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强龙》

第12章

作者:云中岳

光洲四通八达,东至凤阳,南至庐洲下湖广,西走信阳,北往府城,都是广阔的官道,车马络绎于途。

两人是从信阳方面来的,现在,他们出北城,驰上往府城的官道。到府城有两日马程,步行要四天。

山城已是辰牌末已牌初,艳阳当顶,道上车马行人渐稀。

蹄声急骤,官道绕杆城湖西岸向北西伸展。沿途行道树成荫,间或生长着一些树林,因此视线经常被树林阻挡,不易看到两三里外的路上状况。

过了杆城湖,离城已在五里外,前面五里接官亭在望。

对面尘埃飞扬处,一匹健马迎面驰来。

张大爷领先急驰,双方不久便接近至三十步内。张大爷举起左手,打出继续赶路的手势。

对面的骑士也是英俊年轻人,青帕缠头,青紧身骑装,鞍后有马包,雄骏的枣骝一身汗水。

“后面跟来两个狗东西!”张大爷用奇特的嗓音叫:“前后兜截。要活的,老四,死了唯你是问。”

“得令!”骑士朗声答,马不停蹄继续赶路。

张大爷与王二爷急驰而过,继续向北赶,远出三里外,兜转马头往回冲。

老四一人一骑向南驰,两里左右劈面碰上一位青衣骑上,双方懒得理会,各走各路。

又是一里,另一名骑士穿灰蓝衣裤土打扮,像是城郊的村民,但骑术奇佳,健马也雄骏,鞍袋中有长布卷。

双方相错而过,老四驰出五十步外,突然兜转马头,反向北走,距灰蓝衣骑士约百余步,速度逐渐加快,距离也在逐渐拉近。

青衣骑士突然发现张、王两人两骑迎面而来,相距已在两里左右,脸色一变。但略一迟疑,扭头看清后面里外的灰蓝衣骑士,正以相等的速度跟来,心中一宽,正想回头往前看,却发现先前相错而过的老四,紧跟在灰蓝衣骑士的后面,不由脸色大变。

近了,本来一前一后飞驰的张大爷、王二爷,改双骑并驰,片刻便到了三十步外。

“好朋友,咱们套份交情。”张大爷用打锣似的嗓门怪叫。“拔你鞍袋里的剑吧!交情是打出来的。”

青衣骑士勒住了坐骑,扭头回顾。

灰蓝衣骑士远在里处,立即策马回头。

已接近至半里内的老四,从马包中抽出长剑,马仍渐近,长剑高举。

“不要回头!”老四高叫:“在下这一关最难过,与你的同伴会合联手或许有生路。”

灰蓝衣骑士一跃下马,拔出鞍袋中的一柄九环刀,一按刀鞘,九只金环恢复活动,克啦啦一阵怪响。

“我快活一刀不信邪!你是什么东西?”灰蓝衣骑士怒吼,怪眼彪圆:“凭你一个毛孩子,也敢说这种大活,哼!亮名号,我快活一刀萧一山给你一刀快活。”

老四在十步外下马,轻拂着长剑笑吟吟地接近。

“我知道你这号人物。”老四笑容可掬:“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屠夫,独行盗中的顶尖人物。呵呵!我这劫路的小贼碰上了强盗,大水冲倒了龙王庙,绝透啦!你问我的名号吗?”

“不会是阿猫阿狗吧?”快活一刀嘲弄的口物很令人难握:“我快活一刀行不改名坐不改姓。”

“你是成名人物。改也改不了。呵呵!至于我这个小人物,报了姓通了名,也没有人知道我是老几。这样好吧,你就叫我老四好了。”

“好,就算你是老四。你为何要找快活一刀送死?你以为我的刀不利?”

