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29章 两进王府

作者:云中岳

有些人脱不了,逃不出暴风雨外,因为身不由己,已经陷入太深。

天罗院的人就是脱不了身的涉入者,无法一走了之逃回扬州,三郡主已有效控制了他们,一如在真定府控制玄女坛一样无法置身事外。

天罗院主绿衣使者余含芳是惊弓之鸟,对曹世奇怀有强烈的戒心和恐惧,但她的估计相当乐观,认为曹世奇决不可能重返南京自投罗网。

三郡主在南京的实力庞大得惊人,没有任何一个江湖大豪大霸,敢与皇家的绝对权力挑战,何况一个嗲湖还没有地位的小浪人?

曹世奇就是在江湖还没有地位的小浪人,所有的江湖牛鬼蛇神,谁也没听说过这号人物,连一个小混混也不知道他是老几。

他没混到受人认同的绰号是事实,谁也不知道曹世奇是何方神圣。

其实,她甘心接受三郡主的控制,心中虽然不太乐意,但也没有太大的反感,她损失了几个人,买卖失败,确也有意借助三郡主的威望,重振天罗院的声誉,所以她留在南京,并非全然是被情势所逼的。

天罗院与玄女坛的活动性质完全不同,发展的方向更是南辕北辙,风牛马不相及,两方面的人,根本不可能走在一起,更不可能并肩站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但三郡主却把她们拉在一起,成了三郡主的爪牙,有难同当,有福却不可能同享。

两方面的人不得不联手行动,真成了同病相怜的难友,都曾经被曹世奇整得灰头土脸,怀有相当程度的恐惧。

他们摆脱不了三郡主的,天罗院也不想真的摆脱,一方面是三郡主以重利收买他们,一方面余院方也想替死去的几个亲信杀手报仇,保持天罗院的威望,而且他们与三郡主的合约还没完成。

玄女坛的处境最为恶劣,也够可怜。在南京她们人地生疏,完全是个陌生人,离开真定有如失巢的鸟,失去地盘的小兽。

除了随时听候三郡主的使唤之外,连上街散散心也近乎奢望,没有地方好去,大城市里几个陌生的女人,哪有她们消遣活动的空间?南京的千金贵妇活动的地方,她们哪配涉足?

她们共来了七个人,戏谑地自称七仙女,名义上仍由师姐灵幻仙姑撑大旗,骨子里运筹帷幄仍由心月狐主事,随时得准备接受三郡主的差遣,三郡主才是她们的主人,处境十分可怜。

她们不能住进王府的东花园,在利涉桥(桃叶渡)头一座楼房内安顿,往南过桥不远处,就是东花园,往来十分方便。

东花园目下由三郡主坐镇,徐家的两位小王爷显宗、承宗,干脆躲到莫愁湖王府,如非必要决不进城,更避免前往东花园,受他们的小表姑呼来喝去。小表姑到底从山东带来了多少人,秘密前来南京做些什么勾当,他们概不过问,也不敢过问,所以东花园内,几乎全是三郡主的人活动。

留在东花园的人并不多,要搜捕熟悉本地形势的人,爪牙们岂能聚集在一起,东花园只是指挥中心而已,只有一些必要的人驻守。

三郡主是否真的在宾馆安顿,徐家管理花园的人也不知其详,也不敢查问,有人问及则装聋作哑一问三不知,也的确不知。

这天午后不久,灵幻仙姑与心月狐,在楼上的花厅,接待着前来造访的余院主绿衣使者。

同病相怜,玄女坛与天罗院的人走得很近。

天罗院的二十余名男女杀手,也没住在东花园,他们的住处更秘密,距东花园也不远。

“听说无双剑客到了南京,你知道吗?”绿衣使者首先就探口风,“这个人不知怎么样?在汉王府的地位不低。我知道你们和他共事过一段时日,对他的了解应该很深,是不是不好相处?三郡主身边的人,似乎对这个人相当敬畏呢?”

