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17章 疗毒村野

作者:云中岳

杜琴被制了经脉,气血的流动受了阻碍,气机失禁,无法聚气行功自救。

迄今为止,她仍然不明白何以被妖女们制约,本来该是她制住了心月狐,押着三妖女前往妖女的秘坛巢穴,为何反而成了妖女的俘虏?

她被囚禁在一间空房内,双手被背捆丢在壁角下。房内有一盏菜油灯,房外有一个女人看守。

她被押回片刻,无双剑客便飞骑赶到了,妖女们来不及盘问,她不也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事。

听到渐来渐近的脚步声,她已感觉出不妙了。

白天在十里亭小食店,她打了心月狐两耳光,现在她反而落在心月狐手中,她的处境大大的不妙。

三个人影出现在房门口,为首的人果然是心月狐,接触到心月狐要吃人的目光,她心中一凉。

“先给我狠狠地摆布她。”心月狐恶狠狠地向两名随从下令。

两个女随从把她当作练拳脚的悬吊沙袋,拳打脚踢打得她仆而又起。

先把对方打个半死,消除一切骄气霸气,再在伤害精神肉体上加压力,就可以任意摆布了,这种讯问手法相当残暴,但相当管用有效。

杜琴倔强地不大骂,忍受痛苦的韧性十分强烈,直至挨了几记重击而昏厥,一直没有软弱的表示。

女随从弄醒了她,她仍然怒目而视,态度顽强。

“够了。”心月狐终于下令,阻止随从再痛打她。

女随从将她推倒,退至一旁冷笑。

“招你的姓名来历。”心月狐开始厉声盘问。

“呸!”她吐出一口血水,挣扎着坐起,“世间恩将仇报的人很多,你是最卑贱的一个,早知你是如此卑劣的妖妇,你被作践死了,我也不会强出头管闲事,我真是瞎了眼。”

“唷!你像是打抱不平的女英雄呢!”心月狐不怒反笑,笑得开心极了。

“那是当然。”她活动手脚站起,“没料到你生得贱,难怪他当众侮辱你,你是自找的,我却看不过去自讨没趣强出头,我认了,你要怎样?”

“我怀疑你是他的同党。”

“如果是,你早就死了。”她咬牙说,“第一记耳光,我就可以打破你的头要你的命。我好后悔,没当堂把你打死。”

“你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我还有疑问。”

“什么疑问?”

“在江湖浪迹的男女,对礼教的要求并不苛,互相呵护,也互相伤害,一时忿怒可能流血五步,但通常不会将小冲突放在主上。你管这件闲事,在你来说平常得很,事过了也就算啦!为何仍死缠不放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不同,我受到你的侮辱,伤害,我本来就会放过你,你居然不放过他,为何?他并没伤害到你,你没有任何死缠不放的理由,我要知道原因,说。”

“我要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,如此而已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杜琴突然心中一震,脸色一变。

她知道这是真的,但另为原因促使她紧锲不舍。

真正的原因是什么?这问题触及她敏感少女的心扉。与曹世奇短暂的接触,她第一眼便对曹世奇产生好感,第一印象极佳,直至心月狐出现,她才被曹世奇的恶劣表现激怒了。

其实,那根本不关她的事,天下间每天发生千千万件闲事,小小的无伤大雅闲事哪能管?

她知道真正的原因,但哪能说出心中的秘密?

“我明白了。”心月狐是人精,黄毛丫头的神色变化瞒不了她。

“你明白什么?”杜琴心虚地问。

“你想他依你的想法,做一个你认定的英雄人物。”心月狐嘲弄地说,“要他做一个你心目中的大丈夫,大丈夫必须行得正坐得稳,口不出邪言,行不路逾矩……”

“啐!你……”

“你中了毒,而且中毒甚深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

“你老爹一定是什么英雄人物,所以你也要他做英雄大丈夫。你一个坏脾气所知有限的黄毛丫头,居然妄想要别人按照你的标准活,简直岂有此理,你算什么?好笑,小丫头,你没有机会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要毙了你,免得你自以为是,要他接受你的改造,你不配,你也不可能改造他了,你活不到明天。”

