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尘碧玉》

第02章

作者:云中岳

如果官方的公告无误,李自成死于顺治二年秋九月,距今已有卅六年。

南明唐王方面公布,说李自成死在九宫山。

南明永明王(桂王)方面宣称,李自成死于湘西抚州黔阳县的罗公山。

大清皇朝公布,李自成死在九宫山。

这里面,问题重重。

南明唐王方面公布的经过是:闯贼为清兵所逼,走鄂地通八九宫山,徐党十徐万悉为优兵所诛,闯贼自刎。

消息来湖是何腾较的奏疏。指认尸体的人是贼首郝摇旗。都摇旗投诚,唐王因他指认有功,赐名永忠。

南明桂王方面指称:李自成自西安溃败南窜抵辰州,想会合张献忠,但张已川d,便留屯罗公山,被何腾故击溃。

李自成率十铁骑至村落掠食,被村民击毙。

消息来源根据,是李自成的妻子高氏,妻弟高必正,侄儿李过,率十徐万匪兵向何腾较投诚。

何腾故可能是知道实情的人。李自成死后,唐王晋封何为定兴伯。何上奏说,李自成虽证实已死,但身首皆已糜烂,不敢居功,坚辞受爵。

大清皇朝宣称:李自成在九宫山,率甘徐骑掠食山中,被村民用锄头击毙。大清兵赶到,掳获尸体,有认识李自成的人认出尸体瞎了左眼,确是李自成。

大清兵挥军进攻,击溃十徐万贼兵,活擒了李自成的两位从父赵侯与襄南侯,还有步兵统帅法侯刘宗敏,李自成的两个丑陋妻妾,军师来献策,贼魁骑兵统帅左光先等等,全部正法。

在民间流传的传闻中,李自成的死还有不少不同的谣传,如被神明(元帝)所殛;病死;被僧人所杀;被乡勇伏兵所杀,被冤鬼缠死——

不管这杀人魔王死在九宫山或罗公山,皆被说成率兵一二十人找食物,而被乡民击杀或自杀的。

当时,他手下还有四五十万大军,仍以新顺皇帝自居,皇帝居然会丢下数十万大军不管,却亲自带了一二十个人,到村落去找食物充饥,而被村民打死,这种说法,很难令人信服接受。

南明与大清官方皆无法自圆其说。

高氏与高必正,以及改名李锦的一只虎李过,率领十徐万贼兵向何腾故投诚,却是有史可稽的事。

唐王封高氏为忠义夫人;封李过为兴国公,赐名赤心;所辖贼兵赐名为忠贞营,把守荆州至夔州一带三峡天险。

后来清兵再入湖广,李赤心是谁一带了本部人马,入湘帮助何腾蚊抗清的人,其他十二镇(共十三镇)大军一哄而散,有些向清兵投降,有些重新打家劫会做流寇。

女土蝠鲍三娘从前也是贼首之一,她相信李自成确是死在九宫山。那时,数十万贼兵都相信首领李自成是死了。她觉得吴锦全在三十多年之后,仍在寻找李自成的下落,简直荒谬绝伦。

吴锦全站在那儿轻摇把扇,风度翩翩,气定神闲,脸上有令异性心动的笑容,说:“在下对找他的鬼魂毫无兴趣,而是要找他本人。他这种人心目中没有鬼神,活得极为自信,死不了的。论年岁,他不过年近古稀,所以在下会找到他的。”

“你找他……不可能的,少年人。”

“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,鲍三娘。关键性的人物,是他的心腹死党十孩儿。这些小魔工皆是他收养的弃婴,对他忠心耿耿生死与之。

“鲍三娘,你应该知道甘人宿与十孩儿的下落。唔!这位美丽的小姑娘,和这位愁容满面的小后生,不会是甘八宿的子女吧?”

“老身不但不知道十孩儿的下落,更不知道甘八宿的去向。当初清兵在吴三挂的率领下攻破渲关,李自成率六十万大军走武关下荆襄,兵分两路东下武昌、南下法州常德,主力在东路。

老身是东下的一股,九官山变生意外,老身便遣散手下返乡了,其他的事,你应该找高皇后和一只虎。”鲍三娘的目光落在少女姐弟俩身上:“阁下把她姐弟俩看成廿八宿的后人,对她俩不但是绝大的侮辱,也表示你有眼如盲。”

“哦!真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“那么,她们是……”

一位绿衣女郎似乎不耐烦,喂了一声说:“你这位公子爷胡说了一大堆废话,你烦不烦呀?你要找人,本姑娘要找宝藏,咱们分开来办事好不好?”

