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27章 惨烈搏杀

作者:云中岳

毫县附近出了惊世的血案,消息沸沸扬扬不胫而走。

其实在柘县经一次发生血案之前,王府迫害女杰幻剑飞仙的消息,早已在江湖轰传,江湖朋友同感愤慨,只是没有人敢出面管闲事,也没有力量管,份量不够名气不大的人,不敢用鸡蛋去砸石头,有地位声誉的高手名宿,也不敢出面惹火烧身。

没有人敢插手出面,但仍有不少人留意情势的发展。

赵王府的残余护卫,凄凄惨惨地载了百余具棺材,踏上了返回彰德的归途,大快人心。

各方人士皆在留意事情的发展,暗中打抢救幻剑飞仙的人是何来路,能造成如此重大伤亡的人,应该是了不起的高手名宿。

可是,竟然没有人知道参与的高手名宿是谁,隆冬季节,在外面走动的人,穿皮袄或棉衣棉袍,身材臃肿怎能从外形找出特征?戴风帽或裹包头,仅露出双目,即使是熟识,也无法分辨。

杜琴走后的第三天,曹世奇和幻剑飞仙开始动身。他们的目的地是江边,预计走六安州、庐州,反正到了江边,便可设法雇船,不管到达江边哪一处埠头,都可以雇得到船只。

如果沿途没发现警兆,在庐州便可雇船渡巢湖下大江。届时,幻剑飞仙乘船上航,入鄱阳湖回建昌府老家,风声过后再前往关中寻亲。

曹世奇则乘船下航,他的家在南京。

他一直就没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两位姑娘,再三表示回南京潜伏逃灾避祸。

两位姑娘不知道他的打算,也没留心他所说过的话有否破绽。

他曾经不小心露了些口风,他曾经表示过逃避是上策,但又说过对付的另一方法,是让对方不敢找他,甚至怕他,躲避他。

要让仇敌害怕或躲避,用嘴巴大叫大嚷是没有用的,会叫的狗不咬人,必须用非常的手段,把仇敌打得抬不起头来,把仇敌杀得胆裂魂飞。

本来他就在南京,与三郡主彻底了断的打算,要不是从八方土地魏元魁口中,得到幻剑飞仙遭难的消息,他在夜入中山王府东花园时,便发起猛烈的攻击了。

两人乘了坐骑,冒着彻骨寒流动身南下。

幻剑飞仙元气已恢复了八成,心情特别愉快,双骑并辔小驰,天寒地冻不宜快马加鞭赶路。

官道上旅客稀少,似乎只有他俩双骑并驰。后面里余,也有两名骑士,不徐不疾紧跟不舍,无意跟得太近,旅客不多,用不着咬着不放。

一天,两天,一百二十百他俩居然走了两天,才在颖上县投宿。

这表示幻剑飞仙病魔仍未离体,不能整天骑在马上赶路,沿途走走停停,在小市镇休息的时间,比骑马赶路的时间更多。

当天仍在城外的民宅借宿,避免住进县城,如果城中有警,想出城逃走相当困难。

次日一早,双骑动身就道。这次,不再是并辔小驰,而是曹世奇在前,牵了幻剑飞仙的坐骑趱程。

幻剑飞仙一直就坐在鞍上,从外表可以看出她显然无精打采,可能病势有点恶化,自己无法控缰,所以由曹世奇牵着坐骑就道。速度反而比早两天快些,曹世奇显然急于赶路。

后面里外跟踪的骑士,已增加至四名了。

无双剑客是神龙密谍中,另一系统的高阶层司令人。这所谓另一系统,指不是军籍的密谍,以江湖的特殊人物为主,包括了各门各道的高手精英在内。

这些人不轻罪军令的约束,行事有高度的自主权,如果出了大纰漏,汉王府可以否认有这么一些人,出了大事故与汉府无关。犯了案被官府捉住,小案件自有汉府的人暗中出面打点,大案件通常由各人自行负责,不会牵扯出汉府。

上次他损失了七个人,那位假冒霸剑的人与六同伴,死得不明不白,查不出丝毫有关凶手线索。这次,他又损失了三个,对那位百步外可以杀人的凶手,也查不出来历。

天气寒冷,几乎所有双方的人,都仅露出一双眼睛,不曾面对面交手,怎知对方的来历底细?自始自终,他除了知道幻剑飞仙之外,对其他的人一无所知。

他甚至不知道,参与抢救幻剑飞仙的十个人中,是否有在闹京都,那位曾经参与真定搏杀的小姑娘在内。他带了三十余名高手出京追逐,一直就无法掌握小姑娘的行踪动静,也就无法证实是否追对了目标。

