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强龙》

第22章

作者:云中岳

安乡口村虽说只有六七十户人家,算是一座小小的村,但每一家都是分散的,村中间有几条小巷子贯连每一户入家。

村外围十余家,都住有由朱村正引来的贵宾寄住。

村外围布了伏椿警戒,湖滨也有了前哨警戒线,这是湖匪的行军布阵布置,内外相呼应,相当周密。

可是,风雨太大,因此撤回了不少人。等到内部有警,这种完全集中力量对外的布置,便出现漏洞,仓猝间难以应付啦!人不能及时聚向内部的某一点,便是为种布置的最大缺憾。

所以,丘家五老少得以快速的行动,突破漏洞出村。

但到达外围警戒线,便碰上拦截的入。

外围负责警戒的人,弄不清村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变故,反正看到走动的人,必须摸清来路。

三个黑影从草丛中跃出,拦住从风雨中奔来的五个人。

“站住!什么人?”为首的黑影喝问。

喝声中,双方接近,看到抬着的风帆,与肩上的长桨,便已分清敌我了。

“往外逃的人,拦住他们!”第二名黑影接着叫,叫声中钢刀出鞘。

丘隆昌在前面开路,不再迟疑。突然急冲而上夺路,铁柄鱼叉急似雷霆扑上了。

“铮”一声暴响,钢刀被鱼叉崩飞脱手,叉尾立即挑出,扑一声挑得黑影飞抛丈外,叉尾深入内腑。

小姑娘乘势超越,她用剑,象一条泥鳅一滑而出,第二名黑影连人影也没看清,使被她一剑贯入小腹。

但她忽略了第三名黑影,第三名黑影是武功最强的一个,她也缺乏格斗杀人的经验,一封贯入人体,仓猝间没能迅快地拨出。

第三名黑影到了,来不及用剑抢救同伴,斜飞一脚,踢中姑娘的右跨。

“哎……”姑娘惊叫,被踢到、滑出,剑丢掉了。

“铮铮……”第三名黑影百忙中接了丘隆昌的三鱼叉,被逼退了五六步,失去追杀姑娘的机会,剑上真力极为浑雄,招架沉重的鱼叉依然威为十足。

“交给我!”老太婆沉叱而至,人如天龙行雨,在风雨中下搏,剑行雷霆一击。

黑影果然了得,不接招人向侧倒,滚出丈外再斜窜而起,不仅躲过了老太婆凌厉的一击,也躲过丘隆昌斜刺里下攻的一叉。

姑娘的母亲田氏惊叫一声,丢下肩上的三支桨,抢出扶住了难以站起的小姑娘。

“我不要紧,娘。”姑娘按摸着右跨咬牙说:“我支持得住,快帮住奶奶夺路……”

稍一躲搁,夺路的机会消失了。

外围撤回的人,陆续赶到堵住了去向。村中追来的人,也堵住了退路,身陷重围,真所谓机会稍纵即逝。

“退至一旁!”追来的人大喝,一声如乍雷。

“不许胡乱出手!”第二个到达的中年老道沉喝,

人群四面一分,形成八方合围。

与老奶奶交手的黑影,撤招疾退两丈外。

“长上,他们杀了属下的两位香主。”黑影横剑厉叫:“他们必须偿命。”

“你先别管,退!”中年老道沉声说。

丘老太爷放下肩上的一捆风帆,拔出长剑冷然屹立。五老少列成五行阵,心中难免焦急,身陷重围,凭刚才那位身手高明的黑影仅是不重要爪牙,便知这几个首脑人物,如何可怕了,想脱身恐怕比登天还难。

风雨渐小,情势更为不利。

“丘前辈,贫道稽首。”老道出奇地客气,合围的人反面愣住了,大惑不解,真不知所谓丘前辈是何来头,而令者道如此客气。

“大法师如此客气,愧不敢当。”丘老太爷硬着头皮回礼说。

“贫道那些弟子住在前辈府中,出言无状,行为不检,真是有限不识泰山,受到前辈的教训,令孙女因而废了其中罪魁祸首,这是他罪有应得。”

“大法师应该知道这种侮辱,任何人也无法忍受,贵属下的被废,老朽只能说十分抱歉和遗憾。”

“前辈客气。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三十年前,贫道那四位不肖弟子,恐怕早就饮剑身亡了。”

“的确有此可能。”

“所以贫道不敢归罪于前辈。”

“老朽十分感激法师的大量。”

“前辈已经知道贫道这些人的身份底细了?”

