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故剑情深》

第11章 人有好坏

作者:云中岳

一个黑影幽灵似的进入房中。太黑,不知是谁。

他放轻脚步向前挪动,接近了,手心在冒汗,握剪的手在抖。

接近了,他的目力仍在,仍然犀利非凡,到了黑影的身侧,伸手便递出剪刀。

真不巧,黑影恰好向前移步,一剪落空。

黑影惊觉地一闪,低叫道:“是林公子么?”

“你是行云?”他心中狂喜地问。

“你不在床上?”

“一夜未眠。”

“那位姑娘……”

“她存了必死之念,我们都不想活了。”

“拿去,这是两份解葯。”

他摸索着接过。喜极慾狂,忘形地亲吻行云的手,喃喃说道:“谢谢你,姑娘!林华不是忘恩负义之徒。此恩此德容图后报。”

“解葯快服下,需半个时辰葯力方可奏效,好自为之。一切凭你们的造化了。”行云匆匆说完,匆匆走了。

他喜极地将一颗解葯递给姑娘,姑娘已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也就不再多耽搁。吞下了解葯。

好漫长的半个时辰,但总算过去了。

远远地,传来了道姑们练功的叱喝声,天快亮了。

“我先去救安华弟。”他问姑娘说。

“大哥,会不会惊动人?”

“不要紧,一切有我,走。”

在房门察看外面的动静。走廊上,一名负责看守的道姑,正在聚精会神地练剑。

“练的是八仙剑,等会儿她的背部便会向着我们了。”他低声说。

果然不错,道姑换了三次方位。背向房门了,他像一头怒豹,无声无息捷逾电闪地扑上,一掌劈中道姑的脑门,一手扣住了剑,挟了人拖入房中。

有了剑,如虎添翼,道姑们都在练功。至地底秘室的路无人把守。

不久,两人带着杜安华重回房中,他将杜安华藏在床上用被盖好,说:“不管有任何响动。兄弟,切不可出来。”

“怎么不走?”杜安华问。

“走?你的解葯,还得向妖妇要呢。”

“回头再找她……”

“回头恐拍找不到她了,重新杀人谈何容易?万一被妖妇溜走了。岂不糟了?兄弟。放心躺下啦!”

“大哥,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,我……”

“那就不必说。”

“我抱歉……”

“啊呀。抱歉的该是我。为了我的事……”

“大哥,小妹认为这些话都是多余的,是么?”杜姑娘欣然地接口,阻止他两人再说。

刚藏好社安华。门外已传来了脚步声,脚步声倏止,追云仙姑的声音传到:“咦!谁这时负责把门的?”

“好像该素月师妹。”另一名道姑答。

来的是追云和另一名道姑,不是玄机仙姑,林华大失所望。

追云推开房门,往床边走.笑盈盈地说:“恭喜恭喜。你两人怎么起床得那么早?安姑娘,随我来。咦!床上……”杜姑娘恨重如山。猛地扣住了追云的右手一扭,“拍”一声一掌抽在追云的粉颊上,喝声“断”!

“咔”一声响,追云的右上臂骨应手而折,发出一声惨叫,跌倒在地,被姑娘一脚踏住高耸的酥胸。

另一名道姑大惊,夺门而走。

林华快逾闪电,堵住房门笑道:“你也躺下,留下啦!”

道姑不知他已恢复功力。怒叱一声,一脚疾飞。

“好利害!”他叫,闪身避腿。“噗”一声,一掌劈在对方的胫骨上。

“哎晴!”道姑狂叫。

林华一把擒住,笑道:“把迷香的解葯乖乖献出。不然在下要让你生死两难。先割双*……”

“我献出,献……出……”道姑心胆俱裂地叫。

“小妹,迫那位大弟子要散元丹的解葯。饶了她。”他向杜姑娘叫。

杜姑娘本来发狠要将追云道姑置于死地,闻声住手。抓住追云的头发,切齿叫:“女人治女人,要比男人治女人残忍得多,你如果不交出解葯。本姑娘要你死得极惨极修。”

“你……你们已得到解……解葯了?”追云痛苦地问。

“咱们还要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给不给?”杜姑娘厉声问,双指拾上了追云的眼皮。

“我……我给我……给……”

