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故剑情深》

第05章 乱中辩善恶

作者:云中岳

“你是什么人?”上方和尚怒声问。

“哈哈!一个江湖小辈。”

“有何高见?”

“你们双方都在推责任,其实准也脱不掉是非。”

“呸!闭上你的嘴。”

“别生气,听在下说明白。你两个和尚逞英雄,替水鬼报仇,气势汹汹,却又虎头蛇尾,把其他的人全往咱们身上推,岂有此理。如果胆小怕事,赶快滚蛋、别打肿了脸充胖子,多丢人?”

话说得太重,两个和尚是成名人物,怎受得了?

“反了。”上方和尚怒叫。

“林宗如,你这该死的家伙,放的什么屁?滚回来。”

徐方大吼,抢出赶人。

欢喜佛吃了一惊,赶忙向上方和尚拱手道:“大师请息怒,这小辈无知狂妄,说话不知轻重多有得罪,在下……”

“住口。”上方和尚暴怒地叫。

林华伸手虚拦徐方,叫道:“大管家,你难道还不明白么?他们共有二三个人,谁敢保证他们之中没有贪生怕死的人,日后出卖咱们么?彭老匹夫是金陵镖局的前任总镖头,朋友满天下,与黑白道名宿皆有交情,只消走漏一丝口风,你们怎吃得消?而以目前的情势看来,走漏一丝口风,你届时他们全往咱们身上推,想想看,后果如何?你们不怕死,林某却想活,侠义柬一发天下虽大,你们躲不掉,在下也将无处容身,我可不干。”

“闭上你的臭嘴。”欢喜佛怒吼。

“居前辈,你老昏了不成,为了一个女人,你居然眼看和尚杀了一名弟兄不管?”

“你想怎样?”徐方沉道。

“一不做二不休,只有两条路可走。一是与和尚们分担、一同动手,谁也休想坐享其成,有福同享有难同当。另一条路是叫和尚们滚蛋,咱们已稳操胜算,他们既然不想分担责任。凭什么敢前来打岔插手,贼和尚口硬心怯,贪生怕死别具用心……"

这几句话像是火上加油,两僧恶极而笑,笑声震天,打断了他的话。

欢喜佛也怒不可遏,大喝道:“你给我滚开!你死定了,你不会获得解葯……”

话未完,两和尚己一声怒吼,同时抢出,一杖一棒风雷骤发。

水鬼也拔剑吼道:“咱们办事,上啊!"

这一来,立即引起一场混战,三方的人皆卷入旋涡。

林华闪在徐方身后,大叫道:“大管家,你看清贼和尚的恶毒面目了吧?他们先已杀了咱们一个人……”他往后溜,徐方便被苦行尊者缠住了。贼和尚行者捧来一记“毒龙出洞”兜心便点,再变“怪蟒翻身”,“噗”一声响,打断了徐方身侧走避不及的一名大汉的双腿。

徐方红了眼,先前和尚一上来便不问情由打死了一个人,这时又杀了一个,举动之狂妄,委实太不像话。

欢喜佛的同党们,也被和尚的举动所激怒,双方人数相当,动起手来谁阻止不了这场混战。

徐方一声怒啸,从棒旁切入,剑光如匹练,攻抵和尚的肋下。

和尚来一记“庄家乱劈柴”,三五棒便把徐方的狠招化解,迫得徐方连换三次方位,苍猝间无法还手。

林华取出七枚三棱镖,一声长笑,抖手便是一镖,喝道:“和尚接镖。”

和尚收招斜移,一棒来一招“枯树盘根”猛攻林华的下肋,却不知另一枚三棱镖己乘虚而入棒攻出镖已临胸。和尚大骇,未料到林华用的是连珠漂,躲过第一攻却看不见更快更疾的第三枚,等看到淡淡的镖影,已经来不及闪避了,本能地临危自救,扭身急躲。

“铮”一声轻响,镖中左肩,和尚狂叫一声,倒拖着行者棒撒腿便跑,一面大叫:“快来两个人,这小子扎手!

