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强龙》

第25章

作者:云中岳

马冲至车后十余步,车座上的大掌鞭不经意地扭头回顾,恰好和伏龙公子打照面。

伏龙公子发出一声吆喝,缰绳一松,健马速度渐缓。

伏龙公子凶狠的目光,落在大掌鞭身上。

“贤侄,怎么啦?”中年佩剑人惑然问。

“在店前发嘘声的人,就是这个混蛋车夫。”伏龙公子咬牙说:“姓张的与病虎两个匪徒一定是这群人的党羽爪牙。”

“申头,没错吧?”中年人扭头向后一骑的骑士鬼见愁问。

“晚辈不……不能确定。”鬼见愁毕竟是公门人,办事总算持重些,不便胡乱指证。

“弓叔,就是他。”伏龙公子斩钉截铁指证。

“问一问就知道了。”中年人弓叔沉声说,举手一挥,发出一声信号。

十二匹健马立即超越,一字排开迎面堵住了官道。

在车前领路的两位少年男女骑士,冷然勒住了坐骑,少年男骑士发出了震天长啸。

轻车停住了,大掌鞭拉起刹车木,在车座上站了起来,象一座天神。

初生牛犊不伯虎,十三四岁,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危险年龄,两位少年男女骑士双骑并出,怒容满面。

“紫电青霜,回来。”杜大掌鞭高叫:“他们找的是我,你们回来照顾车辆。”

大掌鞭一跃下车,大踏步向前迈进,壮实如山的身材,与汉虬须戟立的威猛神态,想挑衅的人,真得先想想后果和设法增加一些胆气。

十二名骑士也纷纷下马,坐骑交由两个人照料,十个人以弓前辈为首,气势凶凶象要吃人。

大掌鞭在三丈外一站,屹立如山,虎目精光四射。

“不会是劫路的吧?”大掌鞭声如洪钟:“你们这些人里面有两个是执法的人,在下要知道这是执法呢,抑或是玩法?先说个明白再言其他。”

“追查匪徒,怎么说,那是你的事。”弓前辈大概也是不讲法的人:“请贵主人下车,在下有事请教。”

“敝主人不在车上,有什么话,你说,在下还有三两分担待的能力。”

“贵主人贵姓大名?”

“敝主人姓封。在下姓罗,罗杰,大掌鞭罗杰,江湖朋友对敝主人谅不至于陌生。”

“姓封?太行天风谷封家?”弓前辈吃了一惊。

“不错,你阁下贵姓大名呀?”

“在下弓啸天。”

“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霹雳剑客弓大使啸天。名震武林的天下七剑客之一,失敬失敬。”大掌鞭罗杰口说失敬,口气可没有多少敬的成份:“在下有眼无珠。竟然误以为诸位是劫路的,抱歉之至。天凤谷的人亦邪亦魔,真正不折不扣的邪魔外道,弓大剑客是以侠义道面目,出面仗剑除魔斩邪吧?已经用不着伏龙公子另找籍口了,是吗?”

伏龙公子脸色更难看了,凶睛怒突。

“一正一邪,的确不需其他的理由了。”伏龙公子愤怒地说:“天风谷的人行走江湖,专与匪徒黑道人物打交道,可知病虎与那姓张的狗东西,必定是你们的人了。”。

“哈哈!好一个必定。”大掌鞭狂笑:“在我这邪魔外道来说,一点也没感到阁下的话奇怪。因为这就是你们这些自命侠义英雄人士的嘴险。不错,你在小店百般侮辱那位姓张的人,在下确曾发出不以为然的嘘声,你如果认为是犯了大逆不道的滔天大罪,找来了一大群孤群狗党来与问罪之师,给在下加上—连串岂有此理的罪名,你成功了。来吧!天风谷的人绝不含糊,有什么恶毒的把戏,我罗杰陪你们玩玩。”

霹雳剑客并不是好修养的人,本来就是性情刚复武断是非的货色,在武林成名显赫,目无余子,名列天下七剑客之一。怎受得了挑拨?本来对天风谷的人颇有顾忌,这一来,可就颜面攸关,下不了台啦!

“阁下狂够了吧?”霹雳剑客冒火地说:““即使贵谷主天风狂客封元龙在此,也不会对弓某说这种狂语,如果不教训你,你岂不狂妄得想将天下踩在脚底下?”

