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尘碧玉》

第13章

作者:云中岳

衡山客栈中,吴锦全所住的三进院子灯火辉煌。

黑影像鬼魅般从后院的瓦顶飘落,一沾地便消失在黑暗的院廊外。

衡山客栈几乎没有旅客上门,吴锦全包下的三进院,警卫森严,明暗的岗哨有效地封锁出入,连店伙也不许擅进,简直就像一座大将军的行辕。其他客院,则鬼影俱无,再大胆的旅客,也不敢在衡山客栈落店。

这个鬼魅似的黑影飘落没有旅客的后院,如入无人之境,本来就没有人,但黑影并不因为没有人而大意,飘落隐没令人无法分辨是人是鬼。

三进客院灯火辉煌,院厅中气氛甚紧,吴锦全象坐堂的大老爷,堂下一众奴才屏息静听他发威。

“这鬼城能有多大?又有几个人?”他火爆地猛拍桌子叫吼,象是气疯:“枉有这许多人手,却全是些饭桶,碰上真正重要的事,你们都成了傻乌白痴,什么都不知道,这象话吗?”

“长上明鉴。”堂下一位中年人,哭丧着脸说:“这里城虽不大,却是往来的埠头。那些天杀的混蛋都变得聪明了,不再挺起胸膛大摇大摆神气地进出,一个个化装易客往来,咱们的眼线虽多,总不能将往来的旅客一个个搜身严查……”

“你给我闭嘴?”他重重地一掌拍在桌上,桌上的茶杯乱蹦乱跳:“不要用不负责任的话,来掩护你们的无能,查不出神出鬼没的搜魂公子情有可原,连那些匪首盗贼混进城也查不出任何线索。

“你们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?事先已知道小红狼掠地虎几个人即将到达,就该早些布置停当布网张罗,竟然在查出了人已经混入城中之后,没获得任何正确的消息,简直是岂有此理!”

“少主,冷静些。”坐在一旁的灰发老人沉静地说:“亢宿、参宿、尾宿那些人,靠不住,恐怕他们根本不知道雪峰山的情形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指……”他总算冷静下来了。

“小红狼、掠地虎、满天星那些人,恐怕不是躲在雪峰山避祸。”

“重新啸聚为匪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很可能是组成什么反抗军一类组织。”灰发老人郑重地说:“气候未成,壮大至某一种程度,湘南一带恐怕又是战火连天了。”

“可能吗?”他似乎不肯相信。

“从他们秘密前来看风色的秘密行动估计,可知是有组织有计划的部署。廿八宿虽然各领一群兵马,但一直是随李自成进退。

“而小红狼、掠地虎一群人,却是独自领兵自由流窜劫掠的匪首,不论兵权、谋略、武艺,事实上都比廿八宿强。他们的作为计划,不可能让八宿宿知道。如果被我不幸而料中,少主,只要我们一离城,将会受到空前猛烈的攻击。”

“喔!是有道理。”他冷冷一笑:“亢宿几个家伙,天胆也不敢在我面前弄鬼,他们对雪峰山方面的活动情形,一定无从知悉。你说,要不要给小红狼那些人一次机会?当然对我们有利。”

“少主的决定是对的。”

“走陆路,给他们一次机会。”他眼中放射出阴森拧猛的光芒:“你们赶快暗中召集人手,好好准备。记住,我要活的小红狼、掠地虎、满天星那几个匪首;决不许再犯错,知道吗?活的人才有用。”

“那得动用船上的人手。”

“你费些心机调度。”他原则性地指示:“我这儿,也调几个可靠的人来。”

“准备对付李宏达?”

“李宏达不足为害。”他冷冷地说。

“那……”

“搜魂公子。”他眼中有浓浓的杀机:“这神秘万分的混蛋居然还来湘南,居然胆敢在我身边出没猎食,居然干预我的事,明显地向我的权威挑战,更可能是为宝藏而来,必须严加提防。”

话说得强硬充满杀气,但最后一句语气却软弱,暴露他对这位江湖上最神秘可怕,最令江湖朋友丧胆的搜魂公子,怀有强烈的戒心,并没有必胜的把握,所以采用提防而不使用消灭除去的语气。

