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02章 大巧若拙

作者:云中岳

五十余匹坐骑,分两路小驰。

“长上,那些食客中,一定有三郡主的人。”并辔小驰的骑士悻悻地说,“真该采用最原始有效的办法,把所有的人都毙了,宁可错杀一百,不可纵错半个逆犯。”

“我们不能这样做。”罗百户道,“我知道那些人中,有汉府的杀手在内,所以三郡主急急忙忙赶来救援。但在三郡主赶到之前,咱们并不能证明哪些人可疑,伤害无辜毕竟于心不忍。”

“他们怎么可能来得那么快?”骑士眼中有疑云,“我们接到消息,便奉命立即动身至分配区戒备,他们……”

“汉府的谍队在京师,人数决不少于五百。大世主安置在京都,也有上千干员可用,每日用飞骑将消息传往安乐州,昼夜往来有十名专使,重要消息限令在两天半之内送达,消息比我们还要灵通。”罗百户忧形于色,神情不安,“我们办事层层节制,缚手缚脚。我敢断言,前天皇上驾崩,当天他们的人便出京布置了。而我们昨天才得到皇上驾崩的消息,比他们慢了一天。”

“我担心的是,三郡主出现在咱们的责任区,显然把精锐派来了,咱们哪能防止他们蠢动?他娘的!咱们的脑袋可能掉定了。”

“必要时,只好破釜沉舟和他们拼了。”罗百户咬牙说:“拼一个算一个,你有拼的勇气吗?”

“我现在就敢向他们挑战。”骑士拍拍胸膛,“我不见得怕哼哈二将。”

“你心理上先有所准备,我会找机会和他们了断的,哼!”

三郡主身边,除了十男十女以及哼哈二将之外,大宅四周还有二十余名剽悍大汉,所以罗百户不敢反抗,当然也知道其后果十分可怕。

接收十四个食客,尸体也随同留下。

三个彪形大汉,把太行四彪带开,在一旁有说有笑,最后由大彪将在食店被罗百户控制的经过,详细地向三郡主禀明一切。曹世奇与其他食客,总算明白了:太行四彪是三郡主一方的人直接派出的。

而三郡主这些人,来自安乐州汉府。

尸体也带到一旁处理,用尸布妥善包扎,准备用马匹带走。

一个面目阴沉的中年人,带了三位同伴,与三郡主在一旁商议,神色相当凝重。

“罗百户是中军都督府的密探,隶属神策卫,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人,一照面便用飞刀加以搏杀。”面目阴沉中年人粗眉深锁,目光扫向不远处被监管的十食客,“要不是食客中有神策卫的密探,就是我们派出的人中有姦细,平白牺牲了咱们一位得力的弟兄,哼!按理,他如果知道我们的人,应该活捉问口供咪何立下毒手?到底他知道咱们多少秘密?”

原来被飞刀击杀的食客,是他们的人。

太行四彪也是他们的人,所以罗百户的消息仍然不算灵通。

“你们把目标放在三大营,忽略了五城兵马司。”三郡主的语气有责难,“是一大失策。只有五城兵马司才有闲钱,有权雇请牛鬼神蛇做眼线派细作活动。你们拷问这些人,一定可以查出眼线来。我们从外面派来的人,不会引起注意,所以处境安全。从京都派出的人,恐怕都落在他们的控制下了。你必须赶快改变布置,不然咱们的人将被逐一铲除。”

“咱们有多种应变的计划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你可以全权处理,我在这里等信差传来的指示。”三郡主打出手势,带了十男十女到厅堂歇息。

经过看守中的十个男女食客,她在曹世奇面前止步察看片刻,晶亮的凤目中,有另一种光芒闪动。

太行四表功似的,在后面将罗百户那些人,审问盘诘的结果,有条理地加以禀告。

“那表示他是普通的平民?”三郡主指指曹世奇。

“启禀郡主,这很难说。”大彪不想替曹世奇开脱,“其实所有的人,并没受到严刑逼供,时间也急迫,草草审讯不会有结果。一个好眼线,不需携带兵刃,愈不引人注意愈有用处,表现愈平凡愈能发生作用。”

“我不认为他是一个平凡的人。”三郡主冷冷地说,转向中年人问,“你的看法如何?”

“应该会普通的武技。”中年人欠身答。

“是吗?”

