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31章 沆瀣一气

作者:云中岳

久久,一声轻暴,火光一闪,点燃了案桌上烛台中的一枝蜡烛,然后是第二枝、第三枝。是三柱烛台,三枝烛光芒渐盛。

厅中重放光明,昊天道人披发屹立,双手左右平伸,鹰目中冷电湛湛。

另一侧,三郡主也斜身卓立,右手上抬,左手立掌当胸,脸色冷森,凤目中似有奇异的光芒闪动。她本来挂在手臂中的狐裘,展开在她高举的右手上,似要作势飞扬而起,其实并没有可以将狐裘吹起的风入厅。

昊天道人平举的双手中,掌内可看出藏有某种可以随时挥出的小形物体。

“整座静室毁了,对我毫无损失。”老道一字一吐,声虽小但直撼脑门,“对你所造成的伤害,也与我无关痛痒。”

“你不会出此下策。”三郡主的语气也阴森慑人,“水火既济如果再起突变,你也无法逃出劫外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何必呢?毕竟这是有关双方利益的事,如果闹至双方皆有损害,值得吗?”

“你恩将仇报,已经犯了大忌。而且,我实在看不出,接受你的要求,我能得到什么实质上的利益。”

“可以保全炼真宫,不是实质上的利益?”

“炼真宫有周全的应变能力,查不出什么违法证据的。丹霞宫主在南京,仍有不少权势施主撑持。而且,迁走重建的能力也绰绰有余。”

“你要什么我可以给你什么。”

昊天道人慑人的目光,不转瞬地逼视着她。厅中死寂,显然双方仍在以奇功相持不下。

久久,老道哼了一声。

“权贵的支持,金银的资助……”三郡主加以补充。

“我要你。”昊天道人提出惊人的要求。

如果三郡主曾经拜他为师,他该遭雷打火烧。假使这句话传入汉王耳中,汉王要剥他的皮。

这次,轮到三郡主沉默地向他注视良久了。

三郡主已经是二十三的女人,八年前汉王被迫至山东就藩之前,她芳龄十五,便已和一些世家子弟交往密切,但没有一个人获得她的芳心。

这些世家子弟中,也没有一个人在她老爹的眼中,配做汉府的仪宾,都是些庸才。

她不是普通的女人,需要非常的男人。若有合适的对象何至于等到现在。

以后这八年中,她一直为她老爹为谋夺江山而奔忙,指挥一些密谍秘密在天下各地出没,身边有不秒英俊雄伟的男人听侯使唤,只有她身边的亲信仆妇侍女,才知道她的私生活秘辛。

当然,纸是包不住火的,连追随她两年的无双剑客,也知道她是怎么样一个女人。

问题是,哪一种男人,才能够资格介入她的感情生活,能让她看得上眼的男人并不多。

无双剑客文武双全,很有耐心地等候机会作入幕之宾,却不知她已经知道他这个剑客,是个好色的风流人物,在她这个女中丈夫的眼中,好色风流不是好德性。这种女人眼高于顶,独占性极强,哪容得下好色的男人?所以一直就不假以辞色。

昊天道人年已半百出头,提出这种要求确是有点不自量力,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场,一定会把他看成疯子。

双方所提的条件不但够苛,而且够狠够毒,要的是彻底的控制,不是你就是我,都不是可以立即答复的苛刻要求,当前的情势也不许可不立作决定。

“你要的是权势,而权势在我来说,是没有必要的,我要的是实质上的利益。”久久,昊天道人打破沉寂,“我安于袁府的家祠法师名位,就是具体的证明,除非利益超乎此值,值得我全力投入。”

“我值得你投入?”三郡主冷笑问。

“绝对值得。”昊天道人的鹰目中涌现异彩,“当年帝都在南京,袁侯爷虽然贵为驸马,也是功臣显贵皇亲,但在你们皇家金枝玉叶的贵胄眼中,袁家的人注定了低三级。你的芳驾光临侯府,全家上下谁敢不仰你鼻息?虽则你其实只是一个小女孩,我一个家祠法师,怎敢不卑屈地讨你的欢心?”

“天下是我们朱家的天下,是吗?”

