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故剑情深》

第17章 沙千里被困

作者:云中岳

夜鬼詹荣手上仍有一枝火枪,一声大叫,跳入内栅,无棍护身向里冲。

三名大汉也随后跃下跟进,纵跃如飞。

夜鬼詹荣第二次跃起,一跃两丈余,单足落地,突然向下一沉,手中的火枪一升一沉,突然消失不见。接着,传来一声惊心动魄的惨叫,是夜鬼的叫号声。

后面的三大汉大骇,火速止步向后退。

“哎……”一名大汉惊叫一声,向下一沉,不见了。

另两人大骇,站住了,进退不得。

“用棍点路开道。”沙千里大叫,一跃而下。

众人纷纷跃落,分两列排开,互相握住铁棍,相距各约六尺,举步急进。

两大汉依言在前面用铁棍开道,先后发现了四座陷阱,握紧铁棍被左右的人所架住,也不至下沉。

接近至三丈内,一声鼓响,房舍的暗影中箭如飞蝗,杀声雷动。

人群大乱,放手弃根向下仆倒避箭。

惨号声惊心动魄,有五六个人不见了,三名跌下陷阱,三名中箭倒地。

九指老道与独脚妖果然了很,一声怒啸,凌空而起,迅速扑到墙根,脚一跺墙基,身形重新技起,翻入院墙内去了。

随后进入的是沙千里,木客宗亮,勾魂一指周伟、鬼先芮鹏飞,多臂猿……除了驻守外栅门楼的人外,真正攻入东院的人,只有十名,卅名高手,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二以上,将接近半数了。

放火之物早已丢失,首先跃入的九指老道碰上了扎手人物,走廊上一声虎吼,跳出三名黑影,双方接触快逾电光石火。九指老道已丢掉铁棍,拔剑抢先进招,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.

“灵蛇吐信”出手便是杀着刺向一名黑影。

独脚妖也一声怒吼,铁拐风雷俱发,扫向两名黑影。

“铮!”剑鸣震耳,黑影一剑震开九指老道攻来的灵蛇吐信,“电射星飞”立还颜色,猛攻中宫,锐不可当。

另两名黑影身手差得太多,“铮”一声暴响,连人带剑被独脚妖铁拐扫中。剑折腰断,尸体横飞丈外,另一名黑影向下一伏,贴地倒退逃过一拐,逃入偏殿去了。

“你走得了?”独脚妖大叫,单足一跃,人如怒鹰飞上了走廊,一拐劈开殿门,奋勇抢入。

这是一座偏殿,黑沉沉鬼影仅无。紧跟而入的是两名高手,其中之一叫:“找地方放火……啊……"

接着是轰然一声大叫,似乎天动地摇。

“砰”一声响,独脚跌撞破左面的天窗,跃出廊下大叫道:

“不可进去……"

话未完,鬼先芮鹏飞已抢入破殿门。

“里面机关可怕,退!”独脚妖拦住向门内抢的沙千里急叫。

黑暗的殿堂中,传出一声凄厉的叫唤声:“快拖……我……一把……”

谁还敢进去拖他一把?四面八方突传出刺耳的狂笑声,笑得众人毛骨悚然,不知附近到底埋伏了多少人,更不知道还些什么歹毒的机关。

鬼先的凄唤声已寂,大概已经气绝了。

木客宗亮在找东西放火,可是根本没有能引起燃烧的东西,火摺子不可能将壁点燃,没有引火物,火无从放起。

“咱们领先退出去再说。”多臂猿悚然地说。

沙千里钢牙一挫,沉声道:“不能退,进方有生路。咱们脱下外衣,堆在窗下放火。”

众人依言纷纷脱下外衣,沙千里又向木客宗亮说:“请宗兄负责放火,咱们三面埋伏引人出来,不可现身,只许用暗器袭击。”

