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剑强龙》

第09章

作者:云中岳

碰上了同好,而且是女同好,姜元似乎精神一振,一声吆喝,纵辔而出,超越了李蛟。跟定前面的骑影,健马从走步改为奔驰。

两随从也快马加鞭追随,只有李蛟仍以小驰后跟。

驰近树林,树林挡住了视线,前面的姜元三人三骑已经看不见了,怪的是前面也听不到蹄声。

李蛟心中一动,双腿一夹,坐骑放蹄飞驰而追。

林前缘的草坪中,五匹健马散处五方,五个人分立在草坪中。中间是姜元和一位健美的年轻女郎,两人拉开马步,正在全神贯注移位争取出手攻击的空门。

另一位年龄略小些,十五六岁稚容未褪的美丽个姑娘,一脸顽皮骄傲像,轻拂着马鞭,在一旁监视着夏忠、张勇,俏皮的樱桃小嘴噙着微笑。

夏忠、张勇两个人,愁眉苦脸龇牙咧嘴,一个抱着左肘,一个揉着肩膀。

李蛟飞骑赶到,勒马搭缰一跃下地。

“又来了一个登徒子。”小姑娘冲他不屑地说,马鞭向旁一指:“先站在一旁见识见识。要想张牙舞爪,本姑娘就得教训你。”

“小姑娘,咱们先别打。”他笑笑:“在下怎么就被封上登徒子了?呵呵!你知道什么叫登徒子?”

“你别给我嬉皮笑脸嘴皮子发痒。”小姑娘横蛮得很。“小心我给你两耳光。”

“好凶。”他做鬼脸:“我看,我还得识相些,挨耳光毕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。”

小姑娘不再理会他,注意力移至同伴身上。

姜元已经发了三拳两掌,双方的距离正逐渐拉近,出手浙快,不久便将近身相搏了。

在气魄上。姜元似乎占了上风,男人的身材本来就高大,发起怒来脸色当然难看,难看就有震慑对方的威力,所以显得气势汹汹。

相反地,碧衣女郎吹弹得破的粉颊旁,涌现浅浅的梨涡,显得心神愉快不威不怒。

心神轻松的人,通常是具有必胜信心的一方。

一声冷叱,姜元抓住切入的机会了,右手急探女郎的右肩,右腿斜挑女郎的右膝,手脚齐来,攻击的速度十分惊人,气势也极为骠悍。

碧衣女郎扭身斜转,一双晶莹的玉掌来一记上下交征,上攻腕下拂胫,快逾电光石火。

“拍!”上面掌爪相接,一触即分。

下面,姜元一脚走空,却被玉指拂过快靴的靴统上缘,似乎那春笋似的手指劲道相当惊人,一拂之下,靴统发出异响。

“哎呀!”姜元惊叫,脚收不回来,身形斜冲丈外,砰一声摔倒在草丛中,跌了个灰头土脸。

玉指如果拂中胫骨,很可能皮开肉绽。

“拂灵帚,火候精纯的掌指功。”李蛟在场外喝彩:“四指一拂的劲道,百斤大石也可拂飞八尺。”

“难瞒行家法限。”碧衣女郎收势嫣然一笑:“见笑方家。”

李故一怔,心说:这小姑娘笑得好美好动人!

不但笑容动人,人也动人,骑装内的胴体曲线毕露,隆胸细腰,足以引人遐思,一双充满灵气的明眸亮晶晶似会说话,身上所激发的幽香中人慾醉。

他看傻了,只感到心中怦然。

碧衣女郎的笑容,突然僵住了,在他眈眈凝视下,红云上颊,明眸中幻发奇特的光彩,低发一笑,窘急地转首他顾,回避他的灼人目光。

“喂!你这登徒子可恶,目灼灼象贼。”在他身旁的个姑娘大发娇嗔,马鞭呼的一声,拂过他的眼前。

他退了一步,心神一敛。

“可惜我还不配做贼。”他脸一红:“姑娘们。你们击败了三个男人,不管谁对谁错……”

“你不服气是不是?”小姑娘咄咄逼人。

“服气服气,事实上那位姜公子的拳脚,就比在下高明多多,他栽了,我还能不服气?”

