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35章 歼灭天罗

作者:云中岳

天罗院二十七位男女杀手,扮成村夫村妇向淮东村赶,要早些到达淮东村,以便有充裕的时间布下埋伏。

小径在光秃秃的田野中蜿蜒伸展,田中的稻草垛星罗棋布,垛高丈余,成排成列颇为壮观。

田中没有水,不曾冬耕防虫,人可以在田中走动,平坦而辽阔,不妨碍行走。

院主绿衣使者心中充满怨恨,三郡主拒绝联手行动,令她怨天恨地。再三派人与曹世奇谈条件,皆被曹世奇坚决拒绝了,重要关头,竟然冒出四个男女,突然向曹世奇袭击。

这笔帐,曹世奇可能也算在天罗院头上,仇恨愈结愈深,难以化解。

她并不怕三郡主向她问罪,反而想倚靠三郡主除去曹世奇永除后患。

但她怕曹世奇的报复,翻江鳌那些黑道朋友也放不过她。

曹世奇把天罗院的行凶屠杀翻江鳌十余名佃户长工的事,公诸天下,江湖好汉与黑道群豪早晚会向天罗院群起而攻。这些人处身在江湖每一角落,比三郡主的搜缉能力要强上十倍。

她如果逃离南京,三郡主也不会饶她,在两方的追索之下,天罗院注定了要瓦解的噩运。杀死曹世奇,是她唯一的生路。

二十七个人分为三批,她与四位得力的杀手走在中间,每一批前后相距二十步左右,以免引人起疑。

天寒地冻,罡风呼啸,奇寒彻骨。小径中根本看不见有人行走,田野中更是鬼影俱无。

领先的十二个人,冒着劲烈的罡风急走,五六里路已走了一半,远远地出现淮东村的朦胧村影。

村的另一边是大道,往来南京城十分方便,可通车马。

百步外的路旁稻草垛后,踱出一个朦胧的人影,稍一移动,便到达小径止步相候。

“那个人打扮怪异,小心!”领先的两个人心生警兆,扭头向同伴高声示警。

这个人打扮确是怪异,青帕包头掩口,仅露出双目,背上系剑,另背了一排竹筒,胸前有革囊,两肋也共有四管竹筒。

右手拂动着一个似索又似带,前有稍宽形如有孔兜袋,长约两尺的绳编怪带。

九十步、八十步……

这人从竹筒中,抽出一枝长近三尺的铁枝,慢吞吞扣上绳编的怪带,徐徐引臂后伸。

如果有无双剑客的人同来,必定在这人现身时,知道是曹世奇现身了,必定找地方藏身戒备。

一个可疑的人,何足惧哉?二十七个超等杀手,哪在乎一个打扮怪异的人?所以领先的十二个人提高警觉,并不害怕。

如果知道是曹世奇,那又另当别论。

所有的人都不敢轻敌大意,一面走一面整理暗器囊,打开暗藏着兵刃的布卷,都有应变的心理准备。

“咦!像是冲我们来的。”绿衣使者留意远处那个的举动,不安地向身后的同伴说,“露出右肩后的确是剑把,没饰以剑穗,两肋的竹筒盛有重物,胸袋份量也不轻,会是什么人?”

“接近就知道了。”一位杀手说,“也许不是冲我们而来的,他只有一个人。”

“会不会是曹小狗?”

