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13章 摧挫眼线

作者:云中岳

奇异的隐隐声浪绵绵不绝,阴气四聚,似乎气温正在急剧降低。

曹世奇下好相反,显现的是静态,却出奇的如山岳,双手在胸前合握,右手横左掌直,双目神光似电,似乎有奇异的火花闪烁。

片刻,他的衣袖和袍袂徐徐飘扬。

他的右掌伸出了,打破了全然的寂静的形态,掌心向前,徐徐左右拂动。

异象发生了,隐隐的奇异声浪的节奏急变,高低差也变化甚大,阴风的隐隐呼啸也时徐时疾,室内的气流不规则地散聚无常。

心月狐脚下渐乱,舞动的双手力道在衰竭中,呼吸一阵紧促,头脸开始冒冷汗。

曹世奇的掌,开始不规则的挥动,有如拳术中的小盘手,左手也不时作出抓、扣、撕拉等等小动作,活动的幅度不大。

心月狐像被无数看不见的大手所拨弄,奋力挣扎、扭动、旋转、跌坐、爬撑……口中发出可怕的呻吟,衣裙开始自行撕裂。

两人相距丈五六,这异象匪夷所思。

“饶了她……”倒在床上的灵幻仙姑哀叫,“我们早就被你在无极县,摆布得心胆俱寒,我们也是身不由己,不得不接受他们的驱策。”

“我要口供。”曹世奇声如雷震。

心月狐哀叫一声,衣裙凌乱摔倒在地。

“我们真的不知道三郡主的动静,天黑之前她的确还在城内,可以肯定的是,这期间她不曾北行。”

“姑且相信你们一次。”曹世奇还真有点不煎迫,口气一软,“下次相逢,一定要你们好看,离开我远一点大吉大利,下次你们不会再如此幸运了。”

他昂然转身大踏步离去,在门外一闪即逝。

“你给我小……心……了……”心月狐狼狈地用破衣掩住胸膛,跳脚尖叫。

五更天,天将破晓。

冯家大院的人,仅派出两个人戒备,把守在一处小院子的台阶上,显得懒洋洋戒心低落。

主要的劲敌一击即死,没有刻意防范的必要了,目下警卫的重要责任,是等候前来报讯的人。

城内城外都布了夜间活动的眼线,城外是眼线布置的重点,只要发现有钦差嫌疑的人,立即通知负责截人赶往拦截。同时,得派人前往指挥中枢报讯。

夜间指挥中枢仍然留在城内,显然有点失策,好在留在中枢的人,全是可高来高去的高手中的高手,飞渡城关出城支援毫无问题。

天将破晓,不可能有人不知死活的人前来撒野,他们也没有敢来撒野的仇敌,唯一需要提防的仇敌是曹世奇,而曹世奇已经死了。

他们需要充分的休息,天亮之后,很可能有所行动,估计钦差必定会在最近经过此地,必须加强侦察,白天尤其辛苦。

已经损失了不少人,不敢再明目张胆沿途设卡盘查,避免被逐个击破,不能再枉送性命了。

因此自新乐以北,连伏桩也撤消了,人手在真定附近集中,真定有真定卫兵党羽协助,用飞骑策应,足以对付暗中护送钦差的小队人马。

早些天发现的几队便衣兵马,人数最多的是罗百户这一队。

这几队兵马,证实是派来沿途保护钦差的禁卫军,虚虚实实起不了多大作用,而且不敢散开活动,避免被三郡主这些人乘机歼除灭口。

所有的人皆沉沉入睡,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啦!

右面阶下的警卫,突然身旁多了一个人,大吃一惊,张口慾叫,脑门已挨了一击。

左面那人恰好转身,看到同伴急撞而来,百忙中伸手急挡,同时大叫一声。

很不妙,挡住了撞来的同伴,咽喉突然被一只大手所扣住,右肩一震,通过手臂的六条经脉全被震断,当时却无感觉。

“乖,好好回话。”从后面擒住他的人低声说,扣喉的手略松,“在下偷袭不会杀人,你的命保住了。告诉我,三郡主目下在何处?”

