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歼情记》

第 六 章 追魂手

作者:云中岳

“哼!小狗,你倒比我还神哩。”黑衣人说完,一步步迫进,要动手了。

春虹一步步后退,往下说:“鬼怕恶人蛇怕赶,世上欺软怕恶的人何其多?后面独院里包府的人从五更初开始吵闹,你不敢找他们,却为何寻我这静悄悄活动手脚的人?”

黑衣人一声怪叫截断他的话大声说:“吵闹不要紧,在身边出现的人才厌恶。你小子牙尖嘴利,还敢强词夺理?大爷断掉你的齿。”

声落人闪,飞扑而上,一耳光抽到。

春虹怒火上升,这家伙竟说他强词夺理,还动武打人。这年头好人活不得,有理讲不清,讲不清只好动武力,以牙还牙,在掌上讲理。

掌到,他身形倏动,左掌一拔想化招抢入,打他耳光。

两掌一触,两人的另一只手也同时拍出。但晚了,两掌接触的刹那间,春虹听到对方掌力如山,潜劲外进,他只用了三成功。立被汹猛无比的沉重力道震出八尺外,两人的另一掌也就同时落空。

一着错,全盘皆输,一招大意失闪,立陷危局。黑衣人“咦”了一声。如影附形赶到。大喝道:“你小子倒真有些斤两!接招。”

喝声中连劈八掌之多,把春虹逼得退绕一圈,仍找不到还手的机会。

春虹一招大意轻敌,只用三成劲,仓促间被迫退八尺,两脚未沾地,对方的喝声和掌力已到,力迫内腑的霸道掌功。令他的护身真气发生前所未有的波动现象。他吃一惊,这种听不到掌风声而力道却直迫内腑的掌力,他并不陌生,正是阴柔歹毒掌力,令他防不胜防。

他只好两掌拍发引带袭来的阴柔奇劲,一退再退,几乎挨上一二掌,总算避过了狂风暴雨似的八掌猛击,依然守得紧封得密,但已惊出一身冷汗。

抓住机会反击,对方一掌掠过他身右侧,几乎擦胯骨而过,护身的无量神罡一阵波动,肌骨麻麻的。

掌掠过的刹那间,他左扭,转身,出掌,向后来一记切入,以更快的奇速,追踪掠过的巨掌顺式猛砍。

“噗”一声闷响,二人手上一震,同时转身,也同时发出另一掌。

“篷”双掌接实,罡风呼啸,迸爆地掌劲将空气激荡得呼呼厉啸,好浑雄的力道,旗鼓相当,半斤八两。

人影乍分,终于将双方的距离拉开,度过了难关。第一次凶险平安地消失,有惊无险。

春虹退出丈外,一掌硬拼,冒险获得安全距离。他感到左手有点麻木,掌骨发僵,好厉害,讶然低呼:“象是传闻中的锁骨掌,我碰上敌手了。”

黑衣人“咦”一声,飞退丈外,站稳时也讶然低呼:“天下间接得下我一记扫血掌的人,并不多见,这小子有多大年纪?我难予相信。”

后面独院中,两名健仆奔出月亮门,向这儿奔来。

双万在激斗中,突然用上绝学,各退出丈外,暗自讶然自语,凛然心凉。

两人都开始全力运功,开始游走,开始接近,准备行雷霆一击。

“小子,你的功力可以登上武林高手的宝座。”黑衣人说。

“你也不弱。”

黑衣人趁春虹回话分神的刹时间,疾冲而上。

春虹聪明过人,一次上当一次精,并未分神,反击了。对方功力深厚,而且具有无坚不摧的神奇掌力,不用绝学自保能行吗?狂涛八掌展开了。

绝学一出,但见掌影如狂涛怒涌,无数如虚似幻的挥动掌影中,有两掌是找空隙进入的实掌。像是天际传出来隐隐轻雷,也似遥远大海中传出的海涛怒潮声,以刚猛无比合神奇柔劲的汹猛劲力,攻出的第一招“惊涛裂岸”。狂涛只有四招,少得可怜,看去掌影,势如排山倒海,大概八九双手同时攻到,其实只有两掌,任何一处有空隙,便会迅疾的攻入。攻则奇幻中有锐不可挡的狂野浑朴雄劲,守则绵密如网,实虚掌都可硬封死拼。

黑衣人首先发动抢攻,他不想硬碰,连发十三掌虚招,一发则收,因为总有虚掌在等着他。

两人只在八尺方圆处盘旋,出掌收掌快如闪电,全未沾实,四只巨掌乱闪乱探,互找空机。

双方功力相当,防身神功同样高明,出现的景象,必定和平常的高手差不多,谁也别想一鼓攻入,绝学全成了平常拳脚。不同的是,双方身躯外的气流啸声有异而已。普通武林朋友交手,除舞掌动脚时破风发声之外,不会有气流波动声。