“在下知道你,你是江湖女英雌夺命一枝春郑绮春郑姑娘。那两位是蓝田双燕飞燕蓝芬、穿云燕蓝芳姐妹,没错吧!”吴锦全笑得邪邪地:“国色天香,名不虚传。三年前,你们和云梦双煞在黄州,掘获巨贼飞天虎,从凤阳中都搜劫运至黄州,因兵败而埋藏的一批宝藏,听说价值数万金,此后即四出寻找当年流寇的害藏,收获甚丰。姑娘们,你我已经有了利害冲突。”

“哦?你也是寻宝的?”夺命一枝春似感意外:“而不是搜寻贼踪的?”

“两者都有。”

“阁下代表那一方的神圣呀?”

“我代表自己。”

“不是代表官方?怪事,朝廷不是早已不追究大乱期间的种种罪行吗?如果没有流寇涂炭天下,大清皇朝怎么会有今天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郑姑娘,不要扯得太远。在下搜寻贼踪,用意是从那些人身上追出窖藏所在来。我想姑娘久走江湖,消息灵通,正是合作的好对象。姑娘能认出女上福的身份,足证姑娘有过人之能。

“这里定然是女土蝠埋藏宝物的地方,宝物在下让与姑娘,在下要女上码这三个人,够公平吧?姑娘意下如何?”

“如果本姑娘不同意呢?”

“姑娘是聪明人,不会不同意的。埋藏宝物的地方已经找到了,人已经失去利用价值,把她们让给在下,反而对姑娘大大有利……”

“话不是这么说。”夺命一枝春郑重地说:“这是遵义问题。同时,珍宝是不是埋在这里,必须等挖掘之后才能知道,会不会是老太婆已经知道落在本姑娘监视下,而故意将本姑娘引来此地掘假窖呢?

“再说,本姑娘还不知道阁下的身份来头,你说说着,配不配在本姑娘手下索人,你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
“在下只能简单地告诉你,你见多识广,可能猜得出在下的来路出处。”吴锦全脸上依然笑容可掬,风度极佳:“在下姓吴,吴锦全。郑姑娘,在下要将人带走。”

“你好大的口气。”夺命一枝春粉脸上涌起浓露。

“而且态度坚决。”

“可恶!”夺命一枝春恼火地说。

“也许,在下对你太客气了。”吴锦全的脸也况下来了,创眉一挑,刚一声收了把扇,不怒而威:“看样子,你是不愿合作了。”

“狂徒大胆!”夺命一枝春无名火发。

“郑大姐,请不要冲动。”飞燕蓝芬及时阻止夺命一枝春发威:“地下有没有宝藏,未挖掘之前很难预料,何不等结果揭晓之后,再决定怎么办好不好?吴公子,你的态度是不是太咄咄逼人了?”

“蓝姑娘,在下已经说过,在下对你们已经大客气了。”吴锦全无意让步。

“瞧你。”飞燕蓝芬媚态横生:“不客气又怎样呢?难道能把我们化骨扬灰不成?天气热,大家都有点火气旺,都不肯替对方的处境设想一下,坚持己见难免有伤和气。吴公子,反正人在此地,急不在一时,等挖掘之后,再谈合作的事并未为晚,对不对?”

“飞燕小妹,决不要和这种狂徒谈合作。”夺命一枝春不耐烦地高叫:“对付这种人,只有一种方法最有效:毙了他。”

“没有必要,郑大姐。”飞燕蓝芬说:“就凭他知道我们的底细,而我们却对他一无所知,我们就不能小看他。好在他已声明志不在容藏,他只要人,各取所需,实在没有伤和气的必要。”

“你居然相信他的话?等掘出害藏,他能不起贪念吗?那时……”夺命一枝春反对的意念极为坚决。

“你把吴某看成小儿科郎中了。”吴锦全冷笑说:“女上绳只是个跟在流寇后面摇旗呐喊的小匪首,她劫掠所得都是些剩徐的财物,吴某还不屑一顾呢?挖出来送给我,我也没有兴趣。

“吴某要在她四中,追出所要的一些人而且,吴某虽不是金口玉牙,坦言出如山,窖藏给你们,人交给我。”

