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34章 各怀鬼胎

作者:云中岳

年关岁尾,爆竹坊的生意兴隆,订货单也如雪片般飞来,工人们日夜加工,忙得不可开交。

有一家爆竹坊,发现火葯库被人盗走了三桶银硝火葯。

银硝火葯与一般爆竹的黑色火葯不同,虽则都是爆炸性的火葯,但颜色不一样,灰银色的银硝火葯,爆炸的强度高三至五倍。

爆竹坊的火葯,可以公开发售制造,没加管制,制造也容易。

至于武备库制造的火炮火葯,属于抛射性的,与爆炸性不一样,严禁私自制造,所以爆竹坊生产的火葯,是商品而非违禁品。

所以,失盗之后,无需追究火葯的下落,也无法追究,猜想可能是被同行的工厂盗走了,已被制成货物,如何去追查?

翻天鹞子精明干练,为人阴险心狠手辣,办事只求达到目的,不择手段。

跟随他的人,也具有相同的性格,因此他向密谍同伴问,该用何种手段,摧毁这小小的炼真宫?

他的同伴答复非常简单明了,派三二十个人,四面八方放火,出来一个杀一个,暗器弓箭齐飞。

这的确是歹毒致命的制胜手段,非常简单有效。

炼真宫其实并非真的小,三进大殿堂就非常宏伟壮观,再加上偏殿配殿,云房静室丹房东西客院,真有三四十栋建筑。

但这些建筑,都是木制的,而且远离市镇,四周不与民宅毗连,从四面八方放火,轻而易举。

宫主丹霞真人自命不凡,自以为聪明,自以为道术通玄,布的天绝大阵,可将大罗金仙神形俱灭。

他把曹世奇看成大傻瓜,看成方方正正的英雄豪杰,必定逞能前来炼真宫大显神威,闯阵表现英雄气概。

曹世奇再三肆无忌惮,勇闯中山王府的东西花园,确也表现出气吞河岳的英雄气概,真有慑人的霸王气势。

炼真宫哪能与中山王府比?曹世奇铁定会像猛虎般冲进行凶,闯进天绝大阵送命或是就擒。

但一连几天,竟然毫无动静。

所派出引诱曹世奇的媒子,已有多人曾经与曹世奇接触,信息亦已成功地传出,曹世奇应该知道三郡主住在炼真宫,该已查出炼真宫仅有三十余名老道,知道几个老道有几个武功高明的男女可派用场。

