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23章 噩讯飞来

作者:云中岳

钻出林,眼前展开一片旷野。

他们不能在山林中窜走了,所有的精力都快耗尽啦!得节省一些精力,设法逃入城把信息传了。

满地枯草,两里外的小村庄如在眼前。汗水快要流尽,口中的白沫粘性愈来愈强,再没水补充,肚子里可能会喷出火来了。

无可选择地奔入旷野,奔向对面的小村。

男杀手跌跌撞撞走在前面,突然腿一软,几乎摔倒,吃力地拨剑出鞘。

“放……放我们……一马……”伸出的剑不住抖动,叫声像某处地方漏了气。

女杀手的左手,勉强挟住了一把柳叶飞刀。

“你……你要赶……赶尽杀……杀绝吗?”女杀手也吃力地叫。

“我曾经接到滁州张老哥送来的消息,你们杀绝了他看家的十三个苦命长工。”

枯草中升起曹世奇天神似的身影,一字一吐字字震耳,“杀手行业的行规,是杀掉事主,除非在场有人插手搏命,不然决不可滥杀无辜。事主张老哥已经认命逃避你们,你们没有任何理由去杀他的长工佃户,那些人都是穷苦的可怜虫,你们竟然能下毒手屠杀他们。天原谅你们,我不。”

“我们只是奉命行事……”

“这是不负责任的陈腔滥调理由。”曹世奇一步步逼近,“我拒绝接受。”

“咱们的确是身不由己……”男杀手哀叫。

“呸!挺起你的脊梁来。”曹世奇沉叱,“你是一个玩命的杀手,你必须保持一个杀手玩命者的尊严,发射你的暗器,冲上来,保持你杀手的豪气和风骨。”

一声大吼,男杀手挺剑冲刺,左手先掷出一枚双锋扁针,有勇气将生死置于度外了。

曹世奇屹立如山,右手一抄接住扁针,信手一拂回敬。左手一伸,食、中两指挟住了刺来的剑尖,一抖手,剑飞腾如轮,打落了女杀手所发的柳叶飞刀。

双锋扁针贯入男杀手的印堂,身体向曹世奇猛撞,被曹世奇伸手一拔,侧摔出丈外抽搐,压倒了一大片枯草,挣扎渐止。

双锋扁针长有六寸,没入印堂必定贯脑。

唯一的女杀手的左手,另换了一把单刃的八寸飞刀。

这种飞刀只能翻腾飞行,不易控制在目标前掉转刀尖,使用的人必须有丰富的经验和技巧,好处是必要时可用来近身搏斗。

她是反握刀式的握刀法,行刺时最有力的握刀式,手一抬,刀尖便到了咽喉下方。

曹世奇七闪即至,抓住了她握刀的手,及时制止她自杀,再两掌劈松了她的双臂关节。

“我要口供。”曹世奇没收了刀,把她拖翻,“不招,你将死得很惨很惨。我要知道买动你们的神龙密谍,目下藏身在何处,再就是你们的院主,在何处发号施令,我要找她。”

“你休……想,你……”她挣扎着尖叫。

“你会招的,我知道你们有一种葯,一种可令人丧失意志吐露真情的葯。而且我也另有要你招供的妙方。”

曹世奇开始剥除她的皮袄搜身。

南京的人口已接近百万,水陆交通四通八达,每天过往的流动人口,也有数万之众,要在这里寻踪觅迹,真有在大海里捞针的感觉。

十年前,曹世奇在燕子矶,打了汉府的八家将,抽了三郡主几耳光。结果,汉府出动了私养的三千虎贲、神龙密谍、皇亲国戚的家将护卫,动员上万人手,大索城内外,捉拿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。

