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20章 故技重演

作者:云中岳

他俩发动强攻是三更初,在日入而息的普通人家来说,该已是梦入南柯时光。在一引起夜间活动族类,天色还早呢,三更正才是子夜,子夜才是活动开始的时辰,早睡早起,是一般正常人的生活方式。

而在他俩二更初开始潜入,逐屋搏杀沉睡中人的同时,无双剑客歇宿的这栋大宅,大多数人已经就寝,只有心怀鬼胎,或者精力过剩的人,暗中展开活动。

无双剑客就属于精力过剩的人,他不必亲自出动布伏或追搜,在庄中坐镇,不需他奔波搏杀损耗精力,他是一个夜游神型的人,夜间精力特别旺盛。

他带了两个暗地里称兄道弟,在人前称长上避下的心腹爪牙,在众人纷纷就寝养精蓄锐时,悄然进入东院的内间密室。

这里是心月狐十七个妖女囚禁的地方,分别在四座密室安顿,并没派人看守,仅钉牢小窗,房门外面加涣,象征囚禁而已。

他一点也不担心众妖女逃跑,他已经有效地控制住这些妖女,没收了妖女们的兵刃和法器,警告妖女们逃走者杀无赦。

明天,妖女们将被分散,接受他的人指挥掌握,成了他的部属。

那位中年老二,手举烛台走在前面,脚下轻灵无声无息,三个人像是三个幽灵。

房门本来是向内开启的,临时加钉了外框、横闩、锁扣。

启锁声惊醒了里面的人,里面的人挑亮了灯火。

门开处,四个妖女站在床口,四双明亮的凤目,冷然盯视着踏入房的三个人。

心月狐、灵幻仙姑、巧云仙子、一位同样美丽的侍女,四女都是和衣而睡的,起床后衣裙仅有些皱乱,灯光下依然容光照人,媚力十足。

三位首禽人物出现,妖女们似乎没感到惊讶。

“石参赞,你很猴急,是吗?”心月狐突然敛去凤目中的冷电,焕发出妖媚的奇光,“尽管我觉得你不会来,出乎意料地你却来了,难免感到诧异,你不怕你的人向三郡主告密?”

“我来,与风月无关。”无双剑客暧昧的笑邪味十足,目光在妖女们的胸腹上上下下转。

“你算了吧!三更半夜,会与风月无关?有谁肯相信呀?”心月狐媚笑,解了腰间绣带,“你石奇峰是色中饿鬼,我心月狐是慾海奇花,你逼我的手段,司空见惯不足为奇,怎么说,我听你的。”

“你娘的!这种调情的滋味,实在倒尽胃口。”鼠须老大冷冷一笑,“你以为我们来干什么?逛三流秦楼楚馆?”“唷!你以为你翻天鹞子朱远是什么好货色。”心月狐嘲弄地说,“你从一个专门进出教坊窑子的滥嫖客,逐渐变成诱骗妇女甚至采花的婬虫,摇身一变又成为闯道英雄,然后投入汉府做密谍的滥货。你半夜三更闯到我这里来,不会是要本姑娘替你设坛消灾吧?”

“你……”老大变色踏出一步,要动武了。

“你试试看?”心月狐柳眉一挑,“今天你这所以敢欺负我,是仗你的势而非你的能耐。你这所以能投身汉府,是你这位拜弟无双剑客所带携才有今天。你这位拜弟如果不在你天胆也不敢在本姑娘面前装人样。”

如果没有三郡主撑腰,无双剑客也不见得敢在妖女们面前撒野。昨天无双剑客气势汹汹上门欺人,天垣星主柴元帅就露了一手,七股黑气涌发阴风寒流,无双剑客心惊退走。

“你也有意向我示威。”无双剑客不得不出头,沉下脸威风凛凛,“希望你不要转什么坏念头。”

“任何人被逼得无路可走时,会以玉碎的勇气找生路的。”心月狐也摆出暴虎凭河气势,她本来就曾经领兵做将军,“我玄女坛委曲求全,什么都被你们拿去了,眼见剩下的几个人,剩余价值也将消失,但毕竟仍有窄小的活路可走,我们并不想和你拼个玉石俱焚。假使真到了山穷水尽地步,我们会杀出一条生路来的,任何代价在所不惜,你最好不要逼得我无路可走。你说吧!你们的来意是什么?你们敢扮嫖客,我同样可以扮妓女粉头。”“不要说得那么难听。”

