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01章 虎落平阳

作者:云中岳

日色近午,山势将尽。

沿途已看不见高山,而是一些树林浓密的土岭,不时可看到樵径。

冷魅、永旭他们一行在小岭下的林椽歇了下来,小径向南伸展,下面有一条小溪向南流去,小径伸至溪旁便看不到了。

冷魅回顾远处的连绵山岭,解下包裹说:“他们都追向仙人台山九十九峰去了,真够他们搜的。歇息片刻再走,大概不会有危险了。”

永旭汗流浃背,软弱地挣开小英的扶持,往树下一躺,像是精疲力尽了,喘息着说:“再这样赶下去,走到江边人就累垮啦!”

“你还嫌辛苦?我可被你累惨了。”小英坐在一旁发牢騒。

冷魅在他身旁坐下,长叹一家道:“虎落平阳。永旭,我十分抱歉。”

他冷冷一笑,挺起上身道:“说抱歉已经毫无意义了。你很尽职,姬家父子真值得你替他卖命?卿本佳人,奈何作贼?”

“不要怨我,我……我也是不得已。”冷魅惨然地说,回避他凌厉的目光。

“冷姑娘,放了我,你我恩怨一笔勾消。”

“我……抱歉,我办不到。”冷魅软弱地说。

“冷姑娘,你还有机会。”他沉声说。

“不要说了,我……我心乱如麻。”冷魅双手掩面,显得烦躁不安。

“如果你愿意脱离他们的魔掌,我能够帮助你。”

“你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,少说几句吧!你还不歇息养神?还不知何时方能到达江边呢!留些精神赶路,对你有好处的”

右方不远处的树丛中,突然传来阴冷的语音:“不必再赶路了,你永远也到不了江边。”

冷魅大惊,跳起来拔剑出鞘,举手一挥。三侍女火速背起包裹,小英扶起永旭,小华小芳左右戒备。

不见有人出现。

冷魅示意侍女向小径退,娇喝道:“什么人、现身说话!”

枝叶簌簌而动,一个穿绿劲装的少女拨枝而出。“熊姑娘,你……”冷魅讶然叫。

“冷姑娘,是不是感到以外?”少女问,嫣然一笑。

“熊姑娘,我的确感到以外,你怎么也来了?贵长上呢?她……”

“敝长上就在你身后。”

身后十余步的林隙,站着一个戴鬼面具的银衣女郎,一个老太婆,一个秀丽的少女,一位健壮的青年人。

“我金盅银魅总算看穿你的底细了。”银衣女郎冷冷地说。

“熊姑娘……”

“在九华我真的以为你是找姬家父子算帐的人,因此与你攀交,没想到你却是姬家的爪牙,本姑娘万分遗憾。”

“请你听我解释,我……”冷魅怵然说。

金蛊银魅的出现,令魅骇然心惊。

双魅相遇,朋友变成仇人。

女人心眼窄,爱恨分明,主观强烈,性格变幻莫测,金蛊银魅的语气充满威胁性,四周充满了危险气息,来意不善。

永旭神色略变,但并未有表示。

金盅因魅冷然拔剑,一子一吐冷冷地抢着接口:“解释?有此必要吗?记得在庐山最后一次会晤时,我曾经听你说过,周爷从九幽魔判手中救了你主婢四人。那时,妖道已与姬家决裂,禁止姬家的人在庐山逗留,你还指天誓日要找到姬家父子替阴婆报仇。周爷如果不拦阻九幽魔判,你落在妖道手中结果如何?想不到你恩将仇报,用诡计将周爷掳来。周爷曾经救过我,受人之恩不可忘,我必须回报他,粉身碎骨在所不惜。现在,我指出你两条明路,其一。将周爷释放,你我之间友情仍在;其二。告诉我,姬家父子下落。”

“抱歉……”

“你不愿意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好!”金蛊银魅沉声叱道:“如果你不肯,我就给你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,你动手吧!”

冷魅转首四顾,想找脱身的退路。

左首,出现了铁爪潜龙苟辉,神色凛然,老眼之中冷电四射,右首,也出现了三名劲装男女。

冷魅陷入了重围,突围无望。

“冷姑娘,不要作逃生的打算。”铁爪潜龙大声说道:“你的天玄指的奇学,威力有限得很。”

“不会用金蛊针杀你,留一份情谊,把周爷留下,我让你主婢四人平安离开。”金蛊银魅说。

冷魅一把扣住永旭的右肘,冷笑道:“金蛊银魅,你如果不赶快离开,将会有一个死的周永旭留给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是当真的。”

“你敢?”

