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尘碧玉》

第04章

作者:云中岳

易俗河镇以北,皆是易俗乡的辖地。西面的易俗河从衡山的祝融峰虎跑泉发源,在镇北与湘水合流,流经的地方全是小山小岭,也叫涓河。

出镇口路一分为二,大道前抵衡山县,西南合出的小道,则傍着易俗河进入山区。越往里走,越觉得荒僻,沿途的小村小集,大部分成了废虚,走上半天,路上也见不到半个人影出现。

已牌左右,该过去的人都过去了。

捕头快活一刀带了三名巡捕,站在镇南的栅口,目送吴锦全和吴忠、吴勇两仆的背影远去,方喘过一口大气,领着三位手下往回走。

“算是送走了瘟神。”这位赫赫有名的捕头语气中充满无可奈何的意昧:“天老爷保佑,保佑他在衡山跌死,不要死在我的管区里,阿弥陀佛!”

“张头,不要妄想。”一位巡捕苦笑:“这个鬼旗人身怀绝技,手下十四个人皆是可怕的高手,会跌得死他?他的命长得很呢!”

“不见得。”快活一刀冷笑:“十四个人,平白失踪了两个,算什么高手?”

“少了两个,但却得到六个。”巡捕冷笑:“本城的六霸天,全被他较硬兼施弄走了!”

“让他们死,统统一起死,天下就太平了。”快活一刀咬牙说,显然他恨透了本城的六霸天。

刚进入栅口,一柔软轿在两名健仆的护送下,轻快地从镇内匆匆出了栅口,两位轿夫也健壮如虎,轿在肩上似乎轻如鸡毛。

香风人鼻,是从轿内散发出来的。

快活一刀租屑一皱,位立道旁目送软桥南行。

“象是往南岳进香的女香客。”他自言自语:“为何不乘船至省山县,和冒险走匪盗出设的山径?怪事!”

“张头,你没看见那两个健仆?”另一个巡扬说:“象铁塔似的身材,科手大脚孔武有力,三二十个小贼,算得了什么?”

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;人家当然必有所传,你担什么心?走吧;到镇上找吃的,吃饱了赶回城销差,晚上睡个平安大头觉。”

四人进入镇中的小酒肆找吃的,另一家小店则出来了便呼呼的李宏达,身上什么都没带,仅将荒囊插在腰带上。

显然,这位李宏达是有意在避免与快活一刀碰头,等快活一刀四人入店之后,才匆匆离开的。

这条山径虽非往来大道,但却是衡州与宝庆两府山区的贯通各村镇交通线,并不是无人行走的道路,每天都有附近的乡民往来。李宏达走了之后,随后启程的人也先后走上了这条道路。

今天,这条路上似乎比平常有点不同,往来的人比平常多了一两倍。

远出三四里,大道前后古无人踪。

李宏达进入路右的一座茂密竹林,竹林深处,站着一位赤发黄须的魁伟中年人,脚下有一只大包裹。

“少爷,要不要我先到前面去?”赤发黄须中年人欠身恭敬地问。

“不必,在后面跟来,以免引起注意。”李宏达沉静地说。

“遵命。”

“如非必要,不许露胜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来的人无一庸手,不要和他们交手拼搏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传信给三煞,查一查南天燕子的根底,据我所知,南天舒的家在桐城,当年左良玉大兵下南京找福王其帐,沿途姦婬掳掠,沿江城镇成墟,烧杀一空,桐城后家遭受飞来横祸,子孙无子遗。这里竟然出现了南天燕子的孙儿孙女,委实可疑。”

“少爷,南天燕子的坟墓,好象不是假的呢!”

“确实真的,但是不是箕水豹把灵骸迁至明月山,就不得而知了。毕竟已经过了漫长的三十余年。反正我要跟去,不难查明真相。”

“如果唐家姐弟确是南天燕子的孙儿女……”

“我会替她姐弟俩尽力。对忠臣义士的后裔,我尊敬他们。”

不久,一个人影从竹林的另一面钻出,向南昂然而去。

大道绕过一座小山脚,山脚有一座破败的小村庄。村口,建了一座歇脚亭,有茶水供应。但如果想进食,或者补充山行物品,象草鞋、松明、而笠等等,必须在村口的那家卖杂货兼卖酒食的小店张罗。