他将所有的外衣交给水客,共有八件,这是说,他们只剩下八个人了。七人三面一分,利用暗影隐身。

木客宗亮衣衫抖开,挂在窗上。火把子火光一闪。

“笃”一声响,一枝矢射入窗中。擦木客的左颅侧而过,危极险极。

同一瞬间,“啊”一声狂叫,南首一座墙角前,发矢的人被沙千里的神花所击毙,火光熊熊衣衫着火,火舌吞噬着窗格。

这一着,收效宏大,八个人不露面现身,以逸待劳连毙六名老道,而没有任何人受伤。

窗格子终于着火了,火势渐炽。

沙千里正在高兴,殿内一声长笑,“轰”一声大震,看火的窗轰然塌下,被人从里面用一张神案砸垮下来了。

火光乍熄,余烬向四方飞溅。

木客宗亮突然暴起,怒鸳似的破窗纵去,冲入烟屑中。向窗内飞扑。

“纳命!”里面有人大吼。

“铮铮!”剑鸣震耳,木客宗亮的剑被震偏,机警地借力飘退,“砰”一声倒在地窗下的烟屑火星中,奋身一滚,远出丈外去了,逃出一劫。

“利害!”蜷缩在屋廊下的木客高叫示警。通知其他的人里面有高手袭击,不可冒险冲入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里面怪笑又起,笑完语声如春雷:“还有多少衣裤可用,全剥下来啦!诸位,你们进来了,这辈子再也出不去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沙千里也发出一阵狂笑,笑完高声道:“潘兄,招呼李枪,保证这次可以成功将这些楼房烧成平地。”

殿内的狂笑声倏止,语声又响:“沙小辈,你已经没有几个人了,十余枝火枪岂奈我何?本宫的人已严阵以待,没有你们有机会了,唯一可做的事,是丢下兵刃投降。”

沙千里一怔,叫道:“你是风月道人吗?”

“贫道道真。”

“哦!原来是风月道人的师弟,你怎如在下是沙千里?”

“你们的一举一动,皆在本宫弟子的监视下有何奇怪?”

“叫令师兄出来答话,沙某给他一次机会。”

“哈哈!你们是瓮中之鳖,不配与敝师兄答话,你把机会留下自用好了。”

“你以为沙某无条作何吗?好吧,看谁是瓮中之鳖。”沙千里傲然地说,转向多臂猿叫道:“潘兄,把李兄把人带来。”

多臂猿应声发出两声长啸,声震屋瓦。

右面第一栋房舍的暗影中,林华与王罗刹、淑姑娘三人潜伏不动。啸声一起,林华低声说道:“决不可让他们放火。以免宫中的女人遭殃。你稍候片刻,我设法迫妨老道们出去与沙千里决战。”

“我也去!”淑华跃跃慾试他说,其实她是不愿让林华独自涉险。

“要去一起去,多一个人也多一分照顾。”王罗刹也说。

“好,这就走。”

他们分段摸索而进,林华一马当先,首先摸入屋内,不久便发现窗下伏着两个黑影。他示意两妇隐起身形,独自悄然接近。

两黑影做梦没料到背后来了人,一左一右爬伏在窗下,监视着殿前的广场,广场四周藏着沙千里八个人。

他鬼魅似的欺近。窗户透空,外面星光隐隐,可清楚地看到伏在窗下的两个人头,对方绝对无法发现他,除非他脚下先闪。

近了,他伸手探向窗左黑影,一指头正点在黑影的脑户穴上,黑影向前一仆。靠在窗下寂然不动形如死人。

他手疾眼快,双手齐下,“噗噗”两掌劈在窗右的黑影双肩,先废黑影的双手,然后抓小鸡似地抓起黑影向外一丢。

“膨”一声撞毁了外窗格。

“哎……”黑影狂叫,随着破窗格跌到外面去了。

真巧,外面屋角躲着独脚妖,老妖见有人跌出,贴地掠到,擒住黑影左手一挥,剜出黑影的双目,再将人向外丢。

“哎……唷!谁剜出我……我的双眼?啊……”黑影狂号,满地乱滚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独脚妖退至原处狂笑。

林华拍开另一名黑影的穴道,重施放技丢出窗外,变着嗓音叫:“又出来一个,接住!

这次接住人的是水客宗亮,这位冷血人先前放火时几乎被暗器击中,正在火头上,接到一看便知是老道。不管三七廿一也掏出老道的眼珠,弄断一条脚,再将人丢出。

“啊……”老道狂号,其声凄厉刺耳。

有两名老道在打滚叫号,直接打击老道们的士气,这一着相当狠。

“咱们有人进去!”沙千里欣然大叫。

话未完,另一处屋顶的檐角下,突然有人狂叫一声。骨碌碌向下滚。

九指老道大喜,高叫道:“房上又下来了一个,好好逐一收拾他们。”

黑暗的殿堂火一闪,有人高叫:“神龛失火,火起了。”

原来是帷幔着火,暗影中奔出两名老道,跳上神龛速拉下帷慢,火焰倏灭。

林华与玉罗刹同时从神龛下面探出,出其不意便击昏了救人的老道,火速离开,至窗下大力掷出,叫道:“又来了!接着。”

“砰”一声响,摔出撞中刚向窗内纵的九指老道。九指老道骤不及防,给撞得跌在窗下几乎起不来了。

已有五个人在外面呻吟叫号了,叫号的声音令人闻之心惊胆跳。

碧落宫的妖道们终于沉不气了,以为对方真有侵入内部,而且侵入的人熟悉机关埋伏,至内部放火岂不可怕?

