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33章 天绝大阵

作者:云中岳

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

无双剑客是有心人,精明机警自诩举世无双。

他的两个拜兄,更是机诈的老狐狸,快要变成江湖人精的阴险邪道恶魔,三个臭皮匠可胜诸葛亮,经过两三天的留意观察探索,终于查出三郡主的下落。

这天傍晚时分,天气彻骨奇寒,天宇中彤云密布,将有风雪的前兆,小镇天一黑就家家闭户,所有的门灯都不再悬挂,全镇黑沉沉罕见有人在外走动。

他像个孤魂野鬼,从大街折入镇北的一条小巷,劈面碰上五个挟了包裹的人,匆匆向西面的小巷急走,打扮像是本镇的镇民。

他知道这些的底细,急走两步劈面拦住了。

“你们不是摘星手的人吗?”他沉声问。

这句话问得不成文法含义模糊,但听的还不至于误事。

“原来是石大人。”领先的人语含讽刺,“是呀!我们本来奉长上所差,在镇上亮相招摇的。”

“对,怎么你们要走?”

“是呀!上面交代下来,任务已经顺利达成,责任已了,咱们奉命撤走,这里没有我们的事了。”

“胡说八道!”无双剑客冒火大叫,“你们达成了什么任务?狗屁!要等的人还没现身呢!是我负责直接下令给摘星手的,没得到我的允许,你们怎敢擅自作主撤走?大胆!”

“咦!你……”那人吃一惊。

“摘星手目下在何处?”

“在城里。”那人大感不安,“长上派来传口信的人刚走,说是已得到你们的人允许。长上在淮东村,与你们要找的人照了面,如计将这里的消息传出,责任已了,所以……”

“混蛋!他敢违抗我的意思擅自作主?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淮东村,碰上我们要找的人经过情形。而且事情不曾了结之前,你们的人也不许离开,多一些可用的人手,也多一分实力。”

“去把摘星手找来。”

“老天爷,他在城里……”

天已黑,往来一次将近三十里,何况夜间不能出入城关,如何去找?

“必须派人去找,从通济门的水门泅水出入。”无双剑客声色俱厉地说,“你们赶快把已撤走的人追回来,天亮以前必须各回原位,我要追究这件事责任谁属,看摘星手到底在玩弄什么玄虚。”

“好吧!在下遵办。”那人无可奈何地应允,当然知道不应允会有些什么严重后果。

“赶快进行,哼!”无双剑客凶狠地说,“摘星手来了,要他立即向我报到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对方表现得顺从合作,无双剑客的怒火无法烧旺,哼了一声,大踏步离去。

五个人垂头丧气往回走,要回到原来借住的住宅。

走了半条小街,又被四个满身酒气的汉子拦住了,一问经过,随即打发他们自行返回住处。这四位快醉了的仁兄,也返回落脚处所。

全镇明暗间都有人走动,可知必定昼夜都有人担任眼线,陌生人进入,很难逃过眼线的监视。

四个快醉了的人,返回小镇的寄居民宅,民宅的客院留守的人有两个,六个人沏了一壶茶,一面聊天一面用浓茶解酒。

“依我看,石参赞未免有点跋扈。”一双醉眼通红的中年大汉,说出盘问摘星手五爪牙的经过,用略带不满的口吻说,“他并不是这里的全权司令人。”另一个大汉也乘机出怨言:“咱们确是被他呼来喝去累惨了,每件事他都大惊小怪,似乎每件事都严重,跟着这种人办事,不累死也会得胃气痛。三郡主办事精明,怎么找这种人来撑大旗?我觉得……”

“你们都给我闭嘴!”坐在上首的中年人不悦地沉喝,“咱们在南京的人,一个个都自命不凡,才真的飞扬跋扈,似乎都对石参赞不满。”

“本来就是呀!”醉眼通红的中年人,明显地表现出不满的情绪。

“这表示你们都是些狗屁,目光如豆不知利害的混球。”中年人骂起人来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不论是打江山或者争名利,专靠某些人是成不了事的。”中年人用权威性的口吻说,“你想坐轿子,须得有人抬轿。楚霸王一代盖世之雄,手下也有八千江东子弟兵。”

