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尘碧玉》

第08章

作者:云中岳

李宏达等一行离开现场不久,一大批高手彻底搜索附近的山林,是吴锦全的人。

茅屋里只留下血迹,血腥刺鼻。

吴锦全带了六个人,搜索紫石村南面的小山,一面走,一面向跟来的两名手下破口大骂:“你们这些饭桶、笨猪!八个人守村,看守五个没有抵抗力的人,居然让三个老朽被人暗杀,让南个不会武功的小孩和少女巡掉,岂有此理?狗东西!人提不回,我要废了你们,毙了你们!”

在右面三四十步搜寻的两个人,突然发出一声呼哨,向这一面招手。

“还不赶快给我滚出来?”一个中年人向一堆草丛沉叱:“难道要公子来请你们爬出来吗?”

草声读欣,唐淑敏姑娘与弟弟志贤,相互拥抱着,畏畏缩缩惊恐万状地排草而出。

淑敏姑娘脚下有点不便,想是逃走的时候跌伤了。

吴锦全到了,用打雷似的大嗓门叫骂:“该死的!你们为什么要逃走?你们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好害怕……”淑敏姑娘惊但颤抖:“有……有人要……要杀我们,三位叔叔都……都风了,我们……”

“闭嘴,那是意外,今后不会有同样的情形发生,我会派专人保护你们的安全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如何想逃走……哼!”

“我……我们不……不敢了!”

“那就好,走!”

“我……我问了脑……”

“我扶你,摸一把就好了。”吴锦全邪邪地笑,一把抱住了她不胜一握的小变腰,挽得紧紧地。

次日一早,人分为三拨,前后相距约百十步,浩浩荡荡返回县城。

用满一家十余名男女,也平面在队伍中。

路旁一座小山顶上,李宏达贴村而立,目送下面的人渐渐去远。

身后草声校依,他陷入包田。

“今天,不是你死就是我。”身后传来炎阳自愤怒的语音。

他徐徐转身,箭已握在手中。

炎阳雷、冷魔、中年妇人、杨佩如姑娘,都在,之外,多了两个巨人般的彪形大汉,手中的双股猎叉光芒四射。这种双股猪又通常不用来措虎,猎虎要用托天叉。双股叉用作兵刃。霸道绝伦。

“你没有找在下拼命的理由。”他沉声地说。

“老夫与你无仇无怨,你不该如此侮辱我,你还说没有理由找你拚命?”炎阳雷几乎在怒吼。

“你是恩将仇报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

“你胜得了剑神安澜吗?”那家伙剑术神乎其神,剑出鞘不见血决不归鞘,号称天下第一封,也号称天下第一心根手辣的人。”

“老夫并不怕他,而且他也不在此地。”

“哼!你如果真的不怕他,就不会把吴锦全吊起来而不杀他,可知你心中有效,为自己预留退步。你,不是大慈大悲肯轻易饶恕人的凶魔。”

“哼!你……”

“你不要呼,我已经看穿了你。刚才那些人经过,你就看清了?”

“老夫双目依然锐利如鹰。”

“那就好,看到走在吴锦全右后方,那位弯腰驼背,要死不活的怪老人吗?”

“看到了。”

“那就是天下第一剑,剑神安澜。”

“呸!见你的大头鬼!剑神安澜会是那神鬼样子?他也没驼背。”

“敢打赌吗?到二十里外去等,仅果那老不死的仍然装成驼背,算在下输了。如果你胆气够,那时再出面叫阵,在下保证你不丢掉脑袋,也会丢掉胳膊少掉腿。那位剑神喜欢卖弄,整治人不用刺,用砍,尤其嗜好把对手的手脚掉,让对手在血泊中呻吟叫号;用刺,通常不够刺激,没有乐趣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还找我吗?”

炎阳雷哼了一声,举手一挥,转身率领所有的人,愤愤地走了。

“不送。”他说,收箫入囊。

李宏达的确看穿了炎阳雷,知道炎阳雷对剑神安澜怀有顾忌。要不,吴锦全早就没命在了。

目送炎阳雷气呼呼的运远,他向不远处的树叶叫:“喂!他那两个猎人帮手如果把我宰了,你们会为我请命吗?”