“哈哈!你弓大侠抬举在下了,在下只是天风谷一个赶车的,怎敢狂妄得想将天下踩在脚底下?就算今天是正邪决斗的好日子,还轮不到在下出头拍胸膛称老几呢!这只是你们倚仗人多势众,有意向天风谷示威,在下只好硬着头皮充好汉罗!张大侠,在下承教。”

伏龙公子这群人,是侠义道与白道人士的代表;天风谷的人,则代表邪道人物,一正一邪,本来就积不相容,各执一是势同水火,彼此没有理由好讲,也不想讲理,一言不合也可以打得头破血流,何况双方都受到侮辱,唯一解决之道,便是攘臂而起,谁强谁有理。

一位脸圆圆富家翁打扮的中年人迈步而出,先仰天发出一阵大笑。

“天风谷的人确是名震天下,谷主天风狂客的确艺惊武林,江湖同道莫不闻名色变。”中年人笑完说:“但一个掌鞭的马夫,也把咱们这些人看成废物,也未免太过份了,我妙手摘星周乾却不信邪,倒得拚这条老命,领教天风谷的惊世武学到底有多厉害。罗朋友,周某领教。”

“周大侠,你的刀非常锋利。单刀看的是手,手的威力甚至比刀更具威力,所以尊驾的绰号出自手上,谁要是与尊驾拚搏而注意尊驾的刀,必定上了大当。罗某这条赶车鞭可以克刀,但却受尊驾的手所反克。但船到江心,马行狭道,不得不硬着头皮上,请指教。”大掌鞭罗杰不再出言讽刺,拉开马步立下门户,手中的长鞭绕了三圈握在手中,任何时候皆可以突然攻出。

面面相对,杀气森森,移位两次,蓦地一声怪笑,妙手摘星终于发起猛烈的攻击,身形斜冲疾进,接着刀光如电,无畏地抢攻,人贴身单刀才出鞘,刀光一现便已控制了对方。

大掌鞭让步移位,间不容发地逸出刀光的控制,移位的瞬间,左手反拂快疾,噗一声封实了妙手摘星急袭的左手,妙到颠毫。

同一瞬间,右手的长鞭在旋身时贴地弹出。

一声惊叫,妙手摘星斜飞而起,半空中连翻两匝,挫身掉落以刀支住慾倒的身。刚一照面便当堂出彩,几乎被摔翻,几乎无法站直。

是被鞭卷住左足摔飞的,鞭贴地弹出缠住脚将人掀飞,鞭上的造诣十分惊人。

鞭声厉啸,夭矫如龙排空而至。

一个粗壮的人影及时惊出,一闪即至,及时架住了妙手摘星飞返,左手飞出一根布腰带,恰好与长鞭缠成一团,长鞭与腰带在半空缠斗,蔚为奇观,人从下面间不容发地退出,惊险万状。

名家身手,不同凡响,每个人一举一动,在杀气腾腾中依然保持美感,甚至连被摔飞的妙手摘星飞摔的姿势,也极为美丽壮观。

长鞭还来不及收势,还来不及把布腰带挣脱,另两个人影已一闪即至,一刀一剑势着雷霆,猛扑大掌鞭,意在阻止大掌鞭追击抢救妙手摘星的人。

不远处早已下马戒备的少年男女骑士紫电青霜,也在这瞬间到达,双剑分张,恰好接住了一刀一剑。

“铮铮铮……”兵刃交击清鸣震耳,剑气剑风进发声如万顷波涛,瞬间的接触,攻招回敬急如星火,然后人影四分,刀剑的鸣震余音袅袅。

半斤八两,势均力敌,恶斗倏然中止。

霹霹剑客这面的人,全都心中暗惊,不仅心惊于大掌鞭一照面便摔飞了大名鼎鼎的妙手摘星。更惊两位小小年纪的少年男女,仓猝间竟然以令人目眩的奇速赶到,而且与两位高手名宿拚成平手,天风谷的武学,果然名不虚传,难怪江湖朋友闻名色变。

霹雳剑客哼了一声,举步上前挥手示意,将两名同伴召回。

“贵主人如果不屑与咱们这些人见面理论,躲在车中不出来,休怪在下放肆了。”霹需剑客向大掌鞭沉声说,手按上了剑靶:“你们三人一起上吧!在下仗手上剑,试试天风谷绝学是否真的宇内无双。”

以霹雳剑客的声望来说,这些话不算夸大,名列天下七剑客,决不是招摇撞骗所能获致的成就,先前他说即使谷主天风狂客在此,也不会对他说狂话,确是实情。天风狂客是邪道的巨擘,高手中的高手,声威并不比天下七剑客强多少,辈份名位彼此相当。在武功修为上,谁也不敢夸口说自己比对方高明。

