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强龙》

第11章

作者:云中岳

小靴统里拨出一柄八寸小匕首。晶芒四射锋利无比。

“你这双倔强的眼睛可恶……”软玉观音狂野地叫:“我要毁了你……”

小匕首插向李蛟的右眼,铁玉观音象是疯了.

“会主要的是活李蛟。”身后传来冷森的语音:“你毁了他不过是举手之劳,但不知你准备如何向令主交差?令主会饶你吗?你这种行径,不仅是抗命破坏令主的既定计划,而且迹近反叛。”

软玉观音一跃下床,死瞪着房门口俏立的卓晓云,手中的小匕首蓄力待发。

“这里没你的事。”软玉观音暴发似的尖叫:你为何擅自闯进来?你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是提醒你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软玉观音神色一变:“你是真的爱上了这小畜生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告诉你,令主已授权给我,我可以全权处理。”

“承认失败吧!你这种手段……”

“你给我滚出去!”软玉观音暴怒地大叫。

“好,我立即前往向令主禀明经过。卓晓云转身向门外走。”

晶芒一闪即至,射向单晓云的脊心。

卓晓云命不该绝,在转身迈步出房的刹那间,眼角瞥见门外站着一个黑影,心中一惊,本能地闪身离开房门口,闪在门侧戒备。

小匕首间不容发地掠过卓晓云的左外肩,削破了肩衣,割伤了肌肉。

晶芒继续向外飞。飞向门外的黑影。

黑影伸手一抄,晶芒入手。

“果然是你这妖妇在光洲兴妖作怪害人。”黑影是在凤凰山下小食店现身,自称小柳的褐色脸膛小伙子。

小柳拈弄着接来的小匕首,冷笑着跨入房门。

房门旁的卓晓云突然一脚挑出,先出、脚为强。尽管她明白软玉观音用小匕首想要她的命,但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,她必须先对付外人。

小柳手中的小匕首顺手送出,急迎她扭身挑来的胫骨,出手轻描淡写从容不迫,但恰到好处迎个正着。

她心中一凉,想收住脚已来不及了。由于心念一动,挑势必然骤减。

小柳的匕首尖上挑,匕柄则下沉。

匕首敲在胫骨上,滋味真不好受。

“哎唷……”她惊叫,后跳两步,痛得蹲下了。

“她飞匕首杀你,可知你还不算太坏。”小柳拂着小匕首说:“这妖妇从来不杀坏人的。不过,你和他在一起,也不会是什么好人,好也好不了多少。”

这说话的片刻工夫,软玉观音共发射了七枚外形暗器,其中包括她用来刺李蛟的金钗。

小柳以侧面向着软玉观音,似乎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卓晓云身上,没将软玉观音放在眼下。外形暗器来一枚他就收一枚。他的左手五个小手指象坚韧的网针,一入手便失去踪影,

软玉观音脸色大变,暗器无功,该拼命了,飞快地从妆台旁抄出一把剑,拔剑丢掉鞘,在房中心拉开马步。剑立下门户准备攻击。

这时的款玉观音真够瞧的,上身半躶。只穿了暴露半个*峰的胸围子,躶臂露肩极为肉感诱人。

“是你!”软玉观音极感意外:“你……你不是向东走了一天吗?怎么……”

“半途折回来看你呀!”小柳流里流气地转向软玉观音邪邻地笑说:“你这騒媚入骨全身软肉诱人的妖妇,令人一见难忘,一见便情难自己,我身往东走,心却西飞,所以武回来找你啦!”

“你……你认识我?”

“昨天在路旁小店,不是认识了吗?”

“你是在存心戏弄本姑娘,不知死活。”软玉观音干脆解掉腰裙,只穿贴身的水红色长衣裤。曲线更诱人了:“你到底怎样?”