尽管他狂傲自大不可一世,但面对真正的强劲对手,心中不无顾忌。

搜魂公子,正是他心目中强劲的对手,因此,表面上他的态度强硬”骨子里却深怀戒心。

主要的是:他在明,而搜魂公子在暗。

搜魂公子的名号出现,是最近十年来的事,到底有几个人以搜魂公子的绰号在江湖横行,迄令为止,没有人知道。

搜魂公子广罗羽翼,也是公开的秘密。

而那些受到威胁利诱的高手名宿,只知道直接指挥的人是谁,始终不曾与真正的主子接魂子见过面。

指挥系统十分严密,即使指挥的人死了或失踪,不久之后就会有人找上头来,重新纳入掌握,想摆脱掌握难似登天。

明的决难与暗的抗衡,尤其是暗的实力极为强大时,明的一方注定了必败的命运。

他的实力极为强大,至少自以为极为强大,但他心中明白,搜魂公子的实力决不比他弱多少,甚至不相上下,躲在暗处计算他,他的胜算不大。

众人将当前的情势加以研讨,对控制逃匿散匪的估计颇为乐观。

直到二更末,会议方告结束,各自回房歇息,准名次日南下,舍舟就陆,安下窝弓擒猛虎,放下金约约故龙。

三进客院本身另建有后院,其实该称为大天井,后面有五间比较高级一点的上房。这儿,是安置唐淑敏姐弟的地方。

他派有五位武功颇为出色的江湖名女人,保护唐淑敏姐弟的安全,其实是监视,五个名女人不论昼夜,皆派有一个警卫,把守在天井中,有效地监视唐姑娘姐弟的活动,也禁止外人来打扰。

吴锦全今晚神情颇为高兴,打发爪牙们离开之后,回房转了一圈,出房悄然走向后院而去。

他已经半公开地与唐姑娘姘居,除非晚上有事外出,不然每晚他都会在唐姑娘的房中住宿,他自己的客房是空的,但仍派有警卫把守。

踏入天井,在天井警戒的女人便发现了他,向他一打手式,表示唐姑娘房中并无异状,人在房内。

他回了手式,举式向房门走。

蓦地,屋顶上传下一声轻咳。

负责警戒的女人反应奇怪快,长身飞跃而起,一鹤冲天跃登两丈高的瓦面。

他似乎更快,先一刹那升上屋顶。

黑影袍袂飘,向西面的一另一座屋顶逃逸,轻功似乎不怎量高明,纵跃明脚下发声,有瓦裂的声音传出,一跃的距离还不到两文。

“留下,阁下!”他沉喝,飞跃而进。

但黑影起步在先,已早一步到了邻房的屋顶,猛地向下一伏,窜到另一座房屋脊,再向下一纵一沉,墓地形影俱消。

他随后到达,这才发现下面有一条小巷子,便不假思索地向下跳,艺高人胆大,毫不迟疑地猛追。

女警卫不能随后追赶,发出警号后便跳落天井,继续监视唐姑娘姐弟的两间客房,不敢丢下自己的责任逐敌,是一个十分尽职的人。

有三名暗哨追出,应就的能力极不迅速。

小巷子弯弯曲曲,视线不良,逃的人脚下比在屋上快捷多了。窜走的速度奇快,他竟然无法赶上。

身后,不时传来胡哨声,是他的警哨所发,招呼后面的人赶快循声追赶。

片刻,在前面十余步飞逃黑影,似乎被绊了一下,身形一阵额跳,被吴锦全接近了几步。

黑影似乎知道逃不掉,掠走百十步,突然从折向处跃登一座粉墙,突然消失了。

他恰好迫近,冷哼一声也跃登墙头,先发出警号知会后面跟来的警哨,毫无顾忌地孤身而下。

是某一位大户人家的后花园,占地甚广,可惜乏照料,花木凋零杂草丛生,亭台半塌,已失去往昔的风貌,成了一座废园。

黑影出现在一座半塌的小亭闪,似乎失足滑倒了。

“你走得了?”他兴奋地一跃而上。

黑影突然站起,转身、整衣、拍拍黑抱上所沾的尘土,神态从容,那像是一个摔倒的人。

他吃了一惊,不敢冒失地冲入擒人,对方冷静从容的举动,令他悚然而止步收住冲势,在丈外刹住脚步,面面相对。

星月无光,但目力佳的人仍可看清对面的人,定神一看,又是一惊。

这人长发被散,像个女鬼,脸部从中分的长发空隙,可看到可怕的鬼脸,脸色苍白,双目是两个黑洞,鼻和嘴也是两个黑圆洞,鬼气冲天。

“咦!你……你是人还是鬼?”吴锦全骇然惊问。

“桀桀桀……”鬼脸的圆嘴在动,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。

“你是人,亮名号。”他沉叱:“要在在干面前装神弄鬼,哼!”