杜安华从床上爬起,心中大定。

取得了解葯,两人将两道姑捆上,塞人床下,床下已有三名道姑了。

当他们擒住了第二个派来催请道姑,全院气氛一紧,在外面负责监视的人已发觉有异了,金钟大鸣,全院进入备战情势。

他们在等候杜安华恢复功力。暴风雨的情势终于光临了。

瑶芳院共有卅余名道姑,院主是玄机。玄机的师妹已带了一名得力门人跟沙千里走了,目下只有玄机与卅余名门人。门人中大弟子追云已被制住。可知这些道姑并不足畏,唯一劲敌只有一个玄机。

而玄机仅与沙千里不相上下,有林华一个便足以对付了,所以他们并不在意,仍在房中等候应变,以静制动等候将袭来的风暴。

他们却不知道玄机仙姑之所以不曾亲自来查验,原来是院中到了几位不速之客,玄机正在花厅中与客人周旋。

听到急促的金钟声,林华心中有数,将唯一的剑交给杜姑娘,说:“小妹,你守住门,我把住窗,从这窗户入侵的成份要大些。我一人可以照顾。”

他扭断一根床脚做兵刃,将剪刀分开暗藏在掌心,便成了两支可怕的暗器候敌。

瑶芳院的花厅中,共来了四名宾客。两名老道,两个脸色阴沉入傲态凌人的中年汉子。都带了包裹,像是走长途顺便登门造访的人,看神情,两者道与玄机第一次见面,故意摆出高傲的脸孔。可能是想博得这位风流女冠的好感,也像是向玄机示威公鸡在看到母鸡时,就会表现出这种神情。

玄机院主阅历多,怎不知这两位爷的心理?故意不加理睬,向两道说:“两位道友所说的林华,确在贫道院中,但若恐怕不是道友所说的那一位林华。”

“他的绰号是不是叫江湖浪子?”一名老道问。

“这……好像是,沙千里在找他。”

“那就对了,就是他。”

“他已被道友制住了?”

“是的,贫道已派人将他请来一见。”

“道友可否将人送给贫道将他带走?”

玄机一怔,摇头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行,人我留下了,你们与他有些小仇,也该冲贫道的薄面,双方化解从此不必放在心上,如何?”

“这个?”

“沙千里已偕敝师妹.于日前同赴大伪山拜会令师。即使是沙千里找贫道要人,贫道也决难答应。”

一名生了一双三角眼的阴沉中年入哼了一声,冷冷地说:“院主未免太过小气,难道为了一个江湖小辈便伤了朋友的感情么?”

玄机仙姑敝了对方一眼,也冷冷地说:“你北固双奇申施主说话轻松得很,贫道与吴风、吴云,可不是朋友,而不是他们的主顾。”

“反正彼此有往来。朋友与顾主并无差别,你买他的雪莲中舟、按理该极为亲密的朋友。”

玄机冷笑一声,说:“论辈份.两位道友该称本院主为前辈……”

“哈哈!武林无岁,江湖无辈。”

“你申施主是不是也想做贫道的晚辈?”玄机换了面孔,极具诱惑地媚笑声问。

“往口,你……”北固双奇申施主恼羞成怒地叫。

“哟!干吗发那么大的脾气?如果坐得不耐烦,为何不告辞走路?谁留你啦?申施主。”玄机怪腔怪调娇滴滴地说,神情亲呢放荡,但话却说得刺耳。

另一奇呵呵笑,说:“申兄弟,咱们不能反客为主,让他们自己解决好啦!”

“田施主倒是看得开哩。”玄机眉开眼笑地说。

“我田敬宗是个唯利是图的人,管闲事生闹事无利可图。何必费神?呵呵!”

“有道理,这年头,谁不唯利是图?对自己无利的事,少管为妙,两位英雄在江湖上名号响亮,但我玄机仙姑并不想巴结你们图利,对不对?”

