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故剑情深》

第19章 闯出情关

作者:云中岳

“安华弟取不到解葯了,他很难对付独脚妖,沙千里的联合攻击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不要管我,你去接安华弟。”

“不,我……”

“你留下无益……”

“哥足以对付那些人,他脱身当无困难,只是你……”

“毒性不剧,但如果没有解葯的话,我恐怕支持不多久了,你留下无益,快去接你哥,也许可以强迫那老东西交出解葯来。只是……"

“只是什么?大哥。”

“千万不可逞强,不……不必管我了……”林华一句话没说完,百花仙露丹葯力行开,与毒葯遭遇,体内起了剧烈的变化,一阵寒颤通过全身,蓦然昏厥。

“大哥……”淑华一阵狂叫。

捏人中,抹冷水。淑华手忙脚乱,终于又将林华从昏迷中拉了过来。

林华神智一情,伸出颤栗的左手,脸色苍白地说:“小妹……我不行了,你……务必去……去接你哥哥……”

“大哥,你……”

“我一生用暗器杀人,最终死在别人的暗器下,这……是报应……”

“大哥,天哪!”淑华掩面狂嚎。

“小妹,不……不要哭,人死如灯火,不……不要为死者悲哀。这世间……我已经是孤……孤零零的一个人,一无牵挂……"

“大哥,你……你知道有人关心你吗?你……”淑华发狂般地尖叫。

“小妹,贤兄妹对我好,我……知道。是我平生知……己,可……可惜我……”话未说完,他猛烈的喘息。

“你如什么三长两短,我不独生。”姑娘拭净眼泪,粉脸铁青。

她替林华穿上外衣,用林华的里衣自己穿着停当,用帕包住头,便成了一个男人。

“大哥,我要背你回家找爹妈,愿苍天保佑我。”她合掌向天颤声祝祷。

“小妹,你……”林华虚弱地说。

“我们这就走,如果老天爷有灵,大哥,你和我都不应该死。”她用坚定的语气说。

她用林华的腰带将林华背上,认准方向觅路,放开脚程急赶。

除去水程,她得赶两百四十里,这的确是一场恶梦。一场可怕的竞赛,一场空前艰苦的考验,一场难以爽服的灾难,背着一个比本身重量超过一半的人赶路,那是难以想像的愚蠢举动,常人绝难走十里,但她却要赶两百里,而且不是走则赶,救人如救人,她必须分秒必争。

每隔一个时辰歇脚一次而林华喂下一颗百花仙露丹。

第一时辰,她越过了醴陵,以令人决难以相信的奇速,赶了四十里。

天黑了,她拼命的奔跑,背上的林华越来越沉重,脚下也就越来慢,她浑身每一颗细胞都在跳跃,爱,激发了她的生命潜力,她浑然忘了自己,只是本能的奔跑,又奔跑。

第三时辰,奔了三十余里。

第四时辰,降至了二十里了。

子夜,山势已超于平坦,不时可看到平原、稻田、村落。快脱离山区了,她已将赶近一半的路程,可是,她已到了体能消竭,精神崩溃的境地了。

这一种可怕的磨难,她跌倒了又爬起来,麻木地举步,咬紧牙关苦苦支撑。

背上的林华已经在她跌倒第二次时昏了。

天空中彤云密布,天快亮了,星月无光,金风飒飒,树叶纷飞,原野黑沉沉的,不时的传来阵阵的凄厉长嗥,与一声可怖的枭啼,树林像无数魅影张牙舞爪,好一凄清的夜,她已经麻木了,似己一无感觉,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便是赶快到家。

“淑华,你得支持下去,他的生死主宰在你的手里,他不能死。”她不住向自己叫。

跌倒了又爬起来,她一身虚汗,脸上分不清泪和汗。

东方发白,她像一个梦游者,艰难的挪动不属于自己双腿,踉跄地向前又向前。

她听到了水声,终于麻木地进入一座村镇。

一群家犬跟在她后面狂吠,早起的农家有隐隐人声传出。

两旁黑黑沉沉的。她经过一排木栅,突然听到有人喝问:“喂!干什么的?”