“想要我们说迷人的甜言蜜语讨好你们?休想,双方的心情各自心中有数,唯一可做的事就是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在床上床下拼死活,本姑娘一概奉陪。”

心月狐百无禁忌,真有泼妇女光棍气概。

骄傲自负的人,通常死要面子,无双剑客就是这种人。双方都有不少人,他不得不维持尊严,心月狐的放泼大胆,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想象中,众妖女不断受到煎迫,必定完全消失反抗的念头,必定低声下气婉转承欢计好他,任由他予取予求,任由他摆布。

他完全料错了,众妖女并不如他想象的驯顺,反而摆出浪女泼妇形象,揭开他的假面具。

“少给我胡说八道。”他不想再受到难堪,暂时抛开此来的真正目的,“三郡主不希望我和你有什么瓜葛,我还得防备你告密呢!”

“真的呀!三郡主其实并不介意你名士风流呀!”“你知道我是奉命行事。”

“我要从三郡主口中当面说出才相信。”

“不久你就可以看到她了。”

“我等她。”

“我找你,希望和你商量一些事。”

“没有什么好商量的,你吩咐下来,我依命行事,现在你已经是主人。”心月狐认命的神情显而易见,虽则语气有愤懑,“不论公私,我会让你满意。”

“三郡主的意思,你的香坛接纳我们一些人主持,进一步组织各地豪霸,进行全面控制,一旦有事,任何一个陌生人也无所遁形。”

“在山东,过去我们就曾经建立了相同组织。”心月狐冷冷地说,“结果,成了一群暴民,一旦有理,便作鸟兽散。反正我已经答应把本地区的控制权交出,让你们去乱搞好了。”

“毕竟你是主人,必须由你执行。”“悉从尊便。”“别摆出心不甘情不愿的面孔好不好?从长计议对双方都有好处。”

“你不会因为我态度好坏,影响你的既定计划,就算我犯贱,扮弱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,你也不会怜悯我,而放松你的控制。真的,没有什么好从长计议的,你怎么吩咐,我怎么做,不需征求我的意见,我有意见你也不见得采纳。如果没有别的事,诸位请便,我姐妹可得早些就寝了,不然明天哪有精力搏杀?”

“你不想知道明天,对付曹小狗的安排?”无双剑客不想走。

“明天早着呢!长夜漫漫,过得了今夜,明天再讨论明天的事尚未为晚,反正你胸有成竹,我们一切听你们安排,水里火里,我们不能不往里跳,是吗?”

“你们也真该早些歇息,养足精神以应付明天可能面对的惨烈搏杀。”灵幻仙姑忍不住插嘴,“当然啦!可能是我要杞人忧天,你们有百十个超等的密谍高手,曹小狗和幻仙飞仙只有两个人,用马踹也足以把他们踹成肉泥,哪里会劳驾你们动手搏杀呢?”

“嘻嘻……”巧云仙子发出一阵荡笑,“房间太小,我们四个女人,已经无法转身了,你们不会打算和我们挤一挤吧?没关系,睡床脚敢不错呀!”和大胆脸皮厚的女人斗嘴,心高气傲的男人胜算有限,无双剑客气冲冲地出房,狠狠地甩上门。

锁妥房门,三人秉烛返回后进内院住处。

“得先把她们分开。”老大翻天鹞子苦笑,“这些泼妇厉害,软的硬的都治不了她们。”

“明天就可以把她们分开。”无双剑客脸色难看,“走着瞧,看我怎样整治这些泼妇,我要她们哭泣着求我,愿意为我做任何事……”一声吼叫打破夜空的沉寂,显得特别清晰刺耳。

“糟!曹小狗又故技重施,胆大包天发起袭击了,我非碎剐了他不可。”无双剑客咒骂着飞奔而走。

等他们赶到投入,大宅已成了血肉屠场。

没有人再敢使用灯火,谁掌灯火谁死,屋内黑沉沉,敌友难分,有些人中剑被杀,还不知是被何方的人杀死的,乱得一塌糊涂。

机伶的胆小鬼有福了,躲在床下不出来,是保命的最佳手段,没有人注意床下是否有人。

聪明人向外撤,撤至空旷处候敌,在黑暗中被杀,委实于心不甘。

无双剑客火杂杂冲入小院子,两个爪牙从左面的走廊跃出。

眼看要撞上了,他向侧急闪。侧方突然射来一道激光,挟隐隐风雷声射到。

他根本没看清人影,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人,但激光来势可怕,他不得不猛地挥剑急封。

