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虎胆雄风》

第09章 击毙三绝

作者:云中岳

自称姓张的人,是西山双剑客的老大,轻骑都尉张振邦。

在王公大臣之间,这位大汉将军,具有慑人心魄的气势,那些武勋大臣在他面前也神气不起来。

“你们这些叛逆。”一声冷笑,森森杀气随剑涌发,“你们的美梦该醒了。钦差秘密出京的同时,锦衣卫、三大营、后军都督府,共派出七组四队人马,同时派出秘密活动,各有专责掩护钦差南下。我这一组已经超越真定府,钦差该已远出数百里以外了。哈哈哈……”他仰天狂笑,“本官已经达成任务,剩下的只是善后问题。但问题相当重要,所以还在任务区活动,既然狭路相逢,本官只好擒你们解京法办了。”

“该死的!原来锦衣卫出动西山养老院的人,难怪咱们查不出线索。”刀绝大踏步上前说,“你们在这里,表示钦差必定从这条路上来,而且一定还在你后面,鬼使神差让咱们碰上了,真是天意,你们得死!”

调至西山武学当教头,本职也随之解除,除职之后便无实权,因此军方的人,戏称西山武学是养老院,安置那些除职的侍卫。

所以有些嘴上缺德的人,把西山武学主政的人谑称西山院主,意思是养老院的院主。

无职便无权,权仅限于武学本身,虽则事实上这些教头们,仍有左右锦衣卫的潜势力。

因此,朝臣们对西山学舍那些人并无多少印象,汉王府派来的人只留意锦衣卫有名当权的人物的动静,忽略了从西山学舍出来的人。

幻剑飞仙像男人一样,大踏步抢出。刀绝是她的报复对象,是她的目标。

昨晚她曾经给了刀绝一剑,刀绝曾受小伤,结果另两绝乘机用暗器突袭,几乎要了她的命。

她目下伤势还没有完全复原,勉可用上六成劲,结果全力发挥,剧痛将勾消她五成内力,十分危险。

但她必须出来,对方一定会群起而攻的,早些出来指名单挑,胜的机会有五六成。

“你这个什么刀绝,也许真的刀法非常了不起。”她的嗓音悦耳,美丽俏巧,把杀气和火葯味冲淡了不少,“我却是不信,世间名不符实的事例太多,很难令人信服,我向你的刀挑战,证明给你的刀是不是真的绝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刀绝也仰天狂笑,“张振邦,你没把这种注意个人英雄,单挑决斗的个人威望的观念,带进西山学舍当作教材吧?如果有十个人向皇上行刺,每个刺客和你的人决斗一个时辰,轮番上阵挑战,那会出现怎亲样的情势局面?”

不必獭想所出现的情势局面,因为那是决不可能发生的笑话。

任何风吹草动,所有的侍卫各负其责,负责捉拿的人,必定各尽全力一拥而上,必须在最短期间,以最狂猛最快速的雷霆手段解决,甚至不妨用人墙把刺客压住。

“你不要笑!”幻剑飞仙娇叱,“我要以平民百姓与武林朋友身分,向你……”

“去你娘的!你是什么东西?”刀绝怒叱,举刀一挥,“上!尽可能生擒活捉。”十个人几乎同时发动狂猛的攻击,首先是三种暗器排空打头阵。

刀绝的飞刀、剑绝的连环双铁胆、笔绝的铁莲子,每一种皆是连环发射的,一面发射一面冲进,向四人集中攒射。

四人立即手忙脚乱,闪躲的结果是四面分散了。

立即陷入重围,暗器停止发躲,以免误伤自己人,刀剑一涌,四个人被切割成四部分,分而歼之,无法相互掩护策应了。

幻剑飞仙受到三个男女的围攻,左冲右突皆受到强悍的堵截,她的幻剑发挥不了幻的作用,三男女的武功并不比燕山三绝差多少。

攻势之强劲空前猛烈,似乎都是有进无退。不顾自身安危的凶狠招式,她没有用巧招制造好机会的余暇,只能全力封架闪避。

片该间,险象横生,她的左肋右肋,三度被刀剑贴身掠过,衣裙被割裂,有一处伤及肌肤,四个人陷入危局,大势去矣!

