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08章 惩治土霸

作者:云中岳

石参赞与三郡主两人一弹一唱,唱作俱佳,把在一旁生气的灵幻仙姑三姐妹,看得怒气全消,甚至喜上眉梢,把不再帮助三郡主的念头,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觉得三郡主很够朋友,值得死心塌地全力相助。

这位石参赞的人才、气质、风度,也让她们愈看愈顺眼,心花怒放,三双媚目一直就在石参赞身上转,水汪汪的媚目流露的眼波,几乎近于痴迷。

一场已掀起的风暴,在石参赞的明智处理下消散。

“夏英,别生气好不?”三郡主过来挽住灵幻仙姑,笑吟吟透着亲热,“不要和这些莽夫计较,我不该十万火急把他们派来的,他们赢得输不得,输不起就找人顶罪。哦!到底发生了些什么?”

“你那些骄兵悍将,实在令人寒心。”灵幻仙姑悻悻地把经过详细地说了,最后说,“为了对付姓曹的,我们不但出动了所有的人,全力以赴几乎丢命,师妹苦练三年练成的诛仙剑也毁了,居然摘我们无能,说的话简直可以把人气炸。三郡主,任何人也受不了如此煎迫,就算我们三人无能,岂能如此对待热帮助你们的朋友?”

“败军之将不敢言勇。”心月狐余恨难消,愤恨写在脸上,“我们已失去了利用的价值,连替你们摇旗呐喊,也有损你们的威风,我们不敢再替你们丢人现眼了。三郡主,赶快把你们的十条龙召来。姓曹的坐骑仍留在客栈,应该仍在你们的控制下,他的去向你们已经知道,集中人手全力一击成功有望。”

“不要再说气话了,我会要田主事向你们赔不是。来,我替你们引见家父的贵宾石参赞。”

年轻英俊的石参赞,一直笑容可掬在旁聆听,像一个好听众,晶亮有神的虎目,不再出现斥责田主事所出现的凌厉眼神,目光不住轮流在三女身上转,喜悦与热烈的神采显而易见。

在官方的名义上,参赞也就是俗称的军师。如果是参赞机要,那表示是亲信的谋士。

但三郡主却称石参赞,是她老爹汉王的贵宾,参赞是部属,贵宾却是宾客,性质完全不同,身分地位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这位年轻英俊的贵宾,姓石,石玉,字奇峰,刚从京师山东带了亲信赶来支援三郡主。

但听所带来那些男女随从们,偶或透露的谈话内容,分明是从京都匆匆赶到的,而非直接来自山东汉府。

神龙密谍活动重点在南京,指挥忠心却设在京师。

“这件事都怪我处理不当,为了争取时效而陆续将人派来策应,情势不明便将人投入,犯了不知已不知彼的错误,三位小姐受到委屈,在下深感愧疚。”石奇峰能说会道,坦然承认错误,态度诚恳显得有担当,“三位小姐与姓曹的再三周旋,对他的了解比任何人都多,务请宽谅我那些莽夫饭桶,冲诸位与三郡主的情谊,鼎力相助以竟全功,在下先行致谢。”

不但说话说得令人开心,而且礼貌周到,分别向三女抱拳行礼致谢,几句话就把三个仙姑仙子套牢了。

“我们也不希望为人谋而不忠,今后希望不要有同样事故发生。”灵幻仙姑表示不再打算离去,态度及时转变,“你那位田主事,劳驾你要他我们远一点,以免发生不愉快事故,对双方都不好。”“请放心,他不会再干预你们的事。”石奇峰用加强的语气保证,“天色不早,必须及时布置,首先了解情势,在下衷诚请教,请夏小姐将经过情形见告,一些小枝节,其实比大情节更为有用。”

花厅成了会议室,李堡主也被邀来与会。

参与会议的有十余名地位高的男女,其余的人皆由宅主派仆妇领至厢房安顿,花厅外面并没派人警戒,没有警戒的必要。

曹世奇与那位可疑的老太婆,该已躲在某处角落,或者正在远走高飞途中,怎敢前来找死?

