穷酸猛吃猛喝之时,春虹感到心中一跳,暗叫:“有鬼!”不知怎的,从另一桌一位俏书生的眼神中,似乎具有无穷吸引力。令人不仅感到和善可亲,更感到这目光温柔极了,动人极了,好感油然而生,从内心发出一种奇异的感觉,似乎去亲近他,去结交他。

他吃了一惊,赶忙避开俏书生的目光,用传音入密之术,将自己的感受对穷酸说了。

穷酸脸上的玩世不恭神情不见了,郑重地道:“果然不错。”

“他是谁?”春虹追问。

“如果你不是男子而是女人,你的感觉又待如何?”

“对不起,我不是女人,无法体会。”

这时,俏书生的目光,正盯视着两人的举动。穷酸一手掩住桌旁空隙,用手指沾酒写道:“小心,魔头精明过人,已注意我们了,千万小心。”

春虹,写道:“他究竟是谁?你似乎怕他。”

“迷魂魔眼,你说是谁?”

春虹吃了一惊,写道:“七魔之一?”

“色魔左丘光。”穷酸说道。

“咱们为世人除害,可好?”

“初生犊儿不怕虎,不可逞匹夫之勇。”

“这魔成名最晚,何所惧哉?”

“你神功盖世,动手可能支持得了,但他的荡魄香乃武林一绝,解葯难寻,十丈内近不了身,死定了!免谈,咱们得快走。”

“要走请便,我得看看结果。”

穷酸瞪了他一眼,发觉色魔不再注视他们两人,便改用传音入密之术道:“怎么?你一见钟情了?”

春虹知道穷酸话中有因,也用传音入密术问:“前辈指的是那青年俏书生?为何与你的疯语有关连?”

穷酸淡淡一笑:“我料定你不信,甚至连那三男两女也不信。”

“好吧!信就信吧,我一向极佩服你的见闻广博,江湖经验之丰,足以傲视江湖群雄,所说不无道理,不会无的放矢的。”说罢,他向两女看去,怪!两女的脸上出现了奇异的笑容,星眸中似乎平安泛起了喜悦的古怪神彩,盯视着青年书生,神情如迷。

他再向青年书生看去,发觉青年书生也不时向两女含笑注视,流转着的眼神不再流转了,变成了情意绵绵的凝注,双方的眼神如磁石相吸,在诉说着心灵的语言。

他对男女之情还陌生,体会不到其中的感受,故意哈哈一笑,干了一碗酒。

他这一笑声惊四座,果然将俏书生的目光引过来了,双方眼神相接。

壮慕少爱,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避免的天性,他也和任何正常男人一般,对眼前这位少女油然兴起七分好感。但他有自知之明,认为这个陌生少女不过是人中一个极平常的过客,今日一别之后,各奔前程分赴海角天涯,谁知道能否有再见的一天?所以他并不在意,当然他知道自己对她有好感,但这好感决非一见钟情。

穷酸口中不饶人,毛病又来了,举起了酒碗,仰首一口喝干,哈哈大笑道:“美酒、佳人、宝剑目下三者皆真,乐何如之!呵!呵!值得。小伙子,别装蒜,赶快斟酒,咱们先碰三碗。”

春虹脸上泛起不悦的神色,低声冷冷地问:“前辈你认为在下是好色之徒呢,还是你自己自命风流?”

“哈哈,你关心那两个妞儿,要看结果,关心便是爱,你不否认吧?”

“哼!你枉称一代豪杰,见死不救,不是贪生就是怕死,说弦外之音有屁用。”春虹不悦地说。

穷酸呵呵一笑,道:“你小子真厉害,可把我扣上了。好吧!你既然不怕死,我穷酸舍命陪君子。记住,动手时近身十丈内不可呼吸,脱离时仍不可骤然吸气。这魔头的荡魄香无色无臭,防不胜防。必须小心,不可被他的眼神吸住。好,咱们准备了,你先留意兵刃。”

“我用一只竹椅便成,由我先动手。”春虹豪情勃发地说,他并不被七魔的名头所唬住。

两人不在用传音入密之术交谈,开怀畅饮,旁若无人。两女的三个男伴,凶焰尽消,正怔怔失神地注视着俏书生。

此刻蹄声急骤,一匹红健马从东入竹山铺,向竹棚奔来,在一丛修竹前止蹄。马上一个身穿月白劲装的少女,飞跃下马,看身法,相当的野。

少女挂上了缰,轻摇着马鞭儿,轻盈地进入了竹棚,微笑着在最后一张竹桌旁落坐,向先前的少女轻举纤手,摇了摇,娇声道:“宇文姐姐,久违了,你好。”

耳有朱砂痣的少女吃了一惊,神魂入窍,总算摆脱了色魔的魔眼吸引,回头一看,笑道:“哦!是许姐姐,你好。一别年余,一向得意么?”

