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28章 三界至尊

作者:云中岳

宏济禅寺的山门向南开,小径在二十步外向东折,与官道会合,再向东面的东望冈村延伸,四周凋林围绕,举目四顾,视野被凋林阻挡,只能依稀看到村口的房舍,村口毫无动静,官道上也没有行人往来。

“这些混蛋一定逃入村中藏匿了。”他自言自语,“他们在这里可能已潜伏了大半天,要等我进村一窝蜂把我堵死在里面。”他心中明白,这种策略还真管用,如果他与幻剑飞仙一同进村,有幻剑飞仙在,他必须拼老命保护幻剑飞仙,等于是缚住手脚,让这些混蛋痛宰。

他不能进村穷搜无双剑客,呼出一口长气,转身向山门走。

一声轻咳从身后传来,他徐徐转身。

左前方几株参天大树后,踱出三个穿短皮袄的灰衣人。从皮袄的下摆露出的毛边估计,是名贵的天马皮(白狐)裘,而不是羔皮。

三个人都赤手空拳,身材魁梧,皮风帽系住掩耳,仅露出精光四射的大眼,眼神相当凌厉。

不是无双剑客的人,一看便知。

“喂!你有剑。”中间那人声如洪钟,“人是你杀的?”“这两个,不是我杀的。”他指指身后的山门,“里面死了不少,是我杀的。”

“你是凶手。”那人一步步逼进,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小子,官司你打定了。”

“这种事你……”“手到擒来!”那人用沉喝打断他的话,像用缩地术,脚一伸便超越十余步空间,声出巨爪已到了眼前,五指如钩呈现慑人的有力线条,像鹰的爪。

他吃了一惊,疾退八尺,从爪尖前脱走,仍感到古怪的劲流压体,这个近身的速度与出手劲道的猛烈,真吓了他一跳,几乎一照面,便栽在这可怕的一爪上。

“咦!”这人也吃了一惊,这势在必得的一爪应该不会落空的。

人影迎面压到,速度似乎更快了些,人动爪到,仍然是力注上盘正面强攻劈面一抓,天灵盖、五官、咽喉、胸口,全涵盖在爪的威力圈内。

这次,他不再示弱,身形稍挫微闪,金丝缠腕也用爪以攻还攻,速度同样快逾电闪。

双方的攻势一直一斜,太快了,有进无退,手一出便没有变招移力的机会。

嘶一声闷声,两人的手皆略进些许,也估计略差些许,便成了小臂接触。

同一瞬间,两人的左手也到了对方的右肋下,真力骤吐,也都志在必得,攻击完全出乎本能,右手攻出左手已先作后续攻击的准备,有志一同立即拍出,这也是最佳的攻击部位,出掌不需经过思索势所必然。

