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16章 玄女阴风

作者:云中岳

曹世奇并没远走,在城东北五六里的一座小农庄藏身,农庄的主人热诚地招待他食宿,坐骑也获得良好的照料,把他当成贵宾,本地的人本来就好客,因此他一点也不生疑。

无双剑客出动大队人马,穷搜十里亭附近,一切动静瞒不了他,他也不在乎无双剑客那些人撒野。

要了解敌人,就必须与敌人保持接触。这期间,三郡主一直就不曾与他有所接触,他也就不知道三郡主到底芳踪在何处。

他已经把大部分人吸引在这里,估计三郡主也很可能赶来,主持捕捉他的行动,而且会来得很快。

敌众我寡,必须分而歼除,他打算在最近期间,把三郡主的耳目切掉。

玄女坛的妖女们,就是三郡主的耳目。

迄今为止,妖女们有效地掌握他的行踪,甚至现身找他打交道,确是一大威胁。

晚膳后洗漱毕,已经是二更初,是准备行动的时候了,他不去找敌人,敌人也会来找他的。

无双剑客那群人仍在十里亭附近逗留,心月狐几个妖女也在那附近候机蠢动,他准备重施故技,和这些人保持接触伺机加以铲除。

妖女们是主要的目标,不能让妖女们紧蹑在身后弄鬼,如果没有妖女们供给消息,无双剑客那些人,休想知道他的动静,所以妖女的威胁必须先加以消除。

换妥一身青劲装,突然觉得斗室中气流有点异样。

斗室是农舍偏厢的一间小房,不是客室,宽仅丈余见方,门小窗窄,平时没有人居住,也很少有人走动,偏僻幽暗是用来放置杂物的地方。

心中一动,立即吹熄了灯火。

没错,似乎室内有一股阴气流动,不需定神留心观察,凭感觉他就知道有一股阴气存在。

他对一些超自然的现象,有超乎常人的锐利感觉,他自己也精于此道,所以不以为怪。

他像猎一样潜行,出室进入黑暗的走道。

与心月狐三妖女斗法,他已有明确的概念,妖女们的道行比他差,而且相差甚远,只需小心留意,妖女们无奈他何,明的暗的他都应会裕如。

走道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视力已无用武之地,必须凭听觉和感觉,以估计危险的存在。

一股无形而又有质的阴冷气流,从他身侧缓缓流逸。

“有人用元神探索。”他心中嘀咕,“这妖女不简单,这期间她一直就隐藏真才实学。”

他与妖女们周旋多次,知道对方的道行深浅,用元神探索,这可是接近地行仙的高深神通,决非妖女们所能达到的境界。

如果没有大寂静的环境供他凝神,他无法使用这种莫测的神通。

他像一个有形而无质的幽灵,不徐不疾地向外飘移,那股怪异的,可以感觉出压力的阴冷气流,不再在他身畔流动,移至其他地方探索去了。

这是说,他也在施展绝学对抗,对方的元神,已感觉不出他的存在。

他的肉体躯壳,在灵异世界中,与木石器物并无分别,对心月狐众妖女,他又增加一分了解。

他对妖女们其实所知有限,也不会与她们有过接触,所知道的有关消息,都是从江湖朋友所知的一般性传闻,或所谓众所周知的“秘辛”,其实一点也不秘。唐赛儿在四年前于山东举事,骨子里是巫道,表面却打起佛母的旗号,表里不一,非驴非马。

佛母的十余名女弟子,曾经荣任十女将军。这些女将军,有一半以上阵亡,另一些亡命逃散,目下该已是半老徐娘了,就算二十岁便荣任女将军,敢是二十四五岁的女人啦!当然正是女人最成熟最美艳的年龄。

心月狐,就是最成熟最美艳的可爱女人。

女将军们逃离山东,唐赛儿也失去踪迹。心月狐是不是当年的女将军,外界的人不可能生产知道,她们逃到相邻的真定附近,以玄门第子身分建立玄女坛,以逃避官府的追缉,也表示与从前的佛母无关,另起炉灶,改换旗号,官府果然不再深入追究。