会议为期不久,主要了解情况,而灵幻仙姑与李堡主,所知并不多。

散会之后,李堡主与两位土霸头头,返回前面的客房,显得有点兴奋,也有点惴惴不安。

石参赞客气地要求他们,天一亮立即率领所有的人手,出动搜索城内外,并且传出信息,各乡镇的民众留意陌生人的动静,有所发现立即用声号传出讯息。

三郡主似乎一改跋扈骄傲的作风,对李堡主一群土霸相当客气。

利用广大的群众耳目,陌生人寸步难行。

三郡主的怀柔手段,令这些地方蛇鼠大感动,深感光荣,对所允诺的高额奖赏,更感鼓舞。

惴惴不安的,很可能面对惨烈的搏杀。

三个人不需仆人领路,穿越数座房舍,沿走廊接近前进的西厢客院,沿途皆有防风的小灯笼照明,但光度朦胧,视界有限。

“胡三爷,以南至普州的地面,是你的地盘,你是辛苦些,要不要先派人快马加鞭,前往普州知会飞枪陈王爷请他派人策应?”乾坤一鞭李堡主,一面走一面向同伴询问。

“何必多此一举?前天他就该接到信息,监视网早该布妥了,策应的人马随时可以出动,用不着再派人通知他。”胡三爷不愿多事,拒绝派人传讯。

两人谈谈说说,忽略了身后的声息变化。

走在最后的人,也不知身后多了一个人。

脚步声中断了一下,前面的两个人毫无所觉。

黑影紧贴在最后那位仁兄的身后,扣指一弹,在后脑轻轻一击,伸手将人挟住,拖塞在壁角下,顺便一脚踹在膝盖上,立即跟上前面的两个人。

这位仁兄昏迷不醒,膝骨碎裂右腿算是废定了。

黑影取代了第三个人的位置,并不急于动手。

“周老哥,你的人怎样分配?”李堡主扭头向身后的人问,“城南一带……咦……周……”

附近没悬有照明灯,光线幽暗,终于看清身后的人有异,不是原来的周老哥。

“周老兄不能负责城南的封锁搜索了。”黑影打断了李堡主的话,抢前一步,一掌斜劈在胡三爷的耳门上,胡三爷扭身便倒。

李堡主大骇,第一个反应是解腰间的长鞭,其次是张口想大叫示警。

来不及了,嘴刚张开,脖子便被坚强的手臂所锁住,肩尖挨了一重掌,右手一麻失去活动能力,咽喉被锁住也发不出声音。

“我要和你讲理。”耳畔听到清晰的语音。

一阵拖拉,眼前一黑,被拖入一间耳房内,房门关上了,他一无所见,被按倒在地上。

双手被反剪,被脚踏住上臂锁牢。

制他的人跨坐在他背上,双脚控制他的手臂锁牢,双手搬弄他的脑袋,口鼻压在方砖地上。

“哎……放……放手……”他依然可以发声说话。

制得死死地,仅双脚可以伸动。

这种压制很难解脱,近乎不能解脱的死制,除非他能缩起身躯,来一记空翻,把坐在背上的人向前面翻倒,侧翻无此可能。

叫声中断,嘴被狠压在地上。

“放乖些,愈挣扎痛苦愈猛烈。”坐在他背上的人说,“我的双脚向前顶,你的一只手算是完了,而且痛得你魂魄出窍,大筋拉长扭转废定了。李堡主,你要动脚吗?”“不!不……要……”他完全绝望了,幸好头部的压力减少了些,“老……老兄,有……有话好……好说,我……”

“我是来和你讲理的。”

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“曹世奇。”“哎呀……”“你出动两县的牛鬼蛇神,愚夫愚妇,连小孩都出动了,要断我曹世奇的生路。”“我……”“我与你有仇?有怨?我根本不认识你,也是第一次途经贵地。”

“天啊!我……我是不由已。”他哀叫,“三郡主是……是金枝玉叶,真定的文武官员,都是她朱家的臣下,天下的人都是她朱家的百姓,我……我能拒绝她的要求吗?曹老兄,讲讲理好不好?”“去你娘的胡说八道。”

“曹老兄,你知道我说的是实情,在这件你和我讲理,你一定是理亏的一方。”“他娘的混蛋!”曹世奇大骂,“你们这些地方豪强,与官府挂钩共图姦利,难怪民不聊生,天天有人想夺江山,安分守已的人都不用活了。”“曹老兄……”

“我不杀你,留你活现世,你那些牛鬼蛇神,我会杀得他们魂飞魄散。”

双脚前抬,喀喀两声怪响,李堡主的双肩因手臂绞转而拉断了。

“哎……嗯……”李堡主厉叫。

背上一轻,曹世奇已经走了。

三个最具实力的地方龙蛇首脑,在三郡主的住处,受到曹世奇的无情的袭击,两个毁了右膝,不可能再外出,带了狐郡狗党耀武扬威啦!