货兼卖酒食的小店张罗。

软轿就停在小店前,旁的大树下,脚前放了一只有一位轿夫在轿旁看守,坐在轿只盛菜的荷页包,葫芦中有酒,正多的大树下,葫芦中有酒,正在写意地进食,锐利的目光,打量着业往的人。

远远地,来了一位佩剑挂囊的游山书生,脚下从容不迫,斯斯文文真有几分书卷气。高大、修伟、河河温文、眉清目秀……总之,是一位有如临风玉树的读书人。如果身旁带了书童,就十全十美了。

那年头,没有钱的人,那敢奢育读书?有钱就有奴仆,读书人就该有书僮随行。

但这位书生没有书僮,包裹得自己提。

那把佩剑,一看便知是摆样子装饰用的饰剑,轻、窄、不开锋,只能舞,不能用来杀人。

书生的腰带上,悬了一只萧囊。读书人会吹常,不足为奇,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大太阳下,书生竟然不戴遮阳帽,前半边脑袋剃得油光水亮,脑后用的大辫子黑油油,走起路来辫子不但摇摆,更增三分斯文气概。

书生向小店走。

天色近午,真该找地方进食或歇息了,错过了歇脚站,往后就很难找到歇息进食的地方啦!

轿夫瞥了书生一眼,不再留意。

小店的店堂不大,两间门面,一边读食物,一边卖杂货,店主是位和和气气的中年人,有两名十七八岁的店队招待食客。

对面卖杂货的长柜内,照料生意的是一位十五六岁清清秀秀小村姑,一双清亮的大眼睛,不时向那桌的食客瞑,眼中有惊羡、诧异、向往等表情。

六张小食桌,四张有人。

那引起小村姑注意的一桌,有两个人。一位是明眸皓齿,美如天仙的少女,美得令同性的人也羡炉不已,所穿的绸杉绢裙皆绣有抢眼的云霞花纹图案,身材发育匀称恰到好处,充满青春朝气。

在这穷乡僻壤,出现这种富贵人家的千余小姐,所引起的騒动是可想而知的。

下首的一位是中年仆妇,穿着打扮也显露出大户人家的气派。

但这位仆妇的腰间,却凤了一把可以杀人的长剑,剑鞘古色斑斓,剑穗有一颗大红宝石光芒四射。

两位健仆与一名轿夫,在另一桌进食。

原来软轿又宽又大,可以乘坐两个女人,难怪两个轿夫第三桌有两位食客,两个面目阴沉,衣内藏有短兵刃的中年人。

第四茶有三个泼皮打扮的大汉,吃相极为粗鲁,三双怪眼不时贪婪地在少女身上打转,却不敢放拨。

那位中年仆妇不好惹,目光如利箭,所佩的剑也唬人,三个设皮怎敢见了美女便撒野?

书生提着小包裹,笑容满面踏入店堂。

“公子爷请这边坐。”一位年轻店伙含笑上前相呼:“大热天,路上辛苦”

“还好,山里面凉爽,不苦不苦。”书生在桌旁落座:“请给来三两味菜,小喝两杯歇歇脚。”

“小的这就吩咐厨下准备。”店伙送上茶和净手的手巾。

喝杯茶先解渴,酒菜马上来户少女的一桌饭菜送到,那位店伙目不邪视,小心翼翼将四味煎炒从托盘中取出摆好,最后放饭钵。

中年仆妇的目光,突然落在那碟清蒸鲤鱼上。

店伙收了托盘,正待离开返回厨下。

“慢!”中年仆妇伸手虚拦。

“大嫂还有什么吩咐?”年轻让伙含知问。

“你把这碟鱼吃掉。”仆妇指指热气仍在蒸腾的清蒸鱼,锐利的目光显得更锐利了。

邻桌两健仆和一轿夫,目光全向这一面集中,眼中有警戒的神情。

“大……大嫂……”店伙不胜惊讶:“小的吃这碟鱼?莫……摸非嫌鱼不……不新鲜……”

