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21章 江南隐迹

作者:云中岳

共有四组人马出屯,分东南西北行后驰出,每组五人五骑,男女骑士的穿着打扮,几乎完全相同。领先的三郡主的衣裙款式,也几乎是一致的。

在任何一方潜伏监视的人,都可以发现一组人马。至于策马在前面意气风发的三郡主是真是假,不曾见过的人当然难以分辨了。

西面一组是真的三郡主,后面两男两女四个随从中,两个男的是巨灵一般的哼哈二将,这两位天将是她的最得力保镖。

三里、四里……前面小村在望。小村西面三里余,便是旅客络绎的大官道。

不久前她带了十个人,仅远出三里外便向北绕。这次,她继续向西走。

北面有另一组人活动,有一个假的三郡主领队。

不论哪一组把曹世奇引出,都可以把曹世奇缠住,发出信号让在屯中候命的人,以全速冲出支援,所以每组五个人,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精锐。

她这一组更有把握把曹世奇缠住,甚至认为可以杀死或擒住曹世奇。

她打算到达小村,向小村的眼线查问动静。

小村的眼线是心月狐玄女坛的当地村民,目下心月狐还来不及移交给无双剑客。

接近一片疏林,她突然勒住坐骑,马鞭向前一指,后面一位女骑士立即策马冲出。

疏林中可看到三匹无主的健刀,分散在林中不住摇头拂尾。

林前缘排放着三具死尸,穿的是村夫装。

“郡主,是我们京都来的信使。”下马察看的女骑士惶然禀告,“没死,昏迷不醒。”

五人立即下马,哼哈二将去检查那三匹坐骑。鞍袋已经被取走,没留下任何紧要的物品。

三个信使无法救醒,救醒恐怕也问不出所以然来,头部受到行家的打击,已成了白痴废人。

信使身上的物品也被洗劫一空,怀中暗藏的招文袋内空无一物。

“郡主,情势恐怕不妙。”侍女不安地说,“是有人袭击传信使,信使不许带兵刃。曹小狗不江湖之雄,幻剑飞仙是武林侠女,不会向赤手空拳的村夫袭击,即使知道信使的身份,也不会向无抵抗力的人下毒手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三郡主黛眉深锁,“是指锦衣卫三大营那些人?”

“恐怕是的,他们一直就在官道附近结队巡走,只有他们才会对信使感兴趣,我们忽略了他们。他们不敢向我们挑衅,暗中计算信使大有可能。”

三郡主一直没把罗百户那些人看成威胁,那些人不敢对汉府的人无礼。

而且京都的治安单位,以及军方人员包括锦衣卫在内,都有汉府的密谍潜伏,派出的人怎敢对汉府的人撒野?谋逆的罪证搜集困难,没获得确凿的罪证,任何单位也不敢妄动。所以,三郡主一直没把罗百户那些人看成威胁。

她蓦然心动,脸色一变。

“我们的人,已损失了四分之三。”她感觉出不祥的凶兆,一面说一面打手势,“假使他们知道底细,乘危向我们行致命的歼灭性袭击,事后一走了之,只要没留下人证,我们从何追究?”

“哎呀……”一声暗号,五人同时飞身上马,疾冲出林,向兴隆屯飞驰。

前面的路旁大榆树下,接二连三纵出五个人。

“三郡主,不必回去了。”曹世奇高举手中剑,声如洪钟,“你找了我许久,早日了断以免牵缠。”

五个人是曹世奇、幻剑飞仙、杜琴、王玉芝、西山双剑客的老大。

三郡主咬切齿纵马前冲,仇人相见分外眼红。兴隆屯方向,传来骤急的警钟声。

“郡主,兴隆屯有变。”侍女尖叫。

健马长嘶,折向飞驰。幻剑飞仙飞跃而起,斜向急截。

“追不上的,算了。”曹世奇高叫,“用养力脚程赶去,保留精务准备厮杀。”

短期间竞走,以幻剑飞仙的轻功造诣,毫无疑问比马稍快些,但决难支持片刻,远出里外,她只能望而莫及了。三郡主的枣骝,飞驰二十里该无困难。

兴隆屯内,三郡主留下的人仅有四十人,派出四方引诱曹世奇的人倒有二十名。加上玄女坛的十七名妖女,总人数不足六十,足以应会意外情势,每个人皆可独当一面。

可是,南面三里外共驰出四队人马,每队约有八十骑以上,以冲锋陷阵的飞骑速度,漫山遍野向兴隆屯冲去,掀起滚滚黄尘,势如排山倒海。

所有的骑士皆穿青紧身,青巾包头,青巾蒙面。兵刃以刀为主,有些人则背上背有镖枪囊。

其中一队人马,有一半人携有强弓。

当这四队人马发起冲锋时,胜负已经决定了,屯内的人,唯一可做的事,是人屯北脱逃,逃走是唯一的生路。

远在两里外,三郡主便知道大势去矣!