人影斜退后挫,可怕的爆发力与抗拒力,形成一股爆炸性的劲流,向两侧迸涌。

这人后挫四步,曹世奇则斜震出丈外。

双方皆怀有强烈的戒心,皆已运功护体,除非被击中要害,不然就很难受到伤害。

一声怒吼,曹世奇的野性发作了,滑进、沉势、拳出似奔雷,毒龙出洞拳发劲爆,以泰山压顶的声势,无畏地走中宫强攻。

绝顶高手相搏,不可能八方游走,制造切入攻击侧背的机会,唯一可靠的是近身强玫猛压,击破对方的防卫力,在强猛的攻击中,争取攻入要害的瞬息空隙。

真巧,这人也用拳,也用的是中宫强攻的声势,用的是黑虎掏心,手法招式与毒龙出洞相差无几。

在形式上说,都是骤发的直冲拳。不同的是,黑虎掏心肘部稍沉,要在击中目标后,后劲再连续爆发,因此胸部中拳的人,很可能像是同时被连续击中三五拳,或者一拳便倒了。

砰然爆震中,两人同向后挫,拳劲正面接触,拳头几乎贴在一起因而发生劲道爆炸的现象,脚下出现双脚在冷硬地面,挫滑出来的沟形轨迹。

势均力敌,双方的拳皆不曾受伤。

爪和拳双方平分秋色,劲道与技巧皆不分轩轾。

一声虎吼,曹世奇再次主攻,狂野地扑上了,肘一沉爪影吐,云龙现爪长驱直入。这是寓攻于守的招式,后续的杀着变化万千,对方封架的技巧稍一舛错,便会贴身受到致命的攻击。

这人也铆上了全力,掌一指立即切入真力骤吐。拳掌着肉声暴起,人影再次乍分。

曹世奇仰面摔倒,后滚翻两匝灰头土脸。

这人也不好过,叭哒怪响斜摔出丈外也滚了两转。

曹世奇一蹦而起,巨掌左拔右吐,蓦地风雷乍起,真有晴天霹雳似的无穷威力,无俦的掌劲直迫丈外,形成猛烈的外发涡流。

曹世奇再次摔倒飞掷,剑因系带折断而抛在一旁,腰间盛小镖枪的两只竹筒,也飞抛出丈外了,皮袄也开裂,断羊皮在风中飞舞,可知他受力之重,十分凶险。

“原来是你!”他一滚而起,咬牙怒叫疾冲而上,拳发似雷霆,一记渔阳三挝在丈外遥攻,拳劲化为柱形劲流,排空破气声慑人心魄。

这人用小双盘手接招,已来不及闪避,没料到可裂石开碑的劈空掌力,没把曹世奇摆平,自己的马步还没稳下,哪有机会闪避?非硬接不可。

第一拳接下了,马步急挫。第二拳没能将拳劲拨偏,重重地击中左臂,嗯了一声,倒摔出丈外,左臂如受雷击,活动不再灵活了。

曹世奇没有发第三拳的机会,凶猛地冲上。

这人来不及爬起,飞脚攻击下盘,把曹世奇逼退八尺,飞跃而起右掌沉马步虚空疾吐,风雷声惊心动魂,掌力骇人听闻,真有丈外裂石开碑的威力。

曹世奇身形疾转,从掌劲的边缘切入,转势将掌风引偏,像被掌劲形成的涡流所引,斜身切入来一记霸王肘,攻对方的左肋。

两人都不服输,都采取雷霆万钧的强攻,爆发出全身的力道,如果护体神功挺不住,很可能被撞断三两根肋骨,肋本来就是软弱的要害部位。

闪避中不忘回敬,吸腹扭腰转体中,手挥五弦阴掌疾攻曹世奇的右耳门,连削带打技巧极神奥圆熟。

这人的两位同伴,焦急地跟着恶斗中的人移动,并无插手的意图,急得不住搓手惊呼。

不远处突然窜出一个矮身材的人,在一旁跳脚。

“不要再打了,那些天杀的走狗,从村后溜走啦!”矮身材的人女性嗓音像银铃,“再迟片刻就追不上了,快住手!”

曹世奇侧跃丈外,摸摸右脸脸上有忍痛的表情,大概右脸被击中了,而且是击实,痛得龇牙咧嘴。

“你的风雷神掌如此而已。”他恶狠狠地说,“改天,咱们好好打一架。”

他不但知道跳脚叫的人是谁,也知道交手的人是谁,对手的风雷掌一出,他就知道对方的来历了。

双方都曾经将对方打倒,似乎谁也没占上风。

“你少吹牛。”这人除下风帽,露出发结已经花白,相貌威猛脸色红润的面庞,脸上也有忍痛的表情,“怪事,你小子到底是何来路?老夫横行天下半甲子,该死的!今天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所击倒。好,今天非摆平你不可。”

“拼就拼,谁怕谁呀?”曹世奇扬拳逼进。

矮身材的人一跳便挡住了他,取下风帽大发娇嗔。

“你想怎样?要不要我陪你松松筋骨?”是杜琴,双手叉腰凶霸霸真想要打架。

“你爷爷一点也没有前辈的风范。”曹世奇的嗓门也大,“出手就用绝学行凶。”

“你不是要找我爷爷打一架吗?所以……”“罢了,说气话解嘲,别当真好不好?”曹世奇摇头苦笑,想起和杜琴第一次见面交手的事,“哦!你怎么不但不窝在家里,反而把你家里的人也带来了?”

“人家担心你和尚姐的安全嘛。”杜琴牵了他的手往老人家面前走,“见过我爷爷……”“不但见过,而且见面礼打得不亦乐乎。”他笑嘻嘻地向老人家行礼,“三界至尊一代老邪,果然厉害。杜老前辈,休怪后学放肆。”“慢着。”三界至尊狠盯着他,“你知道我是不是?”

“久闻大名,晚辈哪有幸谒见老前辈?在真定府晚辈于令孙女不打不成相识,她的风雷神掌一亮出,晚辈便知道她是老前辈的家人了。”

“她说你要……”“老前辈休怪。年轻后学,对那些武功惊世的前辈人物,多少有点不服气呀!老前辈年轻时,难道没有向声威震武林的高手名宿,找机会领教的念头?”

