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尘碧玉》

第20章

作者:云中岳

盗群共有百徐名之多,其中还有从各地跟来浑水摸鱼的江湖豪强,而且继续有人赶来聚首,声势颇为浩大,胆气不够的人真不敢接近,更不必说挺身搏命了。

这些人以雪峰山群盗为主,掠地虎、小红狼、满天星、九条龙……全是些早年杀人如麻的流定悍将。吴锦全透过亢宿几个人的牵线,想降服这些人罗为羽翼,不但李不成线,反而反睑成仇。

上次吴锦全一时大意轻敌,中途受到盗匪围攻,损失了不少人,把这些悍匪恨之入骨,因此要先解决他们。

出其不愈快速突袭,二十徐头猛虎,发疯似的冲入羊群,结果是不想可知。

吴锦全在吴忠与六名亲随的保护下,斜贯茂林杀开一条血路,猛扑冲来的掠地虎,以及九名悍贼。

“是你这狗王人!”掠地虎怒吼,斩马刀拦腰便劈,劲烈的刀风声如殷雷,耀目的刀光激射。

吴锦全艺高人胆大,一声怒啸,竟然敢用轻灵的剑拔架沉重的刀。

挣一声狂震,斩马刀劈势疾沉,但刻却向上用起,吴们全空门大开。

斩马刀立即向上斜挑,锋尖光临吴锦全的右胳,快逾电光石火,吴锦全已失去问避自保的机会。

其他的人已各自为战,想救应也力不从心。

斜刺里人影飞降,快靴下喘踏在刀柄上,右手好顺势外拂,八音齐鸣,呼一声拂中掠地虎的鼻梁,内格寸徐双睛暴烈。

钢筋铁骨的掠地虎,经不起小竹荒的一击,骨头碎裂双睛脱眶,厉叫一声倒崩丈外,方砰然倒地抽搐、挣扎、叫号。

“你真想到霸王吗?”李宏达斜纵丈外扭头讽刺吴锦全:“霸王有万斤神力,你有吗?胡搞!”

身后一名悍贼,像扑鼠的猫,跃起凌空下扑。

李宏达像是背后长了眼睛,突然向下一挫,高不及两尺,竹荒信手上伸。

悍贼没料到偷袭无效,一扑落空已收不住势,下阴被妍击中,命根子一塌糊涂,狂叫一声,原势扑落向前滚翻。

李宏达长身而起,身侧一闪,恰好让从侧方掠来的吴忠一闪而过,信手一掌斜拍。

“我救了你的主子,你想恩将仇报呀?”李宏达向直冲出两丈才稳下马步的吴忠叫:“下次你再来这种犯忌的一招,我保证要你灰头上睑。”

吴忠在冲过的刹那间,挨了李宏达一掌,力道并不重,但挥过脊心劲透前胸,只感到眼前发黑,胸口发闷喉间涌减,几乎刹不住马步。

“我……我该用夺魂索对付你……”扭转身脸色泛青的吴忠厉叫:“老夫并没向你出……出手……”

“狗娘养的老杂种!”李宏达破口大骂:“你左手的大天龙掌功已提至九成,而且手已经伸出了,难道想替我拍苍蝇吗?我背上可没有苍蝇停留呢!”

“李小子,你不要胡说八道。”吴锦全狼狈地替吴忠掩饰:“我的人决不会暗算你的……”

“舍不得将珍宝分给我,你不但要你的走狗暗算,还要明攻呢,我得防着你一点,哼!”李宏达气呼呼的叫。

四周刀光剑影飞腾,杀声震耳,他俩竟然有心情斗目斗心机。

“真要杀你,我随时都可以要你的命……”吴锦全恼羞成怒:“事实证明留着你有大用,所以……”

“你少吹牛了,如果你能随时要我的命,我还敢跟在你后头等着分珍宝吗?”

“你不信?”

“我当然不信……”

他突然向左侧飞射三丈外,身后传出飒飒秋风声。

他先前所立处,站着轻拂着光芒闪烁长剑的神剑安澜。右侧不远,站着血掌教主,龙首杖蓄势待发。

“凭你这两块料吗?”他用萧不礼貌地先后指指神剑安澜和血掌教主,摆出轻视的狂态:“这两个老不死假和尚,如果真有几手绝活、便不会像鬼一样偷袭了,他们行吗?怎么看也不像高人,倒像下三滥鼠辈……”

他存心激怒神剑安澜,也想试试这位天下第一剑到底有多厉害?”