结果,白费工夫,南京城内外,最少也有十万个十三四岁的少年。

如果能利用众多的城狐社鼠,掌握三教九流层社会人士,包括车船店脚牙,以及官府地方的龙蛇豪霸,查起来效率要高得多。

神龙密谍在南京实力仍在,神通广大,舍得花钱,威迫利诱各种手段齐下,真有能力动员许多牛鬼蛇神,展开空前浩大的搜索行动。

天罗院的四个杀手首着先鞭,查出曹世奇的下落,甚至与曹世奇碰了头。

可是,消息没能传回。

取得了口供,曹世奇展开凶狠猛烈的报复行动。

要想行动自如,必须首先剪爪除牙,割除耳目,才能无阴无滞直捣中枢。

南京附近的牛鬼蛇神,就是爪牙耳目,神龙密谍的奥援,必须先行清除。

江宁县江宁镇的大豪八方土地魏元魁,就是南京水陆码头的第一号龙蛇,出动了好几百蛇鼠,遍搜每一可以潜藏的角落,打听一个叫曹世奇的年轻人的下落。

先后有几十个姓曹的年轻人,被折磨得死去活来,有些人从此失踪,有些押进了中山王府东花园,也从此下落不明。

八方土地的大宅,位于镇口江宁巡检司衙门左近,与巡检司的巡检、巡捕、捕快,甚至轮役的丁勇,都有相当的交情。

交通官府,是大豪大霸们最拿手的壮大自己手段,交通不了官府,永远也成不了举足轻重的大豪大霸。

这天二更将尽,他从城里匆匆返家,随行有八名打手,前两名在前开道,大踏步进了镇口。

罡风凛冽,寒气袭人,全镇灯火全无,人都躲在屋子里避寒。连巡检司衙门前的灯笼,也不再点燃了,街上冷冷清清,家家门窗紧闭。

向街左的巡检司衙门瞥了一眼,他心中纳闷,怎么外门是闭上的?难道天气冷,巡捕不再外出巡查,更夫不再打更?

巡捕更夫偷懒,那不关他的事,懒得多想,带了打手大踏步离去。

如果他好奇进去察看,定可发现十余名值夜的巡捕,全被人弄昏,囚禁在监禁临时犯人的囚牢内。

连五进的大宅占地甚广,他也养了不少人,一妻四妾,婢仆一大群。

十几个仆人将他迎入,打手们各回跨院居所,仆人返回南房歇息,迎接主人进院的事,由内院的婢仆负责,各有职司,内外分明。

两名小厮两名仆妇,掌了两盏灯笼在前领路,虽则院廊另悬有长明灯笼。

内堂门开启,他昂然踏入,猛然心生警兆,手一动,便拔出皮袍内的匕首。

门又大又沉重,是如何开启的?堂内没有人,门不可能自启,分明有人从里面拉开的,人呢?

倏然转头回顾,怪事,小厮仆妇四人都不见。

一阵寒流通过全身,浑身毛发森立。

第一个念头便是赶快退出,把外院的打手召来。可是,外面既然有人无声无息弄走了小厮仆妇,他如果退出,结果如何?

稍一迟疑,退的机会消逝。

“堂上坐,这里你仍然是主人。”里面传出洪钟似的嗓音,吓了他一大跳。

定神察看,这才发觉堂上的主客座交椅内,坐着一个身材修长,有一双神光湛湛的大眼,坐得四平八稳,神态悠闲。

堂分堂上堂下,灯光明亮。他不认识这个年轻人,面貌毫无印象。

“你是谁?喧宾夺主?”他踏上堂,匕首随时皆可能攻出或掷出。

他是见过世百的人,经历过大风大浪,武功了得,凭一双手打出一番惊世局面,一个年轻人吓不倒他,他的胆气逐渐提升。

“你坐。”年轻人指指主人的座椅,“你找我,所以我来了。”

他的胆气又提升了几分,因为他看出年轻人赤手空拳。

“我找你?我不认识你,”他不坐,直欺近至年轻人面前,“你居然敢闯上我的门撒野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,该死!”

“你不认识我,但确在找我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曹世奇,那就是我。”

他惊得跳起来,像是见了鬼。

神龙密谍花银子请他调查曹世奇,要他捉活的。神龙密谍高手如云,人才济济,如果能对付得了曹世奇,还用得着花重金再由官府出面和他打交道,由他率领牛鬼蛇神对付?再笨的人,也知道是神龙密谍也对付不了的可怕人物。

