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36章 仇怨恩爱

作者:云中岳

无双剑客目下最悠闲轻松,因为他放弃积极参予的念头,不再有耐心博取三郡主的好感,放弃跻身权势巅峰追求三郡主的打算,回复风流潇洒的本来面目,日子过得轻松愉快,大有无事一身轻的感觉。

一个不再积极表现的人,心情愉快是必然的。

不求表现便不想参加活动,不再贡献宝贵的意见,从一个策划者变成单纯的执行人,听命行事,其他概不过问,便成游手好闲的人啦!

无责一身轻,他有余暇打发自己的时间,为自己而活了。

这里是南京郊区外围,一处不算小的市镇,两条街店铺林立,应有尽有,小食店小茶居酒坊,都是打发时间消遣的好地方。

他不想留住在炼真宫,与那位假三郡主周旋,重新出现在心月狐的住处。

他不想白天前往太真迷宫走动,以免引起潜隐在迷宫内的三郡主反感,虽则不论昼夜,他都想和陈素珍在一起卿卿我我腻在一起。

心月狐这次在小客堂款待他,其他仙女知趣地回避。

平心而论,心月狐的姿色,并不比三郡主差多少,差的是缺少三郡主的高贵风华因之也更为可人,比那些高贵淑女更吸引男性,更为男人所喜爱。

“对于你们要求进入炼真宫的事,我深感报歉爱莫能助。”他挨着心月狐并肩坐在圆桌旁品茗,态度显得温文和蔼,与往昔威严霸道迥然不同,“三郡主决定了的事,旁人是无法加以改变的。”

“老天爷!你算是旁人吗?”心月狐故意调侃他,脸上媚笑如花,“在京都,你是神龙密谍最得力,最具权势的首席谋士,而且兼任行动指挥,你一直是三郡主的得力臂膀,具有天生未来将相的才华……”

“你这张小嘴真可恶。”他亲昵地掩住心月狐红艳艳的小嘴,“也在落井下石吗?离开京都,我是一条失水的鱼。南京方面的人,全是三郡主的心腹亲信,我被曹世奇杀得东逃西躲,他们笑掉大牙。

我这个京都的谋士参赞,谁还听我的妙策,谁还肯受我的指挥?连你也由三郡主直接掌握,所以你乘机挖苦我,可恶!”

“你少缠我,这都得怪你自己呀!”心月狐俏巧地拍他一掌,象征性地推推他乘机搅在小蛮腰上的大手,“是你放弃了三郡主,把自己当成局外人。石兄,天罗院的覆没你该负责。”

“咦!关我什么事?”他的笑容僵住了,“你应该知道,我在三郡主眼中没有份量,我能不自量力在她的裙下追逐?我的话她已经不肯听,我能阻止天罗院的人去找曹世奇吗?”

“我知道怪你是不公平的。”心月狐不再进一步刺激他,甚至同情这个情场失意的英俊男人,轻抚他的大手叹一口气,“三郡主的心目中,保护与壮大权势是第一要务,很像唐朝的女皇武则天,只肯用能对她有帮助的人,目下你对她已经没有多少帮助,所以她另求奥援。石兄,你得小心。”

“小心什么?”

“炼真宫靠不住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他冷冷一笑,眼中的冷电一闪即没。

“你知道炼真宫的底细吗?”

“我正在留意。”

“三郡主的打算……”

“非常危险,他在作孤注一掷。我,是她最后利用的剩余价值。”他打断心月狐的话,“打算精而笨拙。”

“哦!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只有我,才能引诱曹世奇现身,所以把我安排在炼真宫,让我成为媒子。媒子送命的机会最大,我死不死她并不在意。

她把假的三郡主安顿在内,自己带了炼真宫真正的主力,出奇不意堵在外面,配合宫内的大阵,两面一夹把曹世奇堵死在里面。

至于宫内的人伤亡如何,她一点也不介意。问题是,炼真宫的主力能耐有多大,凭丹霞宫人和道全法师,毙得了曹世奇吗?哼!痴人说梦。”

“你并不知道丹霞宫主道全法师的底细,怎知道他们没有对付曹世奇的能耐?”