“葛大人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说老实话,你最好听得进耳。”中年人冷笑,“在王公贵戚间游说,至军卫策反,咱们这些人有大用,事实上咱们也成就斐然,但只有一些王公贵戚和少数官兵参与,成得了事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当年姚大法师手创飞龙密谍,遍布各地的谍员,十之九不是好路数,把各地的民心士气捣得稀烂,连打开金川门迎接大军的人,也是飞龙密谍所收买的南京地方龙蛇,所以飞龙在天大计得以顺利成功。石参赞任积神龙谍队两年,你知道他在大河以北,替咱们用威迫利诱手段,网罗了多少人才?那些江湖龙蛇,控制地方势力的能力,比咱们强一百倍,接应大军清除阻力,这些龙蛇比咱们有用多多。”

“我……我并不否认他的成就……”醉眼通红的人尴尬地期期艾艾。

“你们不能因为他对付不了姓曹的人,便对他产生轻视和不信任。事实证明,咱们南京和凤阳地区的人,包括三郡主身边的猛将谋士,根本不配和姓曹的周旋。姓曹的紧盯着石参赞穷追猛打,就是有远见的上策,因为他知道真正对他具有威胁的人是石参赞。石参赞第一步棋,便是进一步利用南京的地方龙蛇,的确发挥了阻止对方自由活动的威力,这是咱们南京地区的人,决难办到的成就,如果没有石参赞主持大局,咱们不知还能不能在南京立足呢!石参赞的问题,出在他身边无人可用。而咱们南京两地区的人,却又少见识,办事阳奉阴违,不愿受他指挥。三郡主似乎也不信任他,他施展不开。诸位,再这样下去,咱们的好日子不多了,弄不好只有一条路可走,那就是树倒猢狲散。”

先前脸上有不满表情的人,就得脸有愧色,深感不安。

葛大人分析情势,还真有一针见血洞烛明察的见解。

无双剑客从京都追逐杜琴小姑娘南下,只带了三十余名京都地区的亲信,结果遭逢一连串他无法控制的变局,数千里迢迢抵达南京,他的心腹几乎死伤殆尽,终至无人可用。

而南京凤阳两地区的神龙密谍们,几乎全是一些骄兵悍将,都是神龙谍队的老人,对京都来的参赞年轻有为深具反感,经常不服调动,阳奉阴违,办起事来拖泥带水,不愿诚心合作。

无双剑客不断地被追杀,也增加这些老人的轻视和不信任,这与排外性有关,不足以为奇。

三郡主是主事人,也对无双剑客甚感失望,所策划的计谋也令无双剑客莫测高深,无法直接参与策划,即使有经天纬地之才,也没有发挥的机会。

出动了众多的人手,有各方牛鬼蛇神参与搜索,谁也无法查出曹世奇的踪迹,偌大的南京城,要找一个不为人所知,神出鬼没的人物,谈何容易?

唯一能吸引曹世奇,以保持接触的人,是无双剑客,可惜无双剑客无力反击周旋。

一旦对某个人的表现感到失望,便不会加以重用了。

三郡主对无双剑客感到失望,便另辟蹊径另找去援,她必须找到能够对付曹世奇的人,不再重视无双剑客。

但无双剑客还有可利用的剩余价值,这就是她把无双剑客调来高桥镇的目的。

无双剑客是唯一可以引曹世奇来的人,而且也是往昔唯一能和曹世奇匹敌的人。

无双剑客怎知道三郡主的打算?三郡主不论武功和机智,都比他高明一两分,而且是他的主人。

南京和凤阳地区的密谍们,几乎全是三郡主的心腹,是一直跟随三郡主的忠心爪牙,当然一切都听三郡主的命令行事。其中虽然有些人了解情势失控并非好现象,想支持无双剑客也力不从心。

这位葛大人,就是了解情势者之一,所以替无双剑客分辩叫屈,却无法进一步加以协助。

镇中心民宅相错,街巷窄小盘曲。

尤其是镇北一带,似乎更为杂乱无章,有些地方居然是死巷子,失风被追的倒楣小偷,逃进去就成了瓮中之鳖了。

无双剑客是有心人,白天曾经像贼一样踩盘子观察地形,知道街巷的格局,晚间应该不会走错,但他像蹑鼠的猎潜入一条小巷,便心中疑云大起。

白天分明是可通另一条街的小巷子,怎么变成了死巷?迎面是一堵风火墙,墙后是一家大宅的西院墙,可以看到墙檐,更远些就是黑沉沉的楼房。

“难道我走错了地方?”他满腹狐疑自问。

当然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老江湖对曾经侦察过的地方,不可能弄错,这种错误不会发生在老江湖身上,除非昏了头。