阵阵金铁交鸣声中,一旁突然传出鼓掌叫好声。

再缠斗片刻,就会力尽被擒,如果对方不志在活擒,这场恶斗也可能结束了。

“好,好,真是好。”随着一阵鼓掌声,响起曹世奇震耳的洪亮语音,“个人武功,的确比唐赛儿的女神兵多几分刚悍勇猛的气势,但只要集中全力钉紧一个最弱的人快速移位攻击,必定可以逐一摆平围攻的人。”

一言惊醒梦中人。原钉牢三个对手抢攻的幻剑飞仙,手中剑有如神助,利用快速移位,不理会其他两对手,反而让两对手跟着她旋转,甚至互相冲撞,抓不住三人合击的好机会,被钉牢的人,显得手忙脚乱。

一比一,她绝对应付得了。先前她以一比三,忙着招架封锁,失去主动攻击的能力,应付三面攻击她已忙不过来。专门对付一个人,立即把包围拉大拉宽,最后围势瓦解,变成你追我逐转大圈,她的剑术与速度获得充分施展的威力。

恶斗中的人,注意力被他所吸引。

刀绝怒吼一声,撤出斗场向他冲去,乘机左手疾扬,先扔出一把飞刀,先下手为强。

曹世奇站在路中间,手中有一把夺来的剑,他身后不远处,站着惊恐莫名的书生赵国忠。

奉命处决赵书生的一男一女,大概已经躺在松林里了,他手中的剑,就是那位男人的。

飞刀化虹而至,急剧翻腾疾射胸口。

他竟然屹立不动,站在飞刀的经路上不闪不避,左手一抄,把急剧旋转的飞刀轻轻抓住了。

随飞刀冲到的刀绝吃了一惊,骇然止步。

“混蛋!你鬼叫什么?你是什么人?”刀绝居然不敢冒失地冲上发刀,在丈外厉声喝问。

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,曹世奇一伸手,便把识货的行家刀绝吓了一跳。

飞刀速度快如电火流光,几乎无法看到旋转的形影,任何一个没练至刀枪不入的高手名家,也不敢站在飞行经路上硬接飞刀,除非肉掌的确练成了金刚爪,稍有差池,飞刀将贯胸入腹。

“你不找曹世奇吗?”曹世奇抛落飞刀笑吟吟反问。

“对,你……”

“那就是我,曹世奇,如假包换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看到目标,刀绝反而心发慌。

“他娘的!你们真勤快呢!”曹世奇脸上的笑容消失,虎目神光电射,“我怕你们,你们变本加厉穷追猛打,沿途任意杀害无辜,甚至在屠杀误传消息的村民,实在令人无法容忍。昨晚我两耳光把你打昏,不想要你的命,因为我认为你们这些人奉命行事,身不由己值得原谅。今天,我目击你的残毒罪地,确知你这种人已人性全失,留在世间,将有更多的人遭殃,所以我要杀死你,一定。”

“你……你就是昨晚……不,你不是,那是一个老太婆,一个……”刀绝更为心惊,几乎语无伦次,不由睚主退了两步,扑上挥刀的勇气完全消失了。

昨晚这家伙要用刀背,敲断已被暗器击中,而且已经倒地的老太婆右膝。岂知耳光及脸,便被打昏不知人间何世,根本不曾看到揍耳光的人,还以为老太婆并没被暗器击中,故意假装倒地戏弄他而已。

这只是心中的推论,为自己被打昏预订理由,其实心中疑云重重,老太婆不可能倒在地上仍然能掴他两光,除非老太婆的手有八尺长。

拒绝承认是一回事,心理打击又是一回事。

一声怪啸,刀绝发出求援信号,心中一虚,求援是唯一的选择。

剑绝到得最快,笔绝稍晚一步到达,丢下其他同伴不管了,平时三人的合作极为圆熟。

“他就是曹世奇。”刀绝用刀向曹世奇一指,“用三才阵困死他。”