“至少我知道,太真迷宫内道全法师是首脑,几个心腹老道虚有其表。一些俗家男女的武功和道术,似乎并不比三郡主高明,也比不上你们玄女坛七仙女。

真该死!我实在想不通,三郡主怎会鬼迷心窍,找一些不如我们的人当作护身符?那个道全法师,哪一点比我强?将希望寄托在这些二流妖道身上,实在太危险了。”

“我也感到奇怪呀!那个道貌岸然,架子大得很的丹霞宫主,也不像一个可以移山倒海,上天入地的活神仙,也许……也……”

“也许什么?小妖怪,你就会卖关子吊胃口。”

他一把抱住心月狐的腰肢,颇有风度地加以挑逗,不曾流露恶形恶相,抚弄时表现得绵绵温柔。

“嘻嘻!也许她被道全法师的神通迷住了,太真迷宫内情如何,说来听听便可参详出其中症结了。”心月狐媚笑,笑容流露出暧昧的神情。

只要听太真迷宫的名称,内行人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据说,当年杨贵妃被白绫缢死,恐怕只有那群没有头脑的笨蛋官兵,才相信被缢死的人是杨贵妃。

唐明皇自己就不相信,所以要临邛道士上天入地去找寻。

临邛道士上天入地求之遍,最后到了海外仙山,山在虚无缥缈间,楼阁玲珑五云起,其中绰约多仙子。

仙子中的太真仙女,就是杨贵妃。这是长恨歌所叙的故事,千古绝唱的文坛不朽杰作。

唐代的女道士,几乎是娼妓的名词。

心月狐也是变相的女道士,所以称仙女。她口中所说的神通,本来意义单纯,但说的口吻和神情,可就兖满了暧昧味。

合籍双修,当然可以认定为神通。

“也许吧!”无双剑客沮丧地说。

论人才武功,他妄称无双,才华冠盖群伦,不作第二人想。道术,他所知有限,有关男女的神通,他哪能与精修玄牝秘法的玄门人士比?

“嘻嘻!你也用不着泄气呀!”心月狐的狐狸妖媚本性流露无遗。

他心中一荡,暖玉温香抱满怀。

天一黑,石奇峰出现在陈素珍的香闺。

陈姑娘的香闺,在太真迷宫的外围,当然也可以算是太真迷宫的一部分,只是位于外围的迷宫第一关,如想窥探迷宫奥秘的人,想从这一面闯入,必须经过这一关,才能找到出入的门户。

迷宫内部,是大宅中心的一座楼房,上下两层区分为上下两宫,四周被连栋的层房叠室所包围,外人进入外围的房舍,就已经不知身在何处了,怎能知道真正的迷宫在哪一角落?

从屋顶接近,也弄不清究竟哪一座楼房是太真迷宫?因为全宅五六十栋房屋都是楼房,占地极广,搜索一座楼房,便已经耽误老半天。

所谓豪门一入深如海,大白天闯进去也不知东南西北,夜间哪有时间究搜索?来三二十个人,也保证白费工夫,在外围的房舍乱闯,花一夜工夫也不得其门而入。

香闺中温暖如春,牙床上春色无边。

云收雨散,两人半露出光赤的上身,相拥相抱依然无限缠绵,锦帐中洋溢着特殊气味。

“今晚我留在这里好不好?小亲亲,回去睡炼真宫的冰冷硬木床,你不心疼?”无双剑客一手抱住陈姑娘的肩头,另一手在羊脂白玉似的峰峦间轻抚,“那地方像是鬼城,大白天也阴森森鬼气冲天,实在令人受不了,难怪你二叔另建享福的迷宫。”

陈姑娘在他怀中愉快地扭动,脸上春情仍在,媚眼如酥,不住在他脸上、肩头轻舔,像贪吃的小猫,满足的神情十分撩人。

“冤家,我也想留住你呀!但是我不能,二更天一过,你必须离开。万一姓曹的到了炼真宫,你这身为主将的人不在,结果如何?你的手下……不要蠢动……”

“屁的主将。”他在某处敏感地重重地揉了一把,似乎要将气出在这一部分,“丹霞宫主才是主将,我算老几?我只是引诱曹小狗找我的媒子,开战时只有向前进的马前卒。哦!你真是个妖精化身,娇躯每一寸都是女人,老天爷太偏心,把所有的美都给你了。”

“哦……哦……我喜欢听。”陈姑娘腻腻的性感磁性声音,在他耳畔呢喃,“虽则你心中所……所想的,其……实是三郡主……我……我仍然喜欢……”