“贵属亮了身份。”

“贫道的长上目下在常道观,前辈可否随贫道前往,将经过向敝长上解释清楚?”

“这……”老太爷知道很糟,被套上了休想一走了之,这些人不会在乎一个过了三十年气的武林前辈,目下的大包围情势就是最好的说明。

“在清在理,前辈应该不会拒绝,是吗?”老道进一步将老人家套牢。

“老朽愿意去见见贵长上,但老朽的子女必须离开。”老太爷坚决地说:“在这种恶劣情势下,老朽的要求也是在情理的。”

“前辈,不是贫道故意刁难。”老道的语气也十分坚决:“而且敝教的死仇大敌即将到达,任何人离开,都将令本教前功尽弃,所以贫道的要求也合情合理。”

双方各执一辞,双方的要求都合情合理,如果双方都不肯让步,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。

“办不到。”老太爷断然拒绝让步。

“前辈可会想到后果吗?”老道语气转厉。

“法师也该想到后果,诸位付出的代价,是十分高昂的,我伏魔天罡与内人三湘龙女,都宝剑未老。”

“前辈不为子女着想?”

“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老朽闯了大半辈子江湖,这点道理我懂。”

“伏魔天罡成为本数的贵宾,尊府的人谁不尊敬?前辈多虞了。”

狐狸尾巴露出来了,贵宾两字说得很诱人,其实令有含意,是包了糖衣的毒葯。

“老朽一辈子没走错路,可能今晚真得走错一次了。”老太爷一语双关地说。

一辈子行侠除魔,与邪魔外道划清界限,今晚如果去见弥勒教的首脑,势将屈服于对方的裹胁,岂不是走错了吗?

当初反击时,就应该反击到底,而他却携带家小逃亡,岂不是也走错了?这与他往昔叱咤风云高举侠义之剑,富贵不能婬、威武不能屈的性格不同。

“前辈也该明白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老道一步紧迫,软硬兼施。

“如果老朽不识时务,法师就不客气了?”

“希望不至于发生这种结局。”

“以老夫伏魔天罡的名头声望,这种结局最必然会发生的。”

“贫道只希望不要发生,而非惧伯发生,毕竟贫道另有重大事故需要处理,不希望此时节外生枝,误了大事。前辈,伏魔天罡的名头固然在三十年前,具有迅雷疾风的威力,但目下真正记得的人,已是聊聊天几了。少年子弟江湖老,世上新人换旧人;江湖没有长青树,好汉不提当年勇。前辈,三思而行。”

“这点道理我懂,所以在你们裹胁本村民众,我丘家也受到胁迫时,我伏魔天罡乖乖知趣地不加反抗,伏魔天罡的名头,江湖人士已没有人记得了。而为非作歹之徒,迫害江湖人士的手段,则日益卑劣狠毒,一旦受到你们控制,那会有好日子过?”

“丘前辈,贫道保证……”

“你保证什么呢?目下的情势,老朽没有任何谈判的价码,没有任何选择,空言保证骗得了谁?”

“前辈就算不为自己打算,也该为子女着想。”

“老朽的子女,会为丘家的门风声誉,作最佳的抉择,他们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四支剑与一柄鱼叉列成的五行阵,就是最佳的证明。

小姑娘换用老父的鱼叉,她的剑留在敌人的尸体内。先前由于缺乏经验,被人踢了一脚,摔了一身泥浆,虽然没受伤,但剑却丢摔了,心中感到十分不自在,随时都准备出手排命,初生之牯不怕虎,她根本没有考虑后果的念头,和贪生怕死苟活的打算。

“丘前辈,你在逼贫道走极端。”老道终干失去了耐性,语气转厉。

“你不认为是你在逼老夫走极端?你这样说公平吗?难道说这就是你们对是非的看法?我丘家的人在何时招惹了你们呀?”老太爷也沉声责问。

老道不多说,右手举起了。

暴雨已止,所有的人皆浑身湿透了。

共有二十四个人合围,老道与四名年岁稍长的人站在外侧,四人像是保镖护法,身份与地位必定不底。

“执迷不悟,罪不可恕。”老道一字一吐神色壮厉极了,“执法功曹何在,领法旨。”

