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11章 狐鼠丧胆

作者:云中岳

这里,正是江湖朋友理想的猎食场,只要你是行家,各种门路都有,一二十文制钱,便可买到所要的消息。

曹世奇在东关的钜鹿客栈投宿,在这里可以监视三郡主那些人出入,他来晚了近一个时辰,犯了追踪者的大忌:无法保持紧密追踪。

他猜想三郡主可能落脚在卫城,出入必须经过东关,证实那些人的落脚处,才能策定对付的计划。

估计神龙密谍潜伏在这里的人,该有一两百名之多,不难查出其中重要人物,在附近活动的线索。

他的江湖经验丰富,门槛精,在这种交通发达,市面繁荣的大城市,他有龙游沧海的感觉。再就是他盘缠足,有钱可使鬼推磨。

整个下午,他在大街小巷逛了半天,一方面观察熟悉环境,一方面留意可疑人物。

他略加化装,外形成了本地的泼棍打扮,穿掩襟青直裰灯笼裤,长腰带挂了一个随身袋,青巾缠头,脸上揉了茶褐色易容葯。不但外表像泼棍,更像一个军户的余丁子弟。

天将黑,在城门关闭之前,他已到了东关外大街。

东关外大街规模最小。南、北两关外大街最热闹。

但东关外大街的声色犬马销金窟,比其他地方多三倍,夜市也最长,甚至有些偏僻处通宵有灯火。

在冀州酒坊晚膳毕,一头钻入北街的小茶坊。

北街,是城外最复杂的街道,街道窄小,房舍比邻挤在一起,比小巷大不了多少,表面看,每家店铺皆不起眼,门面简陋,里面却别有洞天。

茶坊仅设有五六张桌面,茶客不多,都是意不在茶的人,沏壶茶是借口而已。

灯光幽暗,不少人嘻嘻哈哈进门,不喝茶,便有扮成店伙计的人,领着进入更幽暗的内间,显然是半生不熟的茶客。

有些人不需打招呼,泰然自若掀帘往里走,伙计也视若无睹,不加阻拦。

一进门,一位中年伙计便拦住了他。

“保定来。”他打出一种手势,笑吟吟神色泰然,“过三两天进山,需要周转。公孙三爷的人,今晚来不来?”进山,指往山西走,经井陉过娘子关。

偷渡客不论往来,在真定都可以设法弄到路引,不但有伪造的,甚至可以弄到真品,军户的路引便宜些,取得也容易。

“公孙三爷今晚亲自来,可能要晚一些。”伙计低声说,“听说要应酬京都来的一些人,大有来头,被那些人缠了七八天,心里很烦,你老兄见到他,别惹他生气,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,那些人其实并非来自京都。”

“咦?你知道?”

“知道,来自山东,那边城里的几个总爷是引介入,答应给他不少好处,但口惠而不实,难怪他心里烦。”

“说得也是,那些总爷两面拿钱。”

“另一面,是不是玄女坛的人?”

“你老兄似乎懂得不秒,贵姓?”伙计脸色一变,正式盘道。

那边城里,指真定卫城。

总爷,是平民百姓对现职军人的总称,官是将爷,兵是总爷,后来老总的轻视性称呼,源出于此。

玄女坛,指附近三府那些女人们,所建立的秘密香坛不敢称教称门。

四年前唐赛儿造反,自称佛母,也没称教,却打出佛门弟子的旗号。结果,她失败了。

结果,南北两京以及天下各地,数万和尚尼姑,全被捉送京师(南京),逐一严弄拷问,清查余党,坑死了不少和尚尼姑。

所以,逃匿的余党改佛为道,香坛供九天玄女,对外称玄女坛信众。

“在下石勇。”他胸有成竹,神色泰然,“公孙三爷的朋友,早两年曾经替在下打点过一些事。三爷既然要晚些来,我等他。”

“石兄需要什么周转?”

