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07章 搭救绿云

作者:云中岳

神仙据说会飞天遁地,会腾云驾雾。

人是不能飞的,人毕竟不是肋生双翅的鸟。

尚绿云姑娘绰号飞仙,并不表示她真能飞。

江湖朋友的绰号,绝大多数夸大、欺世、吓人,愈荒谬愈容易引人注意,反正夸大荒谬并不犯死罪。

她的轻功确是值得骄傲,所以获得飞仙的绰号。

她无意中与曹世奇走上了同一条路,同是难友,而且曹世奇曾经救了她,自然而然地成为同仇敌忾的伙伴,并肩作战的生死相共朋友。

可是曹世奇冷淡的态度,伤了她的自尊,便也叩开了她少女的心扉。

她很气愤,也表示她心中有着气愤这个人的身影,而且印象愈来愈强烈,距离愈拉愈近。

在食店第一次见面,她对曹世奇并无印象,机缘不对,把曹世奇看成嘲弄她的无聊混混,事后她并没放在心上。

一同被捉,曹世奇的懦弱表现,也没引起她的注意,还以为一个武功平平的人,懦弱理所当然。

直至生死关头,曹世奇陡然成为无可抗拒的巨人,这才引起她的注意,大丈夫能屈能伸的气质撼动了她,曹世奇在她心中留下鲜明的印象。

再次相逢,她极感兴奋。结果,曹世奇拒她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伤了她的自尊。

她赌气离去,却无法丢开,暗中在左近窥伺,留意曹世奇的一举一动。

她的轻功极为高明,在一旁伺伏胜任愉快。

妖女们进出客店,土霸们八方埋伏,她在旁看得一清二楚,如果曹世奇有了困难,她必定挺身而出,没有意外发生,她不会出面。

内心深处她不得不承认,其中牵涉到感恩图报的意识,促使她隐身在一旁,找机会回报。

三个妖女,将是曹世奇的威胁。曹世奇显然无意惩罚她们,她们决不会就此罢手的。

心月狐竟然比她机警,武功也弱不了多少,居然能断然采取守势与她周旋,等候策应的人赶来解危,她不得不见机撤走,不能让那个三郡主,带领大批高手男妇群起而攻。

她撤走的速度,自以为快如流光逸电,却忽略了她曾耗去不少精力,事实上速度已大打折扣。

飞越两条小街,她发现追来的人了。

令她大感惊讶的是,穷追不舍的三个人影,速度不但不比她差,登高与纵落的高度与距离,甚至要比她高明些。

“很不妙。”她心中暗懔,全力铆上了加快速度,“恐怕摆脱不了这几个人,难道这是他们的神行术?得找地方躲一躲。不然会被他们追至天尽头。”

猛然向下面黑暗的小巷飘落,利用房舍脱身最可靠。

在屋顶窜跳十分危险,无所遁形只能拼命逃走,万一失足踏破瓦片,那将灾情惨重。

三个人影,无所畏惧跟踪向下飞降。

小巷漆黑,追逐一个高手,是十分危险的事,武功强一倍的高手名宿,也不敢放胆穷追。

这三个人的胆气委实惊人,竟然毫不迟疑跟踪疾下。

小巷曲折,仅能靠锐敏的听觉,循声息穷追,无法看到人影。

小巷尽处,是城根的旷野,生长着野草小树,是藏匿的好地方。

三人站在城根下,用目光向四周搜寻可疑的藏匿处所,看情景便知道他们把人追丢了,逃的人很可能潜伏在城根附近,也可能匿伏在小巷尾的民宅一带。

“我们居然把人追丢了,这家伙到底是何来路?”一个中气充沛的人像是自言自语。

“确是追丢了,咱们栽啦!”另一人说,“可以肯定的是,这人决不是三郡主所要捉的曹小辈。”

“有何根据?”第三个人问。

“这人身材不对,像个女人。”“去找沈仙姑,就知道是不是曹小辈了。”

“不,先搜一搜这附近。”第一个人不死心,语气中可感觉出愤怒,“咱们燕山三绝同时衔尾将人追出,居然被这人逃掉了,消息传出,咱们的脸往哪儿放?非将他搜出来不可,咱们分开搜。”