“这得问你罗。”

“你必定知道我的身份。”

“是的,你看你这一身诱人犯罪的肉,已经表明你软玉观音的身份了。我小柳无意轻薄你,你这一身肉也引诱不了我,我只想回来看看你在光训,做些什么坑害良家父老,勒索杀人……”

一声尖叱,软玉观音突然发起猛烈的攻击,剑吐无数金蛇,幻出重重剑网。

小柳冷笑一声,手中的小匕首以令人无法看到的手法弹出,手一动,腰带上插的长剑已经入手,顺势向前一挥,剑气突然迸发,一道快得令人目眩的剑虹,不可思议地已嵌入软玉观音攻来的重重剑网中。毫无阻滞的一嵌而入,惯隙直透核心。

只有行家中的行家,才能看出其中的奥秘。

小柳出剑的速度太快了,而且认隙的判断也正确得令人难以置信,软玉观音发剑在先,而他的剑尖已先一刹那光临软玉观音高耸的胸口,高出来地方也容易中剑,这地方如果中剑那就不太妙。

男人与女人交手,这地方是禁区。但小柳可不理会那一套忌讳,攻胸击rǔ百无禁忌。

只差三寸左右.软玉观音的剑尖只差三寸才能触及小柳的右胸,这表示如果她继续将剑刺出。小柳的剑尖必定贯入她右胸三寸了。

她大骇收势后退,疾退三尺。蓦地,她感到右腿一麻,本能地伸手一摸,摸到了自己的小匕首柄。

小匕首太锋利,来势又快速绝伦,匕身细小,因此被击中时毫无感觉,直至身形移动时。腿部肌肉抽动,这才有了异样感觉。

痛楚光临,心寒胆战,即使想挺剑拼命也用不上劲了。

“哎……”软玉观音尖叫,手中剑脱手飞掷。

“铮!”小柳拍落掷来的长剑,慢了一刹那。

软玉观音身形连闪,消失在内间里,门帘仍在晃动,人已失了踪。逃命的人.速度比平常要快得多。

“这妖妇机警绝伦,难怪她能横行天下从未失风。”小柳收剑苦笑。

身后,卓晓云也乘机溜出房外去了。

小柳先解了李蛟被刺的筋缩穴,没收了软玉现音留下的百宝囊,用被单将李蛟裹上。

“你是一个铁汉.我先带你离开妖穴,要看你是否够幸运,也许我能救你。”他将李蛟抗上肩,李蛟已痛得昏天黑地。

一连三天,潢川装车工场陷入愁云惨雾中,东主李蛟失了踪。而且有六位工人也平白不见了,一天丢两个,六个人无声无息消失了。

其他城内城外有声望的人家也有人离奇失踪,但并没有刚起市民的注意,事不关已不劳心。

第四天一早。两匹健马驰人制车场的广场。两位骑士风尘扑扑,显然昨晚赶了一夜路,健马口喷白沫,疲态明显。

工场管事李坤接到客人,大喜过望。

“张大爷来得正好。”李坤接住那位英气勃勃,高大健壮年轻人的经绳:“敝东主已经失踪三天,可把人急坏了。王二爷好久没来了,今天来得正是时候。”

“什么?失踪三天了?”张大爷大惊失色:“这岂不是传出信息的第……”

“大哥,进去再说。”那位同样英俊的王二爷打断张大爷的话:“李管事,后面还有人赶来。从现在起,关闭工场,禁止任何人外出,小心了。”

张大爷和王王爷,是东主李蛟的朋友和买车的主顾,与李管事不但在生意往来上交往密切,私底下也谈得来。

东主失踪.事态严重,张大爷与李管事经过片刻商量。便住进了李蛟的小楼。

两人连茶都没喝,相偕登楼察看,一迳进入书房。

张大爷似乎对书房十分熟悉,取过书案上的白玉镇尺。双手上下一压一推,镇尺一分为二,中间嵌有一块奇异的两寸长铜片,左右有长短不一的犬牙。

书房上方搁了一尊古铜神像,高约一尺八寸。铜片插入金刚的降魔杵尖端,金刚的头便可取下。

张大爷从金刚的颈内,取出一卷尺长的白绢,在案上展开,两人仔细地观看绢上所写蝇头小楷。

是李蚊留下的大事记,上面起载着发现可疑的事物,以及根据征候所下的断语和疑点。

最后的记载,日期止于四天前失踪的那一天,写的是:明日未牌入城,赴镇八方设筵,或可从镇八方口中,探出一些有关江湖人潜匿本城的动静。镇八方的手下品流复杂,很可能吃里扒外。

