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19章 荒郊追逐

作者:云中岳

信使说:情势紧急,必须尽快赶往兴隆屯会合。

可是,三位信使并不急,十里路健马一冲便到,但他们并不策马飞驰,蹄声得得,用小走步不徐不疾小驰,有意保持健马的精力。

心月狐心中不安,并没有看出异状。

绕过一座小村,前面没有麦地,而是一处杂树蔓草散布的旷野,三里外兴隆屯的庄门楼高出树梢,远远地可以隐约看到门楼上了望台有人走动。

是一座建了护庄墙的村庄,也就是有自卫力的村庄。

距庄门还有里余,后面两匹健马飞驰而至,三位信使放松缰绳,坐骑更慢了。

两骑士不再急赶,超越众妖女的坐骑,与三信使并辔向庄门小驰。

“怎么了?有何动静?”为首的信使向两骑士问。

“奇怪,毫无动静。”

留了大八字胡的骑士粗眉深锁,“你们出村之后,没有任何人跟来。我想,长上完全料错了,曹小狗恐怕已经远出数十里外了。”

“也许他不急于跟踪。”信使自以为是,“以后再循踪跟来呢!”

跟在后面的心月狐,听了个字字入耳。

“哦!你们认为曹世奇会在我们后面跟踪?”她忍不住扬声说,“以为我们可以诱使他跟来?”

“长上的估计如此。”骑士扭头说。

“长上?长上是谁?不是三郡主?”她脸色一变,听出凶兆。

“进庄你就知道了。”骑士不多作解释。

“三郡主在何处?”她追问。

“进庄自知。”

“那么,不是三郡主召我们来了。”

“少废话!进庄自知。”骑士大为不耐,一抖缰健马前冲偕同伴先走。

心月狐勒住坐骑,向后面的同伴打手势。

为首的信使哼了一声,兜转马壮举。

“心月狐,不要妄图抗拒。”信使脸一沉,先前和气的神情消失无踪,声色俱厉,“这附近已布下埋伏,等候曹小狗跟来。你如果打转回去一走了之的主意,结果你去想好了。”

“你们……”

“两队人马昨晚就在兴隆屯歇息,你们歇息的小村,我们也派有眼线,订妥了埋伏大计。你们,就是引曹伏的媒子钓饵。你们如果抗命,乱了咱们的大计,出了任何差错,唯你们是问。”

心月狐心中一凉,也心中恨极。

“罢了!”她绝望地说,再打出手势。

大厅中,主人无双剑客带了一群人,接入心月狐十七个女人,脸色阴沉,神情不友好。

这次,无双剑客的态度又变了,不再盛气凌人,而是阴沉冷森,令人心慑胆寒,像一正向猎物偷蹑潜行的豹子。

心月狐的态度也有了改变,她本来就是一头机警的狐狸,一旦下定决心,应付危机的能耐是相当强的。她知道无谓的抗争无济于事,反而使自己陷入困境。

“三郡主真的不在此地,你真会假传圣旨呢。”她似笑非笑在一旁落坐。

她不再激愤,不再冲动,摆出认命的无所谓泰然面孔,说的话冷嘲热讽也不再那么强烈。

“三郡主会来的,但不是现在。”无双剑客冷然审视她的神色变化,观察她的情绪反应,“曹小狗神出鬼没,飘忽不定,到处窜扰,所以必须以静制动,布下天罗地网引他送死,需要你们协助布伏……”

“也需要我们做诱饵。”心月狐泰然接口。

“不错,我知道你们曾经发生了一些事,我要知道详情,你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“还有什么好说的?我不是一个经不起打击的人,我们出事的经过,你们该比我更清楚呀!”

“不太清楚,所以……”

“那位假传圣旨的信差,说话不小心溜了嘴,他说你们在我的香坛派有眼线。我想,那该是监视我而非侦查曹世奇的对内谍探。我们出了事故,按时地估计,你不可能知道,但你却知道了。如果我所料不差,你已经控制了我传递消息的旗号网络。石参赞,有什么事你请尽管吩咐,水里火里我都会忠实执行,我不再坚持拥有行动自主权,不要把我当作内贼来防,我是你们最忠实的拥护者。”

“是吗?但愿我能相信你的话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心月狐嫣然笑问,态度与往昔迥然不同,“我请求你信任,我的话出于诚心。”

往昔她听到损及自尊的话,她会仇愤地反驳。

“我感到诧异,疑团难解。”

“我在听。”

“你知道田主事出了事吗?”

