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歼情记》

第三十三章 魔法不压正

作者:云中岳

门楼侧方,一名大汉的弓已措上了箭,箭尖发出闪闪银光。弓弦徐引,箭尖跟着白如霜的身影移动。 

她奔近垛口下,大汉虎目中泛起重重的杀机。 

在堡东北角余里被冰雪封了的参天古柏林中,无数身穿白衣外罩羔皮上袄的人,正藏身树后凝神向堡中瞧,一株古柏顶端,两名大汉全神监视着堡中的动静。 

在树下一处低地中,九幽天魔穿一身白狐上裘,头上翻戴白狐皮风帽,追电剑插在背上,左胁下挂着百宝囊,浑身雪白,与冰雪同色,假使往雪地上一伏,不留心的人即使走近,也不易发现。 

他椅树而坐,下面铺了一张大油布,共坐了八个人,左是上官唯真,右是李文良,对面是乐夫子。上官唯真的下首,坐着九幽天魔二煞的大煞黑僵尸韩宗,这家伙曾在鬼谷坪出现过,被春虹用荡魄香几乎弄翻,在阴沟里翻船,他确象一个活僵尸,是个令人一见永难忘怀的狞恶怪,八尺余的身材,三尺六的长剑,脸黑如锅底,半夜出现会将胆小的吓死。 

另一个人是同样伫恶可怕的花甲老怪人,三角脸上只见皮骨不见肉,勾鼻薄chún,有一双叫人看了心中发冷的怪眼,手中抓着一根纸幡杆,幡是白纸,杆却是钢杆,长有五尺,他是最近升为二煞的厉魄古祥,香溪鬼叟的得意门人,鬼爪霍天奇的师兄,上次在九幽魔域,他就是化装成黑衣彩脸的八大汉之一,射杀唐华的正凶,他自己也在得意忘形中挨了唐华一记三棱针,被打下巨石,险些送掉老命。 

另两人是蛇魔卫心照,一个是白发老太婆。 

右面进堡小径,距此不过四五里,打斗的声浪不断隐隐传来,但这群人似如未闻。无动于衷。 

四周,二十八宿来了十六名,他们在四周全神戒备,茫茫雪林中决不可能有人接近窥探,九幽天魔向远处的祥云堡瞥了一眼,然后向上官唯真问:“唯真,你认为我做错了?” 

“是的。”上官唯真直率地答,稍顿又道:“属下认为,既然对方已发觉咱们的意图,便用不着等到午夜后下手,事不宜迟,迟则生变。” 

“依你之见?” 

“属下认为,必须立即进攻。”上官唯真沉重地答。 

“谁敢以身试弩阵?”九幽天魔答。 

“堡主为大局着想,理该顾虑弟子们的安全,怎可在光天化日之下躯策弟子们在弩阵中送死?”乐夫子冷冷地说此话,他反对上官唯真的意见。 

上官唯真不住摇头,仍坚持意见道:“死伤在所难免,咱们必须不惜代价,一举歼灭祥云堡的江湖精英,不让有一个逃脱,只有白天方可办到,晚间逃脱比白昼方便多了。再说,大雪封山,冰冻大地,夜间同样冒险,雪光下隐身不易哩!” 

“这时改变进攻大计,不嫌草率儿戏?我反对。”乐夫子语音坚决,反对改变进攻时刻。

上官唯真也不放弃己见,道:“乐夫子认为白昼进攻太过危险,但何不请进大师施法?用神术掩护。” 

九幽天魔不等他说完,接口道:“你忘了会破法术的葛春虹了?江南白提调在虎啸岗被擒,信阳州途中,贱内的神术被破。还有,落马坡山区那位蒙面人,不但接了我三剑。更破了我的移神大法。告诉你,我有自知之明,邪不胜正,这些小幻术不足恃。唯一可恃,是咱们的真才实学。” 

“堡主的意思,是不用七大师?”上官唯真问。 

九幽天魔淡淡一笑,道:“要用的,甚至要他们为前驱,要他们攻北门。” 

“他们是张教主的人,怎能要他们打头阵?”上官唯真有点吃惊地问。 

“为何不可?这七个大师,名义上是助我们消灭祥云堡而来,事实上却是奉命监视咱们的家伙。哼!我那拜兄打错了主意,他未免太小号了我九幽天魔。让他们打头阵,正好借祥云堡的人宰了他们。” 

上官唯真摇头苦笑,道:“堡主如此处理这件事,日后难以在张教主那儿交代,张教主不成气候,还有利用价值,堡主不嫌操之过急了些?” 