“本来我老四不知道你是大名鼎鼎的快活一刀,可是,既然找上了你,不管你的刀利是不利,你就给我一刀快活好了。”

“大爷就给你一刀快活。”快活一刀抡刀冲上,刀环急鸣震耳慾聋。

白的刀身光芒四射,金的刀环幻化九道金虹,火杂杂刀到人到,刀气森森,冷电彻体生寒,这一刀极具威力,气势就足以压溃对方的心神。

老四一声长笑,长剑信手挥洒,似乎剑身平空失了踪,只看到淡淡的快速虹影,连续射入刀山之内。

老四站在他先前出刀的地方,将剑举在眼前,向剑锋吹

“叮叮叮!”三声脆响传出,三道金芒飞射丈外。

快活一刀冲过了头,前面看不到人也不见剑,大惊之下,旋身回顾。

老四站在他先前出刀的方地,将剑举在眼前,向剑锋吹口气,剑发出被撞击似的震鸣。

“你的刀该改称六环刀了。”老四的邪笑更令人难堪。“但不必急于更改,六只金环也许还会少,甚至会成为无环刀呢。”

“你……你用妖……妖术?”快活一刀惊怖地叫:“我……我亲见你……你在我的刀锋前消……消失的。”

“你心中有妖,所以……”

“要不,你……你就是鬼!”

“鬼?对,对,就算我是鬼好了,晴天白日你见了鬼,那是倒霉透顶的事,你在触你自己的霉头。”

“你是鬼太爷也给你拼了!”快活一刀咬牙怒吼,冲上刀发横扫五狱,刀势比先前凶猛一倍。

剑长驱直入,速度比刚才更快一倍。

“叮叮叮……”异鸣震耳,金芒乱飞。

人影倏止,两人面面相对。九环刀刀尖柱地,收不回来了,刀上只剩下九个环孔,九只金环全失了踪。

老四的剑尖,点在快活一刀张开的大嘴中,牙齿咬住了剑尖。

“没错吧?你的九环刀已经成了无环刀了。”老四仍在笑吟吟神态轻松:“咬实了没有?人喉岂不完了?”

老四起右脚,靴尖挑上快活一刀的丹田,收了剑取出一卷蛟筋索,一脚踏住倒地的快活一刀,将对方翻转,熟练地上绑.

那边,青衣骑士正被老二王二爷按倒在地。

老四策马北上,马后牵了马,也拖着人。

“怎么一回事?”老四在百步外便高声问。

“老三可能遭了毒手,线索在这些狗东西身上。”张大爷用马鞭向东一指:“先找地方安顿,快跟上来。”

杆城湖北岸的荒野密林,隐藏三五百人马绰绰有余。

五匹马桂在一条根绳上,三个人坐在林下的短草中。快活一刀与青衣骑士,四仰八叉躺在地上,手脚被捆在打入土中的木椿上,动弹不得。

老四已看完白绢卷中的记载,将白绢递还给张大爷。

“三哥怎么如此大意?”老四不住用右举捣搓左掌心,剑眉锁得紧紧地:“按记载,他发现有了疑征候,该是我派张掌柜来交换信鸽之前,他为何不将所疑的事告诉张掌柜?你瞧,才几天工夫,变得如此不可收拾了。咱们在天下各地管闲事也许管得太多,却疏忽了自己家里也可能出大纰漏。真该死,我来问口供。”

“我们并未疏忽,而是对方所用的计谋太过高明,老三事先已有戒心,依然着了他们的道儿。”张大爷咬牙说:“咱们真得特别当心,看对方到底是何来路,用何种手段来计算老三的。你问口供火候太差,急惊风用不着你这慢郎中,让老二来。”

“对,让我来。”老二王二爷一跳而起:“我是神,神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,问口供包君满意。”

“对,老二,你的神情毫不激动,好现象。”张大爷说。

“你一定可以获得满意的结果。”

“没有激动的必要。”老二嘿嘿冷笑: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咱们高举英雄之剑为世界弱小作不平鸣,身家性命早就非自己所有,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就算老三的尸骨已喂了蛆虫,咱们激动悲愤又何补于事?冷静镇定计划复仇。才是当务之急。你们等着瞧,看我好好料理这两个杂种。”

“快活一刀是个凶悍的巨盗,二哥。”老四伸手拍拍快活一刀的脸颊:“骠悍残忍,凶顽冷血,他不会乖乖听你料理,我建议……”

“老四。你那一套我了解,行不通的。”王二爷阴笑,拔百宝囊中的小刀削树枝:“对付凶悍残忍的人,我这一套保证灵光。”

“打木尖?”