“他是从上江回来的,带了凤阳地区的一些人,昨晚乘船到达,把目标追丢了。”灵幻仙姑对无双剑客又恨又怕,哪会有好话,“这个人十分阴险狠毒。咱们这些外人,在他眼中都是奴婢,十分可恶。余院主,你最好在心里有所戒备,不要让他有控制你们的机会,不然日子难过,我们吃过亏上过当,可不希望你们蹈我们的复辙。”

“他凭什么敢奢言控制我?他别做梦了。”绿衣使者冷笑,“连三郡主的话,我也可以不听。”

“是吗?”心月狐接口,“这段时日里,没发生任何事故,大家都优哉游哉无事可为,你们乐得清闲。这个失败归来的剑客,必须有所表现将功赎罪,咱们所有的人,谁也休想安逸。”

“三郡主很重视这个剑客,会把所有的人让他指挥。”灵幻仙姑接着悻悻地说,“包括所有的外人,甚至南京的城狐社鼠,都得听他的,我相信贵院的人也不例外。一旦三郡主下令让他指挥你们办事,你们如果拂逆了他,你将会发现,反抗他是如何愚蠢的事了。”

“哼!你们像是很怕她,我不怕。”绿衣使者有点不悦,“他把目标追丢了,还敢充人样?哦!目标真是曹世奇?”

“还有一个幻剑飞仙,也许另有几个同样可怕的人物,他们追到安庆,毫无所获失望地雇船回来的。”

“那么,曹小狗该已向江西走了。”

“谁知道呢?但愿曹小狗真的远走江西湖广,咱们就可以放心了,只怕……”

“只怕什么?”

“我觉得曹小狗不会善罢甘休,很可能随后跟来了。”心月狐不自觉地打一冷战,流露出内心的恐惧,“他不是一个闻风远遁的懦夫,我担心他已经来了,甚至可能比无双剑客早到。南京是他土生土长的活动地盘,三郡主在这里全力对付他,他不会示弱远走高飞,他已经用行动证明他是无畏的。”

绿衣使者也打一冷战,想起早些天被曹世奇袭击的经过。

“乌鸦嘴。”绿衣使者狠瞪了心月狐一眼,“可能他已经逃到湖广了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”心月狐呼出一口长气,“如果被我不幸而言中,以后咱们日子难过。余院主,你们的杀手精明可靠,地头熟,三郡主必定重用倚赖你们,你们肯定会比我们七仙女辛苦,早作准备吧!是时候了。”

果然不错,三郡主唤七仙女的信差已经来了。

没有江湖人敢在城内称大爷,南京城内不是江湖大爷能立足的地方。

城外,可就是各显神通的猎食场了,每一位大爷都拥有自己的地盘,各有交通官府的人才和手段,七雄五霸群雄并立,每个人的局面都不相同。

城外斜分为两县,无形中也分为两处势力范围,各据地盘,表面上相安无事利益分沾,骨子里在狼狈为姦中,深埋下你吞我我宰你的诡谲莫测变数。

上元县有三位大爷级好汉,称为三雄。栖霞镇是石敢当石武雄的地盘。

这位仁兄对地方上的狐鼠活动,倒还十分清楚,也可以有效地掌握,却无法了解地盘内,一般安分守已好民众的生活内情。

他对不文斋的东主曹不文,就一无所知,一个本地大爷级的豪绅,不知道一个小市民的底细,不是他的错,那不是他应该了解的事。

可是,这两天,他却被一群半官方的人士,整得很惨很惨,而他却发现这些半官方人士中,居然有天罗院的杀手混迹在内。

那位主事人无双剑客石奇峰,毫无问题是冒充半官方人士的江湖闯道好汉。

不了解不文斋的底细,成了这位石大爷的罪状,无双剑客并不以为他是同宗本家而手软,把他打得头青面肿,勒令他出动所有的狐鼠,克期封锁地面,全力缉捕在逃的不文斋东主曹不文赎罪。

西南城郊的江宁县,龙蛇更多些,名号最响亮的有五个人,就称为五霸。

江宁镇的大豪八方土地魏元魁,无疑是五霸中的魁首。

只是这位大爷在最近半月期间,重病在床气息奄奄,他那几百位泼皮地棍,神龙无首趁机大吃大喝,大事小事皆调度不灵,些须小事想找人处理,也得花上一天两天满街找人,而且也很骓找到合适的人担任。

因此,当无双剑客带出南京一些实力派人士,登门强迫主人接见时,魏大爷由由佣人抬出客厅见客的,大冷天,这位大爷气色之差,几乎像是死人多口气,满脸霉相似乎是准备尽快进棺材的人。

