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06章 再制二仙

作者:云中岳

县衙右首不远的一座大宅中灯光明亮,十余名男女在大厅议论纷纷。

心月狐与巧云仙子都在座,身边还带有两位侍女。

无极地区的四大天王,是本县的土霸头头,各带一位随从与会,每个天王皆显得心神不宁。

新乐地区的土霸也来了两个,以乾坤一鞭李坤堡主为首。

他是附近三府的土霸司令人,势力最大地位最高,所以成为主持聚会会的主人,也是出动众多人手,捉拿曹世奇的主将。

这些土霸以土皇帝自居,所能动用的人手,以所拳养的打手护院为主,地方泼棍蛇鼠,以及一些孔武有力的城乡好勇狠斗子弟为副。

这些人敢在本地横行,无法无天鱼肉乡里,但真没有勇气面对江湖上真正的亡命之徒,正所谓好汉怕赖汉,赖汉怕死汉。

闯荡江湖的亡命就是死汉,杀起人来如砍瓜切菜,这些人怎能不怕?只要有几个人被杀,便会一哄而散。

曹世奇知道土霸们的弱点,所以用杀一千一万的攻心恐吓言词,向这些人示威警告,把堵住房外埋伏的人,吓得冒冷汗惊恐地急急撤走。

如果三郡主那些人也栽在曹世奇手中,就已经表示曹世奇是可怕的劲敌,三郡主自己不来,她们这些人怎敢冒险,用众多的人命作孤注一掷?

“仙姑如果不把真定方面的人召来,咱们委实没有驱羊斗虎的勇气。”乾坤一鞭愁眉苦脸,早先的豪情霸气消失净尽,“三郡主的家将随从都是万人敌,不把人留下一同行动就十分失策,凭咱们这些乌合之众,怎能和这个凶狠的亡命周旋?在下可担不起死伤上百的风险,恐怕得请三郡主亲自出马了,仙姑可曾派人云催请了?”

“三郡主在真定所要办的事,十分重要而且十万火急,哪能亲自起来?她身边的人手已经不够分配了。”心月狐显得忧心忡忡,坐立不安,“真不该在她面前逞能,拍胸膛保证一定成功,真糟!”

“如果能把他诱到城外,我们的亲信可以和他一拼,明暗双管齐下,仍有希望。”乾坤一鞭一咬牙,勇气恢复了,似乎又恢复了土霸的气势,其实是以进为退的心虚表现,“在城内死伤的人,人落在官府手中,咱们负不起责任,出了城,咱们无所畏惧,仙姑,咱们出城,候机,在城外宰他,只要你能把他诱出……”“你算了吧!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。”心月狐当然知道这个土霸,要乘机溜走,“你们那些只会平时作威作福的乌合之众,能比郡主的众多随从家将强?三郡主布妥阵也奈何不了他,你吹什么牛?”“这!”乾坤一鞭脸红耳赤,“那……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“等我的师姐灵幻仙姑赶来再说,她的道行比三郡主高深些,午间我们便已传出消息,希望她能收到。如果她不来,只好等三郡主的消息了。”心月狐不时向厅外眺望,眼巴巴等候奇迹出现:“师姐练成神行术,接到消息一定会赶来的。”

“那小子真的那么可怕,你们也对付不了他?你们的法术通玄,我们却没发现你们动手的声息呀!”乾坤一鞭不识相,提出令人难堪的疑问。

“混蛋!”心月狐粗野得像男人,“你以为我们胆怯,不战而逃?”

“在……在下怎敢?”乾坤一鞭吃了一惊,被心月狐发怒的神情吓了一跳。

“我和师妹各施展了四种神术,撼魂摄魄驱使六丁六甲全用上了,术一发便心神不宁,不得不中途而废。最后我用诛仙剑猝然攻击,结果,我花了三年苦功,所炼成的诛仙剑却毁了。”心月狐痛心疾首地掩面叫嚷,“我人根本没有全力施展的机会,每一击皆被他抢先一步先行压制。除非能有机会暗算,出其不意行致命一击,不然决难制他的死命。”

“也许,三郡主可能真的有意坑我们。”巧云仙子黛眉深锁,凤目中有异常的光芒,“师姐,她既然能远离新乐,要我们陪她前往南苏堡,找李堡主协助,为何不能前来无极县?远不了多少呀!”厅外传出飒飒风声,灯火摇摇。