“算你幸运。”

“我们运气一向不坏。”他走向在不远处怒目而视的姜元:“不要紧吧?大概没有碎骨头需要耽心,那位小姑娘手下留了情……”

“你胡说什么?”那位横蛮的小姑娘又发威了:“你讲话随随便便不三不四,留什么情?”

“休怪休怪。留情两字确是用得不对。”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,扶了姜元往坐骑走:“姜兄,我看一定是你唐突了佳人,换来了一顿揍,没错吧?”

“别提了,我只是赞美了她一声,她就反脸撒野,倒霉!”姜元慢慢地说:“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。”

“算了算了,别牢騒啦!上马。”

“我不去了。”姜元扳鞍上马:“你去通知周兄一声,咱们改日再聚。”

不管李蛟是否答应,迳自策马走了。两位随从也策马跟上,扬长而去。

两位姑娘已经牵了自己的坐骑,站在不远处盯着李蛟的背影低声交谈。

“这人修养到家,不会受激出手的。”碧衣女郎低声说:“你如果激怒他,以后就不好说话了,这一番安排,岂不弄巧成拙?”

“我不信他真的身怀绝技。”小姑娘仍然跃跃慾试:“不打不成相识,这也是机会呢?”

“反正我作不了主,要怎办你自己决定好了。”碧衣女郎冷冷地说:“我是听命于你的人。”

“我看。你是对他动了心……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?”碧衣女郎黛眉一低:“你软玉观音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女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碧衣女郎不再理睬,扳鞍上马。

“你今后说话给我小心了。”小姑娘上马阴森森地说:“不要认为办这件令非你不可,对付这种风流又下流的纨裤子弟,我软玉观音比你胜任多多,哼!”

碧衣女郎冷冷一笑,策马向东驰去。

李蛟已经驰出里外,奔向石家关堡,去向也是正东,但他不知道两位姑娘跟在后面,树林挡住了视线。他看不到后面的情形。

驰出三里地,小凤溪出现在左侧,溪流一线,野草丰茂。

“一匹健马鞍辔齐全,在溪边喝水。溪旁的一株大树下,树后突然转出一个手长脚短。穿了青劲装,生了一双不带表情山羊眼的中年人。

皮护腰所悬的黑色大革囊,绘了一只血红编幅图案。

蝙蝠本来象征福神的吉祥动物,但也表示黑暗和凶兆,绘成血红色几乎可以代表祥瑞的象征,家具或壁饰、图书中。就可以找到这种红幅图案。

可是,这人则绘红蝙蝠大革囊,却代表残暴,阴险和血腥。

吸血蝙蝠冒如冰,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残忍杀手。他身上最少带有五种致命的暗器,都是细小的暗杀妙品。在江湖上横行十余年,行踪飘忽无定,想找他十分困难,不想找他,他却会突然出现在你身边。谁要是不幸成为他的目标,怎么躲也躲不掉,注定了必死的恶运。

李蛟心中一动,但脸上神色丝毫不变。他听说过这号人物;但以他目前的身份地位来说,他不可能知道吸血蝠神是何人物。

健马小驰,不徐不疾渐来渐近。

吸血福神离开了大树,有意无意地堵住了他的去路。

山羊眼紧盯着他,吸血蝠神身上散发的阴森杀气,真有震慑人心的威力,令人一见即心底生寒。

健马略向右偏移,从侧方绕过的意图极为明显。

吸血蝠神也向左徐徐迈步,挡路的意图也极为明显。

“小朋友,下马谈谈。”吸血蝠神说话了,语气也阴森无比。

“谈什么呢?”他勒住了坐骑。明知脱不了身,想放蹄夺路,必定枉送坐骑一条马命,马绝对逃不脱暗器的袭击,射人先射马势在必行。

“你姓李,叫李蛟,光州有名的四公子之一,没错吧?”吸血蝠神阴笑着问。但山羊眼中看不出任何神色变化,这杀手的眼睛,永远不会泄漏思想与行动的秘密。

“奇怪,阁下怎么可能认识我?,他惊觉地扳鞍下马,挂上缰推走坐骑。

“是否认识你并不重要。”吸血蝠神在丈外抱肘而立:“我这种人办事,对于准备工夫十分重视,准备充分,就成功了一半。”

“更令人狐疑的是,阁下怎么知道在此地会等得到我。”

“一点也不奇怪,你们这些公子哥儿,经常在这一带跑马玩乐。”

“阁下找我有何贵干?”