春虹第一次碰上硬对头。狂涛八掌的第一招两掌始终找不到机会突出,只封住了对方攻出的十七掌,变化太快。虽找机会但抓不住,稍纵即逝,无法可施,他有点火了,大吼一声,第二招“乱石崩云”出手。

没有任何思索的时间,手掌斗手掌,心神也在交锋,全都全力进去了。

“叭叭!”暴响声似大石爆裂,四掌接实。

“哎呀!”黑衣人惊呼,在罡风激射中飞退出丈外,脚下一乱,手几乎举不起来。

春虹惊叫,退出丈外,双脚沾地再退四步方才站稳,退了四步,他感到双手阵阵麻木,气血浮动,掌心似乎已失去知觉,奇大震力直迫心脉,令他眼前有金星乱舞,他的无量神罡因是宇内绝学,但只有七分火候,距炉火纯青之期尚远,当然不能与对方已臻化境的功力硬拚了。

黑衣人猛声怒啸,再次冲上挥掌拍出。

春虹气血未定,脸上有点变色,不敢再强接了,掌到便闪在一旁。

掌劲闪过身右,他知道,对方也差不多了,攻出那阴柔潜劲已经锋芒全失。

两名锦衣健仆,同声大吼道:“住手,你们好大胆子,吃了豺子心老虎胆么?”

不但字句相同,而且声调平仄如出一人之口,十分纯熟,口气之大,令人心中很不好受。

黑衣人正在火头上,迫上叫:“呸!你们是什么东西!王八蛋!”

这时,客屋中客人纷纷披衣外出,店伙们在一旁干着急。谁也不敢上前劝架。

两仆之一怒极,吹胡子瞪眼大喝道:“兔崽子斗胆。”

随着两人同声高叫:“天目山下神水堡,威镇武林称龙刀,铁刀屠龙客的仆从,阁下想要如何?”

龙刀的仆从会出乱?再想想灯笼上所写的“包”字,不消问,天目山下神水堡主屠龙客包秋山的大驾到了,难怪有如此壮观的场面。

这位屠龙客包秋山,不但武功威震江湖,凶残恶毒也令人侧目,是个人见人怕的恶魔。在东南半壁,提起这位居龙客,简直比洪水猛兽还令人害伯,东海奇域七魔的花魔白玉珠,也对他买三分帐,和他结为儿女亲家,互相通好。他的宝贝儿子包志坚,比其父更坏三分。

花魔的丈夫不知是谁,她女儿随母姓,叫白如霜。已经十八岁了,就因不满这门亲事,逃出江湖流浪,无踪无影。她有女儿的事,知者不多,女儿名字也守秘。

包志坚经常到东海奇域胡闹,要克期完娶。可是人已失了踪,他也无可奈何。

其实,这位宝贝好色如命,家里养有上打美女,他到东海奇域胡闹,只是去换换口味,玩玩东海奇域的绝色美女而已。

花魔本人不仅好搜集俊美男人,也好搜罗美貌少女。奇域中春色无边,来来之女婿好女人,她好男人,彼此利害不冲突,各得其所。

花魔本人不在乎这门亲事,结亲不过是拢罗手段而已,包志坚也并不热衷,可也决不肯放手,传出江湖毕竟是不光彩的事,堂堂神水堡之少堡主,玩尽了天下绝丽美人,连半个未婚妻也抓不住,岂不笑话?因此这些复杂的内情,始终未流出江湖。

黑衣人听到健仆如此一叫,大概也有点顾忌,怒火渐消,冷冷地道:“好神气,神水堡确是够排场,贵堡主来了么?”

健仆见对方软了,更神气啦!大叫说:“阁下不配见敝主人,快滚!”

黑衣人大概受不住,再让人口出不逊,岂不丢人?大吼说:“龙刀凤剑七星镖,同称武林三大神器,你这个下人怎敢在麦某面前无礼?”