声落,三人的左手齐动,困死是暗号,其实是三人同下杀手。

老规矩,三种暗器齐飞,而且是连续发射,真有如满天飞蝗。

这三个家伙的计算敌人的手法,曹世奇昨晚领教过了,幻剑飞仙上了当,他怎会重蹈覆辙?刀绝光叫不上,他便知道这三个家伙要重施故技,用暗器摆布他了。

暗器出手,他的剑同时插入地面。这次,他动了,但动的范围不大,一双大手像旋风,也像在变戏法,双脚在三尺圆径内扭旋,来者不拒,硬抓硬接得令人目眩。

势如雷霆的铁胆,手指一收便劲道全消,顺手丢落,再用两个指头挟住了一把飞刀。

铁莲子不再用打穴,而是一发便是十颗,像是满天花雨,每一颗皆可裂肉折骨。

他像捞鱼一样,双手左抄右捉,一捞便是四五颗,近身的铁莲子把他的手当巢,形成乱蜂归巢奇景。

“我让你们掏出所有的牛黄马宝,施展所有的什么狗屁三绝。”他一面快速地接暗器,一面用嘲弄的口吻说,“最后再一剑一个宰了你们,这世间一定会少一些是非,狗养的混蛋,扑上来。”

刀绝只有九把飞刀,剑绝的铁胆分量重体积大,只能携带六枚,笔绝的铁莲子数量多,但发射量也大,而他们都寄望在暗器上,情急便拼发射。结果,暗器告罄。

曹世奇脚下,三种暗器丢了一地。

现在他们必须倚靠刀、剑、笔了。

三方同时猛扑。刀绝是主阵的人,从正面挥刀疯狂地扑上了,刀气迸发似风雷,刀光已快得见光不见影,刀沉力猛无可克当。

曹世奇指示幻剑飞仙四个人应敌的机宜,可知他应付围攻经验丰富,应付三才阵被轻松自如。

先一步抓起剑向前冲,轻而易举摆脱了剑与笔的汇聚点,有向一方强攻的本钱,身形一动便脱出三人聚攻的中心。

刀光可怖地闪烁,一道电虹突然从慑人的刀光中锲入、逸出。

剑光仅吞吐了一次,闪烁了一次。人影从刀绝的身形掠过,重现。

剑绝与笔绝,反而面对着刀绝,因为曹世奇的身影,出现在刀绝的侧后方不远处。

刀绝前冲三步,突然向前一栽。

“我……我我……”刀绝被剑绝抱住了,说话的嗓音完全走了样。

胸口鲜血喷出,心坎中剑,剖开了心房,这一剑准确得令人做噩梦。

一剑,神乎其神的一剑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一剑,大名鼎鼎的刀绝便成了死人。

“本来我不敢用剑。”还在丈外的曹世奇冷冷地说,“但非用不可时,我将断然使用。”不敢用剑,这是什么话?

剑绝将刀绝的尸体推开,发出一声厉吼,像一头猛虎受了伤,向猎人作临死的反噬。

笔绝也像个疯子,挥笔狂冲而上。

燕山三绝称雄半甲子,三个人情同手足,义共生死,一向在一起同进退,一旦有一个人被杀,激愤像大山般爆发了,冲出时候可怖的厉声叫吼,其势惊人。

同一瞬间,曹世奇的剑向前迸射,爆发出满天雷电,毫不迟疑剑下绝情。

满天雷电其实是震慑对手的花招,陡然风止雷息,电光幻没。

“呃……啊……”斜冲出两丈外的笔绝,发出动魄惊心的厉叫,勉强稳下马步,然后浑身一震,高举已经吐出的魁星笔,扭曲着摔倒在地上挣扎。

心坎中剑,一剑致命,血流一地。

剑绝摔倒在另一边,一半身躯滑入路旁的水沟。

咽喉中剑,喉结裂开,叫不出声音,剑仍抓在手中,鲜血流入水沟,最后终于全身滚落沟底,在沟底挣扎,像喉被割断还没断气的老鸭。

路的一端,幻剑飞仙四个人,目击三个高手一接触便生死已判,惊得目定口呆。

四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目力锐利,拼搏的经验丰富,竟然没看清如何交手的。

曹世奇的剑,怎么可能在刹那间,三方冲刺都逾电光石火,竟然同时击毙两个超拔的高手?他手中只有一把剑,居然在瞬息间同时击中两高手的要害,按理那决不可能发生的事。

“老天爷!他用的是什么剑术?”张振邦向幻剑飞仙问,嗓间全变了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也没看清。”幻剑飞仙也骇然变色,“反正比我的幻剑,神奥一百倍。所看到的满天雷电,光华撩目,到底是那两道光华将人击中的,我无法分辨,好可怕。”

“有他邮面,大灾祸将不可能发生。”张振邦喃喃自语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们是专程追踪他的。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我和你们同行。”

“我必须请他援手,消弭大灾祸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不久自知,尚小姐你愿助我说服他吗?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 击毙三绝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虎胆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