“铮”一声狂震,火星飞溅,他感到虎口慾裂,手膀发麻,巨大的震力,将他震得斜退丈外,几乎被震飞,仓猝间稳不住马步,脚下突然被一具尸体所绊。

一声惊叫,他仰面摔倒。

激光斜掠而过,风雷殷殷,剑气掠体生寒,如果他不摔倒,这一剑追袭他毫无封架的机会。

激光斜掠而过,与另一道剑光伎俩中,猛地左右分张,把冲出的两个人影刺倒了。

太黑,太快,他无法看清人影,只知是敌非友。

院子里已摆平了七具尸体,他躺在地上算是第八具。

变化快逾电光火石,令人目不暇接,他抓住这瞬间的机会,正待起身跃起时,一声狂叫,他的一个冲出的爪牙,被从斜刺里来的一道剑光,贯穿了右肋,身形稳不住,向他摔落。

他奋身一滚,不再跃起,左手疾伸,天狼指出手,向那个刺倒他爪牙的模糊人影遥攻过去。

他的天狼指威力可及丈五六,躺在地上攻出,威力依然强猛凌厉。

那个人影怎知地上的尸体仍可攻击?而且他躺在那人的背后,指劲直射那人的腰脊,势将贯穿那人的身躯,除非击中椎骨。

那人命不该绝,恰好向左急掠,“嗤”一声怪响,指劲擦那人的右肋下掠过,衣破肋裂了一条缝。

那人咦了一声,倏然转身察看。

他恰好飞跃而起,剑全力吐出,右臂仍感酸麻,劲一发真气泄散了一增,劲道后继无力,但足以将人刺穿,何况刚转身察看的毫无防卫力,距离已不足五尺,锋尖一伸便已及体了。

激光乍现,没错,就是把他震倒的激光,铮一声再次击中他的剑。

这次,他的剑禁轻罪不起了,剑身从中折断,上半段剑身飞腾着远出两丈外。

他心胆俱寒,着地急滚两匝,再贴地窜入,窜入黑暗的廊下溜之大吉。

有剑在手,两次遇险几乎丢命,剑断了肯定会遭殃,再不见机溜走老命难保。

短小的人影是杜琴,被无双剑客从地面跃起攻击的一剑急袭,惊出一身冷汗,因为这一剑突如其来,她绝对躲不开这致命的一剑。

老天爷保佑,有人在千钧一发中,击断了已近腹的剑,救了她的命,仅惊出一身冷汗,毫发无伤,从鬼门关逃出来了。

右肋下伤势轻微,同样令她心惊。

救她的人从侧方一掠而过,可以看清模糊的面貌了。

“真是你。”这人是曹世奇。

“快退出,以免黑夜中误伤……”话未完,已偕同跟来的幻剑飞仙,冲入黑暗的厅堂,一闪不见。

“等我……”她急叫,飞跃入厅。

东厢的囚室中,两个气急败坏的人,奔近囚禁心月狐四女的卧室,七手八脚开锁除闩。不时传来呐喊声与惨号声,再笨的人皆心中明白,大灾祸光临了,将有不少人,见不到明早的红日东升,那刺耳的惨号令人发抖打冷战。

走道黑暗,两个启锁的人并没掌灯,由于惊恐而双手发抖,愈慌愈插不入锁孔。

身后来了两个人,幽香入鼻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呀?”悦耳的女性嗓音发自身后。

“放玄女坛的人出来。”开锁的人不假思索据实回答,“联手对付入侵的人。”“谁入侵啦?”“不知道。”

“也许是曹世奇。”

“不知道……嗯……”脑袋被重掌劈中,脑一死人也死了。

“危急时你们才想到我们?”另一女郎扭断另一人的脖子自言自语。

是心月狐和天垣星主,悄然下毒手得心应手。

“师妹,将锁复原。”天垣星主低声说,“我处理尸体,切记告诫我们的人,千万不可外出。”“好的,我们本来什么都不知道。”众妖女一听曹世奇三个字,就心惊胆跳,即使无双剑客不苛待她们,她们也不敢出来和曹世奇拼命,尤其是心月狐对曹世奇又怕又恨,武功和妖术毫无用武之地,完全丧失斗志,不断向老天爷祷告,希望今后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 故技重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