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12章 进袭密谍

作者:云中岳

大街黑沉沉,既将二更,夜禁开始,街上已罕见行人,远处传来隐约的更柝声,全城正在沉睡中。

尺无情在街东止步,指指三五十步外大院前面的广场。

“街右就是冯家大院。”他语气中流露出恐惧,“跳墙进去不难,出来恐怕就不容易了。老兄,如果我是你,就立即向后转。”

“你真相信有鬼怪?”蒙面黑影反问。

“你不信?”

“鬼神妖怪,都是人制造出来的。”蒙面黑影说,“不管当时制造的目的何在,对某些人是起不了作用的,尤其是反对该种鬼神的人,因为该种鬼神不符合他的利益。比方说,要贵地隆兴寺(龙兴寺、大佛寺)的主持,相信天上有玉皇大帝,那是不可能的事,因此玉皇大帝的神通,决不可能影响他信佛的意念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早知道那些人躲在里面,是吗?”

“老兄,我还能怎样?”尺无情无可奈何叹气。

“当然不能怪你。”

“连知府大人也束手无策,采证太困难了。”

“我知道,连京师的禁卫军也鞭长莫及。你很精明,猜想是我做掉了河南街那些人,所以肯带我来。你猜对了,现在,请你脱身事外。”

“一切小心,老兄,我不能帮你,谅我。”

“我会小心的,你请吧。”

“后会有期。”尺无情转身。

房舍连厢叠栋,夜黑如墨,似乎处处有不测,如何能在里面找出藏匿的人?

那些人数量不少,找到踪迹该无困难。

蒙面黑影是曹世奇,他不能伤害本城的执法公人。

他知道地方蛇公孙三爷靠不住,这混蛋与卫所的蛇鼠走得很近,也许贪生怕死肯招供,但事后一定派人前往通风报信,所招的事,也必定半真半假。

同时,地方蛇鼠所知道的消息,也仅限于表面的情势,不可能知道详情。

公孙三爷说,玄女坛不在城内,这应该错不了,妖女们不希望被堵在城内被官府瓮中捉鳖。

冯家大院有来自山东的人藏匿,什么人又有多少人,公孙三爷即使肯说,也说不出所以然来。

曹世奇人地生疏,黑夜中怎找得到冯家大院?因此算定公孙三爷会派人前往冯家大院送信传警,以免日后那些人找他算帐。

人算不如天算,跟踪本来十分顺利,岂知半途碰上了尺无情几个巡捕查夜,片刻的耽误失去时效,也就是失去失机,来晚了。

飞越院墙,登上南房的屋顶,盯着绵绵不尽的黑暗房舍,真有不得其门面入的感觉,如果能跟着两个报信人深入,岂不直抵中枢省去许多麻烦?

没有时间深入探索,他采取最笨也最有效的方法:公然直闯,引对方主动出面找他。

发出一声低啸,他出现在东院,锰然升上瓦面,逐屋大摇大摆向大院中心接近,有时甚至故意踏破本来就残破的屋瓦,像一个在屋顶散步玩耍的人。

等于是公然直捣中枢挑战,上门欺人,主人岂能容忍?非出面应付不可。

果然有效,跃越一座屋顶,下面人影飞升,三个人影以惊人的轻功跃登,上了檐口,再来一记前空翻,轻灵地上了屋脊。

上檐口之后,用前空翻登上屋脊,这是卖弄而非必须使用的技巧,因为任何一种空中翻腾身法,速度绝对比窜掠纵跃慢,而且中途完全没有自卫能力。

果然不错,刚转正身形轻灵地飘落,接着传出瓦片破碎声,左右两个飘落的人,身形下沉随即摔倒,骨碌碌向下滚。

只有中间那人是站立的,脚一沾屋脊剑便闪电似的出鞘,似乎在这刹那间知道不妙了,反应双另两人快得多,剑出鞘便布下了绵密的防卫网,剑吟有如隐隐风雷,御剑的内功可在瞬间迸发。

“很好,但还不够好。”曹世奇出现在脊右的高挑脊尖上,泰然鼓掌叫好。

“你是去公孙老三逼取消息,自称石勇的人?”剑逼近至八尺左右,开始盘问。

“公孙三爷脚踏两条船,日后我会去找他。”曹世奇不以为怪,那两上蛇鼠比他早来片刻。

“亮你的真名号。”