“换一些银钱,用庄会票换,一些宝钞折现。也许,换进山的路引。”

“这……”伙计一楞,“庄会票你可以到城里钱庄换呀!京都四大钱庄,在这里都有分号。”

“这里的分号,不敢付银子,必须由公孙三爷出面暗中打点,才能兑换银子。”那时,严禁使用金银,商家由钱庄所开具的庄会票,也明白地以银钞为单位。

比方说,一千两银子,票面写的是宝钞一千贯,但另设暗号,必须由可靠的人暗中承兑。如被查出,大面额的死路一条。谁胆敢使用一钱银了了,抓住了罚钞一千贯。

大明宝钞大量贬值,即将成为废物。永乐大帝朝廷的库存,全被永乐大帝花得一干二净。结果大量印宝钞,通货膨胀得极为惊人,目下已实际贬值八至十倍,一贯的宝钞,仅值一百二十文制钱左右。

在市面卖物品,有一明两三种暗价格,已是公开的秘密,连官府也不想追究。三种价格是宝钞、制钱、银了了,大家心照不宣。

一两银子,可换制钱一千四百文左右。一贯宝钞,可换制钱一百二十文左右。

银了价值最高。制钱是大量使用的通货。因此生意人的钱袋,重得让人受不了。

带银子又怕被抓,带宝钞又没有人要,说苦真苦。

宝钞还不至于成为废物,因为朝廷规定税赋需缴宝钞三成,以便维持流通。宝钞唯一的用途是缴税,因此有人暗中大量贱价收购宝钞。

曹世奇毕竟不是本地的龙蛇,终于被伙计听出破绽。

公孙三爷虽然是本地的地头龙,但还没有左右本地钱庄的实力。

“我替你找人打点。”伙计说,面向低垂的内帘,打出几种手势。

“谢谢。”曹世奇客气地道谢。

出来了两个人、三个人、四个……

片刻间,围上了八个,气氛一紧,八双怪眼狠盯着他,所有的人皆抱肘而立,衣内有匕首一类的短家伙,像八头猛虎盯着一头羊。

“诸位,在下此来是诚意的。”曹世奇平静地说,将腰袋往桌上一搁,“生意不成仁义在,平心静气谈谈,对诸位并没有损失,就算在下闯错了门,诸位仍可权衡利害决定摆平之道。”打开腰袋,取出一叠庄会票。四卷沉甸甸、每卷一百张一贯面额的宝钞。

过来两名大汉,取过庄会票逐一翻视。

是京都盛源钱庄的庄会票,限京师各府分号承兑,面额目三十贯至五十贯;另有兑银的暗记,共二十六张。

如果换成制钱,得要两个人挑。而四百张宝钞,仅值三十余两银子。

“事情办妥,全是你们的。”曹世奇收敛了笑容,虎目中冷光湛湛,“皇帝不差饿兵;在下不是不上道的人。我要和有份量的大爷谈谈,公孙三爷当然是在下要会晤的大爷,谈不拢摆不平,我再听诸位的高见,任凭诸位摆道,三刀六眼在下奉陪。”如此高的花红,所要办的事,必定非同小可,一分钱一分货。

他能找到门路进来,就表示是行家,凭这些钱和票,他有资格与任何龙头大爷平起平坐谈买卖。

话说得客气,骨子里强硬。

八大汉你看我,我看你,委决不下,被这些银票吓了一跳,当然也知道所要办的事,有高度的危险性,怎敢乱作主张?这些地方龙蛇,为了十文八文钱也会打破头。

龙头大爷的家里,能拿出百十两银子的人就没有几个。其他混世的泼棍,有钱压袋的也屈指可数。

“公孙三爷今晚可能出不了城。”那位留了络腮胡的大汉,将庄票和宝钞装回腰袋。

“那我明天来,白天。”曹世奇将腰袋在腰间拴妥,有走的意思。

“他不会见你。”

“等公孙三爷决定,好吗?”

“我就可以作得了主,三爷会听我的。”大汉拒绝的态度相当坚决,“你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物,我得为三爷安全打算。”

“好吧!我去北关外,找赤练蛇丁威二爷。丁二爷虽则人手不足,但他敢做敢当,足智多谋,而且很贪,水里火里他不会退缩。”

他要走,两名大汉移步挡住了他,怪眼彪圆不住阴笑,拦阻的意图十分明显。

“不要这样。”他顺手抓起茶壶,举至口边,“不是强龙不过江。各位,我无意扮过江的强龙,能和和气气办妥的事,决不说一句有伤和气的话。但不论办任何事,我都会把可能的危险计算在内。作最坏的打算,如果必须扮强龙,我会毫不迟疑张牙舞爪。”

“嘿嘿嘿……你以为你的爪牙得?”大汉的巨爪徐徐伸出。

“一定利,非常的锋利。”利字声落,嘬口一吹,茶壶突然成为碎屑,在怪响声中飘坠。

这表示他一面说话,一面可凝聚惊世的内功,不需事先摆姿势运气行功,随时皆可发出石破天惊的内功,把这种瓷烧的中型茶壶吹成碎屑。

八大汉骇然变色,不由自主各向后退了两步。

如果被吹上一口气,哪有命在?