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飞燕蓝芬作主,一口应允:“我信任你。”

四个人似乎把女土蝠三个人当战利品瓜分,似乎吃定了这位早年横行天下的女匪首鲍三娘。

怪的是女土蝠居然沉得住气,与早年狂暴悍野的女匪首判若两人,站在一旁冷眼旁观,脸色阴沉但决不是发怒。

少女姐弟俩琴缩在老太婆身后,紧拥在一起惶然失措。

“谢谢姑娘的信任,你是一个明事理知情势的人。”吴锦全彬彬有礼地欠身称赞,风度极佳,脸上喜怒的表情控制自如:“在下并不想树强敌,诸位毕竟是江湖上校住出群的武林高手。”

“两虎相斗,必有一伤,在下处世的宗旨,是尽可能和平解决所有的意外纷争。现在,叫人来帮忙挖掘。”

他发出一声口哨。

四周林木深处,纷纷传来回哨声。

夺命一枝春三女大吃一惊,报色大变。

对方早已高手四伏,神不知鬼不觉形成大包围,刚才如果贸然出手,必定受到大群高手的围攻。

人闪纷现,几乎同一瞬间闪出八名矫捷雄壮的大汉,形成八方合围,把住几方威风凛凛,举动整齐划一,声势与气魄足以令一些自负的武林高手心中懔懔。

“帮她们挖。”吴锦全用扇向乱石堆一指,语气饱含权威:“要快。”

一名大汉应诺一声,取下腰间的双刃斧,砍倒一株大树,很快地便制成人很尖椿和扁嘴棒,八个人同时动手挖掘。

工具拙劣,但在这些力大无穷的大双手中,运用起来并不比锄头差,连挑带撬乱石松动,根拨椿批泥石仅起。

挖到丈深左右,撬起一块三尺长碑形大青石。

“咦!上面刻有字。”一名大汉讶然轻呼。

拭掉沙土,便可看清石上的刻字。

“刻了些什么字?”上面不远处的吴锦全问。

“南天玉柱折,明月金剑沉。”大汉朗声念。

“唔!什么意思?”吴锦全的目光,落在老太婆脸上:“女土畐,石上的字有何用意在?”

“老身……不知道。”老太婆摇头。

“下面真有你埋藏的珍宝?”

“老身纵横天下,生命有如水上之萍,风前之烛,随时随地皆可能丧生,我要珍宝何用?”

夺命一枝着走近,左手一伸。

“把你那张藏宝图给我。”夺命一枝春沉声说:“本姑娘要看个究竟。”

老太婆毫无迟疑地从怀中取出地图,手一扬,图快速飞旋向夺命一枝春而去,发出破风的厉啸声,劲道惊人。

人影一闪即至,是吴锦全,身法之快,令人难以置信,两文空间,但见影到人现,有若鬼魅幻形。

夺命一枝春不愧称江猢魔女,她大喝一声,左手急接地图,左掌急拍现身的吴锦全,应变迅速绝伦。

吴锦全棋高一着,有备而来,右手把扇一伸,搭住了司法部族的地图,左掌一拂。

“啪!”双掌闪电似的接触。

夺命一枝花惊叫一声,斜退出文外,粉脸泛育,右掌抬不起来了。

吴锦全也退了三步,但扇上卷着地图。

“你的玄阴掌火候相当精湛,很不错。”吴锦全镇静地说,一面取下扇上的地图:“但女人毕竟先天不足,阴极而不能生阳,威力大打折扣。”

接着,转向老太婆说:“女土朗,你愈老愈辣,摘叶飞花亦可伤人了,你大概想毁掉郑姑娘的玉手,不幸碰上了我这把宝刃难伤的追魂扇。”

坑下那位大汉,已将青石翻转拭净沙土。

“禀长上,石后还刻有图案。”大汉大声叫。

“弄上来。”吴锦全说。

“是!”

大汉抱住青石纵上坑口,放下摆在吴锦全面前。

石的中央刻了一只燕子。四周,刻了四个字——醒、攸、潭、衡。两侧,也刻了两行字——

“青山有幸埋忠骨,湘水无情葬英魂。”

下面刻图作为落款:一头豹从水中跃起。

老太婆眼神一动。

少女眼中出现泪光,但神我漠然。

吴锦全展开地围观看,剑眉深锁。

“禀长上。”坑下一名大汉叫:“表上已尽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尘碧玉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