“找你商量一件重要的事。”

“说说看。哦,阁下等姓大名呀?”

“我这种人即使通名道姓,也是假的。”

“为何要用假名呢?你说的事是……”

“我是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……”

“托你的人所说的原因……”

“在下办事,从不问原因。”

双方抢着说话,李蛟真希望能找出原因来。

“我会找出原因来的。”李蛟的口气充满信心:“阁下,我希望你明白,不管你的用意是什么,你必须想到自己也会有同样的结果。现在,把你的要求说出来吧!”

“要你的命。”吸血蝠神简洁地说。

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其实,他早就知道答案了,只是不明白谁会花很高的代价,把天下闻名的杀手请来对付他,这位名杀手的价码是很高的。

最令他感到惊讶的是:吸血蝠神怎么可能来得如此迅速?这凶魔不是随随便便呼之即来的人。距两无常夜袭不过四天三夜,难道说,这杀手早就来到光州了?

难怪,光州即将有大祸发生。

“晤!你似乎没感到惊讶,也毫不激动呢?”吸血蝠神反而感到有点意外了:“我想,你一定不知道我是什么人,不知即不惧,人之常情。”

“哦!这可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。”

“好吗?”

“是的。你一定不知道我是什么人,而我却知道你是何来路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你是最冷血,最无聪,最卑残的吸血蝠神冒如冰。你这姓很罕见。但不知是不是冒姓的?”

吸血蝠神脸色一变,抱在胸前的双手放下来了。

“好家伙,你可把我这老江湖杀手耍了。哼!你又是什么吓死人的蛇神牛鬼?”

“我是妖。”

“妖?什么妖?”

“专门扫荡世间魑魅魍魉的妖。想不到十年风水轮流转,现在魑魅魍魉竟然找上门来了。吸血蝠神,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……杀!”

吸血蝠神说得不错:不知即不惧。

不幸的是,吸血蝠神终于知道所面对的人是谁了,知即惊惧,惊棋即沉不住气,行险抢机先动手,妄想先下手为强,突然双下齐扬,电芒破空而飞,三枚断魂钉与三把回风锥,发出破空的厉啸.象暴雨般向对方汇聚。

也许,这是他一生中。第一次同时用六枚暗器制敌,通常只用一枚就够了。

李蛟的厉喝杀字出口,人已贴地仆伏,似乎他成了一块人皮,薄薄地平贴在地面上,及膝野草完全遮住了他,暗器间不容发地贴他的背部上空呼啸而过。假使慢了万分之一刹那,必定受伤甚至送命。

而在下仆的同时,他手中的马鞭已借下仆的扭势,以全力掷出,啸风声比暗器飞行的厉啸更劲急,更刺耳,去势恍若电光一闪。

“嗯……”吸血蝠神身躯一震,震退了两步,再踉跄后退,双手一抱小腹,手拿掉落了几枚暗器。

马鞭以直线形贯入丹田要害,直透腰背半尺。

李蛟飞跃而起,一闪即至。

“啊……”吸血蝠神厉号,竟然拔出贯腹的马鞭,身形急晃,扭曲着摔倒,鲜血象喷泉般,从前后的创孔往外喷流。

“谁请你来的?”李蛟按住对方丹田的创口大声问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是谁?”

“我……我是血……血……”

“血什么?”

“呃……”吸血蝠神最后叫了一声,浑身一震,山羊眼睁得大大地,眼珠似要突出眶外,张大嘴再也叫不出声音了。接着浑身一松,身躯开始抽搐、气息渐绝。

名震天下的一代杀手,竟死在一条不配称作武器的马鞭上,死得真够窝囊。

李蛟将尸体推入一处土坑,从吸血幅神身上取出一把专用作行刺的小匕首,掘土将户体掩埋妥当,上马踏上归途,不再前往石家关堡找周健了。

他知道问题已到了极端严重关头,对方找来最可怕的杀手来对付他。决不是单纯的事件,其中隐藏着可怕的阴谋,必须赶快解决。

事已急,是需要朋友帮助的时候了。

健步飞驰,风驰电掣过了七步洼,伏牛坡在望。

怪啸声起自前面的小冈后,树林中栖鸟惊飞。

他深怀戒心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古剑强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