能及时冲出屯外逃走的人并不多,蒙面骑士分为数队分头追杀,强弓可将百步外的人马射倒,赶上之后刀剑齐施,不留活口。

发出一声凄厉的悲号,三郡主五人五骑向西北越野腾跃而去,事不可为,不得不忍痛远走高飞。

她虽然无法分辩这些蒙面骑士的身分来历,但心中有数。毫无疑问是罗百户那些人,乘人之危掩去本来面目,一举消灭了她所剩不多的忠心耿耿部属。

人都没有了,她只好撤走。自始自终,她无法查出钦差的行踪,彻底的失败,令她痛心疾首。

她确已奉到山东汉府传来的消息,要她留在真定附近待机,如果拦截钦差失败,就集中人手等候太子返京,务必在真定附近除去太子。

水路方面,由她的两位兄长负责,封锁德州漕河(大运河),劫持可能由运河北上的太子。

功败垂成,她慾哭无泪,真没料到策划得如此周详的计划,鬼使神差惹上了一个江湖浪子,遭致如此惨痛的失败,也许是天意吧!

其实,失败的原因很多,曹世奇参予只是原因之一。估错了锦衣卫的动向,也是主要原因之一。

锦衣卫的一部分实力派老将,大多数是出身燕山三护卫调任的人,仅有少数是早年飞龙密谍的悍将。

飞龙密谍是永乐大旁就藩北平时成立的,主持其事的是道衍和尚,重要行动的执行人则是她的老爹。

飞龙密谍解散了二十年,当年的密谍悍将,大多数已年近花甲了,改隶锦衣卫的其实人数并不多。

她老爹是有心人,十年前在南京(那时称京师)便秘密成立神龙密谍。

成立神龙密谍的基本成员,就是以往的飞龙密谍,有心再掀起一次夺位大计。

可是,真正在锦衣了大权在握的大员,是早年燕山三护卫的老将,他们对皇室忠心耿耿,汉王世子根本无法买通他们谋逆叛变。

这次远在京外保护钦差的计划,就是锦衣卫一些老将所策定的。在京都还有更妥善的安排,策划得天衣无缝,真真假假实实虚虚,连许多皇亲国戚也一头雾水。

她的老哥大世子瞻圻,在京都暗中指挥不少神龙密谍活动,也打听不出丝毫风声,花了不少金银,买了不少假消息,自乱脚步。

真钦差秘密动身走了三四天,假钦差仍留在京都准备行装。

她做梦也没料到,罗百户那些人胆敢向她袭击。结果,最后的心腹亲信几乎被一网打尽。

汉府派人在真定德州拦截钦差的事,在京都闹得沸沸扬扬。结果,朝廷调动大军,沿山东漕河以及真定至河南大官道一线,宣布戒严以保证太子赴京登基。

罗百户率领四队人马,空袭兴隆屯,是因势利导所匆匆策定的计划,暗中的联络人是燕山双剑客与王玉芝姑娘,促成人是曹世奇和幻剑飞仙。

人马空袭兴隆屯成功,曹世奇已远走赵州间道,脱离是非场,他总算兑现对罗百户、燕山双剑客的承诺,善后工作与他无关。

取回寄放的坐骑行囊,已是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,暮色四起。

他不能在真定府城附近逗留,怕真定卫好些心存叛逆的骑兵悍将找麻烦,买了些干粮酒菜,在暮色苍茫中,绕城而过,连夜走间道奔向赵州。

杜琴小姑娘要前往京都,西山双剑客答应就近照料。小丫头顽皮急燥,在京都天子脚下,很可能闹出能以收拾的风波,有西山双剑客照料,必可减少一些风险。

幻剑飞仙与他同路南下,颇不寂寞。曹世奇本来打算在黄平府东走山东临清,避人耳目乘船南下的。神龙密谍散处天下各地活动,他不想与这些人再引发冲突。

但他改变了行程,送幻剑飞仙到河南开封,绕睢州走凤阳,反正他不急于赶路。

幻剑飞仙必须西上,两人在开封依依分手。天下无不散的宴席,每个人有自己的世俗事务需要处理,一声珍重,各奔前程。