声落,手向百宝囊伸去,向前一伸,掌心中,三枚淡灰五寸怪镖,尖外吐,“克嚓”两声,手掌倏收。旁观其变的葛春虹大吃一惊,老天!这家伙正是“七星镖”哩!这种镖上有七颗星,里边有孔,藏了极歹毒的葯物,中者如无镖主的独门解葯,片刻神经麻木而死。镖本身是三棱形。猝小锋利,是异怪矿石所练就,无坚不摧,内家气功,也经不起全力一击。

镖主人并不以镖名作绰号,因这种镖打造太困难,原料难找,所以他很少使用,用则对方必死无生。他以掌劲浑雄出名,叫追魂手。姓麦,名金堂,家住河南开封府,在中原及北部地区,追魂手麦金堂的七星镖,提起便令人毛骨悚然。其实,死在他镖下之人,比起死在他的凝血掌下的,简直不成比例。要是轮到他用七星镖,对方必定是比他更强更厉害的对手。他发镖的手法太歹毒,完全不顾武林规矩,发掌时神不知鬼不觉,高明已极,甚至他可以在对方近身行礼时便突发其镖,极为武林所不齿,但又无可奈何。若对方功力比他差劲的人,他决不会用镖索命。

两健仆当然知道七星镖大名,怔住了,一个叫:“阁下真是追魂手姓麦的?”

口气仍然无礼,追魂手大怒道:“呸!你要姓麦的打你一镖试试?”

人群两边一分,八名大汉拥着一个锦衣少年,排开人丛进入场中,语气不善地道:“用不着试,冲包某人来。”口气极为托大,而且高傲逼人。

这时,天色已经发白,微曦之下的人,可以看得十分清晰,天将大明,天空渐现朝霞。

追魂手盯视来人,三角眼更为阴沉,翻着三角眼道:“小辈你又是谁?”

八名锦衣大汉雁翎分开,右手几乎同时按上把间,左手徐伸,掌心出现一具喷筒式紫铜管。长有一尺,粗如鸭卵,光亮夺目。筒端,共有五个小孔,隐约可以看到五星寒芒。八具喷筒指向追魂手,八名锦衣大汉脸上神情肃穆,左内侧大汉沉声道:“少堡主请退,不可靠近这家伙三丈之内。”

少年人生有一张讨女人喜欢的椭圆形脸蛋,眉清目秀,一表人才,白净脸皮嫌白皙了些,一双大眼睛嫌太灵活,看去像是一百年没见过太阳的白面书生。虽缺少些健康色彩。可精神倒还壮健,修长身材,穿一身锦袍,佩着一把金把金柄织花鞘华贵单刀,金把上织着一条龙,特别光亮耀目。两颗龙睛是红宝石所镶宝光四射。

少年朝绵衣大汉举袖一挥,大汉欠身又道:“禀少堡主,这厮的七星镖……”

少堡主再次挥袖,笑道:“在八只本堡雄霸武林的梅花神弩控制下,追魂手麦前辈还能发七星镖?世间不会有平白无故不要命的人,麦前辈认为可否?”

他最后是冲追魂手说的,逐渐迫近至一丈以内了,八名大汉亦步亦趋,八具梅花弩始终指向追魂手,毫不松懈,但也不紧张。

追魂手面容难看已极,冷冷地道:“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炉香,麦某人二十岁出道,横行江湖三十年,成名不易,有用性命卫冕名号的的必要。阁下如果再摆架子,拚个两败俱伤并无不可。”

少堡主站在八尺外,微笑道:“如果阁下认为七星镖可取本少堡主性命,未免太天真了。当然本堡主也不想寄望在梅花神弩上取你性命,两败俱伤,知者不为,阁下三思。”

“你到底是谁?”追魂手色厉内荏地问。

“神水堡少堡主。”少堡主傲然回答。

“是屠龙客的儿子?”

“半点不假,在下包志坚。”

“最好能将令尊请出,手下见真章。”

少堡主面容一沉,现出了“志坚”的本来面目,厉声说:“你,打扰了本堡主安静,本就罪该万死,姑念你是与我父齐名人物,留你三分情面,你却不知好歹,好吧!你要拚而不要命,大权操在你手,上吧!本少堡主陪你玩。”

“少堡主请退!让属下教训他。”一名锦衣大汉怒吼,吼声中,身形一闪,便站在少堡主身前。金刀啸风乍响,拔出了佩刀,刀背上有一道金边,叫金背刀,刀光闪闪,寒芒如电,耀目生寒。

追魂手一时迟疑,先机一失,目下他想和少堡主拚个两败俱伤也不可能了。

岂知少堡主泰然发话道:“冠英!退下,不必做得太绝。”大汉不退,大声道:“属下保卫重责在身,决不可令少堡主涉险。”

“退下!”少堡主冷叱。

大汉只好收刀闪开,躬身道:“属下遵命。”

追魂手看准机会,闪电似暴退三丈外,众大汉未得少堡主示意不敢进击,同时也投鼠忌器,任由追魂手全身而退。追魂手脱出险局,冷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六 章 追魂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歼情记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