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歼情记》

第 四 章 三妖乱断鸳鸯案

作者:云中岳

独脚人干咳了一声,忽又仰天狂笑,笑完道:“正主到齐,还有人请来了帮手哩!哈哈哈哈!该谈我们的正事了,各位认为时辰是否到了?”

对面坐在地上的青衣人山羊眼一翻,阴森森地道:“你独足狂妖对日月星辰了如指掌,天文地理奇门生克无所不精,你说正午时辰已到,决不会有分秒之差。”

春虹一听“独足狂妖”四字,心中一惊,暗说:“有这家伙在,这儿必定成为杀人屠场,哀哉!”

八怪七魔三奇妖,三奇妖中有独足狂妖陈明在内,这家伙满手血腥,杀人如儿戏,看谁不顺眼谁就倒霉,是个不拆不扣的狂人,但他也有长处,天文地理奇门生克等等玩艺无一不精。同时,对看得顺眼的人,多多少少会给对方一些好处,他纵横江湖数十年,双头拐下,几乎打尽天下无敌手,狂名天下,不论黑白群雄,都对他畏如蛇蝎,抱着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,冷眼看他横行霸世。

独足狂妖举起双头拐,大叫道:“我郑重地宣布,时辰已到。”叫完,用拐向青衣中年人一指,道:“百毒青妖,你该出来安排一下。”

旁观的春虹吓了一跳,心说:“我的天!这位便是天下第一凶魔,百毒青妖余经伟?今天我可开眼界了。”

百毒青妖从袖底伸出乌爪一般的青手,抓起身旁一只小包裹,漫腾腾走向场中心,在两名斗鸡似的大汉中间一站,瞥了两人一眼道:“各位,两个月之前,我们三奇妖同时在常山碰头,遇上这两位汉子拼命,我们插上了手,答应替人间破天荒做一件好事,兔得让世人骂我们坏事做尽,必须做一件好事流芳千古才行。经两个月来查看的结果,已经真相大白。今经三方面同意,认定大个儿肖三,”他手指一个持刀大汉,稍停又道:“这个确有夺人子妻的重大罪行。那位小爷钱四,”他又指住小个持刀的中年人,稍停又往下道:“他固然妻散子离,但过错不全在肖三。他平日招摇撞骗游好闲,致令肖三有机可乘,勾引该妇成姦,其妻携子离家远去,因而互相拼杀。”

钱四忽然插口道:“老前辈明鉴,是这畜生迫我的妻子逃走的。”

“闭嘴!”百毒青妖冷叱,往下道:“哪有你讲话的余地?目下经我三人认定事实确实,判双方都有罪。这种人留在世间,虽不致天下大乱,也不会比目下好多少,罪该当死!但肖三本是武当俗家弟子,暗中致书师门,召来了八名牛鼻子老道,恰好在三天前到达。今日在此请教他们的高见,老道们,说吧!”

一名红衣者道猛一咬牙,朗声道:“这些小罪名,罪不当死。再说,上天有好生之德,死罪的决定,也轮不到各位加以主宰。”

“你反对如此判定?”百毒青妖问。

“贫道正是此意。”

“该如何判决?”

“叫他们之间和解,由敝派门人赔偿钱四施主的损失。”

“哈哈!告诉你,我们三奇妖的决定,任何人也难予更改,休要袒护门人弟子!”百毒青妖说完,在地上打开了包裹,里面有一盘肉,两壶酒,向两人道:“你两人听了,这是放了毒的酒菜,吃完之后,大罗天仙难救。目下我们给你两人指定两条路,其一是你两人和和气气化敌为友,坐在这儿把盏言欢,然后同赴黄泉。其二是用刀打个你死我活,胜的人再吃这些酒菜,我们为了你们的事,煞费苦心认为巳经够公平了,你们可以选择了!”

老道踏出几步,大叫道:“贫道坚决反对各位如此做法!”

锦衣美妇一声娇叱,突然快冲而至,拔剑上扑,出招,厉喝:“滚!该死的东西!”

老道不愧是武当弟子,红影一闪,避过一侧,让招、旋身,反扑拔剑,还招,一气呵成,反应奇快。

“铮”一声暴响,二剑相交,“嘎”一声刺耳尖声传出,白虹飞射,老道的长剑被绞飞五丈外,化一道白虹飞走了。

人影倏止,中年美妇的剑尖,点到老道的心口上,忽然一笑道:“清风老道,你是个可敬的人,因此,你在我方兰女妖的剑下,第一次也是第一个能全身保命的人。”

其他七名老道同时惊叫,拔剑想上前来救人。

独足狂妖无动于衷地冷冷注着现场的变幻,似在静心地欣赏好戏的上场。

方兰女妖原是媚笑的眼神,忽然焕发着厉光,缓缓地扫向七名老道,这种冷厉的目光令人心寒。

七名老道倒抽了一口凉气,不敢妄进。

清风老道脸色带灰,低沉地道:“师弟们退下!”

