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30章 师父郎君

作者:云中岳

伴群如伴虎。

中山王徐达,是极少数能获善终的第一功臣,其他的开国元勋,都被朱洪武斩光杀绝了。

徐达很幸运,五十四岁就死了。假使再多活几年……可能徐家的子孙永不存在了。

中山的王爵,仅可传三代。

而事实上第二代徐辉祖,第三代徐钦,都有被削爵贬为平民或被囚禁的记录,皇帝老爷随时皆可将所有的臣民打下地狱。

小王子兄弟俩,是否永远能袭爵,仍是未定之数,今后得看新皇帝是否高兴了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徐显宗承宗兄弟俩,如果帮助小表姑争江山,新皇帝绝对不可能高兴的。

“你怎样帮助我?”小王子迟疑地问。

“我帮你把你的小表姑赶走,就与无关了。”曹世奇面授机宜,“把你的家将带回莫愁湖,你应该可以办得到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有朋友今晚在莫愁湖騒扰,你正好借口保护王府撒走。”

“可是,这里……”

“今晚你表姑带了所有的人,大举袭击观音门外的胡家大院,那是燕子矶附近的大户,她的眼线认为我躲在胡家大院。明天午正之前,她不可能赶回来。”

“这样吧!我把人都带回王府。家兄在莫愁湖,我不能也躲在家中呀。”

“也好,反正你记住,东花园出了任何事,你都不要带人赶来自找麻烦。”

“好,我回王府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人影似流光,像妖怪般腾云驾雾消失了。

真正的中山王府在贡院街,秦淮内河的北岸。从东花园过河往西走,不足两里就是中山王府,也就是朱洪武即帝位前的吴王府,特赐给徐达表示皇恩浩荡。东花园位于王府之东,其实这一带都是中山王府的一部分,可知王府占地之广。

莫愁湖是朱皇帝和徐达下棋,输给徐达的,允许徐家世世代代保有,所以有些人也把莫愁湖徐家看成中山王府。

宋朝的开国皇帝赵匡胤,也是一个输打赢要的赌徒,流氓出身的皇帝,一盘棋把华山输给陈搏老祖。似乎这些皇帝们,很喜欢任意把江山做赌注。

入侵的暴徒突然不见了,在众多家丁面前消失了,引起一阵恐慌。

小王子装模作样下令搜寻恶客,次日一早,仅留下一些执役仆人看守花园,将家将家丁撤回王府。

严冬季节年关岁尾,哪会有宾客来王府游花园?

当然,王府是守制关闭的,东花园不但不可能有外宾前来做客游园,连王府也门前冷落车马稀。

老王爷徐钦已经死了两年,被削爵四年,复爵仅一个月,便兴奋过度升了天。

大王子显宗袭爵不到一年,但仍在守制期间,中山王府名义上仍然保持闭府状态,事实上一切活动皆已停顿。

大王子本人,干脆躲回莫愁湖老家韬光养晦,自禁在他老爹老王爷被皇帝勒令读书的读书楼中,很少外出走动。

他老爹老王爷徐钦骄横跋扈,被永乐大帝勒令在家中读书,一读十年。京都北迁,老王爷跑到京师朝圣,下了金銮殿,便乘马出都门。

他一口气便跑回了南京的老家,人马出都门,辞朝的章奏还没呈到司礼监,对姑丈大不敬。

永乐大帝被激怒了,不但革掉他的王爵,而且降为平民,不许再居住王府。永乐大帝归天,他表兄洪熙皇帝,才下圣旨恢复他的王位,一个月后便撒手尘寰。

失去中山王府的支持,三郡主等于是失去庇护所。

三郡主生长在南京,有皇亲国戚的支持,有地方龙蛇效命,地利人和占尽优势,唯一令她不满的是天时。

天寒地冻,在外面活动的人,几乎全裹在衣裘内,仅露出一双眼睛,眼线虽多,哪能拦住行人逐一盘查?