举手一挥,心月狐带了两位女随从出室走了。

房门是大开的,那位看守当门而立盯着她阴笑。

她毫无逃走的机会,只能眼巴巴等死。

幻剑飞仙在小村外侧,进入一座废弃的小屋,让曹世奇歇息,行功驱除体内异物,睡眠养息。她自己潜入村中,取来了茶水、食物、洗漱用具,像一个尽责的温柔主妇,什么都不用曹世奇担心,直等到曹世奇精力恢复睡下之后,她才在床前的长凳和衣入睡。

曹世奇的伤势,在练武人来说,算不了一回事,麻烦的是毒物在体。

这种并不猛烈,作用是活擒对手的毒物,中毒的人如果能撑过危险期,体内排毒的功能便自行发挥威力,不久便可自行痊愈。

曹世奇携有几种辟毒防迷香,以及内外伤救急或保元的膏丹丸散,妖女们的毒葯难不倒他,用葯与行功双管齐下,复元的速度极为惊人。

既将破晓,他悠然醒来,经过将近一个时辰的睡眼,他精神焕发,生龙活虎。

室内一灯如豆,他披衣而起,瞥见睡在床口长凳上的幻剑飞仙,突然感到脸一热,心跳突然加快,想转移目光却拒绝转移。

长凳宽仅八寸,人睡在上面,稍一转侧,毫无问题会掉下来。

幻剑飞仙沉沉入睡,躺得四平八稳。发育成熟的少女胴体,如果身材美好,平躺依然凹凸分明,在男人眼中,具有无穷的诱惑力。

幻剑飞仙身材健美,平躺在凳上依然曲线玲珑,孤男寡女相处暗室之中,夜静更阑没有任何干扰,天生的异性吸引独处一室,所冒的风险不言可喻。

“她那么信任我。”他自言自语,轻灵地起身离床,“该死!我竟然心猿意马。”

为了他,幻剑飞仙付出了全部精力。背着他飞奔逃命诱敌杀人,安顿后一直就在忙碌,透支大量精力,疲劳过度睡得正沉,可知必定完全信任他,他真不该产生任何不良的念头。

穿妥衣衫,他轻轻地伸手托起幻仙飞仙。

“哎呀!”幻剑飞仙猛然惊醒,本能地挣扎。

“你到床上去睡。”他柔声说,“你该获得充足的休息睡眠,其实你比我还要累。”

“不要紧啦!”幻剑飞仙停止挣扎,嗓音变了。

“别傻。放心睡,我到外面看看。”“但你……”“我已经恢复精力,放心啦!”曹世奇将她放上床,“任何一座村落都不安全,妖女们可以控制每一个村民,我觉得这里不怎么安全,距妖女的藏身秘坛太近了,出去看看才能安心。”

“我也去……”

“不行,好好歇息,听话。”

他出室掩上门,幻剑飞仙盯着他的背影发呆。

三郡主并不完全倚赖玄女坛的人供给消息,她的四队人马,也各自派有眼线侦查,各队有自主权,可以因情势的变化而自由行动。

四队人马分散在各处,事实上也无法统一行动,情势多变,而消息传递也不易,统一行动决不可能争取时效,应付不了突发性的情势,有充分的自主权,应付变化不至于缚手缚脚。

田主事这一队人马,早已与无双剑客的一队分道扬镳,两队人马在十里亭附近,穷搜曹世奇白忙一场,之后他带了本队人马走了。

他是正式的军官,在汉王府三护了任职,外调参加神龙密谍,身分地位比无双剑客高,汉府聘请的江湖浪人,根本毫无地位。

但在神龙密谍中,无双剑客却可以指挥他。

这次拦截钦差的行动中,他是反对节外生枝,不同意分心对付曹世奇,反对浪费人手最力的人,应该集中全力拦截钦差,无关的事不宜过问。

但他的意见不受到重视,三郡主不听他,无双剑客只知表示忠诚,忠实地执行三郡主交代的事,他孤掌难鸣,心里十分懊恼。

他不敢不听三郡主的命令,不得不铆足全力,积极搜捕曹世奇,希望早些将曹世奇毙了,三郡主才会把精力放在拦截钦差的主要任务上。

他是一个能干尽职的军人,办事的方法和手段,有他自己的一套,行动也比其他的人积极些。

天将破晓,他不辞辛苦,仍然带着疲劳不堪的五十余名部下,逐村搜寻敌踪。

他搜村的手段相当激烈,派人首先入村找到村长,召集里正甲首,严厉地盘问是否收容了陌生人,稍有可疑,再逐户搜查。

人马接近小村,引起一阵剧烈的犬吠。人下马堵住了村口,拉开了村栅门。

“先搜村,搜完后在这里歇息。”他向部下宣布,“如无状况发生,咱们可以休息两个时辰。”