“吃!”仆妇语气极为凌厉。

店主一怔,离开柜台急步直近。

轿夫巨手一伸,把店主拦住了。

“没听招呼,你给我好好站在一旁。”一名健仆向店主冷冷地说。

店伙瞥了店主一眼,已看出不可能获得店主解围了,脸色一变,最后伸手向鱼碟。

另一名健仆,抱肘当胸到了后面的厨房走道口,可看清厨下张罗食物的两个人一男一女。“一掌厨的是中年女人,是一位毫不起眼的村妇。

透过后门,后下的两个人可以看到食厅的全景,更可看清守在门口健仆的脸色。两人用惊讶的目光,注视那位神色冷峻的仆妇,也不时曾了守在门外的的健仆一眼,健仆的神色也令他们吃惊。

店炎的右手,抓起一双竹筷,左手已站起鱼碟。

“如果那些浇对不是另加了些什么配料,你吃下第一口鱼,直到吃最后一口,都不会发生什么变故。”仆妇冷冷地说:“但如果多加了某些东西,吃完之后,你将举步维艰,无法从容离开。而且,你会死。”

店伙持恢的手,开始发抖。

“所添加的配料,叫做快活消遥散。”少女口中在说,目光却投向后内掌厨的女人:“吃人腹中片刻,全身骨松筋弛,永远也不能复原,只有躺在床上咽最后一口气。这是逍遥仙姑的霸道毒物,想不到竟然在本姑娘身上施展。”

店伙突然将鱼碟向少女劈面掷出,右手的竹筷也象劲夫般射在邻座的仆妇。

“大胆!”少女冷叱,翠柏一样,罡风乍起,带有场计的一脉鱼似被狂风所到,飞向远在三文外厨闩内的挚感女人。

同一瞬间,仆妇左手轻抬,及购的一双竹筷速度一顿,然后坠落在仆好的左掌心,像在变戏法,那双速度中电的竹筷像是受她主宰的通灵之物。

店伙的右手随竹筷攻出,抓向被轿夫拦住的店主。

轿夫手疾眼快,一掌推开店主,另一手座空点出一指,冷哼一声。

“嗯……”年轻店伙闷声叫,被轿夫的指风打穴绝技击中了右期门,仰面便倒。

同一瞬间,掌厨的女人涌身飞跃而起,撞向半开的后窗,要撑毁后窗脱身。

守在厨门外的健仆左手一挥,电芒破空而起。

“哈哈!騒道姑你走得了?”健仆大笑着抢人厨内o电芒计算得十分精确,前置量准确无比,女人身形飞起,恰好被电芒贯人背肋。

“砰!”女人未能增毁后富,仅控在窗台上方,窗扇半毁,女人摇晃,被窃自挡住,摔落在窗下起不来了。

店堂大乱,狼奔象灾。

本来在门外看守软桥的轿夫,出现在门口,当门而立有如天神当关。

“任何人不许走动。”守门的轿夫沉叱,声如乍雷,“都给我站住!”

奔近店门的三个泼皮涑然止步,駭残僵立不知所措,想从店后逃走,却又不敢转身举步。

第三桌的两个面目阴沉的中年早已站起退到壁根下,像是负隅顽抗的猛兽,分向两面拉开马步严防意外,大概不愿被波及,退至一旁表承置身事外。

少女冷然扫视家人,充满灵气的风目冷电乍现。

健仆把被明辨是非器击伤的掌感人拖出,往被制了穴道的年轻店伙旁一丢。女人满头大汗,脸上忍受痛苦的表情令人恻然心动。

“这两个人是你店中的人吗?”少女向惊得不住发抖,胜无人色的店主问。

“这……这这……”店主几乎语不成语。

“你不说,恐怕你全店的人,谁也休想活命。”中年仆妇冷酷地说。

“他……他们是……是昨天来……来的。”店主颤抖着说:“他……他们说,如果不听他们的……就……杀掉小的全家……”

“他们还有其他的人吗?”

“小的只……看到他们……两个。”

“有没有这些人?”少女指指三设皮、书生、两个面目阴沉的中年人。

“小的没见过他们……不敢乱说……”

“在未查明真相之前,本姑娘不能信任你。”少女冷冷地说,目光扫过家人的脸面。

她像个女王,用威严的目光审视地的臣下。她这时的眼神,一点也不可爱动人了,像冷电、像利刃,被审视的人,会情不自禁发抖。

三泼皮真的在发抖,而且抖得十分厉害,脸色发育,像三支受惊的老鼠,躺在门角落里缩成一团。

两个中年人站在壁根下,警戒的神情显而易见。

书生未离开座位,不胜意外地左看看右看看。毕竟是读书人,镇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尘碧玉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