他对这位胆大包天的小姑娘,并非全然无知,至少他知道小姑娘是假书生杜琴,心月狐曾经把擒住杜琴的事招了供,而且知道杜琴曾经与曹世奇大打出手。

仅知道杜琴是不够的,江湖人士谁也不知道杜琴其人。

小姑娘大闹京都,打了就跑不与汉府的人讲理打交道,又不曾露出真面目,无法认定是不是杜琴。

他们一直就在捕风捉影,无法证实嫌疑犯和身分来历。

用可怕的小镖枪和铁弹丸,远在百步外杀人的这个人,更是身分如谜,江湖道上似乎从没听说过,使用这种武器的人,比弓箭更可怕百倍。

没有追查底细的必要,目前唯一急迫待办的事,是尽快把这些人捉住,或者杀死,重新把幻剑飞仙捉住,不然无法向坐镇南京的三郡主交差。

赵王府的残兵败将,已经心惊胆落走掉了。

他还有人可用,立即用快马传信凤阳,从中都把驻派在该地的密谍紧急调来支援,命令他们克期赶来。

驻派潜伏在凤阳中都的密谍,大部分是从江湖聘请的高手,负责监视中都的皇亲国戚动向,出入功臣府第如入无人之境的高手名宿。

留在颖州一带侦查的人,终于查出幻剑飞仙一群人的下落了,但因人手不足,不敢妄动。

进入六安州地境,地势逐渐上升,已有丘陵地阜出现,小河已改向北流,旷野与树林增加。

这天,幻剑飞仙似乎快要支持不住了,无法安坐在马上,将马包改系在鞍前,可以让她趴伏在马包上,坐骑走动时不至于落马,速度更为缓慢了。

罡风怒号,尘埃枯叶漫天飞舞,曹世奇一马当先向土冈上升,后面紧牵着幻剑飞仙的坐骑。

冈顶凋林密布。远远地可以看到隐约的红墙,升上冈,这才看出是一座寺院,东面是一座小村。

已经是近午时分,该找地方开伙觅食了,小村和寺院,都可以找得到食物和歇息的地方。

路旁的大树干上,钉了一根将军箭,上面用黑漆写着:东望冈,冈脉已尽,所以叫东望冈。

到六安州还有七十里,下午哪能赶得到州城?像他俩这种走走停停沿途耽搁,一天也走不了七十里,看来,今晚得在半途的村镇投宿了。

接近村口,他的坐骑更慢了。

他这匹枣骝,是在南京对岸的浦子口买的,是军马的后裔,非常雄骏的大宛种口外马。

眼线认识这匹马,却不知马的主人是可来路,反正这匹马的主人,将赵王府的护卫杀得魂飞胆落,百步外杀人予取予求,可怕极了,眼线怎能不怕?幻剑飞仙那匹马,可就差了一大截,驮载一位小姑娘尚可胜作任,用来冲锋陷阵谈都不要谈,所以真正吸引人注意的,是曹世奇那匹枣骝。

在颖州六安一带,还真令地方人士羡慕,眼线打听消息,只要一问见过这匹马的人,一定可以获得正确的去向下落,不会失去踪迹。

驻马在村口观察片刻,似乎他无意入村。

官道从村西面绕过,如要进村觅食,就必须进村,或者到路左面的寺院随喜买素食。

他无意入村,可把在村内埋伏的人急得冒冷汗。

村口右侧的一家农舍中,从窗缝向外窥伺的两个人,就呈现心跳加快,手心冒汗的现象。

“他们如果不进来,要不要出去拦截?”一名大汉向同伴问,似乎打一冷颤。

“谁敢出去?”同伴脸色也不正常,“绝对不可以与这个混蛋在旷野中决战,他那匹该死的马速度快,奔东逐北在远距离追魂夺命,谁受得了?必须把他堵在无法施展的地方毙他,你可不要乱出馊主意。”

“可是,他不想进来……”“那就得等下一次机会。”

“又得辛苦绕到前面去布伏,他娘的真累人。”

“总比枉送性命好。”“他娘的,这混蛋到底是何来路?似乎比三郡主的十条龙都强悍百倍,三郡主真该带十条龙来对付他。”

“三郡主在南京,怎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事,怎能未卜先知带十条龙赶来?没知识,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么?”

