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18章 逞威秘坛

作者:云中岳

整座后进内院,用作香坛有如家祠。农宅主人是妖女的信徒,也很少在香坛走动。目下情势紧张,暂成为禁区,众仙女仙姑光临神坛,宅主人除了派内眷伺候之外,没有闲那时人等敢于闯入。

内堂改建成神坛,供的木雕九天玄女颇为精巧,之外还附祀一些神佛小泥塑金像,神佛有志一同接受拜祀。

神案上两盏长明灯光度有限,殿堂依然幽暗,曙光从大门透入,里面光影朦胧。

原本在大院子里担任警戒的一个中年美妇,被弄昏塞在门角像具死尸。

扫除供桌的杂物,只留下两瓶香花,竖起拜台当作坐凳,点起两根巨烛,殿堂大放光明。

幻剑飞仙像能干的主妇,把殿堂清理成客厅,陪贵宾曹世奇品茗,谈笑风生说些游历天下见闻。堂后是内房,已被改为静室,安顿香坛的执事人员,贵宾室则是几位仙姑仙女的宿处。

终于出来一位年轻女郎,一位中年美妇,发出一声惊呼,怔住了。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年轻女郎惶然叫。

女郎是心月狐的女随从,认识曹世奇,对幻剑飞仙却陌生,但并不怎么感到意外。

曹世奇在心宿三星骤然偷袭围攻下,措手不及吃了亏上当,危急时被疑似女人的黑影救走,猜想必定是这位穿青劲装的女人所为,虽则幻剑飞仙换了装。

“我们已经喝了半壶茶。”曹世奇安坐在竖立的拜台上,摆出主人气派,"天亮了你们才出殿上香,未免太懒惰了吧?赶快召集弟子信众出殿参拜,还来得及向玄女娘娘赔罪。”

中年美妇突然从侧方飞扑而上,双爪齐出,速度惊人,像一头扑向猎物的豹。

幻剑飞仙顺手抓住插满鲜花的大花瓶,奇准地扭身猛然下砸。

一声怪响,花瓶奇准地砸在美妇的头上,瓶破水流,鲜花撒了一地。

美妇向下一扑,人事不省。

幻剑飞仙若无其事地重新坐下,替曹世奇斟茶。

“曹兄,我想到一个妙主意,可以彻底消除妖女们的耳目,她们就无法助纣为虐了。”她脸上有灿烂的笑容,似乎她刚才并没用花瓶打破美妇的头。

“尚小姐,你又有什么妙主意?”曹世奇也在笑,说的话却怪腔怪调。

“她们不是利用一些土豪恶霸,唆使城狐社鼠和你捣蛋示威吗?”

“是呀,手段非常可恶,甚至利用愚夫愚妇和小顽童,替她们做眼线传消息。”

“我们也可以利用土豪恶霸呀!”

“怎么利用?”

“狠狠地揍他们,逼迫他们与妖女划清界限,他们都是有家有业,财大势足的地方龙蛇,只要狠狠地杀他们的爪牙,烧他们的庄院,哪怕他们不屈服。”

“唔!以毒攻毒,真是妙主意。”曹世奇高兴地拍桌表示赞同,“你真是个天才。”

人是陆陆续续出来的,大清早女人出房,麻烦事多得很,穿衣裙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内堂中枢有变,应变的速度比男人差远了。

十余名女随从,散布在四周,先出来的人不敢妄动,惊恐的神情流露无遗。

心月狐终于出来了,五个重要首脑,大半是曹世奇手下的败将,一个个脸色大变,心虚胆寒。

天垣星主换了装,不再穿可隐形的灰衣,三十余岁风华正盛的美丽女人,穿起华丽衣裙,自有几分逼人的富贵风华流露,庄严得像一个女神。

心月狐年轻,天生丽质,穿了月白色滚红边雷花大纹宽衣裙,像女道士那种宽衣裙,真有几分飘飘若仙的神韵。可惜也流露出几分妖媚的气质,但并没消减她形之于外的诱人风华。

“该死的,你打上门来了。”心月狐咬牙说。

“哈哈!你这騒狐狸外表是妙人儿,说的话一点也不可人。”曹世奇怪笑,“你可以带了人,四面八方找我勾引我,甚至杀我,手段激烈无所不用其极,我就不能止门找你了?他娘的,天下间的歪理全被讲尽了。”