他不得不退走,另找要走的路。

从右侧不远处另一条小巷进入,这条小巷本来是预选的退路。还好,一切顺利。

二更起更,沿途鬼影俱无。

小巷向右弯,前面出现他要进入的目标。

那是一栋五进院的楼房,是本镇颇有名气的陈家大宅,占地甚广,前后是街,左右有巷。

他本来选择从二进院的西跨院进入,现在却到了第四进的侧院,略用目光搜索,便悄然跃登厢房的瓦面,挫身伏行,滑溜如蛇。

宅内他不曾踩探,必须十分小心,轻灵地跳落小院子,潜伏在一座花台下察看形势。

没有灯光,不见人影,所有的房舍皆门窗紧闭,黑沉沉像是死宅。

看清进路,他快速地窜入一座月洞门。

“咦!”他不由自主地低叫了一声,隐伏在一处墙根下,几乎摔倒,伏下时发出身躯着地声。

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现象,连一个手脚稍为利落的鼠窃,也不会身躯重心不稳失足跌倒。

是一种颇为陌生的晕眩感,使他控制身躯的意志力发生变化。

眼前的景物,呈现朦胧的浮动现象,即使凝神察看,也看不真切。

“不……好……”他警觉地低叫。

浑身一软,他突然失去知觉。

同一期间,炼真宫三十余名老道,在二进大殿替施主做法事,大殿中灯火通明,香烟缭绕,令人难解的咒语声远传殿外,明白表示今晚不禁止香客逗留。至少,施主们的家属可以自由出入。

事实上,这几天不但往来的香客增加许多,寄住的施主也比以往多了好几倍。

无双剑客几个人,安顿在大施主才能住的上等静室,外面附有小客堂,果然被心月狐料中,他被调入炼真宫。

两个老道在小客堂,陪翻天鹞子四个密谍高层人士,沏一壶好茶谈天说地,宾主之间态度似乎并不怎么融洽,因为逐渐谈及正题。

无双剑客共有十二个人进驻,他是首脑,明白表示被安顿在这里十分不愿意,因此不愿与老道们周旋,一切事务与应酬,皆交由老大翻天鹞子处理,极少与宫中的老道接触。

正题牵涉到双方的权利,当然融洽不了。

“贫道不得不再三强调。”那位自称贫道的道虚,用权威性的口吻说,“不论发生任何事故,你们都必须留在静室,不可外出参与,以免枉送性命。天绝大阵发动,连虫蚁也难逃大劫,只有诸位所居住的静室内是安全的,出室一步生死自行负责。”

“哦!天绝大阵真有这么厉害?”翻天鹞子居然不生气,阴森的笑意说明他的心情令人难测。

“贫道心中明白,你们一些武功盖世的武林名人,对玄门道术存疑轻视,其实深怀戒心。”道虚的话,自负的神情流露无遗,“诸位如果不信,可从窗缝观看外面的变化,便可以看到天绝大阵的威力,就是大罗金仙闯入,也将被炼化为火灭烟消且无骸可寻的尘埃。”

“真对付得了姓曹的?”

“毫无疑问,除非他不曾踏入炼真宫半步。”道虚信心十足,“他会闯来的,闯来一定死。”

“既然你们胜算在握,为何要我们这些人住进来?要我们看热闹,表示你们了不起,是吗?”

“呵呵……”道虚傲然怪笑,“你们是夏夜中旷野的灯火,捕鸟人的鸟媒,没有你们住进来,就捉不到虫捕不了鸟啦!你们中是引他来的几种保证之一,其他的保证也可以发挥引他来的作用。这个人本宫的人对他一无所知,不能主动去找他,所以必须将他引来,你们是能引他来的最佳保证。”

“呵呵!如果他并没上当闯来呢?过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3章 天绝大阵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