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10章 沼泽古宅

作者:云中岳

他们刚刚到达树下,前面小径折向处的树林前端,大踏步转出一个脸色铁青,相貌奇丑的花甲老人。

他那身破灰袍快成了破古董了,但却有华丽的饰品,腰间那只大革囊也相当的岔眼,小眼睛冷电四射不怒而威。

毒王咦了一声,讶然道:“你们看谁来了?天下并不大呢。”

来人渐渐走近,逐渐看清了迎向路中的毒王,老远便举手打招呼,八字秃眉一轩,脚下一紧说:“百里兄,久违了。”

毒王呵呵一笑,说:“隆老兄,一别三年,隆兄的风采依旧。

老当益壮,可喜亦可贺也。”

“好说好说,百里兄一向可好?”

“还过得去。请到树下歇息,兄弟替你引见几位朋友。”毒王百里长风向树下伸手虚引。

老人的目光,阴森森地打量毕夫子五个人,信步走向树下。

他盯着歇息仍不肯除下遮阳帽的人说:“法本大师头上有包中和遮阳帽,但发根光秃秃,难瞒行家法限,何不除去遮阳帽。

大家谈谈岂不甚好?”

毒王忙抢前两步,转向华夫子一伸手说:“隆老兄,这位就是……”

“顺天王廖兄,兄弟没猜错吧?”老人抢着说。

法本立即取下遮阳帽,脸上有可怖的杀气。

毒王也脸色一变阴森森地问:“毒无常,我看你是愈来愈不聪明了。”

毒无常淡淡一笑,丑陋的脸庞似乎更丑了,说:“论机谋,我毒无常的确甘拜下风。诸位的事,已经不是秘密。”

隆某来自乌江镇骆家,特为八爪蜘蛛请命。”毒元常泰然他说。

法本冷哼一声,语气冷酷已极:“佛祖也救不了这贪生怕死的孽障。”

“何必呢?”毒无常口气依然平静:“何况他们三兄弟已经躲起来了,乌江镇已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,诸位闯进去,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”

“你是来做说客的?”毒王问。

“主要是想助诸位一臂之力。”

“凭你?”

“不要小看我毒无常,百里兄。兄弟当然另有私心,助诸位一臂之力并非是为了江湖道义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兄弟与神龙浪子势不两立,不死不休,杀徒之仇誓在必报。”

“那小辈势孤力单,身中奇毒已是个半死人,犯不着和他拼命,斗一头困兽智者不为。目下他还在和州八公山附近找咱们的线索,你去找他好了。”

“他在找蛇郎君的下落……”

“蛇郎君已死了三个月,他的坟墓已经野草青青。”

毒无常哈哈大笑,笑得令人毛骨悚然。

“你笑什么?毕夫子不悦地问:“无礼!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?”

“当然是笑你们,就凭一座坟墓。你们就相信蛇郎君死了?你们对蛇郎君的事知道的有多少呢?兄弟在九江,曾经碰见茅山三圣宫的云栖观主,他与邻近的清虚下院主持法师清尘是知交,两人也是兄弟三年前的旧识。云栖观主的俗家身份,世问知道的人屈指可数,兄弟就是其中之一。不错,他的针上奇毒举世无双,百里兄虽号称毒工,恐怕也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兄弟也同样迷惑,但却知道天下问除了云栖观主自己有解葯之外,还有一个人。”

“你是说蛇郎君?”毒王问。

“不错。”

“但他已经死了。”

“兄弟又要笑了。”

“没什么可笑的。”

毒无常并不笑,颇为自负他说:“兄弟已经详细检查了银剑应奎抬回乌江镇的五个人,他们已成为白痴。”

“那是周小辈做的好事。”毒王说。

“督脉四要穴被制,固然可令人残废,但脑户与强间穴仅可令人昏迷不醒,决不会令人成为白痴。筋缩穴仅可令人抽筋痉孪,不会手脚关节僵死。起初兄弟大感迷惑,后来经过详尽的检查,方发现问题所在。”

“你发现了什么?毒王问。

“他们的小腿,皆有被蛇咬的两个齿孔,皮肤虽已恢复原状,但是齿孔并没有完全愈合。这是蛇郎君的杰作,制督穴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,令人变成白痴的是蛇毒。如果蛇郎君真死了,难道是他的鬼魂从坟里爬出来祟人吗?”

“哎呀!毒王脱口叱“你怎么啦!毒无常问。

“我记起来了,詹二爷是蛇郎君的唯一知交,蛇郎君在江湖人缘并不佳,但知交好友死了,至少也该替好友料理料理后事。

北窝港蛇郎君的坟墓位洪山洼下,一丘荒坟一块未刻立墓者具名的石碉,草草了事是何道理?难道说,詹二爷希望好友永世不得翻身?那地方根本不适于埋葬人的。咱们上了詹二爷的当了!”