方兰女妖目光又变,变成了媚光,变得好迷人,但并未收剑,继续发话:“在武当派中,你的辈份不高也不低,但宏心勃勃,惟恐天下不乱,无事生非,妄想出人头地,对长辈卑词阿奉,对晚辈笼络纵容,日夜策划着如何能取未来掌门之位。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目下肖三之事,便是最好明证,武当有你这种可敬的人,能不声誉扫地?我女妖委实不安心伤你,埋葬一颗野心,太不人道了。带着你的人赶快走,别认为你有八个人可以用八卦阵献丑。”

说完,发出一阵荡笑,徐徐地回剑后退,“呛”一声剑入鞘,退回她先前所立之处。

方兰女妖,是三奇妖中的一个,年纪最小,只有四十余岁,但心狠手辣名震江湖,含笑杀人,喜怒无常,杀人之后,会在现场用剑留一朵兰花为记,是个人见人伯的女魔头。

清风老道重重地哼了一声,切齿说道:“贫道要以八卦剑阵会一会女施主,来证明女施主轻视武当剑阵之错。”

说完拾回剑,他举剑大吼:“师弟们,列阵。”

独足狂脚抬头望天,口中怪声怪气地数: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

方兰女娇娇笑道:“瘸子,你干啥?”

独脚狂妖用手向百毒青妖指了指,道:“女菩萨,我在数数,数到十之后,那位玩毒的家伙,会不会用一把化骨丹砂,治治这些捉妖的杂毛?五六七……”

百毒青妖正用古怪的目光,盯着八名老道,山羊眼中的阴森森冷电,令人望之毛骨悚然。

八名老道倒抽了一口凉气,脚下迟凝。

“七……八……”独足狂妖的声音令人头皮发炸,数到八,百毒青妖跨出第一步。

“九……”百毒青妖的手按在青色的剑靶上,跨出第二步。

清风老道一声长啸,八名老道阵形列就。

“十”青影速闪,如同电光乍明,一道耀目青虹如惊电闪到,射入红影之中。

红影一合,青电外张。

“啊……哎……”惨叫倏扬。

红影和青影四散,青虹已穿过重围而过。

惊叫声中,响起百毒青妖阴沉沉的语言:“杀这几个小妖道,用得着我百毒青妖的化骨丹砂?”

六名青袍道人中,有四名缓缓躺倒。

还有两名青袍老道以手掩住左胯骨创口,屹立在原地,想说话,但语不成声,忽然二目上翻,仰首向天,长长地吁出一口气,“当”长剑落地,接着像木头一般,直挺挺地仰面而倒,“噗”一声闷响,寂然不动了。清风老道和一名红袍道人,站在那儿吓傻了。

八卦剑阵刚发动,青妖已经突入,伤人出阵,不吓傻才怪。

百毒青妖站在阵外两丈余,面向外侧,站弓箭步,身形半挫,手中青光闪闪的青色怪剑下垂,鲜血沾在剑上,慢慢变青,顺剑尖慢慢下流。左手剑诀徐徐后引,转头回望,脸上不带一点感情。

“了不起!”独足狂妖怪叫了一声。

“要不要我帮忙善后?”方兰女妖微笑着问。

百毒青妖徐徐站正身形,山羊眼盯着三名老道,说:“你们抹脖子算了,用不着别人善后。”红衣老道一声厉叫,疯狂上扑。

百毒青妖伸剑一振,“铮”一声龙吟乍起,老道的长剑飞上半天,青电一闪,百毒青妖一剑挥出,人向侧略问半步,立即向余下的两名青袍老道。

红衣老道的脑袋飞起半尺高,无头的尸身擦百毒青妖的身侧冲过,冲到三丈外。

百毒青妖丢下两颗青色丹丸,对两名道上说:“吞下,替他们收尸。”

两老道死盯了两颗丹丸一眼,再互相恐怖地对视片刻,突然一咬牙,同时狂叫一声,挥剑冲上叫:“祖师爷慈悲。”

百毒青妖直待双剑抢到,青剑倏动“叮叮”两声脆响,从中间冲入,由两人中间突出,并未将双剑震飞,青剑是贴对方的剑身锲入的。“啊——”两老道同时叫,冲出八尺外仆倒在地,两人的肋下都有一个剑孔。

百毒青妖在一具尸体上抹掉剑上血迹,慢慢收剑入鞘,并未回头看结果,往他先前站立的地方走,一面说,“武当弟子不可轻侮,果然够英雄气概。”

两名大汉心胆俱裂,脸色死灰,不住颤抖。

百毒青妖在二人外侧站住了,冷冰地说:“你们选择哪一条路?”