九幽天魔呵呵一笑,道:“等我将密坛发展至京师,我还得除去绊脚石哩!” 

“请堡主多加谨慎为上。”上官唯真无可奈何地答。 

乐夫子不悦地哼了一声,道:“堡主一代英豪,岂是久屈的人?我反对向张教主敷衍,干脆及早图谋。” 

“你意下如何?”九幽天魔含笑岔口问。 

“干掉他!我是说,派人暗下手,决不可坐观他壮大,后患早除早妙。”乐夫子一宇一吐地答。 

“呵呵呵呵……”九幽天魔大笑,笑完又道:“你太偏激了些,目下言之过早。” 

一个白衣人从北面如飞而至,由一名星宿接住,向树下高声道:“地坛罗兄弟禀报消息。” 

“叫他前来。”九幽天魔说。 

白衣人奔到,躬身行礼禀道:“广信葛春帆兄弟两人,从北奔向了祥云堡,屠龙客父子死伤惨重,阻他们不住。“ 

“目下怎样了?” 

“正追赶司空前辈,奔向祥云堡。” 

“好,传信下去,尽可能将人留下。” 

“遵命,请问堡主尚有何事吩咐?” 

“没有,小心消息。” 

“是。”白衣人应诺着,行礼退走。 

九幽天魔神色一怔,道:“妙极了,葛小狗也会幻术,让他对付七大师再好不过了,咱们赶快办事,也许赶得上看热闹。卫老弟。” 

蛇魔略欠身,毫无表情地答:“堡主请吩咐。” 

“你立即随林坛主南下,与贱内兼程返堡,替我布置蛇阵,防备有人到九幽魔域捣乱。”

蛇魔懒洋洋地站起道:“好,在下立即启程。” 

白发老太婆也站起,冷冷地道:“这就走。卫老儿,老身先警告你,千里迢迢,你得安静些。请记住,堡主的奇葯在天下间决无第二个人可以配制,过期一日即万无生效,不必妄图侥幸。” 

蛇魔怪眼一翻,怒叫道:“白发孤婆,你神气什么!你狗仗人势!” 

九幽天魔哼了一声,不悦地叫:“不许吵,林堡主,不必再和卫老弟计较昔日的过节,目下咱们都是自己人,私人恩怨提来提去有伤和气,卫老弟自知权衡利害,何用你多说。”

白发孤婆极不情愿地哼了一声,道:“属下深知他的为人,不得不提醒他注意,算是属下多话了。” 

“走吧,愈快愈好。”九幽天魔挥手赶人,突又道:“林堡主,你转告三夫人一声,芮、宓两匹夫如果不入山踩道,不必打草惊蛇,除非能一举除杀,不然不可妄行动手,那姓宓的匹夫绰号叫石童子,浑身刀枪不入,不易对付,芮那匹夫号称黑鹏,轻功之佳宇内无双,如果动手而被他漏网,势必会引来大批六大门派的高手,难免被他们发现咱们的九幽魔域,麻烦大了。” 

“属下遵命。”白发孤婆躬身答,领着蛇魔走了。 

上官唯真剑眉浑锁,沉重地道:“多年来,从未发观有武林高手在涪州逗留半月以上,涪州没有任何地方引起江湖人疑心的事物,那石童子和黑鹏,是祥云堡许匹夫的至交好友,也是武当派中少数获得俗家弟子第—高手张全一的真传者之一。张全一死后,武当的俗家弟子逐渐摆脱武当山的约束,行道江湖,武当派局面焕之一新,举剑名震天下,算起来,石童子和黑鹏该是张全一的三传弟子,武林名望与江湖地位皆超人一等,为何轻身在涪州秘密逗留呢?” 

乐夫子哼了一声,接口道:“八成又是本堡的姦细搞鬼。” 

九幽天魔瞥了上官唯真一眼,问:“难道也与杨青云有关?” 

上官唯真一咬牙,道:“姦细决不止杨青云一个,这次回堡,属下将全力以赴,必定可从蛛丝马迹中找出线索的。” 

蓦地,潜翁的身影出现在远处,右肋下全是血迹,踉跄奔来。 

“咦!他受了伤?”九幽天魔站起来吃惊地叫。 

所有的人全站起来,惊讶地注视着奔来的潜翁。 

潜翁奔到,在三丈外摇摇晃晃地站住了,脸色铁青,上气不接下气。 

“司空兄,你被他伤了?”九幽天魔问。 

“不!被花魔那母狗所暗算……暗算……” 

“什么?”九幽天魔吃惊地问。 

“花……魔……”潜翁吃力地叫,颓丧地坐倒,在百宝囊中取葯,大汗如雨。 

一名大汉奔上,帮助他上葯包扎,九幽天魔恨恨地道:“好啊!这贼婆娘可恶,好意请她助拳,她反扯我的腿!” 