蔡柏荣和小玉排草而出。小玉嫣然微笑,笑容好美好动人。

“不要说气话,李爷。”小玉白了他一眼:“你的箫神乎其神,长兵刃毫无用处。你厉害,怎知道我们在此隐身?”

“你们不该躲在上风,更糟的是你体内散发的淡淡幽香,这种幽香我不陌生,是不是意在香?”

“阵!你也不是好人。”小玉回避他的目光:“怎样?罢手了?”

“早着呢!”

“你仍然暗中保护吴锦全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无可奉告。”

“李爷……”

“不要想利用我。”他笑笑:“我不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却知道我为何而来。”

“如果我们对吴锦不利……”

“你必须先除掉我。”他郑重地说。

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

“是的,恐怕比你想象的更严重。二位,再见!”

“谢谢你的葯方。”小玉说。

“什么葯方?”

“老妻敷联治虐,我好了。”

“哦!小事一件,再见。”

“李爷,请等一等……”

他走了,去势如电射星飞。

“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?”小玉盯着他飞射的背影喃喃自语。

“一个用意不明,武功深不可测的江湖奇人。孩子,不要惹他。”蔡柏荣苦笑着说。

“我们也走吧,娘恐怕正往这条路上来找我们呢!”小玉的眼中,焕发着光彩:“我想,他不会是我们的敌人,更不会是汉姦走狗。”

湘潭城中,暗流激荡。

捕头快活一刀张景隆又头疼了,因为吴锦全那些人重临县城。

湘潭六霸天也一个个地回来了。

吴锦全的一部分人,仍住在秃龙刘南天的衡山客栈。这位头秃得根毛不剩的六霸天之一,再也笑不出来了,跟着吴锦全在山区跑了一趟,足足轻了十斤。

不管他愿不愿意,吴锦全吃定了他。

吴锦全正在找向导;找熟悉明月山的向导。同时,他也在等人。

衡山客栈整座三进客房,全被吴锦全包下了。东首的院子对面五间客房,安顿女性人员。

自从发生淑敏姐弟逃跑的事之后,吴锦全派了自己的一名亲信叫杜二娘的中年妇人,以及蓝田双燕姐妹,严密监视寸步不离。

四个女人占用两间客房,唐小弟夜间交由人随从之一的日魂带在身边照料。

唐姑娘与杜二娘同住一间客房,蓝田又燕在右邻。

已经是就寝时光,杜二娘已漱洗毕,正打算就寝。唐姑娘正在洗澡,内间门关得紧紧地。

房门悄然而开,杜二姐反应奇快地在床口转身。

吴锦全伸指压在后上,示意禁声。接着用手向传出水声的内间一指。

杜二姐会意地点头,表示人要里面。

吴锦全挥手,杜二娘邪笑着点间,蹑手蹑脚出房走了。

房门掩上了,上了闩。

房内有一张大床,可以住宿四五个人,没设有蚊帐,房内熏蚊子的艾草烟味仍在。这种客房,只有上房才有蚊帐,床上的设备简陋得很,平时接待的旅客以水客为主,有身份但位的旅客不会到这种地方来。

吴锦全坐在桌旁安静地等。

内间门开处,挽作一头长发的唐姑娘,毫无戒心地走进室内。

“哎呀……”她惊呼,紧张地要重往内间退。

“过来坐,这是你的居室。”吴锦全笑吟吟地向桌旁另一张椅子伸手:“客居简陋不便,将就点算了。我有事找你商量。”

唐姑娘的杉裙总算是穿好了的,她不能再退回内间,吴锦全的话是不能不遵从的,她下意识地将青裙挪正,将头发草草挽在头顶,羞红着脸畏畏缩缩地在对面迟疑着落坐。

油灯的光芒略带暗红,她的面庞也白里透红,更因一抹羞意而增加三分动人的神彩,红艳艳吹弹得破的脸颊,焕发着青春的气息,灯上更增添三分妩媚。

“有件事问你。”吴锦全目光灼的地注视着她:“角宿派人去召五宿,五宿是亢、井、参、尾、柳。在三五天之内,他们就可以赶来。唐姑娘,据角宿说,尤金龙和柳土獐,早年曾经管何太师效命,曾与令祖多次领兵奇袭,兵败后才遁入山区藏匿。”

“家先祖的事,贱妾毫无所知。”她率直地回答,心中一宽,原来吴锦全是有事而来的。

“我知道、”吴锦全笑笑,眼中的光芒徐徐转变:“我希望他们来了之后,你出面向他们亲近套交情。”

“我?”