“属下检查后才能知道。”中年人缺乏认定的信心。

“那就检查呀。”

中年人应喏一声,跨一步便逼近曹世奇面前是,大手一伸,叭一声给了曹世奇一耳光。

曹世奇的头本能地躲闪,但太慢了,挨了个结结实实,扭头向右冲撞。

中年人如影随形贴近,一手扣住他的右小臂,另一拳捣在他的肚腹上。

“哎…唷……”他痛苦地大叫,被拖倒在地。

反应出乎本能,他右手被扣牢拖住,右脚本能地倒下时扫出,左手也拼命反扭中年人扣臂的左手。

想得到必定劳而无功,右脚扫在中年人的右脚跟,像是扫在铁柱上,痛得哇哇大叫。

再一声厉叫,他被中年人一脚扫滚了两匝,滚出丈外扭曲着哀叫,呻吟,起不来了,脸色泛青,痛得浑身抽搐,蜷缩着在地上转侧叫号。

“郡主明鉴,这人手上有百十斤力道,反应还不错,也许曾经几手花拳绣腿。”中年人用权威性的口吻说:“臂肌反应的爆发力微弱缓慢,没有真力发出,也许他能打倒一两个村夫,百十年蛮力派不上用场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属下敢肯定。”

三郡主冷冷一笑,纤手一挥。

出来一位穿月白色骑装的少女,到了曹世奇身旁,马鞭猛然急剧挥舞。

“叭叭叭……”一连七鞭,记记落实。

曹世奇不住狂叫,在地上滚来滚去躲避,最后厉叫一声,身形急滚中,双手拖住了女郎的右脚后扳,肓顶在女郎的膝下。如果女郎是普通人,必定被他拖牢脚掌顶得向后倒。

女郎气得马鞭直扫曹世奇的筋缩穴。这下苦头吃大了,浑身开始收缩,全身都在颤抖,几乎蜷曲成团,叫号声十分凄惨刺耳,片刻突然昏厥。

三郡主摇摇头,表示走了眼,带了众男女向不远处的大厅举步。

中年人一脚踢在曹世奇的腰背上,解了筋缩穴的禁制。

“你不能早死。”中年人得意地说,左手打出某一种暗号手势;“好好盘诘之后,再决定你的死活。”

十八名壮汉,在中年人打出手势的同时,一齐动手将九名男女食客的双手扣牢,准备上绑。

“这个什么飞仙留给我问口供。”太行四彪大叫,奔出要接幻剑飞仙。

两声狂叫,擒捉幻剑飞仙的两个大汉,分向两侧飞抛而起。

人影似流光,射向堆放在不远处的兵刃暗器堆集处。

罗百户的人,没收了食客的刀剑暗器,一直就堆放在旁,撤走时并没带走。

名家高手的兵刃,有适合自己使用的型式、重量、长短,各有特点,旁人使用必定不称手,很难发挥所学的水准。

所以大多数高手名家,不会掠夺他人的兵刃,除非情势危急需要有兵刃在手。

可想而知,幻剑飞仙要取回自己的剑。

慢了一刹那,已经远出十余步外的三郡主,似乎身法更快些,也兵刃处稍近。

宝蓝色的身影依稀,先一刹那到达,冷哼一声,洁白如玉的纤掌吐出。

阴柔而韧性惊人的掌风,像怒涛汹涌而出。

幻剑飞仙反应惊人,百忙中双掌护胸,身形倏然暴退丈外,气爆声中劲流呼啸旋散。

两位女骑士左右齐到,指及胸前及臂。

幻剑飞仙立脚不牢,已被三郡主的掌劲所震伤,已无力反抗,两个女骑士的武功极为高明出色,被两个女骑士牢牢地住穴道擒住了,立即上绑。

“暂时不能给你。”三郡主向在一旁发怔的太行四彪说,“你们京都方面派来的人,最好及早去找你们的主事。不要再大意了,再落在那些人手中,你们死不足惜,误了大事可就罪该万死。”

太行四彪真被三郡主那一掌吓了一大跳,远在丈外竟然将威震江湖,大名鼎鼎的幻剑飞仙,震得倒退丈外受伤被制,如果那可爱的玉手击实,会有何种结果?

“好吧!我们这就走。”太行四彪答应得十分勉强,显然知道三郡主不可能把幻剑飞仙交给他们,“暂时”不能给的许诺是靠不住的,暂时到底暂多久?