林华从后跟上,照和尚的屁股蛋就是一腿。

“哎……”和尚狂叫,丢掉行者棒向前一栽。

徐方超越林华要将和尚置淤死地的刹那间,林华出真不意伸手一钩,便闪电似的勒住了徐方的脖子,剑靶也几乎同时击在徐方的右耳门上。手一松,徐方像一条蛇一般滑软在地,失去知觉。

附近恶斗的人,无暇理会旁人的事,变化也太快,因此林华的举动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。

他左首不远处,欢喜佛与上方和尚正舍死忘生展开凶险万分的恶斗。右面六七丈外,八名高手围攻少妇与仆妇,似乎势均力敌。八名高手中,有四名是和尚的人,其中包括了水鬼和湘江蛟两个恶贼。

他飞掠而至,突然插入叫:“让开!算我一份。”

他从水鬼的身左插入,水鬼不知是他,本能地向右让出空隙。

“你给我滚!”他大喝,剑向侧一拂。

血影乍现,水鬼的左臂齐肘而折。“啊……”水鬼狂叫,飞跃八尺,再一声狂嚎.丢掉兵刃抓牢创口上方,撒腿狂奔逃命去了。

他搭住了翻了蚊的分水刺,喝逍:“你也不是好东西。”

翻江蚊的左首是欢喜佛的一名心腹,一看机会到了,不再向两女进攻,反手就是一刀,砍在翻河蚊的左肩叫:“先毙了你……”

同一瞬间,林华越过翻江蚊的身后,一剑刺入这位心腹的右肩抵叫道:“你也算上一份。”

“哎……啊……”两人同声狂叫、踉跄便倒。

他一沾即走,远出三丈外去了。八个人去掉三个,压力顿减,两女心中一宽,精神大振,双剑立即全力发挥合壁的威力。一分一合之下.立即有两名贼人胸裂腹穿,剑虹再闪,又刺倒一个了。另两名贼人大骇,发出一声怪叫,不约而同撒腿狂奔,逃入林木深处溜之大吉。

林华已到了欢喜佛身旁,叫道:“居大爷,要的小丫头可能跑掉了,煮熟的天鹅飞掉啦!"

“快帮我毙了这和尚。”欢喜佛大叫。

“好,我帮你……”

蓦地,远处刚醒来的徐方大叫道:“大爷,那小畜生吃里扒外,小心他暗算。”

欢喜佛一怔,及时向侧一跃丈余,发应奇快。上方和尚可不饶他,大吼一声,跟上一杖拦腰便扫。

林华不再打落水狗,眼角瞥见彭亮在两名大汉的狂攻下,血染褴裤,已到油尽灯枯的境地,生死在呼吸间,险象横生岌岌可危。

他飞凉而至,认得两名大汉全是欢喜佛的人,狂叫道:“两位,咱们机会均等……卸你的狗腿!”

一名大汉左膝中剑,立即绊倒。另一名大汉一怔,封出一剑跃退叫:“你怎么啦?”

他的剑钻隙而入笑道:“大水冲倒了龙王庙。”

大汉右肩挨了一剑,狂叫一声扭头便跑。彭亮心神一懈,摇摇慾倒。他一把抓住彭亮,向宅门飞纵,一面说:“蠢东西!为何不设法脱身?”他将彭亮放在屋角草丛,转身重回斗场。

斗场辽阔,剩下的人有限,各不相顾。他一来,欢喜佛向奋勇抢攻的上方和尚叫:“上方大师,咱们分亡合存,快聊手自保,再耽误必将同归于尽。”

上方和尚不是真糊涂,眼看双方死伤惨重,再拖下去定然两败惧伤,一跃丈余,大叫道:“朋友们,停止自相残杀、全力对付这几个男女。”

欢喜佛首先奔向林华,怒吼如雷大吼道:“大爷要碎乱你这败事的罪魁祸首。”

上方和尚也稍后一步赶到,一声怒吼,禅杖配合了欢喜佛,猛扫林华的下盘。

两人的兵刃一长一短,居然配合得浑如一体,前后夹攻,左右合击,把林华缠住了,展开了激然的生死恶斗。

但林华应付得并不大吃力,三人像走马灯般死缠休、他依然攻多守少,进退如风主宰全局了。但等到徐方加入后,他便感到吃紧了。

四名轿夫一死两伤,先后已退出斗场,另一位正与弹指通神并肩聊手,两人皆受了轻伤,在四名悍贼的围攻下,总算尚可支持片刻。

彭家的老仆肋下开了一条血缝,倒在宅院左方的一株桃树下死去不远。两股贼人已经住手,包括长沙三霸在内的十四名悍贼,围住姑娘主仆俩,主仆俩眼看也支持不久了。

林华心中一急,暗叫不妙,他不得不下毒手了,一剑崩开禅杖,向后飞退余丈,一声长笑,向右急走,叫道:“小心太爷的暗器。”

欢喜佛迎面截住,连攻两剑怒吼道:“小畜生你死定了。即使不杀你,你也休想获得解葯。”

徐方奔到,剑攻背部叫:“分了他的尸,杀!”