但是,要比起中山王府东花园的王府家将家丁,几个老道与几个男女,又算得了什么呢?差得太远了。

可是,曹世奇竟然不来。

三郡主怎能长期等候?她的事决不能放下或停顿,所有的人,皆等得心中焦躁,等得心中冒烟,逐渐出现不安的现象,从不安又产生恐惧,士气逐渐沉落。

曹世奇曾经表示过,他有的是时间。

三郡主却没有时间,时间成为她最大的敌人。

潜伏在镇上,随时准备策应的各方龙蛇,也逐渐沉不住气,守株待兔,拖久了会让人发疯。

天罗院的人,终于耐不住沉闷的压力,也为了打听消息,开始外出走动。

他们都是顶尖的高手刺客,化装易容学有专精,外出踩探打听消息,决不可能暴露行藏。

因此三郡主肯放心让他们外出走动,也希望他们能获得曹世奇的消息。

地方上的蛇鼠,大部分已逃避至外地藏匿,能用的人手有限,消息愈来愈不灵通,再不出马寻踪觅迹,就只有躲在镇上等候灾祸降临了。

另一些实在摆脱不了的蛇鼠,只能供给一些零星的不关紧要的消息,委实令这些以消息精确的杀手,感到极端的无奈。

曾经两次外出踩探的杀手范大奎,绰号叫掌里乾坤,掌心暗藏的小小无形火石刀,可以贴身杀人而不露丝毫痕迹,是一个极为精明冷酷的杀手。

精明的人一定善于搜集线索,他的门路也比别人广。

午后不久,他扮成瘸了右腿,右手靠拐助力的穷汉,出现在淮东村,进入一家贫户的住宅。

早些天,曹世奇曾经在这里,制造借口向摘星手吴刚施压,逼摘星手撤走布在高桥镇替三郡主助威跑腿的一群蛇鼠。之后,摘星手把心一横,逃到外地去了,一走了之聪明得很。

事后证明他撤走高桥镇的爪牙,并没获得三郡主一群人的允许,而他留在南京的爪牙,坚称曾经获得允许,认为他传播消息,并非屈服于曹世奇的压力而撤人。

可是,他无法举出允许他将人撤走的人是谁。

据零星供给的消息说,曹世奇之后曾经两或三次,又出现在淮东村,从不接近高桥镇,住处如不在城内,很可能在淮东村附近。

简陋的村舍寒气甚浓,姓胡的主人叫胡图,是不是真名就只有自己人才知道了,反正不是什么有来头的人物,住的地方简陋,吃的可是大鱼大肉。

迎入扮瘸子的掌里乾坤,这位胡图老兄本来开朗的神情一扫而空,变成苦瓜脸,一张受迫害无可奈何的苦脸引人同情。

掌里乾坤可不是有同情心的人,不落坐摆出凶神恶煞相,脚也不瘸了,枣木双头拐搭在胡图的左肩上,手上逐渐加上。

“他娘的!你再生得贱,敷衍我。”掌里乾坤凶狠地说,“我一定把你打成南京板鸭,要不,就把你一身贱肉一块块剔下来。”

胡图矮了半截,双手拼命想移动或抬起肩上所压的拐,脸容扭曲变形,龇牙咧嘴,状极痛苦。

“老……天爷!我……我哪……哪敢敷衍你们……”胡图像在哀号,“我……我手下二十余个猴子,哪……哪一天不是昼夜奔忙,跑……跑断腿搜……搜寻曹世奇的下落?他……他一直就在城……城里躲藏不出来,我……哪有消息奉告?你……你打死我也……也是枉然,讲讲理好不好?”

“混蛋!我不是来听你叫苦喊冤的,俗语说:得人钱财,与人消灾。又说是:皇帝不差饿兵。咱们给了你不少好处,并没亏待你……”

“我们也尽心尽力呀!我那一群小猴子,全忙得人仰马翻,从来就没有如此勤快过。”拐的压力减轻,胡图总算不再痛苦,“我保证,我对天发誓……”

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打门声,打断了胡图的话。

“是什么人?”掌里乾坤警觉地问。

“可能是我那些送信息的人。”

“可能?”

“应该是。”

“你开门,给我小心了。”

胡图呼出一口长气,小心翼翼移闩启门。

小户人家进门就是堂屋,进来的是一个獐头鼠目,身材矮小的人。

“老大,准备走。”这个气急败坏,似乎经过长途奔跑精力将竭,事态可能严重紧急,没留意一旁有一个扮瘸子的人在场。

“老七,怎么一回事?”胡图急问。

“姓曹的逐一搜寻仍然派有人,在高桥镇暗中协助汉府的地方首脑。”

“什么,他……”

“他已经把水老鸦冯家兄弟打得半死,水老鸦可能招出黑铁塔也派有人帮助汉府,黑铁塔那些人挡他不住,毫无疑问会把咱们也招出来。按情势估计,不超过一个时辰,那混蛋肯定会找来的,咱们这里没有几个人,哪能阻止他撒野?老大,得赶快走。”

“老天爷!他如果知道我派有人协助汉府……”

“肯定会丢掉半条命。”那人焦急地接口,“还来得及,赶快躲到高桥镇,那混蛋知道高桥镇危险,不会冒险前往找你的。”

“躲不是办法,老七。”掌里乾坤拍拍老七的肩膀表示友好关切,“布下阵等他,才是拔除祸根的上策,只要知道他要到某处地方,他就死了一半了。”

“咦!你老兄……”

“不必急,你把所知的一切告诉我,知道曹小狗的动静,才能厘订对策。”掌里乾坤拉了老七坐下,“这混蛋是一大祸害,不除去他谁也休想安逸。”

“哦!你是汉府的人?”老七有点恍然。

“谁的人不必计较。”

“这……你们能派人出来布阵?”

“有何不可?”

