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歼情记》

第三十四章 祥云堡扬威溃群魔

作者:云中岳

“不错,正是贫道所为。因此,贫道深知施主决不会轻易放过贫道,贫道一日不死,施主争江山的大计一日不会完成。其实贫道不在人世,象你这种人性巳失行径疯狂的人,也成不了大事。” 

白龙怒叫一声,大吼道:“李堡主,何必浪费精神和他们斗口?” 

死域山人向旁纵出,向许堡主凶狠地叫:“许小辈,你来,快将你那穿红绡的婆娘找来,十年前峨嵋金顶争雄一剑之恨,今日该算了。屠龙客已经暴死,只剩下你公母俩啦!咱们用不着多费chún舌了,拼个你死我活一了百了。” 

声落,一声刀啸,他撤下了灰蓝色光华耀目的长刀,傲然向许堡主招手。 

狂儒也向侧闪出,向遁客、阴婆、潜翁招手叫:“好啊!今天八怪齐聚,正邪不两立,你三个无耻狗东西,自贬身价做起九幽天魔的走狗来了,上吧!这处大平原是你们埋骨好地方。” 

九幽天魔看对方只有八个人,还有一个小姑娘站得远远的,事不宜迟,该动手了,举手一挥,在长啸中,拔出光华耀目的追电剑,首先奔向睡道人。 

春虹恨重如山,同时也知九幽天魔会妖术,怕师父难以克制天魔,一声怒吼,从旁截出,叱道:“师父让给我。有冤报冤,有仇报仇,李老贼拿命来!” 

雪地中一阵大乱,人群四散各找对手。雪堤后乐夫子附近有五六名大汉,但没有人加上,绝顶高手相搏,而且地方广阔,想插手难上加难,如功力稍差的人突然加入,反而碍手碍脚,甚至死得更快。 

春虹截住九幽天魔,两人立即放手抢攻,他用狂涛八剑应敌,愤怒并未使他灵台蒙污,反而小心翼翼展开狂攻。机会未至,他不敢妄用无量大真力,这是最后一次了,用上之后他自己定虚脱,如果一击不中,九幽天魔便可以从容制他的死命,他怎能不小心从事? 

九幽天魔知道春虹对妖术毫无所惧,所以弃舍不用。同样的,他的佛光三味心法也不敢乱用,来到最后关头不想施展,展开了落英剑法,左手的神风指也大显神威。落英剑法以狂风暴雨似的声势凶猛地进击,七八招之后,便将春虹追退了五丈左右。但他的神风指却派不上用场,近不了身,攻不破春虹的护身无量神罡,绝尘慧剑一挥,远及丈外的指劲立即无形自消。 

两人第一次见面,也是第一次交手,一个是恨重如山的年青高手,一个是宇内闻名的绝顶名宿凶魔,都用生命做赌注押上了。生死存亡在此一举,所以看去猛烈万分,盘旋进退如光似电,两只剑两种光华飞腾扑击惊心动魄,附近七八丈内雪花激射,劲风刺骨,无人敢近,好一场武林罕见的龙争虎斗。 

远处堤后观战的九幽魔域高手,不由一愣冷汗沁手。乐夫子也象是呆子,把发令的事置于脑后啦!但他阴冷的双目中,焕发出阵阵阴险恶毒的奇光。 

蓦地,堡南浓烟上冲九宵,碎土石向空飞射,地层开始震动,树上的冰雪暴雨般向下坠,接着,“轰隆”一声暴响,震得入耳膜慾裂,神经麻痹。 

上官唯真与银冰老叟双斗睡道人,这时突然掠两丈外,向后大叫道:“乐夫子,天哪!你为何不先下令?” 

乐夫子似乎神魂刚入窍,赶忙向身后的人大叫:“发令进攻。发射旗花着马群冲堡。”

“呜……”牛角声长鸣,“砰”一声暴响,高空五彩旗花信号冲天而起。 

祥云堡四面八方杀声震天,全力向堡墙抢攻,提了飞爪的恶贼领先前冲,八路人马再次发动。 

乐夫子举手一挥,上百名高手同时抢攻而出,声势汹汹,刀枪并举。但他们避开了前面的斗场,绕两侧向祥云堡冲去。 

堡墙上,人影乍现,动人心魄的大弩飞行声令人头皮发炸,接着惨号声雷动,未冲近护壕便有一半人倒地不起。 

马群没有用,桥已经拉起,无法冲进堡内,马匹纷纷倒坠在三丈深宽的护壕中,上百匹健马巳毙大半,其余的向西侧星散而走。 

堡南接近门楼左侧不远处,被二堡主李文良带了二十名刀牌手,在昨晚乘夜悄然摸近护堡壕,掘了一个大洞,塞入大批火葯,叫到提前进攻的信号,点燃了火引,二十一人退出洞外,藉两侧的壕壁掩身,候机入堡。 