“对。这些焊寇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,虎死不倒成,不象角宿有家有荣借命怕死,和他们来硬的,通不出有价值的消息来。”

“公子的意思……”

“向他们套出卖水豹的下落,和参与埋宝的五孩儿目下在何处藏匿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有把握估计你一定可以胜任愉袂。”吴锦全突然捉住她一只手轻柔地扶动,语气对加温柔:“每个人都对个祖怀有崇高的敬意,他们也必定对你敬爱有加,所以,只要你对他们好一点,他们将把所有知道的事情告诉你。”。

“公子,并不尽然。”他想夺回手,但最后只好放弃无望的挣扎,任由对方抚摸自己的手:“至少,公子对我就没怀有丝毫敬意。”

“姑娘……”

“派了三个监视我,昼夜寸步不离。”她噘起红艳艳的小嘴,似怨似唤,那神情委实动人。

“那是为了你的安全,姑娘。”吴锦全移过来与地排排坐:“说真的,我实在想不起那个鬼刺客,行刺赛公明三人的任何理由。”

“会不会是曾经痛根吴三桂的人所为呢?”她柳眉深锁:“赛公明三个人,曾经依附过吴三桂;而何太师与家先祖,概呈三桂刺骨。那些忠义之士,对杀附逆的人是很感兴趣的,公子,那亢金龙五宿,是不是也会依附过吴三挂?查过了吗?”

“等他们来了才知道,大概不会,他们与吴三挂是死对头哦!这些事以后再说。姑娘多大了?”吴锦全眼中的奇异光彩更盛了,右手挽住她的纤腰。

“十…十六……公子……”她在那怪手中扭动挣扎,但白费气力。

“为了寻找宝物,我准备了好向年。这次到湘潭来,得到了你,真是天助我。有你的帮助,当年与今祖共事的人,会提供最有价值的消息,可以克服许我困难,至少不至于找错方向。

“本来,我猜想宝物可能窖藏在益阳安化一带,由于你,我得到粪水豹的下落,可以证明箕水豹将令祖的灵骸迁往明月山,只是掩人耳目的诡计,留碑刻字,主要是暗示给他的同伴。如果半日纯是迁滋事件,根本息不着多费手脚留碑刻字。而且,箕水豹是运宝的主持人,这就够了。姑娘,我得好好谢你。”

如何谢?他开始上下其手。

唐姑娘娇躯一挺,但直直地瞪着他,对那双在身上游行的手,无动于衷。“公子,放重些。”她的语音也但僵硬硬:“啊!刚才你还说有许多人崇敬我,我是南天燕子的孙女……”

“算了吧!”他脸一沉:“许多人尊敬南天燕子,他如果不死,慾得他而某心的人更多,不少于十培,甚至百倍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房中一灯如豆,一个轻灵如猫的青衣人,幽灵似的进入他的客房,轻轻掩上房门。

“周叔,请坐。”他低声说,替人来斟上一杯冷茶。一是一位鹰目炯炯,浑峰散发着阴冷气息的中年人。

“以后传递消息必须改变,附近监视的人最少有三个。”周叔坐下喝了口茶:“贤侄,很抱歉,你所交代的事,毫无结果。”

“算了,不查也罢。”他笑笑:“相距太远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小侄的意思,是希望咱们的人中,也许有人知道一些风声而已。”

“贤侄,愚叔阴司三煞三个人,熟知江湖情势,武林秘辛,如果无法查,他人恐怕更是糊涂。南天燕子固然是武林奇才,围之义士,但他毁家经难,他家中的底细知者不多。十几年过去了,谁还会去注意他这个人的故居!”

“咱们的人中,都是见多识广熟知奇事异高的人,就是没有人知道桐城唐家的底细。通叔会到长沙找到地理鬼与江湖游神两个家伙,这两个江湖秘辛权威专家也一无所知,白费工夫。”

“不必再查了。反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尘碧玉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