乐夫子冷哼一声,接口道:“属下早就说过,这婬妇不可靠。” 

“走!去看个究竟。”九幽天魔怒吼,又向涪翁问:“司空兄,她在何处?” 

潜翁一面上葯,一面道:“贱母狗以为你必在堡北与七大师在一块儿,所以逃向那儿去了。她的轻功比我差,葛小狗又比我高明,她是否能逃脱,大有疑问。” 

九幽天魔举手一挥。向祥云堡飘拂,一名白宿过来架起乐夫子,一行人去势如飞。 

邪教张教主派来的江南七大师,是地位极高的大法师,邪术通玄,拳脚也高人一等,不但奉命前来协助九幽天魔毁灭祥云堡,也奉命监视九幽天魔。他们把守在北堡门外里余候命,心中十分不痛快。因此他们根本不知道九幽天魔在何处,无法执行教主授予的重大责任。同时,九幽天魔令他们为前驱,要他们进攻北堡门,分明是拿他们当马前卒使用,难怪他们不痛快。 

花魔还不知道九幽天魔有除去张教主统而代之的可怕阴谋。九幽天魔是张教主的拜弟,同心协力打江山,乃是当然的事。张教主派来的大师,毫无问题会留在身边主持大局,所以他知道七大师在北门附近,料想九幽天魔必定也在那儿,因此向北门逃命。 

她全力施展轻功,舍命狂奔,后面,春虹狂怒地御尾狂追,愈来愈近了。 

广阔的小径向北笔直地伸延,白茫茫的雪地上,目力可及十里外,北堡门门楼相当高,看得清清楚楚。 

“妖妇,你跑不了的,还葛家的血债。”春虹狂怒地大吼,已接近至两丈内飞。 

花魔心胆俱寒,目前她除了子午绝命针之外,已没有可和春虹拼命的兵刃,叫吼声如雷,从身后传到,不用回头看,她知道危机已到。 

“拚吧!我无法和他比轻功。”她绝望地叫。 

葛春虹的叫声传到北堡门楼,将奔近垛口的如霜心胆俱裂,顾不了许多,冲向了垛口。

到了垛口,她毫不迟疑地跨出了右腿。 

门楼上拉满大弓的大汉,正待松手放箭。蓦地,一只纤手搭上弓弦箭的箭尾,低喝入耳:“且慢!让她死在外面,用大弩。” 

大汉缓缓松弦,扭头一看,红绡电剑站在一旁,另一只纤手举起了。 

接着,左侧一列五座机弩旁一名大汉右手高举,一名大汉的手,按上机扣。 

许姑娘突然奔到,扑向乃母叫道:“娘,不可,饶了他吧,春虹哥如果知道是娘下令杀她,那……那……” 

红绡电剑的手并未放下,沉重地道:“不行,她将投向她母亲的一边,也就是投向九幽天魔,为了祥云堡中人的安全,决不可让她活着离开祥云堡,透露堡中的虚实。” 

垛口前已不见了如霜的身影,她正用壁虎功向下滑行。不久,她奔上了护堡壕的外岸,撒腿狂奔。 

许姑娘求情不动母亲。情急大叫道:“如霜姐姐退回来,退……天哪!” 

四座机弩掌前架的人,控制着架头,追随着如霜的身影移动,不管任何时间,只消红绡电剑的手放下,五尺长明晃晃的大弩便会破空而飞。 

姑娘不了解乃母的心情,还以为乃母所以要杀如霜,本意为长了祥云堡的安全着想哩!

正在紧要关头,传来了许堡主的声音:“秋华,饶了她吧,短兵相接之期已至,即使她将咱们的虚实告诉九幽天魔,也无关大局了。” 

“怎可饶她?”红绡电剑高声叫。 

“算了,念她来堡告密的诚心,令我们早加提防,功不可没,我们怎可以怨报德?” 

红绡电剑摇头苦笑,向下面侯命的弩手轻声道:“是的,我们不能以怨报德,可是,也许会苦了我们的孩子。” 

如霜已奔出三四十丈,根本没听清许姑娘字音,她向远处狂奔而来的花魔迎去,一面尖声大叫:“母亲,不……不要过来,不……” 

相距尚远,花魔没听清,但却看出来人是爱女如霜,心中稍安。自从到达信阳州之后,花魔始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三章 魔法不压正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歼情记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