“去你……娘的……”他顽强地咒骂。

“你似乎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好汉。”

“大爷命只有一……条。”

“唔!可敬,但我不会因你可敬而放手,我会用另一种方法仁慈对待你……”语间逐渐改变,变得轻而低沉,“三郡主白天曾经在这里歇息,你们呢?”

“我们在伏城驿,搜查一队南下开封的客商,后来又追几个可疑的人南下,申牌左右才到达府城。”

“可疑的人查出底细吗?”

“可能是后军都督府的探子,也可能是姓曹的几个人。”警卫乖顺地有问必答,与先前强悍的态度截然不同,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“三郡主到何处去了?”

“连夜赶住西行庄。”

“西行庄在何处,为何她要赶往西行庄?”

“西行庄在城西十八里,位于至获鹿县城的官道旁。那一带是丘陵区,午后曾经发现北面有可疑的人走动。钦差如果不经过府城,很可能抄小径绕过,西行庄丘陵区,是绕道的最佳途径。”

“你们不去?”

“天亮后可能动身。”

“好,你的命保住了。”命是保住了,右和左脚成了废物,正好使用拐杖代步,如果毁了右手右脚,就不便使用拐杖啦!

沉睡中的人,怎知有人入侵?

两个警卫无法示警,形势成为门户洞开。

有人幸运,有人大祸临头。房屋破败,因此住处分散,共有三十六个自以为身分地位很高的人,怎肯在住宿时将就挤在一起?各找干净而且稍完整的地方安歇,分散住宿不易互相照顾。

也幸而天将破晓,入侵的人不能久留,无法快速搜遍每一角落,因此住处隐密的人有福了。

无双剑客的住处最僻远,天亮后才知道发生了可怕的事故。

共有二十五个人,不明不白被弄成白痴或残废。

被废了一手一脚的警卫,说不出所以然来,只知入侵的人从后面袭击,不会看到形影。

幸运的是,不需买棺材才丧事。

山东汉府来的人怒火冲天,也人人自危,此后,再也不敢公然聚集要一处地方歇息了。

大官道只是主要的交通管道,车马行人络绎于途,有些人不能走大官道,避免受到盘查。

这一带城镇密集,乡镇的道路四能八达,所以不能走大官道的人,同样可以通行无阻,只不过绕远多走些路而已。

这也就是汉府的人,分散在各地活动的原因,南下的钦差可能改装秘密远遁,玄女坛的人可以形成广大面的封锁网。

西行庄在城西十八里,本身就地当西入山西的要道上,南北两面,都有道路贯通各城乡。

那些不敢走大官道的人,避免经过府城,通常西绕西行庄,东经卫城东面的中渡桥过河。

曹世奇像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牛,呆瓜似的策马到了西行庄。

可想而知,必定扑了个空。在后面闻风追寻,无法争取时效。

三郡主与二十余名男女随从,坐骑都是雄骏的黄骠,来去有如迅雷疾风,而且没有一定的目标去向,随消息情势而转移,在后面逐步打听,不但掌握不住去向,也缺乏健马追及的能力。