一声冷叱,激射的剑光排空而至。

一代天下第一名剑客,竟然激怒得猛然出剑攻击,三丈距离一闪即至,已看不清剑身的形状,只看到快速的剑光及体。

他倒飞而退,第一颗飞蝗石击出,第二颗……

倒飞退三丈,共发出七颗飞蝗石,短短的三丈距离,七颗飞蝗石鱼贯飞行,逐一在剑尖前爆裂成粉末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李宏达突然向例方狂笑而走:“你厉害,我怕你。老狗,咱们来练练腿。”

他已经试出神剑安澜剑上的技巧和劲道,颇感心惊但并不害怕,这种性情暴躁,以第一自居的老朽,是不难对付的,对他的威胁,甚至比不上小春的万剐功。

神剑安澜被那一声老狗激怒得七窍生烟,收了剑衔尾狂追。

他向林东南的草坡飞掠,草坡仍有几个人刀来剑往很拚。

他不认识这些人,反正如果不是吴锦全的爪牙,便是来自夺宝的焊贼,谁胜谁负难死难活,皆与他无关。

刚从斗场中的一双对手左近掠过,没料到引起两方的误会,一刀一剑突然以他为目标,刀山剑海光临。

“去你娘的!”他破口大骂,身形突然幻化为怪异的虚影,竹萧成为雷霆,绝技天魔三十六打的杀着陡然迸发,八音起外,人影明灭,随即化为流光,逸出三丈外去了。

神剑安澜恰好追到,伸手猛拨一个拉来的人,人随手飞抛,原来是个脑袋已被萧敲破天灵益的死尸。

后面,随着眼来的血掌教主,叫声恰好传到。

“自己人……”血掌教主大叫,还不知道自己人的天灵盖破了,以为神剑安澜要出手对付自己人呢!

“哎呀……”神剑安澜也不知道是死尸,以为失手拨飞了这个自己人,一怔之下,身形倏止,本能地察看结果。

结果,尸体砰然扔倒在两丈外。

这瞬间,股助应影回失近身了。

“小心……”狂冲而来的血掌教主大叫。

叫晚了,李宏达已鬼魅似的贴在神剑安澜的左侧,一记霸王肘凶狠地握在左助下,万斤神力陡然迸发,这一时真可挖断碗口粗的树干。

神剑安澜只感到左助一震,护体神功在空前强大的压力下内收,立即反弹,身形向右前方抛出,同时腰间一震,佩剑失了踪。

“给你一剑!”李宏达身形幻现,将夺来的剑拔出,丢掉到鞘,向狂冲而至的血掌教主击出一剑。

“挣!”血掌教主竟然来得及双手抬杖,向上架崩射来的剑虹。

糟了!剑太重,双手握杖居然也承受不了剑的压力,双臂一麻,杖身向下急沉近尺。

“叭!”一身脆响,李宏达的巨掌从杖上方超越,一耳光打在血掌教主的右颊上,干净俐落结结实实。

砰一声大震,血辈教主死抓龙首杖仰面摔倒,被打得乌天黑地,大牙松脱满目是鲜血。

李宏达撒腿便跑,冲向最近的悍匪七煞神。

两个功臻化境的老前辈,都是被快速的巧打摆平的,并非输在真才实学上,载得实在冤枉。

神剑安澜连退六七步,才用千千坠稳下身形,气得要吐血,怎肯甘心?一声厉叫,奋起狂追。

“剑还能你!”前面的李宏达大叫,划向后一扔,幻化为激烈翻腾的光环,去势凶猛。

神剑安澜怎能不接自己的剑?大喝一声,刹住马步连拍三掌,罡风怒号中,急速翻腾的剑喳一声贯入草丛中,仍发出颤动的震鸣。

一把拔起创,抬头一看,这位号称天下第一刻的绝顶高手名宿,惊得倒抽一口凉气。

七煞神,是当年流寇中悍将的悍将,两膀有千斤神力,手中的紫金降魔杆重有三十六斤,一杆下去可以将一匹马拦腰打成两段。

悍匪正把吴锦全的一名爪牙,逼得八方游走还手无力。附近有两具尸体,是被降魔林打烂的。

神剑安澜所看到的景象,是李宏达的左手扣车了降魔材的中段,右手的萧贯入七煞神的咽喉,七煞神正向后倒。

这是说,他所看到的景象,是在刹那间发出的,李宏达将剑向后扔出,人已投箭在刹那间强行切人杀死了七然神,并非用巧打追魂取命。

被七煞神通得四方游走的大汉,在一旁惊呆了,被李宏达快速种勇的致命一击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小小一支竹荒的威力,简直骇人听闻,击破内家气功有如摧格拉朽,如果用刀剑那还了得?