“退!”门口传来沉喝声。

八大汉如逢大赦,惶然急退。

鱼贯进来了五个人,领先那有大爷的气概,豹头环眼,身材如铁塔。

“阁下是示威来的?”这人沉声问。

五个人都佩刀,威风凛凛。后面四个大汉像随从,更像保镖打手。

“来读买卖。”曹世奇知道来人是谁了,“尊驾想必是公孙三爷了,在下专程前来求见洽商的。尊驾这几位兄弟忠心耿耿,怕尊驾受到伤害,不但声称可以作主拒绝会见,更意图想打发在下滚蛋。经过详情如何,可请你这位兄弟说。”

“不必说了。”这人摇手冷笑,“在下授权让他们作主的。最近我忙得很,时衰鬼弄人,楣事一箩筐,委实无法抽身与人谈买卖。”

“在下……”

“我是公孙季。”

“在下慕名……”

“是你自己走呢?抑或要我派人把你丢出去?”

人多势众,自然气大声粗。

曹世奇先前所说的话,不但含有激将成分,也有讽刺味,在强者耳中,实在听不顺耳,才因此断然拒绝商谈,下逐客令口气强硬,显然有恃无恐。

做不成买卖,希望已绝。主人既然不客气,没有好来好去的打算,客人就用不着保持礼貌,必须扮过江的强龙了。

软的不行,只好来硬的:利诱失败希望已绝,威迫是最后手段啦!

“是哪一位能把在下丢出去?”曹世奇脸一沉,踢凳移位,“生意不成仁义在;阁下却浪得虚名不上道,你该客气地送我离开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流血纠纷。哼!你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一方之豪,只是一个下三槛的混世三流货色而已。”

公孙三爷巨大的身躯向前逼进,真有几分像是小鬼压金刚气势,想利用体型优势压垮对方,想必是浑身横练不怕对手打击。

“你认为学了几手障眼法,就敢来踢我的山门?混蛋!”公孙三爷一双巨手伸出了,像要捞鱼,“玄女坛那些仙女的法术,也奈何不了三爷我,你……”把吹碎茶壶看成障眼法,不无道理。

事先在抓壶时,已将壶抓裂了,吹气时手上用劲震碎抛洒,其中一些小手法,旁人是不可能看出破绽的。

公孙三爷来晚了一步,只看到碎屑飞散,便认为是障眼法小技巧,与玄女坛那些仙女的法术,性质相去不远,都是诓骗愚夫愚妇的小把戏而已。

“你有罪受了。”曹世奇接下对方的话,右手一伸,抓住对方巨大腹部的一团肥肉。

他手大指长,五指像巨鹰的爪,更像大钢钩,深深钩住肥肉向内收,似要把那一团肥肉拉脱躯体,抓扣和挤压的力道极为猛烈。

“哎……呃……”公孙三爷厉叫,双手一合,要抱住曹世奇加以撕裂。

曹世奇左手一抄,扣住了对方的左手猛扭,不但挡住了公孙三爷的右手,也迫使身形扭转,再向前推,将上身用力往前顶。

上身扭半转向前顶,下身腹肉被抓牢往后拉。

“啊……”公孙三爷痛得厉声狂叫。

“不能上!”伙计惊叫,拦住要冲上抢救的四保镖,“你们一上去,三爷的肚子将被撕开,不……”

“我要把他撕烂。”曹世奇凶狠地说。

“哎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”公孙三爷魂不附体,快要崩溃了。

“老兄,有……有话好说……”伙计扮中间人,可能地位不低,“三爷这几天诸事不顺遂,心烦气燥不想再招揽是非,难免得罪所求不遂的朋友,请高抬贵手,大家坐下商量解决之道。”曹世奇放手将人推出,公孙三爷像倒了座山,地面似乎也发生震动,被两名保镖急急扶起,痛得浑身战抖,无法挺立保持英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狐鼠丧胆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