就在辰牌左右,曹世奇抵达西行庄打听消息的同一期间,伏城驿西南五里余的北岸村,成了可怕的屠场,尸横遍野。

这座滋河北岸的小村,仅有三十余户人家,东距大官道仅五里左右,是一座毫不引人注意的小小村落,没有任何一家可以称富户。

从北岸到府城,走大官道仅三十余里,走乡村道则需一日程,约六十余里,比大官道远了一倍。

破晓时分,村落便被一群穿衣黑衣裤的蒙面男女包围,发起猛烈的攻击,像一群猛虎冲入羊栏。

惨烈而并不精彩的搏杀,很快就结束了,住在村中的人,有一半是在床上被杀的。

无双剑客在冯家大院住宿的人,除了两个警卫之外,也都是在床上被废的,幸好一个人也没死。

天亮了,五个受了伤的人,被带到村河边的树林内,其中三个伤势十分严重,奄奄一息去死不远,仍被带来做活口。

看到藏在树林内的雄骏坐骑,五个俘虏心中有数,知道栽得不冤,更知道他们已走完生命的旅程。

所有的人,皆已恢复本来面目,不再是穿黑紧身的蒙面杀手,而是穿得光鲜的出色男女。

英俊男人穿的是黑骑装,女的是白骑装。

两个门神似的巨人,穿华背心,手臂有带铁排钉的护臂套,脚下有带刺的半统马靴,佩的是沉重的雁翎刀,丑恶狰狞,面貌可怕。

是哼哈二将,山东汉王府护卫的顶尖人物,汉王殿下的保护神,家将中的领班。

三郡主在左右各三名男女的的拥簇下,高贵得像女皇。

她本来就是郡主,金枝玉叶,天皇贵胄,非同小可,人生得美,再加上骄傲、自负、性情暴躁,如果发起威来,其可怕的程度可想而知。

五个俘虏被推倒在地,想跪坐也无法支持。

“你们是三大营派出来掩护钦差的人,应该知道钦差在的正确行踪。”负责问口供的一位年轻人,用剑抵在一个浑身血污,右手骨折背肋有裂缝的中年人厉声问,“招,饶你一命;不招,碎剁了你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中年人躺在地上,笑声凄厉刺耳,居然忘了痛楚,确是在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“笑你们无知呀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有好几个单位奉命派人南下,执行騒扰牵制等等疑兵任务,连我们自己也不不清楚到了何处,怎么可能知道钦差何时秘密出京?甚至不许与其他单位派出的人在一起行动,钦差的动静,会让派出的人知道吗?你们在京都有不少王公大臣做内应,该去问他们呀!找我们这些派出来行踪飘忽的小官小兵,你们真蠢,即使我知道,我也不会告诉你们。”

“你敢?你不要命了?”

“哈哈!你们这些逆犯,会让我活命吗?呸!我就是有名的刽子手,我知道把弄到手的人,应该如何处治。如果我不死,而你们有落在我手中的一天,你们也休想活命,这规矩我懂。”

“我要你招供……”

“呸!你是什么东西?大不了你是那个朱家忤逆泼贱女人的裙下狗……”

“毙了他!”三郡主怒叫。

年轻人一剑砍断中年人的头,居然有点脸红耳赤。

从禁卫军各单位派出的人,都是皇室忠中耿耿的死士,面对叛逆,他们知道自己的命运结果。

重要的是,他们的确不知道钦差的动静,无供可招,招不招结果早已注定,不如死得英雄些。

从此,北岸村在人间消失了,一把火烧成平地,三十余户村民全部葬身火窟。

罗百户那些人,第一次碰上三郡主时,非常的幸运,因为榆沟集就位于距官道不远处,市集人丁也多,三郡主不敢行凶屠村灭口。

三郡主一群人,在北岸村北面的小径布伏,直等至近午时分,仍不见有可疑的人来往,等候钦差从此地经过的消息不确,这才失望地撤走。

曹世奇是抄小径追踪的,在丘陵区一面走,一面打听一群男女骑士的去向,茫无头绪。

午后不久,他重新回到大官道,转头南下,准备重返府城。

府城是三郡主的活动中心,在府城等候,守株待兔,兔早晚会回窝的。

单人独骑,实在搬弄不出什么局面来。

他想起罗百户那些人,感到独自追踪委实失策,罗百户能把三郡主诱出,可知牵着三郡主鼻子走的才干。

而他,孤家寡人,反而被三郡主牵着鼻子走,无法掌握主动。

他又想起幻剑飞仙,这位女豪杰的武功配得上他。

可是,他对幻剑飞仙对他的态度,有强烈转变的趋势,看他的脸色有意讨好他的神情显而易见,对他说话也显得小心翼翼。

他在想:如果身边有幻剑飞仙,不难挡住其他的汉府爪牙,他就可能放手和无双剑客一拼了。

无双剑客身怀绝技,一身奇学令人莫测高深,他如果与无双剑客交手,只要有一或两个爪牙加入,或者在旁騒扰,他的胜算有限。

他不能单人独马,与无双剑客众多的爪牙搅合。

这也是他重新在大官道现身的原因,希望罗百户或者西山双剑客,能与他取得联络,幻剑飞仙与西山双剑客、王玉芝姑娘走在一起。

十里亭在望,大官道中车马往来不绝。

他心中一动,妖女们是否仍达附近潜伏。

白天,妖女们不敢公然活动,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 摧挫眼线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