每一位分封的藩王,拥有三卫兵马,称三护卫,共一万六千余人,算是各地藩王的亲军。

永乐大帝在藩王时代,就藩北平,称燕王。

他的亲军就是名震天下的燕山三护卫,后来举兵南下,抢夺乃侄建文帝的江山,燕山三护卫的战功彪柄,立下不少汗马功劳。

登基之后,锦衣卫的官兵,有一半出身燕山三护卫,人才济济,高手如云。

早期的飞龙密谍纵横天下,也有一半精锐干员出身燕山护卫。

飞龙在天大计功成,燕王如愿坐上了龙座,飞龙密谍解散,有一部分怕狡兔死走狗烹,遁入江湖成为逃兵,有些人成了江湖豪强。

汉王是有心人,抓住机会暗中招纳了一部分飞龙密谍,仿效他老爹永乐大帝的组谍制度,组成的密谍也遍布天下,效法飞龙在天大计的精神,也准备夺乃兄或乃侄的江山,活动日渐积极。

燕山三绝,十年前在南京就威镇京都,夸口说打尽南北无敌手,目无余子,眼睛长在头顶上。

今晚,三个出动也追不上一个五短身材的人,愤怒的嘴脸而知,恨透了这个逃掉的人。三人左右一分,准备分区逐段搜索。

“把这个贼王八搜出来,我要活剥了他。”第一个人咬牙切齿声震夜空,“就算他是兔子蛇鼠,也休想逃得过咱们的猎杀。你逃不掉的,乖乖给我滚出来领死,以免剥皮抽筋,我会给你一次痛快。小树叶并不多,大部分是及膝的野草荆棘,仔细搜索,一定可以将人搜出的。”

话是说给潜匿者听的,连损带骂霸气十足。

黑影在右方不远处的草从中升起,被骂的人受不了挺身而出啦!激将法对付心高气傲的人,有时候用得恰当还真管用。

“你们就是威震两京的什么燕山三绝?狗屁!”扮老太婆的幻剑也会骂粗话,“除了仰仗你们的王家特权以及倚仗人多势众之外,你们还有什么好骄傲的?你们有种敢和我一比一公平赌命吗?”

三人一闪即至,速度骇人听闻,有点像移影换形绝技,也像化身幻形术。

“狗东西该死!亮名号!”第一个人厉吼,“我,刀绝洪荒。”

三人一看清是一个老太婆,那一头白发一看便知,更是怒火千丈,总算知道羞耻,强忍怒火不曾抢着出手,摆出愿意公平赌命的态势,由大哥刀绝洪荒,独自上前接受挑战。

燕山三绝威镇南北两京,也是神龙密谍中地位甚高的人物。

刀绝洪荒,手中的狭锋刀不知劈了多少高手头颈,刀下无敌,号称刀出命绝。

剑绝古风,一把宝剑青霜未逢敌手。

笔绝傅传,魁星笔笔中有笔,俗称子母笔或套筒笔,杀人极为阴毒。攻招时子笔吐出,突然增长一尺,对手根本无法防御,穿喉贯胸有如摧枯拉朽。

刀绝洪荒的刀,已将幻剑飞仙控制在刀势威力圈内了,慑人心魄的杀气,黑夜中仍可感觉出这股无形的压力十分强烈。

如在白天,这位刀绝的眼神,就可以令对手心胆俱寒,气沮神散。

幻剑飞仙的剑势也极为磅礴,抱守元一旦气势却是跃然慾动,动与静之间,浑而为一却又可辨分野,仅难分主从,不知她以何者为主。

剑绝古风是行家,心中一懔。

“老大,小心她的剑有鬼。”剑绝赶忙提醒刀绝注意,嗓音急促。

黑夜中,剑绝居然看出幻剑飞仙的剑势有异,不论何种兵刃,很少有人在立下门户时,包含有攻守两种不同的气势。

“她算什么东西?”刀绝傲然地说,挥刀直上。

刀光似奔电,挟凛冽的刀气强攻猛压,破空声似风雷,人刀浑如一体扑上了。

剑光斜旋,人影依稀,三道可怖的刀光闪烁中,剑光猛然扭曲着贴狂野的刀光锲入、逸出。

刀绝斜冲出丈外,手掩着右胯再退了两步,血从指缝中泌出,伤势不算重。

“咦!这老母狗真该死!”刀绝厉叫,再次挥刀猛扑,“我要碎裂了你……”刀光更狂野,风雷声更刺耳,三刀……五刀……

剑光闪烁的速度也加快了一倍,但不再紧贴在刀光旁旋舞,刀气的迸发劲道太过强烈,剑气有被迫出偏门的稍弱现象,所以速度加快,以弥补剑气不足,一而再钻隙而入,每一剑皆化为眩目的激光。

刀光虽狂野激烈,却无法与剑光行正面接触,攻了十余刀,竟然不曾发出刀剑猛烈接触的震鸣,仅急促传出轻微相错或刀气剑气撕裂的异啸。

这表示刀绝想击飞或击断剑的机会,几乎不可能发生,剑光激射的速度极为短暂,刀光截出剑光已经消逝。另一道剑光,几乎同时在另一方向出现了。

刀光剑影飞腾,人影形象难辨中,传出一声轻咳,发自不远处的笔绝口中。

“要活的……”刀绝急叫。

既然要碎裂,为何又要活的?