“你这小子够狂。”三界至尊居然老脸一红,“比老夫当年差不多。喂!报你的师承。”

“这……”“不敢说?”

“穷僧疯道……”“哦!疯道人的门人?哼!曾疯子还在天底下现世吗?该死,我该想到他的,只有他的什么狗屁一元真气,才禁得起我风雷神掌的痛击。”三界至尊似笑非笑瞪着他,“他从来就没胜过我一招半式,不过……挨揍的能耐倒是不错。呵呵!你也一样。”

“咱们再来。”曹世奇捋袖瞪眼,挑战的神情明显。

“来就来。”三界至尊也准备动手。

“算了。”曹世奇泄气地说,“令孙女是晚辈的好朋友,晚辈哪敢无礼?”

“哼!你承认她是你的好朋友,强敌来势如潮,你不护送她回家,半途把她打发走……”“晚辈成功地吸引拖住那些人,小琴才能安全脱身。你看,他们像疯狗一样跟着我一个人,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痛宰他们,似乎你们趁火打劫……”“谁知道你这小子,弄一个假人使诈?”三界至尊打断他的话,“我们把人手集中,想替你保护女伴,因此没能一网打尽,被漏网了几条鱼,真可惜。”

“尚姐呢?”杜琴关切地问。

“我让她化装易容,改走寿州相反的路。”“我爷爷行钱步得到他们仍在追逐你们的消息,所以不放心加快赶来,希望能助你们一臂之力,幸好真赶上了,可惜没能把他们一网打尽。”“可能是老夫太过自恃,认为么魔小丑,何足道哉?因此只来了五个人,让他们逃掉了几个。”

三界至尊召来了三位同伴,替曹世奇引见。

三位同伴都是三界至尊吟风园的执事,是杜家的得力臂膀,他们目击曹世奇缠斗三界至尊的经过,更目击曹世奇歼除密谍们的神勇表现,心中懔懔,也极感佩服。老主人艺高技深,冠盖江湖,绰号狂妄称三界至尊,横行天下半甲子罕逢敌手,居然几乎栽在这位年轻人手下,难怪他们心中懔懔。

“我要知道你今后的打算,看来你逃不掉这场灾祸。汉王府的走狗们,会追你到天尽头。”引见完,三界至尊重拾话题,“逃走了的人,会带来更多的爪牙,布更广的网,甚至会再召请比天罗院杀手更高明,实力更强大的江湖凶枭,联手对付你。小子,你真的要永远逃避,永远被他们追杀不休?总有一天,你会被他们剥皮抽筋的,他们把拦截钦差失败,错过半途劫持太子的机会,全归罪在你身上,毫无疑问会集中全力对付你。”“那是一定的。”曹世奇当然明白情势不利,后果严重,“我也并不完全处于劣势,至少他们不敢把秘密公开,用含糊笼统的借口,掩护他们滔天的罪行,所以他们必须秘密进行,不敢公然声讨。等到他们一个个得为自己的生命担心时,就不敢和我玩命了。”

“你已胸有成竹?”“不错。”“需要外力相助吗?”

“老前辈,你们不能助我。”曹世奇明白三界至尊的用意,这位老前辈亲自带人来助他,已明白表示不畏强权介入,“老前辈唯一可做的事,是好好管住令孙女。这小女孩胆大包天,标准的捣蛋闯祸精,如果不看牢她,早晚会有大兵围攻吟风园的一天。”“去你的!算起来你的辈分比我高,怎么信口开河胡说八道?你才没有前辈的风范呢!你才是闯祸精。”杜琴大发娇嗔,跳脚叫嚷,“而且极端自私,不想提携后进,办事只想独自进行,把想帮助你的人一一支开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“你看吧!说了老半天,你仍然没把你的打算说出来。”杜琴性情急燥,想到什么就动口而出,“我知道你满肚子鬼主意,应该说诡计多端。你把尚姐往相反的方向送她走寿州,一定是预定下的一步棋,你如果不说,我和你没完没了。”

“小子,你的确应该费些心提携后进。”三界至尊掀须大笑,“哈哈!我这个孙女儿确是闯祸精,老夫哪能管得住她?从十二岁开始,她就有逃家出外闯祸的记录了。我知道,她这次远走京都,你曾经照料过她,而且照料得很好。你有困难,她决不会袖手,她是你的晚辈,你带她在江湖走动增长见识,也是应该的呀!你怕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 三界至尊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