“我为什么不敢?”

“你知道后果吗?”金蛊银魅语气软弱,不敢迫进。

“不要吓唬我,你不会愚蠢得用周爷的性命来冒险。周爷如果随我前往黄州,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。你如果妄动,他必定立刻丧命,给你十数声送行,书尽你们如果还不走,我立刻砍下他一条手臂。”

金蛊银魅脸色一变,不知如何是好。

铁爪潜龙突然疾进丈余,无声息息。

“荀老伯,不可!”金蛊银魅焦灼地急叫。

冷魅哼了一声道:“铁爪潜龙,你想做杀周爷的凶手?上吧!一!二!三!”

金盅银魅咬牙道:“贱女人,我要用金蛊针杀你!”

“四!五……”冷魅不加理会,继续叫数。

永旭摇头苦笑,高叫道:“姑娘,请退去。冷魅说得不错,跟她到黄州我还有活命的机会,姑娘援救的盛底在下,心领了。”

金蛊银魅举手一挥,示意同伴撤退。

接着,他切齿地道:“冷魅,你记住我的话,日后见面,不是你死就是我去见阎王,今生今世,你最好被让我碰上。走!”

她领着所有同伴。恨恨的退走。

冷魅示意侍女动身,大声到:“诸位,千万不可在后面跟踪,除非你们没有救周爷的诚意。”

主婢四人挟了永旭南奔,急如漏网之鱼。

绕过一座山头,进入一座荒野,左面是山坡下的清澈溪流,右面丘陵起伏树少草多,四望不见村落的形影,不知声在何处。

冷魅扶着永旭走中间,向断后的小芳叮咛:“小心后面,发现有人跟来,切记往前面靠。”

小芳一面跟进,一面回头察看动静,说:“没有人跟来,她们必定是绕道赶到前面设伏,相机救人在暗中下手。”

冷魅却不同意,摇摇头说道:“依山势看来,她们不可能绕道到前面去等候,那神秘的鬼女人脚程虽快,但绕一座山岂是容易的事,千万留意身后,不要让她接近至三丈以内,知道吗?”

身后没有回音,脚步声也听不见了。

“小芳!”冷怎扭头叫。

小芳没有回音。

十步后只见草本,不见人踪。

“小芳!小芳……你跑哪儿去了……”冷魅尖叫,不祥的感觉令她毛骨悚然,顿感大事不妙。

前面的小英一声娇叱,打出一枚飞针,拔剑向侧闪人一株大树后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一阵怪笑传来。

“谁?……”

“女人到底是女人,对动针的确有独到功夫。”三丈外茂草中传来刺耳的笑语声,但看不见人影,人藏在草中不易发现。

冷魅大惊,急叫:“结阵,不可各自为战。”

小英急退而回,与小华左右一分,依树向外戒备着。

冷魅将永旭按倒,拔剑娇喝:“什么人?”

没有回音。

“是谁?请现身说话!”

四野一片沉寂。

冷魅暗暗心惊,厉声叫:“是金蛊银魅吗?限你立即将我的侍女放回来,不然我剁下周爷一个大拇指给你。”

仍是静得可怕,没有回音。

冷魅拔剑再叫:“我是当真的,你不要逼我。”

前面茂草中分,踱出一个人来,怪笑道:“哈哈!你如果将姓周的乖乖交出,老夫保证一天给你三五十个男人快活!”

她心胆俱寒,骇然惊叫:“飞龙寨主,你……”

身后,突然传来令她惊心的语音:“还有区区在下,冷姑娘,等片刻我给你见见老朋友的好机会,目前你还是安静些,免伤和气。”

冷魅绝望地长叹了一声。

“如何?”话声又传来。

冷魅解下包裹,丢在地上道:“寇十五郎,不要估低了存心拼死的人,你们逼得大紧,是需要付出代价的,你我将有一场惨烈的生先决斗。”

共有三人出现。

寇十五郎轻摇折扇,脸涌诡笑,神态自负而悠闲。

两名大汉一个挟着侍女小芳,一个轻拂着手中的分水刺,一双色眼不住的在冷魅身上打转。

寇十五郎傲然一笑,举步接近说:“女人,你说得狂,凭你这点道行,居然大言不惭,本来在下是想让你多活片刻,让你死得瞑目,现在你既然想早点死,在下成全你的心愿就是了!”