“对!所以,只要你想要的,你一定可以得到,这是老天爷赋予你的特权。”

“现在……”

“现在不同了,老天爷不可能永远站在你的一边。我,也是一个想要的,必定设法得到的强者,一个善用机会与能力的枭雄,我不想放弃老天爷这次所给我的机会。现在,决定权在你。”

每一个人,对本身利益的看法和衡量,各有本位各有不同,大体上都倾向于利已方面,对得失的估计也各有标准。

三郡主嫣然一笑,消除了敌意,她的看法与打算,当然与昊天道人不同。

“我承认你对情势的掌握,有独到的功夫。”她收了狐裘,站正身形,“老天爷的确不可能永远站在我这一边,我可以答应你,但我要保证。”

“你我都心中雪亮,知道所谓的保证是怎么一回事。”昊天道人也双手一收,将掌中暗藏的法宝纳入怀袋,“我甚至可以签具把命给你的契约,把江山夺给你的保证书。你要,我给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三郡主一愣。

“请诚实地回答我,你的信用有多可靠?”昊天道人和气地笑问,不像是嘲弄开玩笑。

“我……我无法回答你。”三郡主脸一红,等于是诚实回答了问题。

“你的确无法回答,我也是。这是玩弄权谋的人,极为敏感的问题。你祖父认为受命于天,花了无穷心血建立了大明皇朝,皇帝金口玉牙,帝命昭于信史无可更改。我问你,你曾祖父颁发了多少免死功臣铁券?又杀了多少持有功臣铁券的功臣?几乎杀光了,这没错吧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祖父永乐帝,靖难之变夺得江山,也颁发了不少功臣失券给助他争江山的功臣;袁侯爷就是其中之一。靖一功臣洪国公邱,铁券何在?忠诚伯茹、顺昌伯王、永春侯王……这些人目下何在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三郡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

“边皇帝的信用都不可靠,我会相信你吗?”昊天道人苦笑,“以你的才华与魄力、野心,我哪能控制得了你?罢了,把我提出的要求忘了,我的确不希望兵临炼真宫,炼真宫的存在就是我的弱点。你走吧!我会全力帮助你,有何差遣,只要你派人通知一声,我必定全力以赴。夜已深,不便留客,你请回吧。”

“仙师……”

“你记住,我只能帮助你办这件事。”昊天道人郑重地说,“我有自知之明,我是一个颇为知足的人,没有野心,所以甘于担任十六年家祠法师不求闻达。我没有你祖父的第一谋臣道衍法师的才干。道衍法师一手建立了飞龙密谍,替你祖父打江山,功业彪炳,举世无双。他是活神仙,我不是,我不会参加你的神龙密谍,这一点你务必守信免伤和气。”

情势本来相当紧张,突然急转直下一方妥协。三郡主本来处于劣势,突然间反而成了胜家。

“很抱歉,我不该把事情弄得如此复杂。”三郡主粲然一笑,“我们真的需要开诚布公谈谈,暂且搁开恼人的权谋机心,重拾私人情谊。能不能带我到炼真宫走走?天色还早呢!”

“好哇!无任欢迎。”昊天道人欣然说,“你先见见我那些人,他们之中还真有一些人才呢!希望能助你达成目标。”

先公后私,解决了公的利益冲突,其他的困难自然可以迎刃而解,定可各蒙其利。

从城内前往城外的高桥门炼真宫,普通的人那是梦想,夜间根本出不了城,而且往来需走二三十里。但在他们眼中,城墙河绝对挡不住他们,往来一趟,也要不了一个时辰。

南京城内城外,都有中山王的产业,一代不世第一功臣,享此荣华富贵理所当然。

城外莫愁湖徐家,真正掌业的人,是中山王徐达的次子,定国公徐增寿的子孙。

徐增寿在永乐争江山期间,与他老哥徐辉祖站在敌对的一方,与大姐同为永乐帝效忠,被建文帝宰掉了,死后才获封公(徐达来本封魏国公)。

增寿的儿子徐景昌,在永乐大帝归天的那一年(前年)获罪,与广平候袁侯爷一样,革除了俸禄,仅保住了世袭公爷的虚衔。去年洪熙帝即位,才恢复了傣禄,目下赋闲在家,守住徐家的产业。