“蓉妹,你不能怪她。”倏然幻现的人影,似已听清巧云仙子的话意,“她那边的事十分重要,有关大局,如果她失败,下次将要出动汉府所有的人,而且也没有多少成功的希望,极为严重。”

乾坤一鞭几个人大吃一惊,张口结舌。

他们自以为武功不差,目力锐利,却不知有人入厅,反正声出人现,决不是一时眼花,没有看清有人进厅。

是一位与心月狐年岁相若,似乎更为美丽更为出色,穿暗紫色衣裙,梳了宫髻佩剑持囊的高贵女人。

百宝囊甚大,外面绘有各种古怪的白色图案和不知所云的红色符箓,相当抢眼。

“师姐,你赶来了,真是救苦救难的大神佛。”心月狐喜极,跳起来请高贵的女人就座,“我先替师姐引见李堡主几位地方大爷……”“不必了,我知道他们。”师姐举手颔首与地霸们打招呼,“我姓夏,绰号灵幻仙姑。这一带不是我的传法区,早两天才到贵地作客。诸位是附近三府的大爷,敝师妹这些年来,仰仗诸位鼎六相助,总算有了相当令人鼓舞的局面,共存共荣的根基十分稳固。希望今后双方能进一步衷诚合作,建立更深一层的友谊,我十分感激,日后也许我会前来协助师妹,与诸位多亲近。”

话说得客气,土霸们心花怒放,兴奋莫名,乾坤一鞭眼都直了,怪眼中*火陡升。

“夏仙姑如果前来协助沈仙姑,可将法坛建在敝堡,一切事务,在下包办,不需仙姑费心。”乾坤一鞭几乎要拍胸膛保证,争取建法坛的光荣,“要人有人,要钱有钱,在附近三府中,南苏堡是众望所归的发号施令所在,仙姑有所差遣,在下赴汤蹈火义不容辞。”

双方客套一番,乾坤一鞭忘了见机撤走的事。

心月狐将情势一一说了,与曹世奇见面的经过说得最为详尽。

灵幻仙姑仔细地倾听心月狐的述说,不时提出一些疑问以便增加了解。

“有这种事?”灵幻仙姑听完,意似不信的神情写在脸上。“是不是你们对三郡主的失败,先怀有成见,认为这姓曹的十分了得,所以心有所惧而灵智不再清明,影响了行法的心情?不然,就是你们对他……这人是否英俊魁梧?”

“师姐,你……”心月狐急急力辩,接着突然脸一红,“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“真的?”

“这……也许,他另有一股令人莫测高深的气质,他比三郡主那些随从有点不一样,但还不至于吸引我们,他是一个危险的人物。”心月狐以郑重的态度说,“面面相对,真有点心中不安。”“我们去看看。”灵幻仙姑倏然站起,“你们在外面戒备,相机策应,走。”

心月狐对曹世奇本来没有多少印象,经灵幻仙姑一提,她突然改用另一种眼光,回想见面前后所发生的变化。

心中一动,突然感到心跳加快了一倍,所以粉脸突然泛起红云。

她说,曹世奇与三郡主那些男随从有点不一样。

三郡主的男随从,一个个年轻、魁梧、英俊,人才一表,身手不凡。

可是,那些男随从在三郡主面前,一个个驯顺忠诚,是唯唯诺诺的乖顺奴才。

主子慾强烈的人,才喜欢这种乖顺奴才。

心月狐是具有强烈叛逆性的女人,不喜欢乖顺型的奴才男人。

曹世奇谈笑自若,豪放潇洒,发起怒来像天神。

灵幻仙姑的话,像一声春雷,撼动了她的心潮,她突然对曹世奇产生强烈的好感。

她对曹世奇的评论,已流露出心底的秘密。但灵幻仙姑并不在意,急于要前往客店找曹世奇。

乾坤一鞭也自告奋勇,发出信号通知所有的人,也随同前往布伏,候命行动,不再害怕被杀了,胆气甚至比先前更壮些。

立即重行动身,由心月狐领路。

客店本来就没有几个旅客,全部早早歇息,连店伙也不再走动张罗,店内店外黑沉沉。

三个女人是装神弄鬼的专家,夜间出入秘室秘堂无所畏惧,飞檐走壁来去如魅,出入客店几乎来无影去无踪,不怕惊世骇俗。

客房漆黑,她们无畏地弄开门排闼直入,一颗绿焰夜光弹爆裂,散发出满室幽光。

房中空空,连马包都带走了。气势汹汹打上门来,却找不到对象。

“以他的修为,不可能扮胆小鬼逃之夭夭呀!”心月狐大感意外,也十分失望,“也许他换了房间,抓一个店伙问问看。”

“不必找店伙,他确是跳之夭夭了。”灵幻仙姑肯定地说,“师妹,你不要把他估计得那么了不起。如果他真的不怕三郡主大可放心沿官道南下,何必绕偏僻小道,漫无目的乱闯耽误行程?”