肖三一咬牙,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……我选择拼……拼刀。”

百毒青妖不管钱四是否答应,接口说:“你两人有一个可活,谁输谁死。”说完,大踏步离开。

听说有一个可活,谁输谁死,两人都有活的希望,精神大振。

肖三自恃个儿高大,也认为自己比钱四高明。不然也不会让他明目张胆抢钱四的妻儿,狂喜之下,一声怒喝,冲上连挥三刀。

钱四个儿小,手短刀短,一开始便先机失尽,只能八方躲闪腾挪,招架十分吃力,情势一面倒,肖三的钢刀从他身畔飞舞,险象环生。

“铮铮铮!铮铮!”双刀相接,火花激射。

肖三狠猛地进击,八方追逐,一步赶一步,一刀接一刀,排山倒海似的飞速狂攻迫进,锐不可挡。他心中十分高兴,胜券在手了。

他曾和钱四斗了三次,每一次都是他占优势。钱四身上所留的三处疤痕,都是他留下的手迹,对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今天可得永除后患!

两人在场中绕了五次圈,肖三大概攻了百十刀之多,而钱四除了招架之外,未迫进一步,只找到一次机会回敬了两刀,根本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。

疯狂的攻势逐渐慢下来了,两人都大汗如雨,脚步散乱,进退不利落。

钱四似乎已到了山穷水尽之境,害怕得举刀也力不从心。脸无人色。

“呔”肖三仍然吐气开声进招,刀光一闪,走中宫攻入,招出“天外来鸿”。

“铮”一声暴鸣,钱四全力侧身左挥,双刀接实。

钱四的刀被震得向右反荡,左半身空门大开。

“着!”肖三极喜大叫,向右前急进两步,单刀一顺,乘余势招变“顺水推舟”,左掌抵住刀背疾推,刀尖一闪。

“啊!”钱四厉叫,刀尖划过他的左肋。鲜血沁出。是沁血的伤当然不太严重,但他的厉叫声却令人心惊动魄。

肖三狂喜,身形一旋便转过身来,招变“青龙入海”,双手将刀送向钱四的腹下,同时大喝:“纳命!”

钱四身形踉跄,这一刀完了!

独足狂妖晃头说:“不知死活,不知死……”

钱四突然往右一扭,眼中恶光乍现。“嗤”一声裂帛响,肖三的刀竟然落了空,贴钱四的左大腿擦过,没刺中,只伤了裤管。

两人已经贴身了,左右肩几乎相撞。

钱四的刀尖巳被荡开,按理毫无反击的机会,所以肖三敢放胆抢入,用“青龙入海”全力一击。

哪知钱四早已成算在胸,明示怯懦先骄敌志,消耗对方的体力,更不惜以身试刀,让肖三放胆进去,果然成功,机会终于被他告成。

他右手狂挥,刀来势很猛,“噗”一声撞中肖三的左颊骨,横扫面部。肖三的左眼下面随肌肉撕歪了,鼻梁全毁,左眼也受到波及。

“啊……”肖三狂叫,眼下鲜血狂流。他用刀护头,狂叫着踉跄后退。

钱四形如疯狂,钢刀连挥,一刀一刀地向肖三双手和双脚疯狂地乱砍,一面砍一面狂叫,夺妻之恨,抢子之仇,夺妻之恨,抢子之仇……

一连十余刀,肖三成了手断足断的血人,倒在血泊之中哀号,语音低沉,最后变成绝望的濒死哀叹。

钱四并不住手,仍继续猛砍,一面声嘶力竭地叫:“夺妻之恨!抢子之仇!夺妻之恨……”

砍一刀叫一声,肖三成了不成人形的人了。

冷眼旁观的百毒青妖,取出一瓶粉末,分洒到八位老道尸体的裂口中,然后头也不回,大踏步走了,走的方向,要经过春虹的身旁。

方兰女妖盯了狂人一般的钱四一眼,扭头离去。

钱四疯狂的叫声,仍在暴响:“夺妻之恨,抢子之仇,哈哈!夺妻之恨……”

独脚狂妖站在那儿视若未见。

林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四 章 三妖乱断鸳鸯案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歼情记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