“曹小狗有同伴……他干什么?”杀手突然讶然大叫。

那人的身形在动,像投掷石头。

速度到达某种限度,人的视觉便靠不住了。小铁枝打造的小镖枪速度之快,无与伦比,迎面破空飞射,即使能看到,也只能看到一星形影而已。

“哎……”有人狂叫,砰然倒地。

利刃高速破空的锐啸随后传到,狂叫声连续爆发。

总算他们有些人与密谍们有往来,知道无双剑客与赵王府卫队,被曹世奇杀得几乎全军覆没的经过,知道曹世奇杀人于百步外的可怕绝技。

“是曹小狗!他在这里等我们?”有人厉叫。

人群急散,像受惊的鸦群。

聪明的人干脆伏地爬行,有些人则奔向最近的稻草垛藏身,没一个人敢向五六十步外的曹世奇冲去,超拔的杀手成了惊鼠。

被飞枪击中的人撒了一地,谁敢冲?丧了胆的人,除了躲避之外别无他途。

人都躲起来了,散布在附近的稻草垛,正是藏身的好地方,每座垛宽约丈余,躲在垛后十分安全,飞枪不可能贯穿草垛。

方圆三四十步的田野中,共倒了十六个人,有三个枪贯腿或肋,没中要害,仍在田中挣扎、爬行,向同伴求救。其他十三个枪贯胸或腹,不死也痛昏了。

片刻的远距离飞枪搏杀,人死了一半以上。

曹世奇大踏步接近,取下包头巾露出本来面目。

小径右方二十余步的草垛后,一个杀手心中一虚,一跃三丈飞掠而逃,知道草垛不可能提供庇护,曹世奇铁定会逐垛搜杀不会放手的。

仅逃出二十余步,背心突然出现飞枪杆沉重的打击力,把人体震出丈外才摔倒。

出来一个杀一个,赶尽杀绝决不留情。

曹世奇肋下的竹筒已经丢弃,里面盛的枪已经用光了。平均两支枪可以射倒一个人,距离愈近,命中的机率愈大,有一半人是被贯入背部毙命的。

他走向另一座稻草垛,虎目中冷电四射。

右方二十余步外另一座草垛旁,闪出脸色泛青的绿衣使者,扬剑护住中宫,警觉地徐徐外移。

曹世奇哼了一声,将兜袋取下放下革囊,一声剑吟,拨剑冷然接近。

绿衣使者身后,陆续出来了三个人,两男一女,都是她的最可靠最高明的杀手。

“你好残忍!”她悲愤地厉叫,“你这天地不容的恶魔!”

“我杀的每一个人,都是武功出类拔萃、双手沾满无辜者血腥的杀手,天地也不会责备我。”曹世奇一面接近一面沉声说,“你,用阴毒的手杀了多少人?说!”

“我们……”

“伸出你的手看看,你那双杀人的手是否还有血腥?你天罗院所赚的每一文钱,都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。贱女人,你敢指责我残忍?翻江鳌田庄中的穷苦佃工,你们有何理由把他们杀绝屠光?你要还我公道,必须用你们的命偿还。”

“阁下……”

“余院主,事到如今,你还妄想和我讲歪理?你也算是一代女雄,杀手行业有甚高的地位,你杀人赚了不少金银,你还有脸为自己的罪行强辩?不要让我鄙视你,余院主。”

“我离开三郡主回扬州。”绿衣使者气沮子,“你已经杀了我许多人,一命偿一命你该满意了。”

“你们谁也脱不了三郡主的手掌心,死而后已,你们一打听出我要到淮东村的消息,便急急忙忙赶来对付我了。余院主,彼此之间只许有一个结果……”