他似乎有预感,很可能有状况发生。

五十几个人,即使所有的人都是高手名家,要在黑夜中,对锁村落搜捕一个武功超绝的高手,简直是开玩笑,有如儿戏。

五十余个人,吓吓平民百姓或许有用,吓一些歹徒恶棍就效果有限,机伶的泼棍早就扮蛇鼠溜走了,哪会有人在床上等他们搜?

显然田主事不会获得信息,不知道不久前曹世奇与心月狐众妖女冲突的经过,也没接到无双剑客暗中跟在心月狐后面,晚到一步扑空的消息。

夜间搜索的人是移动的,消息传递极为困难,须依计划抵达预定停留的地方,派出联络人员互通消息,走到间不可能知道各处所发生的事故,不能及时掌握情势变局。

他下达搜完村便休息的命令,立即引起一阵欢呼,小队的负责人立即分派人手,封锁封外围,他自己带了一半人,疾趋村中心。

他的预感果然应验了,接近村中心,村口却传来一声厉叫,他感到心向下沉,凶兆验现,汗毛直竖,也像是突然被人泼了一盆冷水。

“退!”他紧张地大叫。

二十余人像潮水,跃上马向村口狂奔。

人马远在里外,村中的狗已经发出惊扰性的吠叫。

狗仗人势,只敢恐吓势弱的人,一旦没有主人撑腰,来的人马又是一大群,狗必定惊惶走避,甚至夹了尾巴由狗洞钻回屋里躲藏。

当群犬惊惶走避时,村口两侧幽暗的树暗下,幽灵似的人影已经恭候片方刻了,沉静地等候变化。

田主事带了一半人,牵了坐骑入村走了,留在村口的两小队二十五个人,还在就分配的封锁地段作最后的洽商,有人找地方系坐骑,以便防堵的位置。

谁也没留意多了两个人,没有人察觉到危机光临。

三个在树下系马的人,没听到身后有异样的声息,后脑先挨了一击,然后腰脊一震,便不知人间何世了。

人疲马乏,黑夜中人与马挤在一起谁知道身边的人是不是自己人?发觉有异起疑,打击已如雷霆般光临,任何反应皆来不及了,何况天将破晓,受到袭击的可能性降低,疲乏之余,警觉心也降低至谷底。

有备计算无备,打击之快有如迅雷疾风。

最后一个人被击毁身柱,被扭住肋肌向外拉扯,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随即被一掌拍昏了。

田主事领先策马冲出村栅口,心中一凉。马匹散漫地在附近走动,却没发现有人。

“我的天!我们的人完了。”他骇然狂叫。

后面的人向两则驰出,有人拔刀剑下马察看。

“这里有人。”一名骑士惊叫,“还没死。”

“这里也有,是李驹……也没死……”

结果,二十五个人全被找到了,全都昏迷不醒,而且脊骨都被打断,全成了废人。

幸运的是,一个人也没死。

“这怎么可能?”田主事惨然仰天狂叫,“仅片刻工夫,我的人……天啊!是什么鬼物残害了我的人?“

“不是被鬼物击伤的,长上。”一名骑士悚然地说,“是被内家高手用重手法击毁了身柱,击中后脑,都是被身后的人偷袭遇害的,他们并没与人交手。”

“偷袭的人不止一个。”另一名检查伤势的骑士是行家,说出检查的结果,“击毁身术的高低部位不同,最低是命门肾门,最高是灵台和神通。这与下手的距离无关,而是下手的人身村高低不同。”

“救醒他们问问看。”田主事不死心,要知道究竟。

“没有用,长上。”骑士苦笑,“我敢断言,他们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疗毒村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