“桀桀桀……”鬼面人仍发出刺耳的怪笑。

脚步声急促,三个警哨到了,两面一分,形成三方包围,刀剑立即出鞘。

“长上小心!”一名警哨吃惊在提出警告:“他是换魂公子。”

“搜魂公子?”他又是一惊,一声剑吟,拔剑在手向前升剑。

“没错,正是传闻是的搜魂公子。”警哨大声说:“这家伙从不以真面目承人,白天也用鬼面具保持极端神秘,令人莫测高深。”

“是这种鬼面具吗?”

“属下不知道,反正鬼面具就是这个鬼样子。”警哨据实答:“鬼面具的形状,人言人殊,属下只知道这么多,反正……”

“反正擒住这混蛋,就知道他的底细了。”他胆气一壮,惊疑的神气一扫而空。

“桀桀桀……”鬼面具的人不断怪笑。

“你真是搜魂公子?”他扬剑徐徐逼近。

“桀桀桀……”

“长上请退。”警哨拔剑从侧方逼近:“属于用封来对付他。”

“最好要活的。”他沉声叫,退后两步。

“他死不了!”警哨大叫,剑突发龙吟飞射。

表面上是挥剑进攻,其实剑未出,左手已暗中先发射三枚淡淡的电虹。

鬼面人竟然看到了几乎不可能看到的快速暗器。向左一闪。

三枚暗器落空,鬼面人的闪向,恰好在另一名警哨势力范围内,相距不足八尺,伸手可及。

“你是我的。”这名警哨兴奋地大叫起来,声出剑发,锋尖一动,便到了鬼面人的左胁下。

“桀桀桀……”

鬼面人的怪笑依然不停,似乎发笑不需换气呼吸,笑声绵绵不绝,从照面到警哨发动攻击,这期间笑声不曾中断。

剑擦鬼面人的背胁而过。连黑袍也不曾受损。

“啪啪啪啪!”四记耳光声暴起。

“嗯……哎……”警哨狂叫,仰面便倒。

不但挨了四记快速绝伦的耳光,胸口也挨了一掌,焉能不倒”

“咦?”吴锦全吃了一惊,他跟来的三名暗哨,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怎么可能在出剑攻击时,被四耳光揍倒呢?那是决不可能发生的事。

惊并不影响他的反应,随着惊叫声,声到、人到,剑气陡然迸发,行雷霆万钧的致命一击。

“桀桀桀……”怪笑声更刺耳,黑影一闪即没,从剑尖闪逸出,穿亭而走,怪笑声渐渐远去,似乎眨眼间便远出百十步外,令人难以看到形影。

“不能追,这家伙可怕!”他及时制止另两名警哨追赶:“追不上的,这是轻功中最高明的流光遁影奇学,回去再说!”

“这混蛋是示威来的。”抄至亭后阻截,却慢了一步的警哨咬牙说:“长上,这混蛋是咱们的心腹大患,图谋须及早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他喷怒的表情显而易见:“我会把他的老根挖出来,哼!”

四人一走,鬼面人重新出现在亭闪。

不远处的草丛中,也出来两名穿夜行衣的大汉。

“已可以证实,吴锦全与搜魂公子无关。”鬼面有取下人皮面具。是李宏达:“突然以神剑杀着下毒手,可知他对搜魂公子怀有戒心和恨意。”

“可是。我们确是发觉的轻功超绝的人影,消失在衡山客栈的南面民宅附近。”一名大汉说:“至少,衡山客栈附近确是隐是莫测高深的人物。”

“各路人马的虚实,咱们多少已有些眉目,唯一缺乏线索的,是搜魂公子这一路人马。”另一名大汉郑重地说:“也是唯一为昨们添麻烦,造成伤害的人马。今后,请不要单独行动了。”

“我知道,我会小心的。”李宏达脱下长衫扶在胁下:“我如果不动,反而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,就会有不少人象饿狼般伺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尘碧玉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