“曹兄,还有一个更妙的主意,只是太毒了些,很可能牵累不少无辜。”幻剑飞仙不理会心月狐说歪理,继续与曹世奇高谈阔论。

“如何太毒?”曹世奇问。

“弄一些伪证,向府衙告密,揭发有妖人在这附近妖言惑众,聚众谋逆,意图不轨。我们都知道,真定卫军方,有些怀不臣之念的谋逆犯,公私两面皆包庇这些妖人。但府衙的人却怕有妖人谋逆,任何事皆可装聋作哑,谋逆可是天大的灾祸,谁也负不起责任,任何罪案皆可马虎,谋逆却必须彻底追根究源决不宽容。接到谋逆密告,一定鸡飞狗走,天知道会有多少人遭殃?所以……所以很毒,但非常有效。”攻心为上,这些话真有让妖女们心惊的份量。

“山东谋逆案唐佛母破牢飞去,天下各地的和尚尼姑,被捕押至京师审讯的无辜,数量将近十万之多,牵连太广,这个主意太毒,不妙。”曹世奇大摇其头,“呵呵!你还有更妙的主意吗?”“这个……”“好好想,不必急。”曹世奇瞥了跃然慾动的天垣星主一眼,“让她们有充裕的时间,凝聚元神施展颠倒乾坤大法。”

“什么叫颠倒乾坤大法?”

“那是一种极为深奥的幻术,她们人手足,预占了有利的方位,利用各种法器,包括施放各种迷人神智葯物,制造出令人生幻觉的空间,世间平常的事物,皆出现颠倒相反的现象。比方说,人是不可能用手代翅习飞起来的,但陷阵的人眼中所看到的人,不但能飞,而且连自己也能在天上飞舞。人只有一个头,陷阵的人所看到的人,很可能有各式各样的怪头,甚至有九个头。并不是她们制造出一个有九怪头的人让你看,而是你自己制造出来给自己看的九头人,够怪异吧?”

“这是说,人怕死,她们却可以令乐于去死?”

“一点不错,如果你我陷入阵中,不必她们动手杀我们,我们会乖乖地欢欢喜喜自杀。或者像羔羊一样,让她们不费吹灰之力,把我们穿了琵琶骨牵走,交给那个什么三郡主宰割。”

“厉害,我害怕……”

“呵呵,你一害怕,什么都完了,有我在,你什么都不要怕。”

“曹兄,你……你能破解吗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曹世奇仰天狂笑,声震屋瓦,“这种刚入流的雕虫小技,用得着费工夫破解?你知道作法自毙的意思吗?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她们会在行法中自食其果。”

“这……”“所以,我给她们有施展的机会,在我心中有备时,她们已经死了一半了。她们知道我对付得了妖术,所以昨晚虽然也用妖术吸引我的注意,真正给我造成伤害的,是她们出色的武功,妖术是虚,武功是实虚实齐施埋伏乍发,我浑然无知,所以遭殃。

今天,我敢大方地坐在这里,给她们有充分的时间施展,让她们用魔火炼我这个金则,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,我会做这种笨事吗?像昨晚一样,你我合作愉快,把那个什么田主事五十几个人一举消灭,岂不省事多多不必冒风险?”“可是,我……”幻剑飞仙脸有怯容。

“你心中有我吗?”曹世奇脸上狞猛的神情消失了,语气无限温柔。

“岂仅是心中有你?你无所不在。”幻剑飞仙语音柔柔地,吸眸中焕发动人的光彩,粉颊抹上一片嫣红,惧怕妖术的怯容早已一扫而空。

“那她们就伤害不了你。”“我……我只担心你……”“她们绝对伤害不了我,你看。”曹世奇向天垣星主伸出大手,远距丈七八,冷冷一笑,徐徐反掌一拂。

天垣星主正在举剑齐眉,抱元守一口中念念有词。

其他众妖女,也摆出凝神行法的态势跃然慾动。

空间里寒流渐浓,隐隐传出慑人心魄的异啸声,似乎是遥远的天边,正向地下接近。

天垣星主的身躯突然向后飞抛,砰然大震中,摔撞在神案侧后方的墙壁上,似乎房舍摇摇,这一摔一撞力道惊人。

“当!”长剑掷地声震耳,震声吸引了众妖女的注意力,心神一分,行法中断。

天垣星主扭动了,手脚摊张像具死尸。

“你也准备。”曹世奇站起,手伸向心月狐。

主阵的首脑无缘无故摔昏,妖女们心胆俱寒。

“我给你拼了!”心月狐厉叫,剑一伸一沉,炫光乍射,上空繁星纷附,风雷乍起。

幻剑飞仙胆壮气盛,已行钱步像一道旋风,贴地扑出掌拍腿扫,眨眼间便击倒五个妖女,其中包括妖术武功皆出类拔萃的灵幻仙姑,出其不意的快速猛烈攻击,把在原地呆立行法的人打得落花流水。