“天涯飘零,依然故我,宇文姐姐,何不过来一叙?”

宇文姑娘却不调身,她面对着色魔着了迷,眉来眼去不由自主,舍不得离坐,道:“许姐姐何不过来坐?小妹替你引见我姑姑。”

许姑娘轻摇玉首,道:“抱歉,小妹不惯与贵同伴打交道。”她指了指三个中年人,伸舌头顽皮一笑,大概和他们早年会过面。

“也好,等会儿再和姐姐一叙。”

宇文姑娘神不守舍地答话,目光又回到色魔的身上。

许姑娘见她有点神不守舍,讶然顺她的目光看去,看到了色魔,色魔也看到了许姑娘。

许姑娘先是凤目一亮,接着粉面一沉,琼鼻一皱,哼了一声,低声撒嘴骂:“贼子!”穷酸愕然,久久方意似不信地低语道:“怪!这丫头了不起,竟然不受色魔所迷惑,罕事!”

“咦!你说谁?”春虹问。

“新来的白衣小姑娘。不知是哪一位高人门下的,了不起。”

春虹回头看去,也感到眼前一亮,那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,出落得像朵玉立婷婷的白莲花,也像个瑶池王母座下的小玉女,年约十五六岁左右,匀称修长的身材,还未发育完全,五官秀逸,天姿国色,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小巧动人的樱chún泛着甜甜的无邪微笑,有三分顽皮七分俏巧。穿一身月白劲装,同色坎肩,外罩同色披风,腰上挂着长剑镖囊,头上云殊光亮照人,髻套了珠花环,珠宝首饰。劲装的紧身,令她胸前挺出一双半熟的蓓蕾,在坎肩的流苏下遮遮掩掩。

好美,美得秀,美得逸,美得像不沾人间烟火,青春活泼在她身上焕发跳跃,风华另创一格。可是,这种女人只配令人欣赏,不易引起男人的*火。她未成熟,她不是那种令人一看便怦然心动的女人。她那种天真无邪的气质,令人生爱,但这种爱不是情爱,更不可亵渎。

春虹和睡道人度过了冷冷清清的十八年,既无玩伴,更没有女孩子和他打发光阴,对这位天真无邪的小姑娘,他感到似曾相识,似乎她会和他在一块儿度过了黄金似的童年,似乎他和她的气质极为相近,似乎他就是他的小妹妹,一个常向他撒娇亲见的小妹妹。

“哦!多么可爱的小姑娘!我猜,她定是禅门弟子高徒。”他向穷酸低声说。

“何以见得?”穷酸讶然问。

春虹口角出现了略含调侃的微笑,说道:“由她的定力猜测,她并未受迷魂魔眼所惑,论定力,似乎佛门弟子的功夫超人一等。”

穷酸哈哈大笑,笑完道:“说得很对,但看法仍有差错。那是一个不知人世险恶,未解人事的黄毛丫头。迷魂魔眼对已知世事的有效,对三尺小儿毫无用处。告诉你,她像个婴儿,色魔有天大的本事,对她也无可奈何,这与佛门弟子毫无关联。佛门弟子更易入魔。”

许小姑娘叫了四碟小莱,来一碗白米饭,菜饭刚送上,事情发作了。色魔突然举起酒杯,含笑向姑娘举起,柔声道:“小姑娘,请啊!”

许姑娘柳眉一轩,她不吃这一套。人与人之间,第一印象十分重要,第一次见面留下不良印象,以后便会愈来愈坏。许姑娘第一眼便认为色魔是登徒子,先入为主,她便对色魔产生了极恶劣的印象,色魔没有自知之明,反而自恃了他信任自己的卖相勾引妇女的功夫,竟然向她展开猎艳攻势,却碰了钉子。

姑娘大概在走江湖期间,碰上不少这种人,特别厌恶,拿起一双竹筷,气虎虎地站起,绷紧红馥馥的脸蛋,用竹筷一指,尖叫道:“你这厮无体统,岂有此理?闭上你的狗嘴!”