她一步步向前挪,本能地叫出六个字:“找易五叔易安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你这里是……”

“易家湾。”

“易……五叔……”她心神一懈,砰然倒地.失去了知觉。

岳麓山,是南岳七十二峰之一,依山势而言,是南岳之足.所以称“麓”。从西门乘船过江,踏上西行大道,沿途乔松夹道。泉涧盘绕,诸峰秀叠,挨着潺潺奔流的湘江,百花山庄位于山麓的一座山坞中,那是一座百花竞艳的的人间仙境,一花一草一亭一台,皆依山势而栽植建造,雄奇而又巍峨,毫无工匠浑然脱俗。

辰时未,一艘快艇顺流而下,破水飞驶,宛若劲矢离弦,在山麓的一座小河弯靠岸,向百花山庄飞赶。

只要到达湘江,湘江两岸的名流人物,谁不知道百花山庄的福慧双仙?谁又不以能与百花山庄攀上交情为荣?易家湾的易五爷,是淑华外婆家的一门远亲,五爷以快艇亲送两人回百花山庄,沿途要更换桨手,以千万火急速度,将人送抵山庄,沿途两人一直不曾苏醒。

山庄内一阵好忙,全村皆为之震动。

近午时分,林华从昏迷中醒来,朦胧中,他看到眼前有一位女郎的身影在晃动,他本能在伸手去抓住了女郎的手肘,挺身急叫:“小妹,你哥哥……咦!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他看清了眼前的女人,那是一位待女打扮的少女,不是淑华。

侍女不加挣扎,仅低头微笑道:“公子请躺下休息,老爷和夫人现在房中。”

原来房中还有人,一位英俊的中年人,一位清雅超尘的绝代的华贵中年美妇,和两位侍女吧。

他并未躺下,肩部已不觉痛楚,困惑地打量四周,不住向缓步走近的中年人注视。

中年人和蔼的笑着,站在床前伸手去摸他的前额,笑道:“你体内的毒已散,但伤处未完全消肿,调养两天便可痊愈。可喜可贺。”

“大伯,小的身在何处?小可的女伴……”

“此地是百花山庄……”

“哎呀!前辈一定是福慧双仙伉丽。小可失礼……”

“你不必拘礼,躺下,我就是杜福,那是拙荆岳慧。”中年人接下他微笑着说。

“小可……"

“小女背负你长途奔波,你必定不是等闲人物,这样好了,我叫你一声贤侄,你称我为叔叔,可好?”

“小侄高攀了。请问大叔大婶,小妹目下……”

“她很好,心力交疲,服葯酣睡尚未醒来。”

“不要紧吧?”

“不要紧。”

“安华弟可有消息?”

“安华也在?他……他怎样了?”紫衣龙女岳慧惊问。

“安华弟在后堵截追兵……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百花庄主杜福关心地问。

“小侄姓林名华……”

“原来你就是江湖浪子,贤侄在武昌义救小女的事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林华便将三人追逐沙千里的事—一说了,最后忧形于色地说:“如果安华弟有三长两短,老天,小侄罪该万死,我……”

百花庄主呵呵笑,说:“贤侄请放心,安华逃走的功夫可真不含糊,呵呵!用毒针暗算你人,必定是潜匿王仙山石室的五毒叟唐老匹夫,他的毒针筒一发十二枚,重装困难,他不可能再用来对付安华了,即使他们五个人,安华虽不可能取胜,但撤走该无困难,小女在七个时辰中背着你奔波两百四五十里,可真把小丫头累坏了。”

林华骇然,苦笑道:“小侄惭愧,令媛救命大德……”

“贤侄,你忘了救她在先的事了?呵呵!咱们不提谁救谁的事,反正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去解决。其实,淑丫头根本不需拼命赶返家求救,她给你共服了九颗百花仙露丹,她如不关心,关心则乱,自我苦吃,三颗丹便可阻止毒物入侵,慢慢回来仍然来得及呢?”

“小妹她……”

“她很好,只是心力交疲,手膝因跌倒而略有擦伤而已。拙荆已给她服下葯物,需至黄昏时分方可醒来。你安心休息,岳州府已第三次传来消息,可能你得前往收拾残局。”

“小侄要往岳州?”

“是的,金花门与七星会高手齐集,岳州府风云际会,他们都在等候你的消息。”

“哦!大叔知道集贤庄的事吗?”