曹世奇从压迫皇亲国戚下手,断绝她的奥援;大开杀戒立威,让地方龙蛇收敛;手段相当具有成效,不少牛鬼蛇神却步或逃离,免沾是非。

三郡主果然是午后返城的,她的眼线查出曹世奇的下落,确认曹世奇藏身在观音门外的胡家大院,便集中全力拂晓时分发起攻击,结果扑了个空,胡家大院根本不曾收留外客。

小王子撤走了家将家丁,她大发雷霆却又无可奈何。

狂风暴雨在酝酿中,三郡主的实力正一天天减弱。

通济门大街西首是一座宏大宅院,是颇有名气的候爷府,那是广平候袁有容的府第,但本地的人,皆称为公主府,或者永安公主府。

袁候爷是永乐朝的功臣,娶永乐公主,所以称驸马,表示他是功臣兼国戚,身分地位在南京举足轻重。早些年,大小官吏经过这里,文官下轿武官下马。

永安公主是永乐大帝的长女,正是三郡主的大姑妈。

可是,永安公主已经死了八年,袁候爷也因横暴而被革掉奉禄,从此门庭冷落车马稀,大门楼一年到头紧闭。

因此三郡主这次南返,不在大姑丈家安顿,反而到表侄家作客,因为老迈寂寞的袁候爷,无法提供必要的帮助。

候门深似海,公主府确是大得惊人,虽则是没落了的候府,气势仍在。

这天掌灯时分,在第七进大院的华丽小厅中,那老态龙钟的袁候爷,正沏茶款待远道而来的晚辈三郡主。

其实他并不老,半百出头将近花甲,但八载赋闲无权无势,心情相当苍老,加以健康不佳,三个儿子游手好闲,不怎么成材,难免心灰意懒,显得容易苍老。

三郡主今难打扮得特别出色,翠蓝团花锦缎子连身窄袖衫裙,加上流苏坎肩,外披白狐裘。厅中设有旺盛的半封闭式大火盆,脱下狐裘显得美艳绝伦。

“你不要去找他,他已经三年不见外客了。”老候爷对她提出的要求,断然拒绝了,“这几年他修炼得很勤,用心调教瑄儿,谢绝一切应酬,有时候连我也不容易见到他呢!”

她是前来求助的,向袁府的家祠法是由水火真人求助。

水火真人道号叫昊天,狂妄得很。他在袁府担任家祠法是由,已有漫长的十六年岁月。当年三郡主住在南京时,经常往大姑妈家跑。她六岁便随乃父聘请的武师学武,聪明泼辣人见人厌,可是却与当时年仅三十余岁的家祠法是由昊天道人,有一份特别亲切投缘的感情,乖巧会撒娇,小小年纪便知道如何向大人讨好。

昊天老道一点也不老,热心地指导小丫头练先天真气,督促她打下内家练气的良好根基,也可能传授了一些重要防身术。

直至八年前京是由北迁,十四五岁的三郡主也随皇室迁至京师,这八年来,两人一直就不曾再见面。

平时不烧香,临时抱佛脚,有事有所求,才想到烧香求神保佑。

老候爷生有三个儿子,都不是好东西,秦淮河游画舫召妓作乐的世家子弟多得很,袁家的三个公子就是其中的常客。

次了袁瑄,从小就拜昊天老道为师,比三郡主仅大一岁,小时候表兄妹吵嘴打架,不动手则已,动手则三郡主稳蠃不输,她一直是南京的小女霸,母夜叉。

今晚,她要来找昊天老道求助。

候爷早知道她此来不会有好事,不希望她把自己的家祠法师卷入风暴中。

“姑丈,你不要一口回绝好不好?你也无权替他阻挡要见他的人呀!”

以往她在袁家出入,没大没小跋扈骄横,她是皇室的郡主,姑丈在中本来就低一级,所以登时就有点不悦,说话你你我我毫无晚辈的规矩,“你不要管,我到家祠静室去找他。”

“天凤,使不得……”候爷的心中大急,“白天他也不见客,夜间……”

候爷原来意思,本来想说夜间静室没有仆人使女在场,一个大闺女怎能单独前往?昊天道人不是七八十岁的衰翁。

早年昊天道人指导三郡主练内外武功,并无师徒名份。

目下三郡主已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,夜间到偏僻的静室相见,即使是一般正常人家,也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。

“姑丈,你就别管啦!他是否肯见我,由他决定好了。”她放杯而起,任性地哼了一声,“我知道静室在何处,我这就去找他。”

静室外面有客厅,厅内灯火明亮,主人昊天道人身材高瘦,一表人才,有一双冷电湛湛的鹰目,穿宽大的青道常服,还真有几分神仙气概。另一个主人,是二少候爷袁瑄。其实本城的人称他为二少候爷,含有讽刺成分。即使他老爹老候爷的侯爵仍在,承袭的人一定是长子他老哥袁桢,除非他老哥死了,还轮不到他袭侯呢!