一脚踢开七然神的尸体,三十六斤紫金降魔杵入手。

不远处有一位徐娘半老的女匪,手中的双刀像泼雪般飞旋,把剑术极为出色的人随从之一惊电,里在刀光中左冲右突脱不了身。

降魔作突然向刀光中一伸,铮铮两声暴响,火星飞溅,女匪的双刀连续飞翻出三丈开外去。

“给你一杵!”李宏达的叱喝声震开。

桥如天雷下劈,女匪的脑袋化为碎肉不见了。

“你也接我一杵。”李宏达转向惊电伸出降魔杵。

这种双手使用的重兵刃,他一只手挥动似仍轻如鸿毛,而所发出的劲道却沉重如山。

惊电大骇,头一缩转身亡命而逃。

他倒握着降魔杵,大踏步重新返回山坡的血腥斗场。

远处的神剑安澜惊容犹在,眼睁睁的目送他离去,竟然忘了上前拚搏。

血掌教主更是狼狈,右脸红肿似乎大了一倍,右眼难睁,口角仍在溢血,支杖而立似乎无法站稳,这一耳光,把这位密宗的僧的做世胆气全打散了。

人都走散了,偶或可以听到山林间传出一两声金鸡。以及聚力出拍的叱喝,这场快速惨烈搏杀部其结束了,留下不少死伤垂危的人。

乌合之众胜得败不得,一败就各自奔前程自找活路,遗尸四十具以上,败得好惨。

主脑掠地虎、小红狼、七煞神都死了,怎不一哄而散?

吴锦全收拾残局,背回七具爪牙的尸体,有两上受了重伤,另一个断了右臂。

死伤近半,所付出的代价相当高。

背户而归返抵寨门,已是日下西山,明月寨的警戒加强了一倍。

李宏达是在吴锦全派人收尸时,悄然溜走的,紫金降魔朴丢在山坡下的革从中,谁也不知道他是何时走的,更不知他的去向。

对面山坡上的唐姑娘与一群藏在松林内的男女,隐约可以看到双方搏杀的情景,竟然不敢乘机向明月寨发动攻击,可能知道吴锦他留在寨中防守的人仍多,没有一举攻入的把握,坐失破寨劫夺箕水豹的良机。

寨后藏身在山脊密林内的一群人,距斗场反而近约里徐,而且是居高临下,目击匪群溃散,也可以清晰看到场中搏斗情景。

二十撩人击溃百徐名凶悍的盗群,这情景令人惊人动魄,梦寐难忘。

夜来了,寨内松油火把大放光明,入侵的人无所遁形,警戒空前严密。

唐姑娘这些人,晚间不敢在山坡的树林歇息、移至坡下的广阔摹安顿,睡草窝比在树林内安全。

她们在等人,等走散了的人前来会合。

似乎,女人比男人多,其中有从凤凰山风田村撤回来的移农众女,有角木纹几个星宿。

女人多,男人活该倒柜,巡查警戒的事大多由男人负责,真像忠实的守门狗。

“老故,咱们是不是该早作打算?”并木杆低声说:“咱们今年好像是走了相运,撞了邪,冲了某一位太岁。他姐的,先落在吴锦全手上,再受这些妖女的胁迫,掠地虎那群混蛋又不理我们,咱们三面不是人,往后日子难过,不早作打算……”

“打算?屁的打算。”角木纹也低声粗野的骂;“那婊子养的吴锦全,坑得咱们好苦,平白无故胁迫咱们打头阵,却又不管咱们死活……”

“别发牢騒了,老故。”并木杆用时顶顶对方胁时:“想想办法找生路。”

“打生路?你说的可轻松。”角木咬说:“就算能摆脱妖女的控制,也逃不过吴锦全的手心。除非靠老天爷保佑,保佑妖女们真能主实吴锦全之外,别无他途,你不如向老天爷祷告也许实际些。”

前面不远处草稍微动,缓缓升起一个黑影。

“打!”井木杆大喝。

喝声是传出警讯,并非按武林规矩先出声后发唁器,这些悍匪从来就不知规矩为何物,打字出口之前,一放暗器已发射了。

人形依稀难辨电射而来,看清人影已是面面相对。

两悍匪刚拉开马步出力,雷霆打击已同时及体,掌中肋拳中助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