“等三郡主出来和我打交道,她知道我是谁,她那些英俊美丽的男女随从,也知道我是什么人。你阁下的打扮不三不四,好像不是她身边的人。呵呵!劳驾下去把三郡主叫上来好不好?我和她有一笔账好算。"

“狗东西你配……”

人影连续跃登,四面合围。

“退!这混蛋一定是姓曹的泼贼,我要亲手擒他,要他生死两难。”出现在屋脊中段的人,声如洪钟,震耳慾聋,显然有意示威,口气托大,是那位姓石的年轻参赞。

曹世奇冒充姓石的,是从罗百户那些人口中,知道三郡主从京都调来策应的人手,主事人姓石,所以也冒充姓石的。

石参赞带了人赶到无极县,策应灵幻仙姑众妖女,曹世奇当时并不曾与这位参赞照面过。

雨后的追逐期间,损失了不少人,得力的臂膀燕山三绝也不明不白送了性命,十二个人一组全军覆没,这位参赞认定是曹世奇所为,把曹世奇恨入骨髓。

今晚,终于碰上了,共有十六个人,屋顶人满为患。

曹世奇不认识这位石参赞,向四周打量这十六个人,心中疑云大起。

“你们这些人,都不是三郡主身边的亲信。”他不死心,重新打量所有的人,天色虽黑,但衣着打扮甚至面孔,也隐约可辨。

“公孙老三指天誓日,供称三郡主在冯家大院落脚,我是来找她叙旧讨债的,显然她有意赖债逃走了,留下你们这些人替她抵偿。要不……要不就表示公孙老三消息不灵通,或者故意撒谎。”

“公孙老三不是消息不灵通,也没撒谎,天一黑,三郡主便秘密离开了。”

“该死!我应该知道,赖债的人,是不会在某一处地方久留的。”

“你就是那个叫曹世奇的人?”

“没错,那就是我,你阁下……”

“在下姓石,石玉,字奇峰。如果你在江湖小有名气,或许听说过我这号人物。我石奇峰在北方仗剑扬威两三年,在大河以南也颇有名气,可惜我从没听说过你曹世奇这号人物,你最好亮真名号,石某不屑与有化名的鼠交道。”

“石奇峰,唔!原来你就是在大河以北,向各地黑白道高手名宿,以武力胁迫他们承认你的地位,夸称剑下无敌的无双剑客石奇峰。呵呵!幸会幸会。”曹世奇说话的口气轻松,其实暗怀戒心。

盛名之下无虚士,无双剑客这两三年来,在大河以北各地,向各地的黑白道高手名宿挑战,一去剑的确出尽风头,声威愈来愈盛。

江湖道有无双剑客的地位,份量也日重,剑出鞘必定伤人见血,不在公开的场所动剑,出招之凶狠令人心惊,含笑杀人毫不留情,所以有人称之为冷血剑客。

封锁双剑客最南的活动行脚,曾经光临淮安府大河对岸的海州附近,所以南京各地的江湖朋友,闻其名而不知其人的底细。

曹世奇南北两京往来,所以知道这个年轻、英俊、剑术超绝、心狠手辣的剑客。

今晚,总算知道这冷血剑客,是山东汉王府的人,三郡主的得力臂膀。

他联想到汉府的神龙密谍。但神龙密谍主力在南京,在京都人数并不多,任务以策反功臣国戚为主。

神龙密谍成立已有十余年,这个冷血剑客出道不足三年,而且大部分时间在各地走动向高手名宿挑战建立自己的声威,投入汉府的时间有限,应该不至于成为神龙密谍的重要主事人,神龙密谍都是汉王的亲信心腹。

但他不能不信,因为燕山三绝就是神龙密谍,而且地位甚高,却受这个冷血剑客的指挥。

如果是神龙密谍,那将是他最强的劲敌,武功必定比燕山三绝高明许多。燕山三绝的武功,在神龙密谍中只能名列中等,仅资历深地位高而已,而在江湖的高手名宿眼中,燕山三绝已可算特等的高手了。

“你会见我,一点也不幸运。”无双剑客向檐角逼,“三郡主要活捉你,她的确有账和你算。”

“对,我和她有账可算,新账旧账都有,所以我找他结算。石老兄,可否叫她上屋来当面算?”