“知道,朋友们很关心这件事。你好好休息,明天愚夫妇替你接风。”

“小侄遵命,恕小侄不能起来叩谢了。”

“呵呵!贤侄别见外,愚夫妇还没谢你呢?”

目送福慧双仙夫妇走了,林华心潮汹涌,难以平静,思路紊乱地集中在淑华身上,脑海中一再涌现姑娘背负着他,艰苦万分奔波数百里的幻象。

一阵感恩与怜爱的念头,像浪潮般震撼着他。

他平静的心潮中,被淑华投入了一颗石子,涌起了一圈圈涟漪。

“我怎么办才好?”他在心中暗问。

他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,不知过了多久,他被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所惊醒。当他看清室中人影时,大叫一声,一跃而起,赤着脚拜倒在地,喜悦拜罢高叫道:“华儿拜见三位恩师,叩请三位恩师金安。”

每人大拜四拜,拜得室中人哈哈大笑。

他的三位恩师,三眼医圣,福慧双仙夫妇,安华,全部在场。

“大哥!”安华向他挤眉弄眼地低声叫,欣慰之情溢于言表。

百花庄主直摇头,笑道:“师父太多了,徒弟可变成磕头虫啦!"

千手神君大袖一挥,翻着脸说:“起来,你惹的麻烦可真不少。”

“华儿……”他惶然地叫。

“四海兄,伺必吓唬小孩子?有了这种人,你还不满意?”百花庄主笑着说。

“呵呵!老弟如果满意,把他给你好了。”魔萧大笑道。

“哈哈!杜老弟专会检便宜,即使咱们三人不给,他也要定了哪?”孟教谕捋须大笑。

百花庄主呵呵笑,说:“孟老夫子一言九鼎,萧老哥金口玉牙,就看四海兄的了,呵呵!”

千手神君挽起林华,笑道:“他两人慷他人之慨.我可不赞成,委屈你杜家的人。这件事且慢商量,说实话,咱们三个孤朋野鬼从不过问这种事的。”

林华听得一头雾水,还以为三位恩师要他向福慧双仙执弟子礼呢?

福慧双仙脸色一沉,百花庄主迫不及待地问:“四海兄的话,是不是另有用意?”

千手神君淡淡一笑,说:“老弟等会儿便明白了。”又转向林华问:“为师在王仙山附近与安华贤侄相遇,知道你受伤被杜姑娘救走了,因此急急地赶来看你,你果然平安无事。”

“诸位老哥请坐,坐下来谈谈。”百花庄主叫。

四老与安华是刚才赶到的,风尘仆仆尚未净过手脸呢?老一辈的人在座,没有小一辈的座位,仆人献上香茗。

千手神君向站在身侧侍立的林华问:“十年来,为师曾听到一些有关你的消息,只是不愿过问,你有你的前程,为师不愿干涉你的私事。孩子,找到你的岳父了吗?”

百花庄主夫妇一惊,脸上变了颜色。

林华心中惨然,低声道:“华儿找到他了。”

“他呢?你将他怎样了?”

“华儿宽恕了他,也解除了婚约。”

“什么?婚约岂是随随便便解除约?”

“师父容禀……”

他将在前来河三堡寻找高文殊,从进入河西走廊,至出塞进出哈密返回中原止,重要的经过—一道来,说完怆然叹息。不胜哀伤。

听的人全部动容,沉默良久,孟教谕方吁出一口长气,说:“大丈夫当立功异域,孩子,你不负三位师父教养之恩。”

千手神君挽他人怀,沧然地说:“孩子,苦了你了,你林家世代书香,孝义传家,该有这种子孙,但老天爷是该对你这么残忍。十年来,为了你弟弟宗亮的事,为师几乎走遍天涯海角,寻找一个姓刘名玉全,绰号飞燕子的人。"

“师父,那姓刘的人与弟弟有关?”

“他是当年虎牢关行动,凶手之一矮脚虎魏森的好友,你弟弟被凶手击昏,有人见过矮脚虎带了一个小后生向东逃,曾在山东现身,投靠飞燕子刘玉金。矮脚虎已身死山东充州,飞燕子便失了踪,那飞燕子相貌生得丑,五岳朝天大鼻如猪,轻功可一纵上丈余高墙,是个江湖没出息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 闯出情关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