他突然向下一仆,像是突然消息幻没了。

利刃划空的锐啸声入耳惊心,无数闪光形成一道网,从他的上空猛然迸射而过,涵盖面足有三丈。

无论他前进或后退,左闪或右避,皆逃不出暗器网的笼罩,连对面不足三丈的绿衣使者四男女,也涵盖在暗器网内,真可一网打尽两方的人。

罡风呼啸乱人听觉,按理他不可能背后长了眼,知道有三个人悄然接近发射暗器,那三个人脚下不但快速绝伦,而且脚下无声息。

他是从对面绿衣使者四个人的神情变化中,知道身后有人接近,甚至知道会用暗器偷袭,这是杀手们杀人的惯技,不会按武林规矩先发警告后发暗器。

绿衣使者四个人,当然能看到他身后的情景,准备闪避的神情,逃不过他的法眼。

更幸运的是,他前面恰好是一条田埂,伏倒在田埂下面,贴地射来的暗器皆掠埂而过。

他一蹦而起,哼了一声。绿衣使者四男女不见了。

从他后面发射暗器的三个人,并没随暗器扑上,机警地打了便退,重新隐身在不远处的另一座草垛后。

身形一闪即没,出现在绿衣使者隐身的草垛后。

绿衣使者的武功,其实十分高明扎实,居然能看清他的动向。及时绕垛旋至另一面藏身,速度也极为惊人,估计极为正确,双方像有绕垛滑走的默契。

更令人惊骇的是,这绕旋的半圈中,她会两次出手攻击,每一击皆有如迅雷疾风。

曹世奇站在草垛的另一面,低头注视着大革囊的左外侧。

大革囊内盛有许多铁弹,也就成了极佳的护胸,靠近心坎外侧一寸左右,出现了一段两寸长芒影。

他小心地用两指拔出察看,倒抽了一口凉气。是一枚五寸长的三棱双锋针,全身泛现着灰芒,这玩意飞行时即使速度不够快,连在侧方留意察看的人也不易看到。

由于是三棱开锋,所以,一面锋夹在指缝内,发射时不会伤及自己的手掌,而三棱锋具有良好的锲入与切割力,因此击破内家气功有如摧枯拉朽。

三棱锋也不用丝穗定向,两端锋皆可伤人,入体如用手指拔相当危险,需用钳或厚布包住才能拔出,比在琅琊山攻击他的八寸双锋,歹毒十倍。

这是可怕的无影三棱双锋追魂针,可杀人五丈外,即使不击中要害,见血封喉十分可怕。

针贯囊将近三寸,针头已经断了三分,被囊内的铁弹挡住了。假使他订制的粗糙铁弹,打磨得像练指功的铁胆,就挡不住锲入的针头,会像尖锐细小的切器,贯穿防身锁子甲一样伤人,滑溜的铁弹会被针挤入。

他暗叫侥幸,这枚针仅偏离心坎一寸。

即使不击中心坎,他也难逃大劫,伤了肌肉,毒一发仍是死路一条。

他知道绿衣使者向他发射了两枚追魂针,第一枚便奇准地击中了他。

他死过一次,有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“原来你是毒无常余广孝的传人。”他用声震四野的嗓音大叫,“那老魔为恶一生,杀人如麻,是江湖人士千手所指的杀人魔王,你仍然在江湖杀人增加他的罪孽。我一定要杀死你,一定。”

田野平坦空旷,草垛一排排一列列,数量虽多,但不易隐藏,每一列相距皆有百步左右,垛与垛之间,相距也有三四十步。

绕垛追的速度如果够快,利用草垛隐身的人无所遁形,像是顽童捉迷藏,腿快的一定可以把人逮到。

按逃散了的几个杀手估计,该在这一列草垛中的三座藏匿,逃匿的速度势难超出这三座草垛范围,他有逐垛搜杀的机会。

至少,绿衣使者就在这一座草垛的后面。

他掏出两颗铁弹,收了剑双手齐扬。

左手的铁弹先发,右手弹飞星逐月,衔尾跟上了。噗一声爆响,两铁弹在草垛的右侧相撞,第二颗铁弹折向斜飞,飞向草垛的后方。

一声尖叫,垛后有人倒地。

草垛左侧后方人影似流光,向侧方的旷野飞掠而走。

一声惨叫,这人在二十步外被飞枪贯入腰背,惨叫着摔倒,是一个女的杀手。

草垛淡淡的人影乍现,一闪即没。

他向侧方仆倒,也一闪不见。

又是两枚追魂针,远出五六丈方降下没入地中。

发针人是绿衣使者余院主,针发出人向下仆倒,重新隐没在草垛后,仆与滚的快速身法十分惊人,真像鬼魅幻形乍现乍隐。

他现身在后,绿衣使者已经移位离开原处。

一个男杀手蜷缩在草垛下,发出痛苦的呻吟,右腰背被撞飞的铁弹,击断了两根背肋,损及腰脊,动一动便痛入骨髓,已失去活动能力。

一绕,再绕,随即绕半匝,速度惊人。

两个人影猛然侧射三丈,转身拔剑拉开马步。

是绿衣使者余院主和一个中年男杀手,被追得无路可走,只好现身拼命了。

“赶尽杀绝,你算什么人物?”绿衣使者脸色铁青,美丽的面庞不再可爱了,“来吧!剑上决生死。”

她冷然拔剑,逼进时却脸上涌起笑容。

“我本来就不是什么人物,江湖与武林,都没有我曹世奇的地位。曹不文只是一个小店不文斋的小商。以往在南京,决不会有人肯花半两银子,请地棍捅我一刀,我的命值不了半两银子。二比一,我陪你用剑决死,知道你的底细,你值得我用剑表示敬意,表示我尊敬你这个强劲的对手。老实说,连三郡主与无双剑客也不值得我用剑和他们决斗,还不配我把他们当成可敬的对手呢!”

“阁下,让人一步,天下可行。”

“我如果让一步,在天下半寸难行。”他正色地说,“三郡主财势倾天下,她将网罗天下的牛鬼蛇神全力对付我。但如果天下的牛鬼蛇神,知道帮助她必定被我斩光杀绝,敢帮助她的人就没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5章 歼灭天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