他凭人手众多取胜,也不敢不与神龙密谍合作。但曹世奇出其不意出现在他家中,他哪能不心中发寒?这时召集打手,已经来不及了。

一声怒吼,左手先来一记现龙劈空掌,在八尺外攻向半躺在交椅内,不可能立即起身的曹世奇,身随掌进,右手匕首幻化为闪电倏然吐出。

劈空掌力突然一汇而散,匕首远在尺外,便被曹世奇飞一脚扫得抛出两丈外,五指慾裂。

眼一花,大拳头砰一声击中他的左颊,如受千斤巨锤狠撞,口鼻鲜血迸流。

他运起功来浑身坚韧,可以反震外力,但却禁不起这一拳头。接着丹田挨了一脚,立即气消功散,手脚用不上劲,仰面便倒。

“毙了你,你的爪牙得另行推选大爷了。”曹世奇站在一旁,像天神般俯视着他,“但我不杀你,我要扭断你的手脚,破了你的气血三门,让你躺在床上,下令指挥你的爪牙和我玩命。我会吹砍瓜切菜似的,把他们杀得血流成河,让他们一大群孤儿寡妇,找你这位大爷替他们作主,你躺在床上也休想安逸。”

“你不能怪我!”他虚脱地大叫,“老天爷!你知道有多少来头大的人,用各种手段压迫我替他们卖命?我能拒绝吗?”

“你也不能怪我,这是你这种人,追求权势利益,所必须冒的风险。”

“我认了,你毙了我吧!”他绝望地说,“成王败寇,都是命定了的。起落盛衰,在我这种人来说,小事一件,生死等闲。你就冲江湖道义份上,给我个痛快!不怨你,是我命该如此。”

“好,冲江湖道义,我给你一次机会。”曹世奇拖起他,往交椅上一推,把他推坐在交椅内,“我制了你的丹田穴,在任脉动了手脚,百日内才能复原,不会耗脉损穴。这样,你应该有借口装病推诿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杀我?”

“杀你干什么?你我无冤无仇。”

“那我……”

“不管你用任何手段,指使你的爪牙敷衍拖拉,不许认真妨碍我的行动,你该懂如何敷衍塞南的运用。如果不,我会再来,我会把你的爪牙杀是天天做噩梦,每天你都得派人收尸。到处放火,毁掉你所有的江湖行业。阁下,希望咱们不要再见。”

再踢了他一脚,转身要走。

“请留步。”他挣扎着站起叫。

“干什么?”曹世奇转身问。

“我保证……”

“算了,我不要求任何人保证什么。”曹世奇打断他的话,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人在世间活得很辛苦,所有的努力只为了要活下去。生死关头的保证是靠不住的,情势会迫使保证变质走样,没有保证,反而活得心安。”

“好,你是条明理的好汉,虽然我对你毫无所知,你知道山东来了些什么人吗?”

“我知道,三郡主朱天凤。目下坐镇中山王府的东花园,男女随从一大堆,这个小母夜叉,你对应该不陌生,南京人谁不把她看成毒蛇猛兽?中山王府的两位小王爷,怕她怕得要死。所以,我原谅你身不由己。”

“你和她……”

“那是我和她的事。”

“她要将你化骨扬灰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,十年前,我在燕子矶,痛打她的八家将,掴了她几耳光,那时她就出动上万人马,要捉我化骨扬灰了。”

“哎呀!你就是那位轰动京城的少年?”他骇然惊呼,这才明白被打是不冤。

那时的南京是京师,所以叫京城。八方土地十余年前,便是京城的大豪大霸,所发生的大小事故,他一清二楚,对那位被诅咒为夜叉的小三郡主,当然不陌生。

那时的曹世奇,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,已经把汉府大名鼎鼎的八家将,打得落花流水。目下已是二十余岁的青年,武功必已登峰造极,他的身手,那挡得住曹世奇三拳两脚?

“没错,那不是我。早些天在京师附近,我又把她的神龙密谍杀得落花流水,所以她更痛恨我了,她很可能想捉住我活吃我的心肝。”

“你是不是有个女伴?”

“女伴?没有呀!”

“江湖新秀女杰幻剑飞仙尚绿云,不是你的女伴?”

“哦!她只是萍水相逢的朋友,她在京都和我联手,痛宰神龙密谍,事后分道扬镳,谁也不知日后是否相见有期呢!”

提起幻剑飞仙,他蓦然心动,话说得轻松,心中却波涛澎湃。要说他没有思念,那是违心之论。

接着,联想到天罗院主绿衣使者,面貌有点与幻剑飞仙相似,只是年长些而已。那天在琅琊山,天罗院主唤起他对幻剑飞仙的思念。

不祥的感觉突然撼动着他,八方土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噩讯飞来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