另一个反抗的人是一剑三奇,仅来得及挣脱两名大汉的抓扣,便被恰好抢到的巨人哼将,一把抓住右腿飞旋三匝,摔飞出两丈外掼昏了。

“带到厢房问口供,尽快处决。”主事的中年人高声下令。

十个男女皆被牛筋索背捆双手,用颈套连结,双手如果挣扎,颈套必定愈勒愈紧。

东厢的小厅其实并不小,十个俘虏摆放在壁根下。一剑三奇与曹世奇已被弄醒。

曹世奇像个虚脱了的人,他所受的打击最沉重,双颊红肿泛紫,手脚因曾经受到缩筋的折磨而软弱无力,软绵绵似乎关节都松散了。

第一个接受讯问的人,是一个三十岁上下,剑眉星目相当俊伟的壮年人。

这人叫陈永川,一个河南彰德府的名武师,绰号叫神手,手上功夫非常了得,罗百户获得的口供,并没为难这位与官方交涉的武师。

这位中年人主事,问口供的方法与罗百户不同。

由于早从太行四彪口中,获知每个人的口供详情,因此不再在琐碎的问题上浪费时间。

审讯的规矩却有章有法,两名大汉先将人架上,在腿弯上踹了一脚,将人强迫按住跪下,放手两面一夹,听候主审人吩咐行动。

“陈永川,你十天半月便可回家了。”主事人阴森的语音令人发寒栗,令人弄不清问这些话有何用意,“我知道,你是一个本分的人。”

“回爷台的话,在下确是本分人家。”神手陈永川没看出危机,反正知道罗百户以及这批三郡主的人,都是官方人士,不会对本分良民凌虐,“这次到京师访友,逗留半月一直就安分守已。带刀是为了防身自卫。在京师逗留,刀寄放在良乡四海客栈,不曾携到京城。”

“很好,很好。表示你往返期间,一直是清白的。哦!你认识贵府北乡的叶庄主叶高?”

“北庄的叶高庄主?”神手陈尺川泰然说,“在下与他小有交情,但往来并不密切。他是敝地的大田庄庄主,平时也不易见到他。”

“你知他与赵王府来往密切?”

“听说而已。王府的王田,与叶庄主的地相邻,有往来是必然的事。王府的田,有一部分是从叶庄主的田地划入的。”

“唔!这表示你是叶庄主的人。”主事人不住阴笑。

“不可能……”

“你说谎!”主事人沉叱,“叶庄主出钱出力,他的田地由王府包庇,粮纳王府而不缴交府衙,不但出钱出力,而且替赵王府暗中招纳亡命刺客,全彰德府无人不晓,你居然听说而已,有何用意?”

“这……”神手陈永川脸色大变。

“这表示你是赵王府派在京都的谍使,已经知道皇上驾崩的消息,赶回彰德报信,赵王殿下即将有举动,没错吧?”

“这是天大的冤枉……”

“毙了!”主事人大喝。

一名大汉抓住神手陈永川的脑袋,猛地一扭,有骨折声传出,脸孔被扭到后面去了。

永乐大帝有四个儿子。

长子是目下的皇帝,体弱多病,登基不到一年(自永乐二十二年七月迄洪熙元年五月),三天前驾崩。

次子汉王,三子赵王,四子早卒。赵王的藩地在彰德府,今年初刚就藩。

汉王与赵王兄弟俩,十余年来一直就在阴谋诡计中你争我夺,都想宰掉老哥登上皇位。

做老爸的永乐大帝一而再要宰掉他们,反而是老哥的再三为他们求情免死。

老哥登基之后,更为爱护住他们。而他们却变本加厉,天天在计算着老哥必慾除之而后快,难兄难弟有志一同,搞得宫廷乌烟瘴气。老三赵王在永乐二十一年五月重病时,与一群逆臣准备毒死永乐帝,假颁遗诏,废太子立赵王。

结果,阴谋败露,一大群逆臣叛官都上了法场。太子却替他求情,把责任全推给被处决了的逆臣。

总之,永乐大帝从乃侄手中抢得皇位,他的两个儿子,也要从老哥抢夺江山。

现在,曾经是太子的老哥,登上龙座不到一年,便龙驾归天,两个难兄难弟,转在乃侄(太子)身上打主意了,向他们的老爹永乐大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大巧若拙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