缠中的人影闪动太快,远在三丈外很难分辨两人的身影,按理决无在旁使用暗器攻击的机会,误伤自己人的可能性机会各半,太过冒险。

不但一个人用暗器在旁袭击,另一个稍后一刹那发射暗器。

幻剑飞仙这次攻不破刀网,吃亏在御剑的内力,火候稍差半分,正打算冒险施展险招,听到叫声心中一震,已来不及有所反应了。

叫声发在暗器出手之后,哪来得及有所反应?右胯一震,有物以高速擦胯骨而过,所承受的斜击力道,竟然击破了她的护体真气护圈。

她马步刚乱,左肋猛然一震。

这瞬间,她本能地飞跃而起,其实肋下一击,是在她发现危机光临,见机撤走的同一瞬间及体,无形中加快她斜飞而起的速度,像被人助力推了她一把,因此飞起的身躯被外力所牵动,无法完全加以控制。

砰然大震中,她摔落草丛远及两丈外,倒地再滚滑出丈余,剑仍死抓住在手中,神智有点模糊,痛楚几乎击垮了她,手脚无法自由指挥活动。

“我完了!”她心中绝望地叫。

刀光似雷电,刀背疾下敲向她的膝盖。

膝骨一碎,她这一辈子得靠拐杖行瞳了。

草丛伸出一根小枝,得一声敲中刀身,刀反向侧扬,人影长身而起。

刀绝仅感到握刀的手一震,虎口慾裂,刀下敲反而向侧弹跳,还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,两耳光已经及颊,劈啪两声入耳,眼前一黑,便陷入半昏迷境界,前中的身躯反向侧倒,倒下便不知人间何世了。

“咦!老大……”剑、笔两绝急叫着飞奔而来。

刀绝被两耳光打昏了,草丛中没有老太婆的形影。

“快搜这附近,老母狗有党羽暗算了老大。”剑绝狂怒地叫吼,两人不急于救刀绝,先搜四周。

幻剑飞仙并没痛昏,神智是完全清明的,她知道有人救了她,甚至知道救她的人,用树枝敲偏了刀,丢了树枝一手拖了她,一手两耳光把刀绝打昏了,贴地拖了她的衣领,快速地拖出两丈外,然后抱起她挫低身躯飞掠而走,速度骇人听闻。

她听到剑绝愤怒的叫喊,也听到笔绝发出的啸声。

然后远处传来啸声回应,知道另有人跟来追赶,或者跟来策应燕山三绝,而且人数不少。同时,她也知道救走她的人是曹世奇。

远离城根,救她的人把她塞入一处屋角。

“潜伏不动,全神吐纳。”救她的人确是曹世奇,一颗丹丸塞入她中低声叮咛,“你的伤势不算重,不可逞强,我去引走他们。”人影一闪即逝,她乖乖地定下心神吐纳运气。

远处传来吆喝声,有男有女。

“我真蠢。”她心中暗叫,“我怎么竟然相信,这三个号称无敌高手,有一比一公平搏斗的勇气与风度?他们竟然手暗器偷袭,怎能厚颜无耻叫字号名家?”

她出道仅两年,一直与高手名家接触,却不曾与这些所谓官方的人士打交道,不了解这些人的心态,难怪会失手上当。

所谓官方人士,包括各地的捕快巡检与下级差役,以执行任务为先,注意集体行动,哪能像江湖朋友一样重视个人武功,建立个人的声誉。

三郡主本就是官方人士,所有的家将护卫,决不可能保持个人的高手名家风度,与对手公平搏斗。

从在小食店被制,以至被三郡主所虏,以及夜间与截人厮杀,她的对手都是官方人士。

经过这许多凶险事故,她居然还以为对手会重视个人声誉,会和她一比一公平搏斗,难怪会吃亏上当几乎丢命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 搭救绿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