“可是……”“目下所要做的事,是继续调查追踪。”灵幻仙姑一面说,一面打出手势,“李堡主那些人,须彻底封锁南行与西行的道路,发现之后,立即断然发起攻击,不需要等候支援的人赶到,以争取时间。我们走吧!”三人在灵幻仙姑说话期间,在房中布下许多法器在一些角落安装不少零碎,甚至插了几支香与贴了一些符箓。

片刻,所有的人都撤走了。

所有的人重新在大宅的厅堂聚会,主人整治了一些饮食果品招待。

“仙姑不派人潜伏守候,不太妥当吧?”乾坤一鞭以不以为然的口吻说。

“留下人潜伏监视,很难逃过他的耳目,一旦发现有警,他便不会回来了。”灵幻仙姑郑重地说,“这种身手超绝的老江湖,警觉性比任何人都高,人孤势单,发现征兆便会断然走避,你们的人对付不了他,留下的人愈多愈容易被发现。”“那我们……”

“他的坐骑仍然留在店中。”“是呀!”“所以,他一定回店的。”“仙姑的意思,是明天再动手捉他?”“明天只要派人去把他抬回来。”灵幻仙姑欣然说,语气中信心十足,“如果他的胆气不够,或者体内辟毒的功能不足,那么,抬回的将是一具死尸,被吓死或毒死了。”

“那……三郡主说要活的……”乾坤一鞭甚感不安,人死了如何向三郡主交代?

“这不能怪我。”灵幻仙姑不介意死活,说得理直气壮,“一个身怀绝技的老江湖,应该胆气超人不畏鬼神。身在险境,事先该服防迷防毒的葯物,以防不测。他死了,责任不在我。而且,人死如灯灭,一了百了,用不着虐待消气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不要再可是。”灵幻仙姑脸一沉,“没有你的事。老实说,你还得感谢我,或者感谢他死了。”

“这!”乾坤一鞭显然听不懂灵幻仙姑的话意。

“没有我,或者他幸而不死,你知道要活捉一个超绝的武功高手,要付出多少代价?要死掉多少人?死十个八个你不在乎,死几十几百你付得起吗?你真蠢,李堡主。”

乾坤一鞭真有毛骨悚然的感觉,想起曹世奇的警告,恐惧重新油然而起,甚至打冷战。

死十个八个,他已经受不了啦!死几十几百,他办丧事也将倾家荡产呢!谁付得起如此惨重的代价?他心中暗自庆幸,这位灵幻仙姑,真是救苦救难女神仙,来得正是时候。

天色不早,三更已过,众人由主人派仆妇领至客房安歇,明早再派人前往客房抬人或抬尸。

宅院甚大,男客住在外厢的客房,与后进女宾的内房,相距了三进之遥。

内院女宾的内房也有好几间,三位女仙当然分住在三间最好的卧室,室与室相邻,另有仆妇住的小间。这是说,女宾的住处不可能有男人。

三位女仙聚在一起,说些近来各人所经历的事故。

灵幻仙姑表示从真定来,听到一些风声,但不曾与三郡主会晤,知道三郡主正忙得不可开交,目下也不知身在何处,只知道所办理的事十分重要。

接到两位师妹的信息,便匆匆赶来了,还不有事故的前因后果。

心月狐了解全盘状况,概略地说出三郡主所办重要事故的目的。

“三郡主的目的,是拦截负诏南下的钦差,备有由汉府伪造的贵遗诏,废了太子,传位给汉王。如果成功换诏,汉王立即发兵入京。”心月狐最后说,“师姐,我相信师祖潜伏在山东,应该已经知道皇帝驾崩的消息,也必定知道汉王府的动静,及时而动的法旨,可能正传向各地香坛。所以我们帮助三郡主,师祖也必定在法旨中,要我们与三郡主合作,所以我把人手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 再制二仙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