这二十一个人一身白,与雪同色,堡墙上的人居然没发觉下面有人,“轰隆”一声大震,堡墙倒塌了两丈余宽的缺口,土石堵塞了护堡壕。 

李文良一声长啸,从缺口中进入堡中,二十名勇士左盾右刀,潮水般涌入缺口,立即向左右堡墙分张,风卷残雪似的杀入大弩丛中。 

堡墙上的江湖好汉们,能用刀剑对付,用盾牌的高手为数不多,刀剑砍在盾牌上一无所用。 

堡墙上大乱,大弩无法再用,四十余名九幽堡的高手呐喊声如雷,从缺口涌入,入后便四面分散,杀入堡中,四面八方放起火来。 

一条黑影及时出现在堡外,来势如电火流光,也从缺口中跃入,截住了向左堡墙卷去的刀牌手的后路。 

十名刀牌手连毁五座大弩,击倒了十余名好汉,正向第六座大弩冲去,十个人两列急进,八名汉湖好汉迫得步步后退,快退至堡门去了,情势危急。 

黑衣人到了,一声长啸,光华如电的湛卢剑接近了后一列五名刀牌手,剑虹疾挥,血花飞溅。 

“啊……”刀牌手没料到后面来了人,五名中倒了四名,全部是齐腰而折,死状极惨。

惨叫声惊醒了前面的人,立刻有三名刀牌手旋身往后卷,刀隐盾后。 

黑衣人是葛春帆,手中是神剑湛卢,他俊目喷火,一声虎吼,剑当刀使,砍、劈、挥,拦势如狂风暴雨。 

“嚓!”中间的盾牌应剑中分,盾后的人臂断身裂,肚肠流了一地。 

“啊……”惨叫声惊天动地,左右两具盾牌从中而折,盾后的人腰部中断。 

春帆人如疯虎,向前面的三名刀牌手狂野地冲去。 

堡门楼中涌出八名高手,为首的是黑大汉黑虎龙威,长剑如经天白虹射到,大叫道:“葛少侠,这里留给我们,九幽堡二堡主李文良已经入堡,请速击!” 

话未完,春帆已向堡中掠去。 

堡南有三栋楼房,共有四十间,中间有一座五六亩大的花园,马房和住房建在最后边。李文良领先冲过楼房,楼房却空无一人,他由手下放火,领着十八名高手冲入花园,奔向议事厅祥去堡。 

堡中突然响起三声钟鸣,人影纷现。 

他吃了一惊,向后叫: “退!用马冲!” 

他不退倒好,退了便走头无路啦!马厩中有二十余匹马,全是老得奄奄待毙的病马,牵不动驱不走,十来名高手一看不对,傻了眼。 

他心中大急,向后大叫道:“不要放火,先利用墙角毙了他们。” 

火已经放了,他叫晚了,四十余名高手全都到了他附近,利用墙角掩身待敌。 

前面人影渐近,中间是龙凤八卫,每个人左手有一具牛皮圆盾,右手是一只夺魂枪,每人身后背着大枪囊,八枚夺魂枪排得整整齐齐,闪闪生光。八卫的左右,是十六名青年男女,每人手中有一具强弓,腰上挂着上剑,箭在弦,引弓待发,二十四个人,谁敢近身? 

李文良心中暗暗叫苦,看光景,除了这一面他冲入堡中之外,其他七队人马根本无法攻入。他向身旁的人叫:“看看后面,咱们的人是否进来了,刀牌手跟来了么?” 

身后是一名中年大汉脸色铁青,吃惊地说道:“禀二堡主,缺口巳被重新封住了,有一名黑衣人势如疯虎,杀了不少刀牌手。同时,黑虎龙威与七煞剑客已经赶到,率领着沔阳八豪堵住了缺口,大弩已将咱们接应的人阻在堡外。” 

他心向下沉,恨声道:“退!由原路走,今天功败垂成,命也!” 