对面有四个黑衣人踏前一步,持剑行利。

“真武门执法功曹在。”四人齐声答:“恭领祖师堂法坛护法法旨。”

“拿下他们,解送常道观圣堂。”

“遵法旨。”

“尽可能生擒活捉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声落人动,立即形成鸳鸯阵,两人组成一对小鸳鸯,一人右手挥剑,另一人用左手,用左手剑的人后错约一步。两组小鸳鸯合组成大鸳鸯,左小组也错后一步。

李教主三度起兵,转战陕晋,鸳鸯阵是小队军伍战斗的队形之一,军伍布阵战斗,通常两人是一枪一刀互相配合,变化极为灵活。

一声怪啸,鸳鸯阵抢制机先进攻,选择壬癸作目标,行势极为浑雄,要一下子就吃掉壬癸。

扼守王癸的是老太婆三湘龙女,剑发虚招封架,身形却疾退五步,便与中枢的老太爷并肩阻敌。

甲乙与庚辛是丘隆昌与小姑娘,父女两已同时一剑一叉抄乍合。

鸳鸯阵向五行阵的某一门聚集进攻,阵法一变,恰好形成四比四,鸳鸯阵瓦解。

这瞬间,南面负责警戒和策应的田氏,突然发现老道左右的四护法身形乍动,太快了,已来不及有所反应,四黑影已经近身,四只袖口各喷出一团淡灰色的怪雾,像四股狂风刮入五行降,田氏首当其冲,被灰雾喷了一头一脸,立即气呃神昏。

同一瞬间,风雷声刺耳,人影乍合,传出三门声兵刃交击的雷鸣,血腥涌发。

“呃……”中剑人的叫声动人心弦。

四名执法功曹,几乎在同一刹那被杀。

后一刹那,四护法从丙丁阵后长驱直入,灰雾先到,人随后扑上了。

发生得快,结束也快。

四具死尸,五个先被迷失神智再被打昏的俘虏;这就是结局。

丘老太爷毕竟脱离江湖三十年,也太老了,不知道人心的险诈。还真以为老道以四个高手攻五行阵,所以也以四人公平接斗,却没料到真正的高手是四护法,突然偷袭势若雷霆,终至五个人同时被俘。

“该死的混蛋!”、老道跳脚咒骂:“竟然杀掉了本座的四功曹,我要活剥了他们!我要立即执法……”

“法主请息怒。”一名护法一面捆绑昏迷不醒的丘老太爷,一面急急地说:“太少主已传下法旨,要亲自审问他们,法主务请以大局为重。”

“这……他娘的该死!我会亲手剥他们的,带走!”老道法主暴怒地下令,转向其他的人。“把弟子们的灵骸先送往村中公祠安顿,各回原位戒备。”

他自己将一名俘虏扛上肩,与四护法各带一个恨恨地匆匆走了。

留下的十五个人。处理六具尸体,和收拾丘家遗下的长桨风帆等物,人尚未动身。

风雨已止,但仍飘着绵绵的雨丝。

“大天殛!”左方响起震耳的吼声。

“鬼神愁!”右方有人接着怒吼。

十五个人都在忙,怎知灾祸临头煞星下降。

分水刀疯狂地挥劈,无情地撕裂着人体,连骨带肉分裂,有如砍瓜切菜,而且速度骇人听闻,第一第二个人中刀尚未倒下,第三个人的脑袋已经离肩飞起了。

铜戒尺更可怕,尺有四角,可以毫无阻滞地钻入人体,被刀砍不会有碎肉出现,在戒尺的狂挥下,碎肉碎骨八方浅射,说惨真惨。

风卷残云,十五个人倒有大半是在莫名其妙下丢命的,甚至连敌人的人影也没看到,便一命呜呼了。

有两个站得稍远,反应也比同伴锐敏,因此可以逃出六七步外,但仍然是倒下了,是被人从后面一掌劈昏的,总算没踏入枉死城。

这次轮到王二爷问口供。由赵四爷负责在旁警戒。

先弄醒一个人,解除了那人的兵刃暗器。

“把刚才这里发生的事,给我一字不假招出来。”王二爷的分水刀点在对方的右额上,狞笑着说。“你还有一位同伴,如果两人的口供不同,在下会一刀一刀地割你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强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