“不,削木刀。”王二爷扬了扬剥着的树枝:“老四,你知道吗?残忍的人,喜欢虐杀对手以便取乐,但当他自己反而成为被虐杀取乐的人,他比任何人崩溃得快些,因为他知道那种情景的可怕。我要用木刀一寸寸剥他的皮,一根根分裂他的筋骨肌肉。劳驾,把我旅行时必备的盐包取来,盐对创口有特殊的妙用,只是疼痛也真令人受不了,快活一刀一定不在乎的……”

“我在乎……”快活一刀狂叫:“给我一刀快活,我答复你们所要问的事。”

“我不急、”王二爷阴笑:“有些事急反而误事,问口供的事就不能急,必须反复的问,不断的盘,继续找出漏洞来追,一定可以查出真相来。你们有两个人,两个人的口供最容易找出漏洞,尤其是那些自以为聪明,想用串供来证明自己的人,也最容易找出漏洞来。”

“看老天爷份上!”快活一刀简直在叫号了:“等你发现在下胡招,再剥我剔我好不好?冲武林道义份上,我要求你们俐落地杀死我。”

“哦!你也讲武林道义?失敬失敬。好,姑且相信你。你说吧!你潜伏在装车场附近监视有何用意?”

“本来由在下接掌工场帐房的,因此必须监视工场的一切可疑人物往来情形。”

“李东主呢?”

“在不只知道他被令主的心腹软玉观音所擒获,之后就封锁消息,一连三天,掠走工场六名工人杀掉灭迹,以便日后安排自己的人……”

“慢着。”王二爷截住对方的话:“软玉观音我听说过这个妖妇,令主是谁?”

“你问到筋骨眼上了。”

“对。”

“等你们知道之后,最好对在下客气些。”

“搜在下的右靴统夹袋,你就知道了。”

张大爷更急,赶忙解开快活一刀的右靴绊带,从内面的暗夹带里取出血鸳鸯令。

“血鸳鸯令!”张大爷吃了一惊。

王二爷一把抢过察看,也脸色一变。

“明白在下的身份了吧?”快活一刀神气起来了,对方心中害怕,他当然神气:“你们离店之后,在下已交代暗中应办的事,你们的神情相貌……”

“哦!人的相貌是可以改变的,咱们几位朋友真要办起事来从不露出本来面目,做起生意才有利可图。”张大爷收好鸳鸯令:“据在下所知,贵令主作案也从不露庐山真面目。只留下血鸳鸯令信记。”

“血鸳鸯令所在,天下群雄惧伏。”快活一刀更神气了:“令主辖下高手如云,对付强出头管闲事以及抗命的人报复极为惨烈。两位如果识时务明时势……”

张大爷不再理会,缓缓挺身站起。

“咱们碰上了大鱼,中了大彩。”张大爷脸色沉重:“这将是一场惨烈的拼搏,两位贤弟有何打算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老四仰天狂笑。“大哥,你这是什么话?”

“老四,敌势过强……”

“我领先上刀山,跳火海。”老四冷笑:“大哥二哥是否跟来,小弟可不介意。你们走开,我来问清楚。”

“这家伙怎么啦?”老二推了老四一把:“论聪明才智你都是咱们弟兄中最优秀的,在任何时候都是提得起放得下,今天怎么激动得冒火起来了?”

“三哥生死莫卜。我不该激动?大哥话中之意……”

“你简直莫名其妙,老四。”张大爷苦笑。“你他娘的混球听话怎么只听一半,断章取义?”

“大哥……”

“我的意思是敌势过强,该如何应付。老四。自从咱们并肩行道开始的第一年,就有意找血鸳鸯令的主人为世除害。可惜咱们一直不曾碰上他们,苦主之中也没有人找咱们出头,没错吧?”

“是的,大哥。”

“现在不仅是碰上了他们,而且他们先找到咱们头上,甚至残害了老三,断了咱我一条足。”

“是的,大哥。”

“该怎么下手?老四。”

“连根拔掉。”老四一字一吐:“半个不留。三哥一条命,要他们全体偿还。”

“好,咱们定下神,仔细了解情势。再定对策。”

“大哥,小弟错了”

“呵呵!自己弟兄没话说,我原谅你。”

申牌未,搜山的人已搜完了凤凰山以东一带丘陵区。“他们每四个人为一组,共出动十组之多,午前便从石家关堡以东的几座村落开始,逐渐向西移。预计从最远的地方往回搜,一定可以将要搜的人往西赶往州城。州城的东郊早已布妥天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强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