“罚你,宝贝儿。”

他用嘴执罚,对住那吐气如兰的温润小嘴,绵绵地亲吻片刻,再在颈畔轻轻低柔细语,“比她强十倍,美十倍。所以,他出现在人前,必定打扮得高贵无比,用名贵的衣饰装扮她的美,一旦上了床卸了装,她……”

“你想得美呢!嘻嘻……”陈姑娘装腔作势拧了他一把,“想上她的床……”

“鬼话,呵呵!我什么都想,就是没有兴趣上她的床。”

“你上过她的床,脱过她的罗裙吗?嗯……我要听。”

陈姑娘白天外表更像淑女中的淑女,夜间在床上说话却百无禁忌,举动更是流露出万种丰治风情,比正经的淑女可爱一百倍。

“如果我上过她的床,她也如此忽视我?”他语气一冷,“为了刻意讨好她,我忙得要死,无暇在计算她上床方面下工夫,我好蠢。”

“她仍然重视你呀!”

“不可能了,她已经知道我已经放弃了。我在京都两年,东厂和锦衣卫的人,不敢越雷池半步干扰神龙的活动,功臣国戚的家将没有人敢有二心。

京都的牛鬼蛇神,都心悦诚服争先替我们奔走,我两年的威迫利诱工作成果,比汉府那些神龙密谍老人的六年成就更多一倍。这期间,我没沾任何一个女人,我……”

“好可怜哦!我不要你愤懑,我不要你烦心,我……你现在有我……”

陈姑娘激情地压在他身上,热切地用肢体语言表达心中的快乐。

良久良久,陈姑娘像小猫般蜷缩在怀中,懒慵地轻抚他的壮实胸膛,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神情,情慾在退潮,但精神毫无倦意。

“我有点不明白。”陈姑娘忱在他肩膀上的螓首轻转,在他耳畔说,“像你这种出类拔萃的好男人,她这种荡妇型的假淑女,怎会轻易放过你?按理她应该花些心机诱惑你的。”

“也许,她不喜欢我这种英雄式的男人吧!”他逗弄着诱人的蓓蕾,仍然有点不满的情绪存在,“她身边那一群虚有其表的小男人,一个个乖顺得像小绵羊。

不过你说她是荡妇型的假淑女,也不尽公允,据我所知,她从没主动地引诱其他的男人,至于她身边那些小男人如何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而据我所知,她比太真迷中那些鼎炉,更为婬荡更懂情趣,真正的虎狼之年的荡妇。”

鼎炉,指用作修习调和阴阳的女人。

“胡说!”他不想承认。

“迷宫内的情形,事无大小,巨细地遗我一清二楚,我二叔身边的人我能不清楚?你看吧!这几天除非有重大事故发生,她一步也不肯离开,我二叔更闭上门万事不管了。她在宫内走动,只披了袭蝉纱。”

“你二叔真的在宫内寸步不离?”

他突然挑出语中的小问题。

“是呀!”陈姑娘毫无机心信口答,“我二叔的静室,只有他知道启闭门户的方法。三郡主出入,必须由他经手闭户,三郡主不时进出,他一直就不曾出来在宫中各处走动。”

“你进过你二叔的静室吗?”

“啐!你这是什么话?”陈姑娘轻咬他的脸颊。

“咦!我说错了什么吗?”

陈姑娘又羞又媚的以粉拳轻敲他的肩头说道:“进去里面!进去的人,都必须是……是光溜溜的。你说,你说错了什么?”

“小宝贝,我怎知道呀?真是冤枉。”

陈姑娘是道全法师的亲侄女,怎能进静室?

这表示陈姑娘不曾进出过道全法师的静室,也就不可能知道室内所发生的事。

所以曾经进出过静室的女人,定受到严厉的警告,不许透露室内的秘密,也不敢把真正的秘密,告诉负责外围警戒的陈姑娘,只能把静室迷宫各处的所见奉告。

“你还不认错。”

“哦!我道歉,我赔礼……心肝宝贝。”

“要死啦!你……嘻嘻……”

“带我进去见识见识好不好?”平静之后,他又提出问题。

“老天爷!你不想活,我还舍不得你呢!”陈姑娘捉住他在身上蠢动的手,轻拍一掌,“除了一条走道,其他地方全都是可怕的禁制,连我也不敢乱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6章 仇怨恩爱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