冷魅举剑迎上,向两侍女说:“如果我有了三长两短,毁了周永旭你们突围脱身,没有周爷,你们必能脱身自寻生路。”

寇十五郎哼了一声,大声道:“天师要的是活人,你们如果毁了周小辈,谁也休想活命,快将人放了,逃走的人可以活命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接招!”

寇十五郎一声沉叱,闪电似的冲上,折扇斜削而出,罡风骤发,铁骨扇像钢刀般削向冷魅的小腹。

冷魅剑尖疾沉,“挣”的一声,架住了寇十五郎的折扇,左手一伸,指风反击向他的胸口要害。

寇十五郎冷哼一声,左手一拂,扭身避开正面,折扇变削为拍,攻向冷轻的左肩,变招攻招,奇快绝伦。

冷魅以身法神速而享誉江湖,今天碰上了劲敌,扇来势急如电闪,己无法变招封架,百忙中仰面飞退,间不容发地从扇前退出威力图,吸骨的扇劲直追内腑,几乎击破她的护身真气,退出丈外惊出一身冷汗。

寇十五郎举左袖略一察看,冷笑道:“袖断了几根纱,天玄指绝学如此而已,在下估高了你啦!女人,看你还接得下区区几招,打!”

声到扇到人到,收拢了折扇当胸点到。

冷链向侧一闪,避招反击剑发“笑指天南”,剑虹射向对方的右臂,剑气进发啸风声慑人心魄。

寇十五郎用的是虚招,将剑诱出立即乘机猛攻,“铮”一声震偏攻来的长剑,顺势一拂,快得令人目眩。

尺八折扇灵活万分,一击即中。

同一瞬间,冷魅第二指已虚空点出。

“哎呀!”冷魅一声惊叫,右脖外侧被扇击中,斜飘八尺几乎摔倒。

寇十五郎也身形侧掠。伸手一摸右肩,摸了一手血,肩外侧被天玄指点中,划了一条浅浅的血缝。

“你还有一指之力,在下要活擒你,你将会生死两难!”寇十五郎切齿怒叫,急冲而上。

冷魅知道大事不妙,攻了两指真力已耗损一半,最后一指如果再落空的话,她便毫无希望了。

生死关头,她必须先以剑与对方缠斗,争取贴身的机会行致命一声。

“铮铮铮!”她连封了三剑,退了五六步。

“寇十五郎奋勇抢攻,折扇开合不定,点打拍削步步进迫。

一口气攻了十扇之多,把冷怒的剑逼得几乎递不出招式。

奇招迭现势如雷霆,完全掌握了主动,招式一招比一招猛烈,以压倒性的声势把冷魅逼得手忙脚乱。

好一场凶险的搏斗,把旁观者的注意力全吸引过来了。

飞龙寨主兴奋地叫道:“寇老弟,要活的,不要伤了她。”

寇十五郎一面挥扇进攻,一面傲然他说:“要不是想活捉她,在下早就动剑了,不必耽心,我要将她的精力耗尽,让她输得心服口服。”

冷魅心中一动,灵智一清,所有的人,注意力全在她身上,似乎忘了两位侍女和周永旭,为何?

不远处,周永旭仰面躺在地上,两侍女两支长剑皆分别点在他的胸问和咽喉下,任何人如想接近,剑向下一送,他万元幸理。

这些家伙故意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,原来是在等候机会,要分散两侍女的心神,目的在活擒永旭。

再说就是要活擒她,来逼两侍女就范。

她像吃下了一颗定心丸,同时也激起她的好胜之念。

寇十五郎的名号,在江湖并不算太响亮,她冷魅却是女杰之一,连对方一把折扇也应付困难,未免太令她难堪。

对方如果用剑,她岂不成了一招也接不下的废物?

她不再胆怯,也不再有所顾忌,心理的压力解除,便灵台清明,接了六七扇,她已看出扇招的破绽。

铁骨扇如想攻击奏效,合上时比张开攻击时大得多,灵活万分发招迅疾。

张开时,虽然可以防护全身,攻击时面积大,无法发挥攻打的威力,而且不宜与刀剑硬碰。

寇十五郎的扇,以张开时居多,显然是有意缠住她,耗损她的精力,也提防她的天玄指最后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 虎落平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