七月末,江南大丰收。

太子已安全抵达京师即位,诏订明年为宣德元年,大赦天下,许多被久囚的人犯重见天日。

因逃避移民而遭囚禁的人犯,从各地囚牢释出,兴高采烈踏上返乡回归故里之途。

重新掀起寻找失落亲人的寻亲潮。天下太平,百姓反而骨肉离散,委实是一大讽刺。

这天,曹世奇风尘仆仆,策马接近滁州的东乡,进入东阳桥北面一座大农庄。

滁州,好地方,南京附近的名城,人文荟萃名满天下的都会。

这里,也是大明皇朝的名城。

太祖高皇帝起兵,第一次领兵攻下的第一座城就是这里。从此,他攻无不克战无不胜。

后来,他把大宋皇帝韩林儿迎到滁州,自己到南京(当称集庆路,他改为应天府)做他的“吴国公”,又晋封吴王。

最后(两年后),他派水寇出身的廖永忠去滁州,把大宋皇帝接至应天府(南京)坐皇位。船到爪步山江面,忠心耿耿的廖永忠,把船弄翻了,把皇帝韩林儿淹死,结束了大宋皇朝十二年的天命。

从此,不再是“龙凤”十二年,改成“吴”元年。此后,灭元兴宋,他为自己开创大明皇朝三百年历史。

城东,建了卫城,称为滁州卫,捍卫着这有纪念性的名城。

来这里游名胜的人受到欢迎。想来这里为非作歹混口食,得准备进大牢吃太平饭。所以这里的治安,在江北是首屈一指的干净城。

这里的乡民,第一次移徙(移民)来自浙西。永乐大帝迁都北京,把这里已经生根逐渐富裕的富户,得新移徙京师,因此滁州的好百姓们,亲友有些在浙西(浙江西部),有些在京师(北京),逢年过节,访亲扫墓的人络绎于途。

这就是“身背着花鼓走四方”的由来,正当的农工平民,是禁止穿州过县流浪的。

曹民奇就是受这座农庄主人的委托,至京都寻觅亲友的,总算顺利地不负所托,来回一次,费时百日,去时稻田青青,归时已入仓。

半个时辰后,他到了城西南五里左右的丰山东麓,牵了坐骑进入一座小庄院,受到热烈的欢迎。

小庄院的主人姓张,州城附近的人,提起丰山张大爷张斌,只知道他是曾经两次出任粮绅,十分讲公道有良心地主,即不知道他曾经是大江下游大有名气,曾经有相当局面的江湖仁义大爷。

在大江下游,翻江鏊张冲,名列大江七雄的一雄,手下有三百条以上好汉,五十艘大小船只,承揽正式的人货航运,也兼做私枭勾当,八年前在池州府与另一雄六爪苍龙火并,右臂骨折筋断,从此退出江湖,返回老家安居纳福。

所谓仁义大爷,一定为人四海,朋友最多,铁户担道义,受到江湖朋友尊敬。

像翻江鏊这种人,虽说已经退出江湖,但不可能与江湖断绝往来,经常接待知交好友,把臂言欢。

他年过半百,闯了半甲子江湖,有各式各样的朋友,退隐八载,豪气不减当年。

曹世奇受到热烈欢迎,被安顿在东厢房贵宾室。

掌灯时分,主人在客院的花厅置宴款待贵宾,仆人皆被遣开,只留一位小侍女伺候。

酒是徐沛高粱烧一锅头,酒香满室。

酒过三巡,曹世奇将入京的经过简要地说了。

东乡那位大农庄的主人,是翻江鏊的朋友,共有四家人的亲友被移徙到京师,到底被安置在何处,数年来音讯全无,翻江鏊朋友众多,答应请人上京替他们查访亲友的下落。

翻江鏊有朋友认识曹世奇,就这样辗转请托,由曹世奇跑一趟京师,幸不辱命守完满达成委托,取得亲友的书柬信物,功德完满。

翻江鏊并不完全了解曹世奇的底细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 江南隐迹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