无双剑客捻地带着爪牙走了,去找其他四霸听候使唤。

无双剑客办事的方法和手段,与三郡主不同。三郡主利用官方关系办事,无双剑客利用江湖人士与城狐社鼠,相互为用,颇见功效,自己不必出面,在暗中主持大局,因此汉府的人很少在外走动踩探,不明内情的人,一定以为他们已不在南京了。

八年前汉王世子还在南京时,神龙密谍中的一些人,已是南京通,重回南京活动当然驾轻就熟,很容易展开工作,轻易地贯串起往昔的活动关系。

经过几天的紧锣密鼓布置,大体上相当令人满意,下一步,便是准备全面动员大举搜捕了。

东花园占地甚广,亭台楼阁美伦美奂,一代功臣世家的园林,当然不同凡俗。

心远堂左首不远处的那栋楼房,安顿了一些首要人物。无双剑客是三郡主的首要心腹,对内对外都称所谓自己人,与天罗院七仙女一些外围爪牙,以及聘雇人员,地位是不同的,那些人不算是自己人。

这天傍晚时分,无双剑客带了八名得力爪牙,忙了一整天之后,兴冲冲返回东花园,首先到世恩楼旁的宾馆,向三郡主报到,将这一天在外布置的情势,颇为得意地详加报告分析。

之后返加居所,已经是二更初,全楼灯火通明,门窗紧闭寒气全消。

九个人还没晚膳,仆从们在膳堂替他们一桌筵席。

酒足饭饱已是二更将尽,随即在客厅召来了十七名手下,一面品茗一面分析情势。

这一天中,他在中江码头,会晤了江上江下的水路群雄首脑,用威迫利诱手段,诱使江上朋友合作,要求他们全力协助,缉捕曹世奇与幻剑飞仙一些所谓要犯。

牵线人是南京地区的密谍负责人,支持者是中山王府的几位家将,以及应天府负责治安的推官大人,那些水上龙蛇敢不合作?

“石参赞,你近来劳师动众,花银子像流水,风声愈传愈大,是不是反而替曹小狗助势?”

那们负责支管钱粮的爪牙,对他的作法有点不以为然:“据我所知,南京地区的龙蛇,本来没听说过曹世奇这个人,现在可好,曹世奇已经成为江上江下,水陆群豪注目的风云人物了,提起曹世奇就有人心虚胆寒。再说,他既然已经从安庆走水路远飏,还会回南京兴风作浪,自罗风活得不耐烦了?”

“办任何事都免不了花钱,有钱可使鬼推磨。”无双剑客冷冷一笑,“以往没有人知道曹世奇是谁,怎能得到他?现在他成了众所瞩目的目标,他就无所遁形了,他会回来的,最近一定会回来……”

砰然大震中,密闭的大排窗突然崩坍了。

十几个人大惊而起,寒风满灯火摇摇。

破窗户前,一身青劲装的曹世奇横剑屹立,虎目中神光似电,大冷天他仅穿青紧身劲装。

“我已经早来了好些日子了,比你早三天抵达南京。”

曹世奇似乎早已听清楼内众人的谈话,显然早就来了,用耳贴在窗缝倾听:“我让你从容布网张罗,用意是让天下人知道,我曹世奇一点也不在乎你人多势众,正好乘机大开杀戒示威以名震天下。”

楼上客厅共有十八个人,都是武功高强的首脑级重要人物,警号一传出,整座东花园的人必定蜂拥而至。

“小心他的暗器!”有人大叫,是个曾经在颖州途中,目击曹世奇杀人于百步外的目击者。

一声长啸,剑迸发出满楼雷电,曹世奇不用暗器,发起空前猛烈的抢攻,激光无畏贯入人丛,剑劈五个挡路的高手,向无双剑客冲去。

厅堂相当广阔,但家具摆设甚多,大富大贵人家的厅堂代表主人的地位身分,不可能横肉冲直闯,人一多,更不容易施展。

曹世奇志在速战速决,采取空前猛烈的抢攻,目标指向无双剑客,剑左荡右决势如虎入羊群,一口气摆平了五个人,猛扑刚拉开马步的无双剑客。

无双剑客的两个死党,失措间仍然能抢出策应,右方的老大翻天鹞子十分精明,先扭身飞起一脚,将一张大圆桌挑起,像一部大车般向曹世奇飞撞。

左面的老二双头蛇陈柱也够机灵,左手拍飞一座锦礅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9章 两进王府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