北固双奇正感到下不了台,脸上无光,正待变脸,一名道姑匆匆奔入禀道:“大师姐不见出房,十六、十八两位师妹也不见出来,请师父定夺。”

“你们为何不入房去查个明白?”玄机仙姑不悦地叫。

“禀师父,房内定有溪跷。”

玄机一怔,离座而起挥手叫:“鸣钟,先召集所有的人,包围内院,为师等会儿到。”

“是,徒儿传话下去。”

金钟震耳,玄机仙姑举手送客,说:“敝院发生一些小意外,贫道不能分身款待,请诸位见谅,不得不送客了,至于那位林华,两位道友不必见他了,请转告令师,幸勿干预贫道与林华之事。”

田敬宗难下笑,乘机讨好他说:“院主有小麻烦,咱们作客的理该替主人分忧.有何差谴但请吩咐啦!”

玄机除去了冷淡的表情,换上了骄媚动人的甜笑,说:“田施主如肯帮忙,求之不得哩!”

“贫道师兄弟俩也留下,助院主一臂之力。”一名老道叫道。

动刀动剑打打杀杀拚老命的事,有人自告奋勇帮忙,岂不妙哉?玄机仙姑心中大喜,说:“两位道友亲自去看看林华,当面说开过节也是好的,请随我来。”

绣房中,林华监视着两面的格子花窗,向把守房门的杜姑娘说:

“小妹,她们已包围了四周小心些,妖妇快到了。”

杜姑娘柳眉带煞,恨声道:“那妖妇留给我、大哥请负责那些鬼道姑。”

“不,你看住安华弟,非必要不需你动手。”

“不!我负责动手。”

“不!我负责动手。”

杜安华正在等候葯力行开,笑道:“尽量拖延,可以留几个给我收拾。”

林华呵呵笑,说:“论真才实学,你比我深厚,看形势,恐怕真要等作复原方能出手哩。”

“大哥,真有那么严重么?”杜姑娘问。

“可能,瞧!她们有人持着射虎的连弩。”

“那……我们如何突围脱身?”

“在荒野与树林中,连弩比什么都可怕,我们必须据险以守,等她们入室决战,方可—一制住她们。”

“万一她们放火……”

“不会的,妖妇玄机岂肯将这栋瑶芳院毁了?我来安装一些小玩意,准备擒人。”

他拉下所有的窗帘与帷幕罗帐,匆匆撕皮条,利用壁柱家具等物,布下了些绊人的套索与绊人绳。刚准备停当,门外传来了喝叫声:“大师姐,你在里面么?”

两人不予置签,静候变化。

“大师姐,师父叫你出来。”外面的人大叫。

连叫十余声,房中毫无动静。蓦地,有人高叫:“地底秘室的囚犯失了踪,定然有人入侵,不可妄进……”

声未落,有人飞撞房门,冲入房中、房门未开,一冲之下,冲门的人立脚不牢,凶猛地撞入脚下被绊绳所绊,身形不稳。

藏身门测的杜姑娘不用剑,乘势就是一掌,“噗”一声劈在那人的脊心上,那人撞势加快,凶猛地砰然冲倒,跌了个狗化屎立即昏厥,原来是一个小道姑。

“姑娘掩上门,将道姑捆上丢在房角。”

“不!我负责动手。”

杜安华正在等候葯力行开,笑道:“尽量拖延,可以留几个给我收拾。”

林华呵呵笑,说:“论真才实学,你比我深厚,看形势,恐怕真要等作复原方能出手哩。”

“大哥,真有那么严重么?”杜姑娘问。

“可能,瞧!她们有人持着射虎的连弩。”

“那……我们如何突围脱身?”

“在荒野与树林中,连弩比什么都可怕,我们必须据险以守,等她们入室决战,方可—一制住她们。”

“万一她们放火……”

“不会的,妖妇玄机岂肯将这栋瑶芳院毁了?我来安装一些小玩意,准备擒人。”

他拉下所有的窗帘与帷幕罗帐,匆匆撕皮条,利用壁柱家具等物,布下了些绊人的套索与绊人绳。刚准备停当,门外传来了喝叫声:“大师姐,你在里面么?”

两人不予置签,静候变化。

“大师姐,师父叫你出来。”外面的人大叫。

连叫十余声,房中毫无动静。蓦地,有人高叫:“地底秘室的囚犯失了踪,定然有人入侵,不可妄进……”

声未落,有人飞撞房门,冲入房中、房门未开,一冲之下,冲门的人立脚不牢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人有好坏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故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