楼房火势巳起,他只好领着人冒险穿越,夺魂枪阵他已领教过,再加上十六具强弓,想侥幸来兔太愚蠢。 

他领先便走,糟了!所有的小巷都是直的,屋中火起又不能穿越,只能从小巷中走。他刚逃出五六丈,身后惨叫声惊心动魄,弓弦震荡声震耳,箭如飞蝗跟踪猛射,同伴的倒地叫号声,令他心胆俱裂。 

他没命的狂奔,身后脚步声愈来愈少,奔出火场,他扭头一看,凉了半截,和他走这条小巷逃出来的人,开始是十五名,这时只剩下三个了,后面小巷中躺着的人,还在哀号呻吟。

他再往左右瞧,老天爷!七条小巷竟没有一个人逃出,四十多个人只剩下他们四个人了。他感到奇怪,怎么十六张弓便将四十个人射倒了?怪事。 

蓦地,在前小巷中,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。他惊叫:“湛卢剑,葛春帆。” 

春帆将小巷中逃出的人全宰了,这时刚掠出巷口,双方的中间,隔了一座大门与左右分厢,这是堡主南门的土屋,大门向外开,火焰从门内向外烧,大雪纷飞无济于事,灭不 

了本造房的大火。 

春帆看了鬼怪狞恶的李文良,飞扑群至,冷笑:“你是李文良?” 

李文良不在乎葛春帆,迎上说:“杖底亡魂,你怎么认待老夫?”一面说,一面取下背上的拐杖,同时将腰中古色斑烂的长剑挪至趁手处。 

春帆剑尖斜指,一步步迫近,在广场双方照面,切齿道:“李文良,是你偷袭打断在下背骨?” 

“哼!你倒记得,打断你的脊骨你仍医好了,医道确是不凡,老夫悔下手太轻了。” 

“是你的侄女救了在下么?” 

“那丫头死有余辜,不但救了你,还将湛卢剑给了你杀了她的母亲。小狗你好狠。” 

春帆立好门户,再问:“是你差遣花魔烧在下的枫林村?” 

“老夫斩草除根有何不可?” 

春帆深深吸了一口气,切齿道:“冲令侄女身上,在下今天先卸了你的双手,然后放你逃生。第二次再被撞上,在下将挖出你的心肝来,祭奠我三弟在天之灵。上!” 

一名大汉飞扑而上,大叫道:“小畜牲,你狂够了?啊……” 

大汉话未说完,已冲近春帆,手中剑狂野地点出,春帆不闪不避,湛卢剑轻轻递出,搭住来剑一压一送,大汉的胸膛直向剑尖上撞,发出了绝望的惨叫。 

春帆手肘一带,飞起一脚,大汉的尸身向李文良倒撞而回,鲜血飞溅。 

“不要叫这些脓包前来送死,李文良,你上!”他厉声叫。 

李文良心中一惊,死剩下的三名手下人,老实说,造诣比起一些武林名宿有过之而无不及,全是手下的主力,千中选一的江湖好汉。但在春帆面前,莫名其妙地便送掉性命,他怎能不惊?他知道目下的春帆,巳不是昔日在九幽堡可任人宰割的三流高手了。 

火场两侧,龙凤八卫已经绕近,他知道大事去矣!便有逃走之念,向两名高手低喝道:“快!自缺口突围!” 

声落,一声长啸,向春帆扑去,杖交左手,凶猛地当胸便捣。 

缺口的右侧,人群仍在乱,七煞剑客和黑虎龙威与沔阳八豪,并未能将一批十名刀牌手收拾,仍有六名刀牌手在堡墙上结成阵,缠斗不休。堡四周杀声震天,都相当吃紧,表面两堡门的高手无法抽身赶来。 

死剩的两名大汉应声急撤,向缺口飞遁。 

春帆满认为对方临危拼命,一时还未弄清对方造诣,不敢大意,湛卢剑一领,递去,突然一绞,要错杖锲入。 

拐杖突然斜飘,接着电芒乍现,龙吟震耳,暴喝如雷,李文良左手闪电似的撤剑攻击,招发“天外来鸿”,捷逾惊电乍闪,不但来得突然,而且凶猛绝伦锐不可当,江湖上的名宿高手,能接下他这记神来之剑的人,为数不多。 

春帆的注意力落在杖上,李文良的出剑手法快得惊人,他也上了当,电芒耀目,剑巳及身,他吸一口气,立即左旋撤剑,化招自救,为此大吃一惊。 

双方接触,捷逾电光石火,出招时胜负已判,李文良的左杖右剑棋高一着,论江湖经验,春帆到底差上三分。 

“噗!”拐杖乘机进击,中了。 

“铮”双剑的剑背相接,李文良的宝剑仍不敢和湛卢剑的锋芒相触,用巧妙的手法硬接一剑。 

人影乍现,双方都被剑上传来的巨大反震力震飞丈外,李文良一声怪叫,摸了摸被湛卢剑震出时锋尖掠过下腭的伤痕,扭头如飞而下。他的下腭胡子全不见了,掉了一层皮肉,鲜血淋淋而遁。 

龙凤八卫和弓箭手不能远追,他们回到堡墙上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四章 祥云堡扬威溃群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歼情记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