“十条龙中,有两个名列贵宾的人……”“我知道,百步追魂和雷电夺命,这两位仁兄,也可以杀人于百步外。”

“这两条龙如果来了,不见得能毙了这个混蛋。百步追魂郎老兄的三尺飞枪、扔手箭、大铁弹,都可以看到飞行的形影,三十步外三流高手也可闪避。这个混蛋的小铁枪,在百步外也几乎目力难见形影,哪能比?所以即使他们来了,也没有多少胜算。”

“那……咱们岂不是同样没有胜算……”“所以要把他堵死在绝地呀!只要能近身,就可以用暗器抢攻,不给他有游走八方远攻的机会,他死定了。唔!好极了,他要进来啦!”

曹世奇正跳下马,牵了两匹坐骑,缓缓接近村口,进村的意图显而易见。

可是,潜伏伺机的人,高兴得太早了些,距村口还有十余步,他突然转身牵了坐骑,脚下加快,回到官道却不停留,疾趋路对面的寺院。

他的行动已表明不进村觅食,要到寺院向僧侣讨食物。

东望冈是小小的村落,这座寺院相当雄伟庄严,格局完整,占地几乎与小村相等。有些府州的人,特别妄信神佛,宁可捐出大笔金钱,甚至不惜倾家荡产,把钱捐出来建寺修庙。但如果要他捐些钱买社学的学田,他宁可去跳河,一毛不拔。

这座东望冈村所设的社学(私塾),规模绝对比不上这座寺院的百分之一。

这府寺院规模大,意指与东望冈村比较而言,其实如果与一些州县的大寺院比,却又太小了。

山门高悬的匾额,漆金大字刻的是宏济禅寺,确是佛门弟子的寺院,不是供神的庙堂。

同门外没有四大金刚塑像,仅三门殿内有两尊守山门的密宗金刚。后来大明皇朝末期,志怪小说风行天下,封神演义在市面流行,这两位密宗金刚,便变成哼哈二将了,反正佛道有些地方不分家,不足为怪。

山门的三门殿,三座寺门都是大开的,但看不见僧侣,冷冷清清像是空寺。

曹世奇毫不尊重佛门圣地,牵了坐骑直往山门闯,一口气连闯空门、无相门、无作门,冲入天王殿前的大院子,这才放开缰绳猛地大旋身剑已出鞘。

人影蜂拥而入,声势汹汹。

他一拍载着幻剑飞仙那匹马的后臀,马向前一蹦,放蹄狂奔,居然升阶而上,冲入殿门大开的天王殿,消失在殿后。

暗器似飞蝗,人连续涌入。

他飞退三丈,再反跳两起落,也登上殿阶,在第二群暗器到达之前,反跃入殿闪在门后。

暗器不能折向,有些射入殿中,三把飞刀两枚钢镖,贯入弥勒佛的大肚子。泥塑的佛像不怕暗器,这座天王殿的弥勒佛比真人大一倍,挡暗器绰绰有余。

人群用暗器开道,一涌而入。

一声长啸,曹世奇从弥勒佛后面的韦驮佛像后闪出,剑光迸射,迸发出满天雷电。

在佛门殿堂大开杀戒,罪孽深重。但如果他不杀人,人便会杀他。

一阵大乱,血肉横飞,回旋三匝,殿堂摆散了七具死尸,刀剑撒了一地,断手断脚也洒了一地。

天王殿是前殿,殿堂广阔,中间是弥勒佛,后面是韦驮,左右是四大天王,人都往佛像天王像后躲,没有人敢挺身硬接可怕的雷电。

人继续涌入,暗器乱飞。

曹世奇退入后殿,退入大雄宝殿(正殿)前的大院子,他要照顾幻剑飞仙的人马,快速地将马拖入大雄宝殿,将马推入三身佛中座的法身龛下,重行出现大院中。

涌入的人超过五十大关,分列在东西两配殿的廊下。

他站在大殿外的月台上,威风八面像天神。

“不杀光你们,此恨难消。”他舌绽春雷,压下虎虎的罡风呼啸声,“你们上!”他那怪异的打扮,令人看了就心中发毛,剑系在背上,而且已经归鞘,双手分握几支小铁枪,背和脊共有八只竹筒,胸前,是盛铁弹的革囊。

兜袋系放在腰带上,近距离用不着以兜袋发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章 惨烈搏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