“天刚黑她就走了,目下我是这里的司令人。”

“她真够忙的,住处一日数迁,飘忽不定,神出鬼没,难怪我始终掌握不住她的动静。阁下替她主持大局,身份地位必定不低。

你一个曾经在江湖闯道的剑客,投入汉王府听候使唤,算是熬出头飞黄腾达了,替武林英雄增光啦!你在汉王府是何身分?打手?护卫?”

“等你的手脚大筋被割断,上了手链脚镣之后,便知道石某的身分了,躺!”无双剑客最后一个字像打雷,口气充满得意和骄傲,声出手抬,虚空双指疾点。

相距丈二以上,黑夜中视线不明,如果认为抬手是唬人的虚招,必定霉运当头。

曹世奇的警觉心已提高至极限,不但要留意无双剑客的举动,也要留心四周的人,不会大意上当。

绝顶高手面面相对,举手投足皆具有不测的危险性,抬手是攻击的征兆,更是发射暗器的必然举动。黑夜中暗器的威力增高三倍,高手名宿的暗器必定极为可怕。

他不想逞强,不敢像对燕山三绝一样,面对面硬接三绝的三种霸道暗器,对方手一抬,他仰面便倒,速度恰好与对方抬手的速度相等。

站在高挑的飞檐角仰面倒下,肯定会摔落两丈高的地面,不可能施展铁板桥身法卖弄,檐角不可能像地面一样牢固可稳住马步。

倒下的瞬间,他感到一股强劲的暗流,掠过他的胸上方,几乎贴衣擦过,感觉出暗流所涌发的压力,依然极为强烈,有将他的身躯向下猛压的异象发生。这是说,直发的暗流,半途竟然有横向膨胀的劲道。

如果击上身体,会形成爆炸现象。怎么可能要活的?根本就是爆炸而死。

“哈哈!他以为我真的要活捉他。”无双剑客狂笑,任由他向下摔落。

“长上,郡主面前不好交代呢!”侧方一个中年人语气有不安成分。

“黑夜中交手,没有人敢预定吉凶。你们不要多话,一切有我担待……”

“下面没有尸体。”跳下善后的两个人,在下面大声叫嚷。

无双剑客立即向下跳。片刻,各处都有人走动,遍搜每一可能藏匿的角落,出动的人数超过三十大关,可知冯家大宅,确是三郡主的活动中心。

下面是一条巷道,可能是防火巷,黑沉沉伸手不见五指,跳下去捡尸的人,没捡到尸,所以大惊小怪,这种巷道尸体怎么可能失踪呢?

毫无疑问,曹世奇另有党羽跟来策应,悄然把尸体带走了,所以要彻底搜查,人一定还躲藏在某一处角落,不可能在短期间将尸体背走。

白费工夫,尸体无影无踪。

派出通报的人打发走时,已经是三更将尽了。

这里是主力活动中心,还有人派在城内城外,信息必须传给其他的人,让其他的人知道活动中心,受到曹世奇暗伏的经过。

信息当然声称曹世奇被绝学击中,当堂毙命跌落屋下,被同党带走尸体的经过,要求其他的人,留意曹世奇党羽的下落。

共派出三个人,分头传信。

从北门越墙外出的人,武功极为出色,上下不需用缒绳,泳渡护城河,居然用快步在官道中奔掠,半个更次便到达十里亭。

十里亭是迎送贵宾或亲友的地方,自然形成一处歇脚站,聚居着三十余户人家,亭两侧有几家小店铺,家家闭户,灯火全无。

距亭百十步,这人便发出两声怪喝,脚下一慢,提高警觉性一步步向前走。

路旁的大树下,传出一声吆喝,钻出一个刀已在手的人,迎接这位信使,同时另发出信号。

原来这里设下暗卡,留意夜间往来的可疑旅客。

以住设的是明卡,留意夜间往来的可疑旅客。

以往设的是明哨,被杀得胆落,便改明为暗,也不敢随意拦截旅客,轻举妄动,对北上的旅客,不论昼夜,暗卡都懒得费神加以注意。

有人现身,是两个村夫村妇。暗卡将信使转交之后,重新隐没在大树后。

村夫村妇把信使引入一座小屋,却不知有人在后面跟入。

信使是一个剽悍大汉,在厅堂见到了穿彩色衣裙的心月狐和灵幻仙姑。

信使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 进袭密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