色魔一怔,大概这辈子他无往不利,猎艳时从未失败,这次却在阴沟里翻船,大出他意料之外。他脸色一沉,随又立即开朗,微笑道:“姑娘请恕小生无礼。”说完,放下酒杯,站起整衣,斯文地礼揖,极有风度。

小姑娘愤愤地坐下,重重地哼了一声。

色魔不以为然,心中大乐。追女人,假使这种女人不理不睬,如见瘟疫避之惟恐不及,事则必错。假使她面对挑战,不管是打也好,骂也好,便成了一半。色魔一辈子在女人中打滚,深知其中三味,难怪心中大乐。

他乐不可支,坐下再次举杯道:“这座山村风景绮丽,令人忘俗,所以小生冒昧,与姑娘举杯共赏……”

许姑娘可不欣赏他的卖弄,一声娇叱,抓起一小菜碟,毫不客气地劈面扔去。

这是一次沉重的考验无可回避。色魔假使躲闪,少不了拆穿了西洋镜,暴露了他的练家子身份,而不是个公子哥儿。假使他不躲,菜汁淋身,自找麻烦。小姑娘的神情,决非打情骂俏,像只雌虎发威,是否能钓上这条泼野的美人鱼,他自己还没有把握,如果钓不上,这一记耳光不枉费心机自换了?

他之所以被称为色魔,就是见了美色决不放过,不弄到手决不甘休,软硬兼施无所顾忌,不怕女方曾是竖立过贞节牌坊的三贞九烈女,他也会用其它的办法得赏大慾,所以他并不需要太费心机用魔功穷钓,钓不上干脆竭泽而渔,霸王硬上弓下手擒捉,他自己有办法令到手的人就范。

许姑娘迫他露出了马脚,大手一伸,飞来的莱碟突被他接住,碟中的菜肴竟未溅出。

他顺手将菜碟扔掉,狂笑道:“丫头,你可恶,好不识抬举,太煞风光!”

许姑娘抓起竹椅娇叫道:“好啊!原来你是真人不露像,好一手虚空接引术,故意作弄姑奶奶!”

她果然泼野,身形一闪,便到了色魔桌前,三不管说打便打,用竹椅来一记“泰山压顶”猛然下砸,来势汹汹。

宇文姑娘吃下一惊,抢出急叫:“许姐姐,使不得……”

色魔哈哈一笑,大袖一挥,身形旁飘,罡风随袖而起,声如殷雷。

许姑娘即看出了对方有虚空接引术内家气功奇学,知道对方了得,手上巳用了九成劲,袖风仅仅将竹椅偏了尺余,“啪”一声将竹桌打得支离破碎,杯碟成粉。

竹椅却丝毫未损,可以看出姑娘的造诣确是不凡,顺手一带,招化“横扫千军”,仍向色魔进袭。

色魔吃了一惊,他想不到姑娘小小年纪,竹椅竟能掣散他的袖风,一怔之下,飞返丈余怒叫道:“小泼妇……”

宇文姑娘到了,从中间切入叫:“许姐姐,住手!你怎可……”

“让开!这贼子该死!”许姑娘尖叫。

色魔突然冲近,一声长笑,伸手便抓。

怪!两女吁出一口气,同时摇摇玉首,毫不知危机已至。

一声轻响,许姑娘的竹椅脱手掉了下去。

色魔一手一个人挟在肋下,在长笑中,奔上了官道向西如飞而去,但见青影冉冉而逝,快逾电火流光。

三个中年人和锦衣少妇同时惊叫,撤腿狂追,但双方功力相比悬殊,追了半里地已看不见人影了。

穷酸一拉春虹的衣袖,低叫道:“追!抄小路。”

春虹心中大急,一面掠一面问:“走小路?天知道他躲在何处。”

“这魔头美女得了,必定放胆沿官道走,咱们抄信安岭南麓绕出……”

“不行!我先走,你太慢。常山西门口见,不见不散。”

春虹的轻功,比穷酸高明得太多,说走便走,快逾电耀光闪,超越所有的人,向西狂追。

穷酸不住摇头,自嘲地道:“穷酸,你老了,老得快进棺材了,岁月不饶人,你决不能不向岁月低头啊。”

春虹起步稍晚,但色魔手上挟了两个女人比春虹慢,双方从三十丈逐渐拉近,奔了五里地,已从三十丈拉近至十丈左右了。

色魔得意洋洋,全力狂奔,他的轻功练至化境,超尘脱俗,满以为决不会有人跟得上,连奔五里地,方扭头后瞧。

“咦!我走了眼。”他讶然叫道。

身后,青影来势如电,正是竹棚里那位雄狮般的少年人,已经近至十丈左右了。

论轻功,在短距离中可以取巧,但跑长途,轻功决不可使用,精力不够,会虚脱而死。如果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三 章 戏惩恶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歼情记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