迄今为止,霹雳剑客仍然认定天风谷主在车内。

“弓大侠很大方,够英雄,可是,在下不能领阁下的盛情。”大掌鞭冷冷地说:“罗某虽然不是谷主的门下弟子,但不能有玷天风谷的声誉,日后被谷主查出罗荣答应阁下三打一,罗荣有何面目见天风谷的人?弓大侠功臻化境,剑术通玄,在下不甘菲薄,凭手中鞭与腰中刀,领教阁下威震武林的霹雳剑法。”

“阁下既然不愿三人联手,悉从尊便。”霹雳剑客徐徐拔剑,神定气闲,名家气派,果然不同凡响。

众人身后,突然传出两声娇叱。

康一刀与鬼见愁站在最后,两把单刀拦住了飞掠而来的两位待女。

“不要拦她们,让她们过去会合。”有人下令。

两待女从让出的空隙中昂然而过,胆气不弱。

“罗叔,怎么一回事?”一名侍女站在大掌鞭身前亮声问。

大掌鞭在侍女面前态度恭顺,将经过简要地说了。

这位侍女转身瞥了霹雳剑客一眼,目光落在后面的伏龙公子身上。

“弓大侠,你知道这是最犯忌的事吗?”侍女老气横秋地说:“你要是听信那个什么伏龙公子闻祸精的话,不顾后果公然与天风谷挑战,不会有好处的,家主人如果知道今天发生的事,你将是掀起江湖风暴的祸首。”

“小女子,你好无礼。”霹雳剑客火冒三千丈,左掌一抬,要出手揍人了。

“无礼的该是你。”侍女毫不在意:“你应该知道你是理屈的一方。在一个小恃女面前,你一手仗剑一手立掌待发,我真不明白,你到底配不配前辈……”

伏龙公子怒火攻心。突然飞跃而出,似乎身上被张宏毅痛打的伤已经痊愈了。

刚超越神色尴尬的霹雳剑客,小侍女突然一声娇叱,进步急迎,劈面一掌吐出。

伏龙公子没料到侍女会猝然袭击,百忙中挥掌急封.

拍一击暴响,双掌接实。

一个无心一个有意,无心的人必定吃亏。伏龙公子没料到侍女的一掌已注入内力,感到掌心一麻。可怕的劲道沿臂透体,暴退三四步,几乎跌倒。

霹雳剑客吃了一惊,手疾眼快,一闪即至,剑发出一声轻雷似的惊鸣,挡在两人中间。

“你这小女人不但放肆,而且狡猾阴险。”霹雳剑客脸色一沉:“邪魔外道调教出来的人,就是这种货色,天风谷来的人……”

翠影从路侧急掠而来,香风扑鼻。

“天风谷出来的人,应付得了任何挑战。”翠衣女即赶到了,语气锐利,顺手将手中的剑抛给侍女,拔出了她自己的剑:“原来是霹雳剑客弓大侠,说这种话就难怪了。本姑娘遨游天下五载,一直以未能向真正的高手名宿请益为憾,今天算是幸遇了。”

她拉开马步,立即完成了出击的准备。

剑作势攻出,强大的杀气象怒涛股四涌,很难令人相信,一个年青的少女,竟然具有如此强大慑入的杀气。她那双本来十分可爱的明眸,这时一点也不可爱了,焕发出慑人心魄的奇光,象无数利镞般连续向对方集中放射,与剑上所发的强烈剑气相呼应,真可以令对手精神崩溃。

霹雳剑客心中一镇,定下心神抱元守一先稳定情绪,神功默运力量集中,凭经验见识,就知道面对的女人是可怕的劲敌,不能再说大话了。

“姑娘是无风谷的什么人?”霹雳剑客沉声问。

“家父就是谷主。”翠衣女郎声音冷森森:“我叫封荑。弓大侠,你如果击败了我,你就可以放言天下,抬高你的身价。”

“弓某……”

“你还有什么歪理好辩的?我亲眼看到你仗剑逼迫我的侍女,亲耳听到你侮辱我天风谷的话。弓大侠,恐怕你说破了chún舌,也阻止不了我向你递剑讨公道。”

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封姑娘如此咄咄逼人……”

一声冷叱,封荑进步出剑,轻飘飘地攻出一招灵蛇吐信。这记最平凡的普通进手把式,在她手中攻出,虽则外表看不出劲道,但手眼心法却是正宗的功架,气度恢宏,完美无瑕,大有名家的风度气势。只要对方出手封架,后续的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强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