他隐约感觉出,三郡主与妖女们的关系不等闲。

三郡主具有神通,他毫不怀疑,而且他深信,三郡主的道行绝对比心月狐高。

这就是他对这些人的认识,只能看到表面。

翻越院墙到了宅外,眼前似乎大放光明,繁星满天,大地暗沉沉。

阴气仍在,但淡薄了许多。前面草丛中鬼火一闪,再闪,绿芒流动,像是流萤,阴气再次变浓。

“她们全力铆上了。”他心中暗叫。

顺手捡起一段枯枝,轻轻折成一根两尺余长的手棍。

通常他不用兵刃,可以说,你全身每一处器官,皆成了一件可以杀人伤人的武器,兵刃在他来说,可有可无。有,威力当然惊人,没有,他可以少造杀孽。

三个妖女联手,是必然的事,他对心月狐印象最深刻,对灵幻仙姑与巧去云仙子,仅有些少印象,觉得这两位仙女仙姑,一直不曾发生多少作用,威胁甚小。

鬼火猛然闪烁,然后幻化为流光。

这瞬间,他突然感到神意有些怠懈。可是,行动却表现得相反,不假思索地一跃而上,追逐流逝的光芒。

气机出现异状,精神也出现倦怠现象。

流光的速度并不快,片刻突然爆散成一团绿色繁星,几次明灭,陡然消失了。

他倏然止步,失去追逐的对象。精神倦怠的现象仍在,似乎更严重了些。

“我这在干什么?”他突然自问,神智一清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

前面突然传来一阵阴笑,笑声似乎出于女性口中。

“果然是你们。”他沉声说。

阴笑声倏止,四周除了虫声,听不到其他声息,似乎四周显得特别黑暗。感觉中,似乎四面八方,有许多无声无息的鬼物游移、飘浮、忽隐忽现。

片刻,前面萤火再现,然后,扩散成三团幽光,逐渐膨胀、扩大。

他抬手拍拍自己的额角,向逐渐明亮的幽光走去。淡淡的雾影涌升,阴气再起。

三团幽光逐渐扩大,中间幻现三个千妖百媚的女人,像是从光圈的中心幻出的,逐渐放大,随光圈的扩张而放大至一般正常人的尺寸。

像站在圆光中的仙女,异香扑鼻,不是幻觉中的假人或幻影,而是真实的美丽女人。

中间红衣红裙的美女,正是妖艳的心月狐。

右首的灵幻仙姑彩衣飘扬,左面的巧云仙子罗衣胜雪。

“你们这些美丽可爱的仙女,又找到我了,委实令人心中痒痒,也心中懔懔。”他流里流气地向前接近,也可说是色迷迷地一脸邪气,“心月狐,你一定是修成人形的狐狸精,我每见你一次,就多倾一分心,快要被你所迷啦!”三个美女全用怪异的眼神盯着他,似乎把他看成怪物,或者,要在他身上发掘些什么。

他所说的说,与往昔并无不同,邪气的神情依旧,流里流气带有轻薄与嘲弄的词句神韵依旧。其实,多少有些不同。

“怎么可能?”心月狐突然自言自语。

“应该不可能。”彩衣裙的灵幻仙姑也说。

“是不可能。”穿白衣裙的巧云仙子也冒出一句话。

说的话没头没脑,话意令人狐疑。

声音太低,还在三丈外的曹世奇听不清,即使听清了,也摸不清话意,猜不透玄机。

“喂!女人。”他提高嗓门,“你们摆出这种阵仗,到底有何用意?”

“我们来,你知道为什么?”心月狐也大声说。

“捉我替三郡主立功,是吗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那就动手呀!”

“我要和你约定时地,双方可以全力施展。”

“没胃口,我没有与人订约的习惯,一言不合,立即大打出手,这是江湖人的本色,输了做狗熊,赢了拍拍腿走人,有纠纷就地解决……”

“好,就地解决,一比三,你敢?”心月狐咬牙说,“反正敢不敢都由不了你。”

“你们本来就同进同退,当然由不了我。你的绰号叫心月狐,心宿本来就由三颗星组成,所以你们三人同进同退,代表心宿三星。我一直认为,你们三人计算我是理所当然,我早就把你们三人联手看成必然的事,用不着你提醒我……”