袁瑄虽是南京的纨绔子弟,标准的花心大少,但生得一表人才,剑眉虎目高大魁梧,也算是将门虎子,虽则不学好只会斗鸡走马。

“唷!几年不见,小表妹,你出落得像朵富贵牡丹花,啧啧啧!你在等什么?”袁瑄流里流气地打招呼,行礼晋见后立即嬉皮笑脸在嘴皮上讨便宜。

“你这句等什么,有何所指?”三郡主笑问。

“等如意郎君呀!哈哈,我知道你眼界高,你还有几年好等?已经拖也五六年,你失去的东西太多了。”

在皇室的公主郡主,通常十六岁就得招驸马仪宾。

三郡主已经二十三年华,所以袁瑄说她拖延了五六年,意思是说失去享燕好之乐太多了,是该找一个男人招作仪宾的。

“狗嘴里长不出象牙。”三郡主毫无恼火的意思,“管你自己吧!据我所知,表嫂在你身上,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,好像你在秦淮河花舫鬼混的日子,比在家的时日多几倍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你两个从小吵到大,几年不见,依然恶性不改,见面就你嘲我讽,不像话。”昊天道人只好制止他俩斗嘴,“天凤,从山东来?不放心你那些人在南京办事的成效?”

三郡主半直接指挥神龙密厌,亲友们心中有数但避免提及。

“她来了好些日子啦!”袁瑄撇撇嘴,“我袁家已经是失势的病猫,她不屑前来走动哪!”

袁瑄是本城的纨绔子弟,武艺虽谈不上,但经常与地方龙蛇鬼混,消息相当灵通,三郡主的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,哪瞒得了他?

袁家失宠于皇家,失去权势是事实,树倒猢狲散,墙坍众人推,往昔的亲友不乘机下石已经不错了,谁也不愿与失去权势的倒霉鬼往为。

三郡主倒不是势利鬼,不曾前来袁家问好,而是有其他的人可用,还不需袁家的人协助。

袁家没有力量协助也是事实,袁家三兄弟还不配摇旗呐喊,袁瑄虽然随昊天道人练了内外功,但毫无格斗的经验,也无法召集一些世家子弟相助,世家子弟怎敢与江湖亡命玩真的?

“二表兄,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?”三郡主脸一沉冷笑了两声,“要不是怕连累你们,我早已借你这座大宅安顿了,事实证明我的顾虑十分正确,连中山王府也因为我而被闹得鸡飞狗走,如果你认为担当得起,我明天就搬来,如何?”

“这……”袁瑄大吃一惊,他怎担当得起?

中山王府有家将家丁,袁家只有三二十个仆人奴婢,中山王府也被闹得鸡飞狗走,被杀死了好些人,如果曹世奇闹到袁家来,结果将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好了好了,不要说些无谓的气话。”昊天道人阻止他嘲我讽,“天凤,你真应付不了那个叫什么曹世奇的人?”

“仙长,如果我应付得了,还好意思前来求救兵?”三郡主摆出一脸苦相,“我的人损失惨重,这个人误了我的大事。”

她从不称老道为师父,老道仅“指导”她武功而已,她另有师承,不能脚踏两门。

大明中叶少林武当琥式调教俗家弟子之前,武林与江湖道中,还没有所谓门派出现,会社组织也仅具雏形。

各种武技秘学,都是艺以人传,或者艺以家传,一旦为人师表,便终身情如父子。比方说:花佗五形拳,岳家拳;前者以人传,后者以家传。

中叶以后,少林僧兵受挫于山东响马,便暗中传授俗家子弟,以免后继无人。

武当自永乐大帝修建武当山始,武当便正式收俗家子弟传艺,久而久之,弟子愈传愈多,有些艺成各谋生路,自立门户。

结果,三个人一门,五个人一派,搞得天下大乱,各门各派之多令人目眩。这些人挟艺另投明师,不算大逆不道,一个人具有三五门绝学平常得很,因为有些人是以钱学艺的,与往昔以情学艺不同。

但在门派不曾问世之前,师父不死另投明师,列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 师父郎君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