“老三恐怕完了。”张大爷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他怎么这样大意?这岂不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吗?镇八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恐怕他就是吃里扒外的人。”

“去找镇八方,快!”王二爷拍案叫。“是他请吸血蝠神对付老三。那两个姓卓的女人,出现在凤凰山,也未免出现得太巧了。”

“老二,不可妄动。”

“大哥,救人如救火……!”

“救火,打上门去救?你我都是外地人,只要镇八方大叫一声,全城的人都会来赶我们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等老四赶到之后再说,暂且不动声色。”

“猜得出扮黑白无常那两个人的底细吗?”

“镇八方会告诉我们的。哼!”张大爷的虎目中,涌起无穷杀机。

“大哥,我们到路上去接老四。”王二爷郑重地说:“情势急迫,不允许我们慢慢追查,必须用雷霆手段断然处理,留在这里反而施展不开……”

“对,情势急迫,必须分秒必争。”张大爷将绢卷藏入囊中:“我相信这里必定已经受到严密监视,不能再逗留,正好乘机离城,很可能在路上会弄到大鱼。”

“他们敢跟?”

“一定会跟。”张大爷肯定地说:“我去应付李管事,找离开的借口。”

张大爷和王王爷,是东主李蛟的朋友和买车的主顾,与李管事不但在生意往来上交往密切,私底下也谈得来。

东主失踪.事态严重,张大爷与李管事经过片刻商量。便住进了李蛟的小楼。

两人连茶都没喝,相偕登楼察看,一迳进入书房。

张大爷似乎对书房十分熟悉,取过书案上的白玉镇尺。双手上下一压一推,镇尺一分为二,中间嵌有一块奇异的两寸长铜片,左右有长短不一的犬牙。

书房上方搁了一尊古铜神像,高约一尺八寸。铜片插入金刚的降魔杵尖端,金刚的头便可取下。

张大爷从金刚的颈内,取出一卷尺长的白绢,在案上展开,两人仔细地观看绢上所写蝇头小楷。

是李蚊留下的大事记,上面起载着发现可疑的事物,以及根据征候所下的断语和疑点。

最后的记载,日期止于四天前失踪的那一天,写的是:明日未牌入城,赴镇八方设筵,或可从镇八方口中,探出一些有关江湖人潜匿本城的动静。镇八方的手下品流复杂,很可能吃里扒外。

“老三恐怕完了。”张大爷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他怎么这样大意?这岂不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吗?镇八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恐怕他就是吃里扒外的人。”

“去找镇八方,快!”王二爷拍案叫。“是他请吸血蝠神对付老三。那两个姓卓的女人,出现在凤凰山,也未免出现得太巧了。”

“老二,不可妄动。”

“大哥,救人如救火……!”

“救火,打上门去救?你我都是外地人,只要镇八方大叫一声,全城的人都会来赶我们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等老四赶到之后再说,暂且不动声色。”

“猜得出扮黑白无常那两个人的底细吗?”

“镇八方会告诉我们的。哼!”张大爷的虎目中,涌起无穷杀机。

“大哥,我们到路上去接老四。”王二爷郑重地说:“情势急迫,不允许我们慢慢追查,必须用雷霆手段断然处理,留在这里反而施展不开……”

“对,情势急迫,必须分秒必争。”张大爷将绢卷藏入囊中:“我相信这里必定已经受到严密监视,不能再逗留,正好乘机离城,很可能在路上会弄到大鱼。”

“他们敢跟?”

“一定会跟。”张大爷肯定地说:“我去应付李管事,找离开的借口。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强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