李堡主乾坤一鞭更惨了,双手都废了。

打蛇打头,城狐社鼠没有首脑号令,无法统合行动,纷纷躲起来暂避灾祸。

灵幻仙姑的信徒们,绝大多数是愚夫愚妇,没有城狐社鼠做靠山,没有武力做后盾,也就提不起劲,起不了哄,发挥不了多少作用。

三郡主气得七窍生烟,也悚然而惊。

石奇峰是所有的随行人中,地位仅次于三郡主的人,也是事实上的指挥,更是气得暴跳如雷,把曹世奇恨入骨髓。

现在,他们一切得靠自己了。

总人数仍可派用场,三十余名男女分为三批,三个打击小组实力相当,坐骑备鞍相候,随时均可迅速地出击,另有备用的马匹随时待命。

按李堡主受到袭击的估计,曹世奇仍在城中潜伏已无疑问,问题是如何才能把潜伏处找出来。这得靠三位仙姑仙子的信徒合作,由街坊的愚妇提供消息,留意哪一家有陌生人逗留。

巳牌初正时分,南面普州大道的一座路旁村落,用声号传来消息:在路旁凉亭喝茶水的一个旅客,自称姓曹,没有坐骑,很像是捉拿的疑犯。

第一批男女骑士立即出发,飞骑急赶。

曹世奇的坐骑留在客栈,客房已空,可能是一看风声不对,遗弃坐骑溜之大吉。

十里、二十里……十二匹坐骑皆口喷白血液沸腾,快要不支了。

前面村落现在路西,路口的大槐树下,有一个人倚坐在树下歇息,烈日炎炎,大树下正是歇脚的好地方。

旅客穿的青衫,已代表是颇有身分的人。

村口栅门距大道约半里地,栅门的高竿上,悬了三角与方形的红白旗。远在里外,已可看清旗帜。

十二位骑不会兴奋地猛鞭坐骑,向村口的树林急冲。

在树下假寐的年轻书生,猛然惊醒,骇然变色。

十二个骑装的男女围住了他,所佩的刀剑令人害怕,十二双怪眼狠盯着他,也让他惊得魂不附体。

一男一女上前,首先便抓住搁在一旁的行囊。

行囊不小,是背式的,止方是一只书簏。一侧,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饰剑。

饰剑,是不能用来杀人的,剑身轻薄,不开锋,开锋也不能切割砍劈,铁质太差了。这种剑可当装饰品,或者用来当运动器材:舞剑。

当时挂剑游学风气很盛,私人兴建的书院如雨后春笋般,在各地府州兴建,读书士子至各地游学蔚成风气。

各府州的官营学舍,学府、州县学,骑射是重要的课程,学员一旦中举(大比上榜),很可能派在国子监就读,尔后可能外放知县。

知县一旦地方有警,就是当然的带兵指挥官,与州县共存亡,不懂骑射岂不成为废物?

因此读书士子会舞剑,是必然的基本技艺。

学生挂剑游学,也就成了读书人的特权。

这位年轻人穿儒生的青衫,带了饰剑,行家一看便知,是家境不怎么宽裕的游学书生,没有书童仆人,行囊得自己背。

背囊被拆开检查,衣物书籍丢了一地。

饰剑呈交头领检查,被首脑一指头敲成两段丢在地下。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书生惊恐地叫,脸无人色,倚躺在树下发抖,无力站起。

能站起,不敢妄动,一刀一剑左右指向他,两个男奇士像天神,刀与剑距体不足半尺,只要他有所异动,刀与剑可能贯入胸腹毫不留情。

首脑正是燕山三绝的老大,刀绝洪荒。

“长上,没有任何可疑事物。”检查背囊的男骑士上前禀告。

“搜他!”刀绝用剑指向书生的男骑士下令。

男骑士收了剑,手一伸,抓住书生的领口,将上向上提。

“哎……你们……”书生再次竭力大叫。

骑士一耳光把书生的叫声打断,开始剥衣搜身。腰囊搜出的路引,呈交到刀绝的手中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惩治土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