话未完。精光破空,异香四荡,三个女人幻化为三道光虹,红、白、五彩猛然随先发的三道精光扑到,行闪电似的接触。

这瞬间,三个妖女“人”的形象消失了,似乎她们真的是会变化的妖怪,变化为快速闪动的光。

先发的三道精光细小,挟风雷先一刹那光临。

曹世奇身形一晃,平空幻化消失。

三道精光一掠而过,风雷隐隐慑人心魄。三道彩色光虹,也一掠而过。

淡淡的虚影从天而降,手棍左右分张。

传出两声闷响,白的和彩色的光虹向两侧飞射,砰然大震中,野草纷纷偃卧。

红色的光芒,远出三四丈外倏然隐没,心月狐的身影重现。手中剑仍发出隐隐龙吟。

灵幻仙姑与巧云仙子,仆伏在左右三四丈外的草丛中,手脚仍在抽搐,起不来了。

曹世奇身形重现,轻拂手棍,左手轻拍自己的后脑,眼神呈现朦胧。

心月狐冲出三丈外,倏然转身骇然变色。两个同伴都倒了,被手棍敲中脑袋当然支持不了啦!三人的法宝和武技,毫无用武之地。

一声厉叫,她发疯似的挥剑重新扑上了。

曹世奇身形一晃,脚下一乱。

头重脚轻的感觉撼动着他,猛一吸气,强定心神,神智就在这瞬间恢复清明。

剑光恰好射到,红色的身影入目。

这瞬间,阴风惨惨,异声大作,各种奇光漫天闪烁,各种异象舞。强烈的彻骨裂肤怪劲,排山倒海似的向他集中聚压。

一声沉叱,他的身影再次幻没,手棍一动,漫天风雷乍起。

左后方与右后方,各种光花矫矢聚合。

心月狐则是下面攻击,吸引他的注意。

风雷殷殷光华爆裂中,似乎四个人影幻化为百十个异物,猛然向四方迸散,惊叫声压下了风吼雷鸣。

“吧嗒!”有人摔倒在草丛中。

是一个灰衣女人,手中剑已断了一段剑身。

另一个灰衣女人包发的包巾不见了,成了一个披头散发的怪物,远在三丈外喘息,摇摇慾倒,腰间的大型百宝囊已经裂开,囊内的物品所剩无几了。

心月狐也衣裙凌落,连里面的长亵裤也若隐若现。

曹世奇屈右膝挫倒,衣裤也破裂,手棍失了踪,已化为木屑飘散了,他脸色苍白如纸,呼吸急促,两眼无神,不住晃颈部,似要摆脱某种无形物体的纠缠,还能吃力地支持身躯不倒。

刹那间在骤不及防下,同时受到三面妖术与武技的攻击,他竟然支撑下来了,事先根本就没料到,心月狐另派有人埋伏。

这两个灰衣女人,妖术与武功,比心月狐更高明些,攻击这猛烈骇人听闻。

“这……这两个女人,才……才是你真正的心宿另……另两颗……星……”曹世奇用近乎虚脱的嗓音说,“我料……错了,难怪上……上当……你……你们早……早在农舍内……内外,泄放了可……可怕的毒……毒物……”他是后知后觉,已经后悔嫌迟。

所泄放的毒物功效属于慢性的,急性的容易被人发现异味而提高警觉。

毒物相当霸道,含有可令人神智在不知不觉中,逐渐陷入恍惚、懒散,不想思虑与活动的昏神葯物,所以他体内,虽曾发生反应,却不想思索原因,等到毒性发作加剧,他已无能为力了。

瞥了灵幻仙姑、巧云仙子、灰衣女人所躺处一眼,心月狐悲愤得慾哭无泪,以为她们都死了,所花的代价未免太惨重了。

“我要剁碎了你……”心月狐厉叫着挺剑前冲,脚下踉跄,举起的剑也不住的抖动。

没有法宝可施,没有劲道可用,全凭一股悲愤所激发的勇气,倾余力本能地冲上递剑。

狂笑声震耳慾聋,北面人影来势如潮。

“不许杀他,不然你得陪死!”有人高叫。

她想杀也力不从心,曹世奇并没有完全崩溃,生死关头,依然能勉强闪躲,她也到了强弩之末,速度与力道皆有限得很,连攻三剑,皆被曹世奇险之又险中闪开了。

她不甘罢手,但人潮已经涌到。

她已分辨出阻止她下手的人是无双剑客,三郡主曾经向她保证,无双剑客不再向她下令,似乎言犹在耳,所以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章 玄女阴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