徐显宗继承了王爵,必须在城内的中山王府坐镇,乃弟承宗不配继承王位,年没满二十,还没赋予军职,可以自由活动。兄弟俩怕定了表姑三郡主,各找借口避免与小表姑碰头。

城内中山王府好大好大,几乎占了城南半座城。王府占了大半座大功坊,包含了半条御街,数金陵亭台之胜,中山王府稳坐第一位。

花园共有五座。东花园在王府东面大功坊武定桥近城处。府南的南花园也广大宏丽。万竹园,在城西南隅,地近瓦官寺。西园地近骁骑仓,距万竹园不远。栝园在大功坊东巷,距东园不远。

想想看,秦淮河流经城南,城南是全城最窄小的繁华区,中山王的一府五园,占了多大的范围?说南城是徐家的,一点也不夸张,加上城外的莫愁湖徐家,总面积大得令人瞠目结舌。

有这许多地方躲藏,三郡主想找他兄弟俩不是易事。

派人找寻存心逃避的人,谈何容易?东园到西园,要走上老半天。到了西园,小王子据说已到南园去了,到南园又得走上半天,永远是碰不上头的。

三郡主不死心,带了八名壮男与美侍女,满城追寻小王子,要求小王子派家将给他指挥。

显宗是王爷,一早便到皇城公干去了,所以三郡主要找小王子承宗,承宗是指挥家将的司令人。

上午追到西园,下午追到城外莫愁湖,回城已是薄暮时分,仍不知小王子的下落。

她带了人在城内城外奔忙,有如大张旗鼓鸣锣开道,吸引了有心人的注意,一直就有人在后面跟踪,她的行踪完全不瞒人。

也许,这是她计谋的一部分。

无双剑客带了几个人,在西花园晚膳,天黑之后不再外出走动,也不返回东花园宾馆歇宿。

西花园规模比东花园小些,也设有宾馆。

他的责任不是找小王爷,而是指挥许多牛鬼蛇神,侦查曹世奇的动静,跑了不少冤枉路,循线追查一些没能证实真假的线索,毫无所获,最后到了西园,停下晚膳便不再走动,夜间更不可能外出侦查。

三郡主目下在何处歇宿,他无法获悉,猜想可能仍在东花园,有足够的人力应付曹世奇再次袭击。

宾馆有三进院,客房甚多。照料宾馆的婢仆也不少,把他们十四个人招待得无微不至,吃的喝的十分丰盛,主人招待贵宾相当热诚。西花雷锋的主事大概知道这些贵宾不好惹,怎敢怠慢?

客院的花厅灯火通明,几个首脑人物一面品茗,一面商讨所面临的恶劣情势,一筹莫展。

偌大的南京城,如何能找得到一个神出鬼没的人?出动上万蛇鼠也是枉然,下令封城也无济于事。

说不定人躲到紫禁城内去了,蛇鼠们哪敢前往紫禁城玩命?

“除了设法将他诱出之外,别无良策。”老二双头蛇唉声叹气,说的话充满挫折感,“街上成千上万的人,走在街上一个个仅露出双目,谁知道哪一个是曹小狗?走在咱们身边,咱们也不知道是他。”

“你废话。”老大翻天鹞子显得暴躁,“就算他露出头部,能认出是他的人也没有几个。南京的蛇鼠,几乎没有一个人认识曹世奇。咱们站在明处,随时皆可能遭他的毒手。天知道三郡主在打些什么主意?咱们实在不该在人地生疏的大都会中,与曹小狗捉迷藏。”

“我……”无双剑客慾言又止:“我们主要的工作,可说完全搁下了。应天卫、皇陵卫,甚至已经同意参与响应汉府的将爷,也表现出暧昧不明的态度了。三郡主不把放在工作上,不是好现象。”

“也难怪她急切找曹小狗雪恨,老三。”双头蛇叹了一口气,“真定拦截钦差无功,让太子安抵京师即位,可说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,失败在曹小狗身上她怎能甘心?曹小狗一日不除,她一日不得安枕。咱们只能尽力在找,尽量为她分忧。”

“我担心曹小狗会加强向咱们报复,逼急了的狗会跳墙的。”翻天鹞子显得忧心忡忡的,“那混蛋避免向三郡主下手,专找我们这些人一击就走,摆明了他消息灵通,咱们日子难过了,他娘的!这混蛋怎么这样精?他到底有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1章 沆瀣一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