“曹世奇说了,我不信。”

“唔,你这两句话可信。我感到诧异的是,我们的人如果受到袭击,必定死伤惨重。而你们与他曾经多次搏斗,你一直就能与他保持接触,但你的人虽则也有几个人受伤,却不曾发生严重的损害,为什么?”

“你应该知道呀!”

“应该知道什么?”

“他根本没把我们看成劲敌,我们的法术他毫不在乎。他所顾忌的事,是我能清楚他的行踪,在附近数百里方圆地境,每一座村庄都有人留意他的行踪。所以,他要我背叛你们以解除他的威胁,杀掉我们,我的徒众反而会激起复仇的更激烈行动对他不利。他威吓各地的土豪巨霸而不下毒手,用意就是避免走极端,手段非常有效,各地龙蛇已经不听我的了。”

“似乎有点道理,他这次也逼你背叛?”

“对,手段一次比一次激烈。”

“你没考虑接受他的胁迫?”

“你希望我背叛你们?”

“不要和我在嘴皮子上逞能。”无双剑客发怒了。

“我怎敢?”心月狐反而媚笑,“三郡主名义上她是王府的金枝玉叶郡主,平民百姓的主宰,实际上她是我的同门,而且我是她的师姐,除了师门情谊之外,也为了日后的目标而同富贵共患难,我会背叛她吗?唔!我有点明白你的意思了……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没有几个人可用,也禁不起曹世奇一击,各地的豪霸龙蛇已失去利用价值,普通的村夫愚妇派不上用场。而现在你已经接收了我的传信网,我唯一有用的工具已成了你的,我的利用价值已经完全消失,留下反而有背叛的顾虑。飞鸟绝,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;这是千古不渝的定律,我们命该如此,怎么办,你说吧!”

解下剑丢在一旁,再解百宝囊乾坤袋丢在脚下。

灵幻仙姑长叹一声,也解剑卸囊,其他的人,也咬牙切齿解除武装。

无双剑客大感意外,也感到失望,情势失控,并没按他的估计发生预期的变化,依他的估计,众妖女将被逼得忍无可忍,再次和他动手反抗,他就可以名正言顺摆布这些妖女们了。

失去利用价值的人,留有确有后患,能用则用,不用则杀之以除后患,以免为敌方所用,这种作法和手段,是人人都会玩的常规。众妖女不反抗来软的,他失去发威的借口。

下不了台,他要来硬的了,拍案而起。他的两个心腹向他打眼色,右首那人附耳向他说了一些话。左首那人干脆拉他离座,进入后堂。

“你会坑了我们,兄弟。”这人低声埋怨,“众目睽睽,所有的人都知道,妖女们是你派人召来的,出了事,谁也掩饰不了。”

“我们的人靠得诠。”他肯定地说,“不会有人胡说八道。”

“真的吗?我们的人,大多灵敏是汉府忠心耿耿的老部属,心月狐几个妖女,毕竟是三郡主的师姐,她们对三郡主的忠诚无可怀疑,你并没掌握她们背叛的确证,三郡主纵容你管束她们,并没允许你将她们置于死地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一旦曹小狗并没跟来中伏,你哪有把握毙了他?没能毙了他而你却除掉众妖女,你怎么向三郡主解释?兄弟,不要认为你真能掌握生死大权,便可六亲不认任意处决任何人,一旦你严重损害了三郡主的权益,她不会饶你的。目下三郡主拦截钦差的事尚无下落,正在气头上,你如果能毙了曹小狗,她或许不追究你处决众妖女的事,众妖女本来就是专为对付曹小狗而派遣的,成功之后,牺牲她们亦在所不惜。不成功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先把她们囚禁起来总可以吧!”无双剑客总算知道不能妄动,“曹小狗一定会暗中跟来的,只有众妖女才能掌握他的动静,众妖女是他最大的威胁,他一定会不断逼迫众妖女背叛三郡主。这小狗的性格,我已经大致摸清了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”