风月道人发出对外迎敌与封锁起火殿堂的信号,其实神龛的火早已熄灭,仅有一些火星余烬与布的焦臭遗留在内,火是绝对烧不起来了。

这妖道极为阴险,突然在内大叫:“又一个出来了!”

叫声中,他跃起向外,砰然坠地向外滚。

沙千里左面伏着的一名大汉,不假思索地窜出,毫无戒心地伸手抓人。

沙千里总算机警,他不信有三个人已经进内了,那是不可能的事,急叫道:“小心有诈。”

话未完。风月道人一脚踢中大汉的下阴要害,一跃而起,闪电似的往回窜,上台阶到了殿门外大吼道:“沙千里来了还不明白。”

附近三栋楼房中,共跃出廿一名老道,形成两面包抄,列阵侯敌。

风月道人左右,共有八名碧落宫的精锐。

门窗内,共伸出十六盏灯。

沙千里只剩下七个人,在一声暗号下纷纷现身也左右一分,除去蒙面巾列阵,身形已经暴露,不必蒙面了。风月道人激怒得像疯虎,戮指骂道:“小狗,你这不要脸的卑鄙小疯狗!贫道已答应与你携手合作,为何带人侵忧贫道的碧落宫,你是何居心?”

沙千里哼一声,沉声道:“昼间阁下收了在下的礼物,满口应承携手合作,言不由衷。既然答应合作,彼此皆是自己人,为何坚拒在下登山?甚至不允咱们远道而来的弟兄在宾馆住宿,你是何居心?即使是慕名前来拜会你的人。你也不能如此待客人,不知你心怀叵测,口是心非,存心敷衍沙某,骗沙某的礼物,因此沙某前来试试你有几分诚意,你果然露出了狐狸尾巴。哼!妖道,你把沙某看成笨瓜吗?”

“小畜生!你这该死的东西,贫道并未敷衍你这疯狗。”

“你如不是存心敷衍,敢不敢对天发誓?”

“贫道已用不着发誓了,只向你讨公道。碧落宫十余年来名震天下,岂能让你随随便便前来撒野?今晚不是你死,便是我活。”

“沙某不想死。”

“你混账!”风月道人怒叫。

“沙某要你对天发盟誓,接受神花帮护法的高位,同谋富贵……"

“往口,少做你的清秋大梦。”

“道长你还有机会。”

“你们可没话的机会了。沙某行事,只有八个字那就是顺我者生,逆我都死。伤了在下不少弟兄,在下仍然给你……”

“你少放臭屁……”

独脚妖一声怒啸,飞抢上阶。

风月道人左右两位师弟左右齐出,双剑俱发。

“铮铮!”剑拐相交,独脚妖飘退下阶,两老道也被震得向左右飘退丈外。

九指老道闪出,亮声道:“风月道友,务请三思。即使今晚沙公子无功而退,碧落宫仍然危如击卵,日后神花帮的弟兄全至,群起而攻,碧落宫将玉石俱毁。八大天王已愿意与沙分子携手合作,你已无依无靠,独力难支,识时务者为俊杰,道友……”

“闭上你的臭嘴!狗东西!你上来说话。”风月道人怒骂。

勾魂一指怒火上浊,大叫道:“这妖道可恶,骂得难听老夫向你叫阵,你给我滚下来。”

风月道人的师弟桀桀怪笑,举步向下走,用剑一指尖厉地说:“老猪狗!你吠什么!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与宫主叫阵?来来来。贫道要慈悲你,毙了你用尸体喂狗。”

勾魂一指大吼一声,疾冲而上。

双方在十二层台阶中段相遇,勾魂一指正用绝学勾魂指突袭,却先嗅到一惭淡淡异味,立刻感到一阵头晕眼花,不由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沙千里被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故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