曹世奇任由心月狐冲近,左掌轻轻一拨刺来的剑身,剑向外荡,空门大开。

“你再也休想撒野了。”他一把揪住心月狐的胸襟将人拉近,顺手就是两耳光。

“哎……放手……”心月狐狂乱地手抓脚踢,像惊怒的猫大发野性。

但在曹世奇一双大手的播弄下,所有的挣扎皆徒劳无功,一阵揪扭扑摔,最后嚎叫着躺在地上抽搐,这一顿纠缠她吃足了苦头。

曹世奇毫无怜香惜玉的风度,撕开心月狐的腰带作捆绳,四马倒攒蹄捆得结结实实,摆放在祭台上当供品,甚至恶作剧地在髻上插上三支香。

不同的是,上供的全猪全羊是爬伏着的,心月狐的手脚,却是捆在背部。

“我要把你们的头发剃光,扮成尼姑押至京都领赏。”曹世奇大叫着冲出,一掌把巧云仙子拍昏了。

风扫残云,十七个妖女,一个也没跑掉。

幻剑飞仙兴高采烈,把妖女们熟练地上绑,自始自终,她对所发生的异象视若无睹,听而不闻,异象异声皆对她毫无影响,她心中只有曹世奇的形影,妖术撼动不了她,所以她十分兴奋,出折攻击如获神助,十七个妖女,她摆平了一大半。

心月狐和灵幻仙姑,巧云仙子,被摆放在神案上当供品,其他十四个则排列在神案下,呻吟着骂声此起彼落,有些则昏迷不醒。

“这些人的身价非常高,是一笔大财富。”曹世奇在一旁大叫大嚷,“三郡主包庇不了你们。而且,我相信她为了自保,会派人暗杀你们灭口。她的神龙密谍人才济济,暗杀高手车载斗量,派几个人进出锦衣卫的天牢,杀掉你们轻而易举。你们好可怜,两方面的人都要你们的命。”

唐赛儿山东造反的大案,迄今仍然余波荡漾,官府加紧追查余孽,和尚尼姑仍然是注意侦查的目标。如果把她们扮成尼姑押至京都领赏,身入锦衣卫天牢,后果不寒而栗,死路一条。

“你……你不要做太……太绝……”心月狐咬牙切齿尖叫,“我们也不是得已……”“所有犯滔天罪的死囚,作起恶来人神共愤无法无天,一旦落了网报应临头,就亟口呼冤说是不得已身不由己。”曹世奇打断心月狐的叫屈,“现在先私后公,我要将你们上供求证,看你们的神九天玄女娘娘怎么说。如果她说你们真的不得已无罪,立即释放;不然,就废了交给官府处理。”

要泥塑木雕的神像说话,简直是开玩笑。

幻剑飞仙忍住笑,懒得看曹世奇戏弄这些妖女,往后堂一钻,搜查房屋内还有没有漏网之鱼。

“天杀的贼胚!”心月狐把心一横,破口诅骂,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“你还嘴硬?”曹世奇揪住她的发髻扭转头,“我先敲掉你漂亮小门牙……”“不要……”心月狐害怕了,“放我一……马……”女人的门牙怎能敲掉?心月狐长了一口漂亮的贝齿,被敲掉等于毁了她的花容月貌,那能不害怕?

“我为何要放你一马?”曹世奇部,揪发髻的手并没放开。

“我……”“你们再三向我下毒手,一次比一次凶狠。”“三郡主也再三逼我,无双剑客甚至把我痛打一顿,天啊,你要我怎办?”

“无双剑客居然痛打你这个美人?”曹世奇颇感意外,“据我所知,他成名前后,贪财、好名、好色、心狠手辣,什么都急,总算争得无双剑客的绰号,声威日盛,怎么可能改变性情和嗜好?”

“他在争取三郡主的好感,三郡主比我美,权势更高一千倍一万倍,他……”“他本来就是汉府雇用的人,三郡主是他的主子,博取主子的好感表示忠诚,是理所当然呀!唔!也许他对仪宾有兴趣呢!”公主的丈夫,称驸马都尉,以下郡主、县主、郡县、县君、乡君等等世代的丈夫,都称仪宾。

皇室同样重男轻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 逞威秘坛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