林华一闪即将扔脱,大笑道:“你那杯云雾茶……”

话未完,上方和尚截住退路,大吼一声,抡杖便扫。

“走也!”林华怪叫,向后倒翻,从杖上方翻过,左手疾扬。

上方和尚抬杖挑劈吼道:“毙了你……啊……”

林华用上了翻云身法,在和尚身后翩然落地,人未站稳。剑己指出,指向抢来的欢喜佛沉声喝道“老婬贼、轮到你了,报应临头。”

“砰”一声大震、上方和尚狂呼着、嘶叫着,丢掉了禅杖,以手蒙住双目和天灵盖,重重地摔倒。二枚镖两中双目,一中顶门戒疤的中心,无法可救了。

欢喜佛大骇,止步惊问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……是……准?"

“林家如。”

“这时改变态度替我效力迁来得及,既往不咎,给你解葯咱们结为祸福与共的知交。”

说话中,徐方己从林华身后扑上、首先发出了一枝扔手箭剑化长虹直取后心。

“喝!”林华突然大吼,旋身出剑。

“铮”一声脆响,扒手箭应剑爆裂,同时,剑己贴徐力的剑切入、取得中宫优势,“嘎”一声刺耳错剑声传出,剑尖已无情地刺入徐方的心坎要害。

徐方的剑尖神在林华的右下方偏门,张口结舌想叫叫不出声音,上身一挺,打一冷战,“当”一声剑脱手坠地。

“唉!”林华再次暴叱,拔剑、旋身、出剑。扑来的欢喜佛火速止步,脸色因惊恐而变成苍白,打一冷额.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。

“篷”一声响,徐方摔倒地,缓慢地挣扎滚动,在血泊中猛烈地喘息。

林华踏进两步,虎目中冷电四射,叱道:“解葯拿来。”

“休想。”欢喜佛退了一步叫。

“你得死。”

“咱们同归于尽。”

“少做梦。”

欢喜佛飞退八尺,大叫道:“谭兄弟,快来助我。”

不远处围攻杜姑娘主仆的长沙三霸跃出圈子急奔而至。这一来,杜姑娘主仆感到压力大减。

林华跟进八尺,冷笑道:“不管你叫来多少人,你得死。”

“你毫无机会,我劝你……”

“着!”林华冷叱,剑出‘飞星射月’无畏地进击,飞射着重影以奇速递出、行雷霆一击。

欢喜佛挥剑急封,长沙三霸恰好及时赶到,三剑齐出,钻入飞腾的剑影中,风雷声大作,剑气锐啸,行生死决。

“铮铮!嘎!”剑接触的暴响传出,剑气激荡迸射,

人影乍分,剑虹倏隐,林华屹立原地,剑尖血迹耀目,剑身隐发龙吟,人冷静屹立,静如山岳。

欢喜佛与长沙三霸分四方而立,三霸的老三谭珍跪下了一条左腿,股内侧血染裤裆,但指出的剑仍然相当稳定。欢喜佛的右上臂外侧,裂了一条缝,血染衣袖。四个人皆脸色大变,被林华这可怕的雷霆一击吓得心向下沉。

“咱们同样四剑齐下,兄弟发令。”欢喜佛厉叫。

林华向前滑进,剑尖徐将。

谭珍吃力地站起。四人不约而同向后退。

“各占方位。”欢喜佛沉喝。

四人一靠,每人相隔一大步,成弧形列阵,四剑前指。

“这次将有人溅血剑下。”林华阴森森地说,移进半步。

五剑相对,行将接触,即将生死立判。远处奔来了五名青影,跑在前面的人大叫道:“且慢动手。”

林华退后一步,瞥了奔来人一眼,说:“宋捕头,你早该赶来的。”

先奔到的人是宋少峰,带了四名捕役匆匆赶到。如果凭这五位仁兄保护杜姑娘,简直就不堪设想,这些汇湖凶枭,根本没将公门中的所谓鹰爪子放在眼下,必须凭真本事硬工夫,将这些无法无天的人置之于法,没有真才实学的公门人,怎敢把惹这些江湖凶枭?

宋少峰只带了四个捕役使敢出面干涉,这份胆气,深令林华折服。

宋少峰五个人奔到,并未立即制止另两拨生死相拼的人住手。欢喜佛一怔,冷哼一声,阴侧测地问:“宋捕头,你胆大得管起居某的事来了,你凭什么?”

宋少峰也满迷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 乱中辩善恶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故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