“咱们这就好好准备,曹小狗应该有所举动了。”

不久,众妖女被囚禁在两间坚固的内室中,内外皆有人看守,成了待决之囚,逐一受到讯问,她们毫不反抗。

信息不断从四方传来,用的是旗号。

信息十分令人失望,曹世奇与他的同伴幻剑飞仙毫无形影,小径两端所设的埋伏无用武之地,似乎这两个人已经消失无踪,很可能已经远出数十里外了,守株待兔妙计落空。

近后午时分,西面四五里的伏哨,终于用旗号传回消息,发现一个可疑的人。

好漫长的等待,每个人都等得心中冒烟。毒太阳高照,没有一丝的风,藏匿在旷野布伏的人,一个个被晒得叫苦连天,好不容易得到了可疑的消息,总算给这些人带来一线希望。

可是,那可疑的人并没接近至三里内的埋伏区。

众所周知,曹世奇一直就是赤手空拳单独行动,突然身边多了一个幻剑飞仙,无双剑客颇感意外,也感到有点不安,平空多了一个劲敌。但在所有的人心目中,仍然认为曹世奇仍会单独行动。因此这个可疑的人,一定是曹世奇。

旗号传递消息固然十分迅速,但只能传递简单的讯息,讯息表示无法证明是不是曹世奇,埋伏的人空欢喜一场,只能忍酷阳曝晒,在埋伏区枯等,望眼慾穿,等得心中焦躁,把曹世奇恨入骨髓。

可疑的人既然不接近,不得不派人前往查证了。

兴隆屯西面,有一条小径通向另一座小村,然后与大官道衔接,全长十里左右。

伏哨藏匿在五里处,距小村里余,可以看清只有二三十户人家的小村一切动静。半个时辰前,发现一个穿灰衣,挟了剑的人在村仙外走动,不时在村东探头探脑,向东面兴隆屯方向眺望,大多数时间在村内逗留。

小村看不见五六里外的兴隆屯,被树影挡住了视线。

出面查看不是伏哨的责任,必须另行派人查证。

派来三个扮成村夫的人,他们都认识曹世奇,辨认查证,不需使用武力。

三个村夫来得正是时候,可疑的人正打臬从西面离去,西面三里地,是旅客络绎于途的大官道。

三个村夫在村西的栅口,追上了挟剑正要离去的人,曹世奇身村高大,这人身材矮小,一看便知不是目标,实在不需拦住盘查的。

他们真不该强盘查的,抢出劈面拦住了。

“是那个假货。”为首的人瞥了一眼,便知道这人是何来路了,向同伴打招呼,“是心月狐那些人,擒住拷问的女扮男装的小女人,没错,一定是。”

心月狐众妖女,已将所遭遇的事故招了供,当然也将擒住杜琴的事说出,所以一看便知是假书生杜琴。

无双剑客攻了杜琴三剑,正以不知杜琴的来历而冒火,曾经向属下表示,要他们留意这个人。

杜琴被心月狐众妖女不明不白擒住,吃足了苦头,心中的怨气化为怒火,正要找人发泄。

“唷!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她压住怒火,居然能摆出轻松的姿态周旋,“不会是劫路的吧?”

“你在十里亭,曾经与曹世奇交过手。”

“不错,也揍了心月狐。”

“咱们的长上要见你。”

“你们的长上是谁?”

“见了他你就知道了,小女人,你在这里鬼鬼祟祟,逗留了老半天,为何?”

“等心月狐。”她用不着隐瞒意图,指指东面,“我知道她们躲在那一带的村庄里,人数很多,所以我不想冒险去找她们,等她们出来再惩戒她们,老半天不见她们有何动静,只好暂且放过她们。哦!你们是……”

“心月狐是我们的人。”

“好哇……”

“且慢,不要妄想撒野。”村夫摇手阻止她撒野,“你与心月狐的小过节,算不了什么,你打了她,她也打了你,互不相亏,没有再进一步结仇的必要。你曾经与曹世奇一言不合大打出手,算起来同仇敌忾,与咱们站在一边的,咱们用得着你这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 荒郊追逐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