“你们的人全撤在高桥镇,这几天没有人肯离开追索曹小狗,可把咱们这些在南京混世的人害苦了,曹小狗放心大胆找咱们出气,你们如果再不出来追索他……”

“其他的人是否出来,在下不敢保证,可以保证的是有切身利害的人一定会出来,当然必须有最佳的机会。现在,我听你详细说出经过。”

“好,我是目击的人,见机溜得快,起来向老大报信。事情的经过是……”

不久,掌里乾坤匆匆离村。他丢掉拐杖健步如飞,奔向五里外的高桥镇。

心月狐的潜居处不在炼真宫,在镇上的一座大宅内。

天罗院的人更多,而且有男有女,实力比玄女坛雄厚,匿居的宅院更大。

天罗院主绿衣使者从炼真宫出来,脸上的神情难看极了,然后她出现在心月狐的住所,心月狐三姐妹亲自接待她。

“没得到三郡主的许可,恕我们不能助你一臂之力。”心月狐听了她的叙说,用同情的口吻说,“我知道该和你联手行动,因为早晚我玄女坛必须面对曹世奇的搏杀,现在有了机会,岂能轻易放过?可是我身不由己,委实爱莫能助。三郡主真的不肯出动?”

绿衣使者是向三郡主请求,出动人手至淮东村布阵的,但三郡主认为消息不可靠,拒绝出动所有的人手,宁可在炼真宫等候曹世奇前来送死,也不想外出与神出鬼没的曹世奇拼命。

她失望极了,只好退而求其次,以同仇敌忾为理由,希望玄女坛的人和她天罗院杀手合作。

“她甚至想阻止我出动呢!”绿衣使者不满的神情刻画在脸上,“她身边的人,全是些胆小鬼。”

“你坚持出动?”

“我能不抓住机会吗?”

“可是……有此必要吗?”

“沈大姐,你还不明白吗?”

“不明白什么?”心月狐一头雾水,“这本来就不是你天罗院的事,你和三郡主只有买卖的合约……”

“内情你不了解。”绿衣使者苦笑,不便将天罗院与翻江鳌的恩怨说出,“如果曹世奇不死,三郡主可以逃回山东,躲进安乐州汉王府享福。你们也可以逃回真定府,潜身穷乡僻壤避祸逃灾。我们呢,我可以放弃扬州山门,但决不可能放弃天罗院的基业,更不可能躲起来不做买卖,早晚会被曹民奇赶尽杀绝。所以,天罗院没有第二条路可走,我图谋曹世奇的心念,比三郡主更为迫切,只有杀死他,我天罗院才能屹立江湖保持威望。沈大姐,请帮助我。”

“余院主,我抱歉……”

“你们愿意在这里,眼巴巴地等曹世奇来杀你们?”绿衣使者大声说,“等别人来打,永远成不了事。你们多等一天,就多损失一分锐气,要不了多久,每个人所想到的事就是逃命。你是造过反的女英雄,该知道兵无斗志的结果,现在聚在高桥镇的人,有几个人真有与曹世奇生死一决斗志?”

“余院主,你不要杞人忧天,三郡主已有万全准备,已安排有可以对付曹世奇的人了……”

“真的吗?”绿衣使者抢着逼问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哼!你比我更明白那不是真的,对不对?”绿衣使者整衣而起,“兵贵神速,我得走了。”

“余院主,我只能祝福你们。”心月狐黯然地说。

“我们彼此都需要老天爷祝福。”绿衣使者感慨万端向外走,“人的祝福同样靠不住,你们如果聪明,赶快自谋生路,那个三郡主成不了事。你们跟着打江山毫无前途。”

心月狐早就心中明白,跟着三郡主毫无前途,只是无法摆脱羁绊,认了命。

住在炼真宫的三郡主是假的,碰上重要大事作不了主,必须尽快通知潜藏在镇中的真三郡主,消息传递速度受到限制。

真的三郡主接到信息,天罗院的人已经快速离开了。

天罗院的人不听约束,三郡主极为生气,但也表明天罗院对除去曹世奇的事,确是尽心竭智最为积极,比她的人更忠心可靠。

她立即急返炼真宫,召来无双剑客商量。

无双剑客早就知道宫中有一个假三郡主,地位高的密谍们更是心中有数。自从与自称陈素珍的美丽神秘女人勾搭上之后,这位大剑客在情绪上,有了显著的改变。

他不再留心三郡主的活动,已经知道三郡主的心目中没有他,不再做仪宾或驸马梦,何苦枉费心机,强抑自己的慾望,讨好这个裙带松的郡主。

他真的开了窍,天下何处无芳草?

显然已无法获致他所想望的权势,没有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4章 各怀鬼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