毒无常冷冷一笑说:“如果周小辈找到了蛇郎君,你们还能等他寿终正寝吗?他年轻得很呢。诸位,要不要在下助诸位一臂……”

毕夫子向一名中年人挥手,斩钉截铁他说:“去通知后面的人,咱们回和州找他。”

“兄弟先前往探消息如何?毒无常自告奋勇。

“那就有劳隆兄了。”毕夫子客气他说。

“好说好说,这件事在下也有份。”

“晚上咱们在詹家会合,白天咱们不能在城内活动。隆兄知道峨嵋山詹家吗?”毒王问。

“一问便知,不劳百里兄耽心的。那么,在下就先走一步了。”毒无常说,立即告辞动身。

一个脸色姜黄,花白头发抗了一个道士髻的老人伸手虚拦,皮知肉不笑的以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隆老兄,咱们结伴同行,彼此之间也有个照应,而且在下认识那周小辈,你说如何?”

“你老兄是……”

“在下姓张,张大为,与隆兄同行,也许会大有作为。”

“是真名号吗?”毒无常追问。

“有关系吗?姓名仅是一种记号,天下间姓张的人很多,你老兄叫我张大为也没有什么不便吧?”

“也好,咱们走吧!毒元常欣然同意了。

他想能和顺天王定在一起的人,决不会是庸手,多一个高手结伴。总比一个人冒险乱问好得多。

回路上碰见了姬老庄主一行十二名男女。

张大为昂然而过,毒无常仅仅瞥了他们众人一眼,并不知姬老庄主一群人的底细,也未介意。

半个时辰后,前面出现一座三家村。

在路旁的茶亭中,一个其貌不扬的老人,正在亭中用茶碗喝茶,似乎有点耳背,并未听到接近茶亭的脚步胄。

张大为在毒无常的耳畔低声的嘀咕了几句话,直向茶亭走去。

蓦地伸手轻拍喝茶老人的肩膀,冷冷地问道:“老门子,你怎么在此地呢?”

那是詹二爷府上看门的老门子。

他脸上一无表情,爱理不理的放下茶碗,有气元力地问:“大爷,老汉不认识你,大爷有何贵干?”

“我却认识你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詹二爷搬到街上去住了,你怎么不在山下的别墅看家?”张大为问。

“哦!山下的别墅已经不敢再派人看守了,敝主人被一群凶神恶煞吓破了胆,那地方不能再住了。老汉在詹家过了大半辈子,现在二爷已用不着老汉了,昨天回老家看看亲友,今天赶回城向二爷辞工,老家田里的收成还好,老汉真该回家过几年平安日子了。”

“哦!你要回城?詹家的别墅已经没有人住了?”

“是的,詹二爷说打算卖掉算了。”

“记得你家二爷住在巢湖的朋友宰父卓超吗?”

“哦!记得,宰父大爷去逝的消息传来,我家二爷便亲自赶往北窝港善后,来回整整花了半个月呢。”

“那次你也随詹二爷去巢湖,为宰父卓超料理后事?”

“哦!没有,老汉只知道看门,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和州的百里以内,再说去了也帮不上忙。”

“你对宰父卓超这个人,知道得多少?”

“老汉只见过几次面,一年中他来作客不会超过两天。那是一个很不好说话的人,一来就躲在二爷的葯室足不出户。真正说来,老汉对他可说一无所知。你知道打听宾客的底细,那是不应该的不忠行为,老汉是一个本份的人,从不过问看门以外的事。”

“那么,只有詹二爷知道宰父卓超的一切了。”

“是的。”老门子显得不愿多说,语气懒洋洋地。

“你要走了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詹二爷的家在北大街附近,那是他以前行医的店面吧?”

“是的,昨天老汉告假时,听二爷造要到乡下躲几天,街上不一定安全,占据别墅的那些人,都是可以高来高去的杀人放火大盗。躲到乡下去比较安全些。”老门子话兴又来了,虽然语气仍是冷淡无力。

张大为堆下笑,笑得邪邪地,说:“不错,到乡下去躲一些时日比较安全,乡下在何处?”

“在千秋涧旧斗门附近。二爷祖上在那儿买了地,那时历湖和鄂湖水涸,斗门废塌了,官府辟田政领。但那儿地势低,每年春夏之间皆闹水灾,二爷一直就很少过问祖宅的事,那地方很清静,避风头的确是好地方。”

“你知道祖宅的所在地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老门子直摇头:“没有去过,要走上一二十里,来回要一天工夫,连二爷也很少去。”

张大为向毒无常打眼邑示意,然后又向老门子说道:“该走了吧!我们也要进城,一起走吧。”

老门子向亭左不远的三家村一指,拒绝道:“两位请先走吧,老汉还要等人。李家的小虎是东街杨家的长工,老汉等他一起走,在路上他可以扶我一把。唉!人老了,也就不中用了,走不了二三里就上气接不了下气的,路上没有人照应是不行的。”

张大为不再多留,谐毒无常动身。

毒元常一面走,一面说道:“张兄,在下认为把人带走乃是。

上策,虽说他什么都显得不懂。”

“隆老兄,带一个老朽,岂不耽误脚程?万一他在人多处一叫嚷,咱们岂不落了嫌疑?你放心,后面的人大部分皆认识老门子,毕夫子不会放过他的。”

“哦!毕夫子真是顺天王?”

“他是与不是与你何干?张大为正色间。

“张兄,在下不在乎你们是谁,也不在乎你们要做些什么,但树大招风,你们亮身份到处乱问,会出批漏的,江湖人对你们这些打江山的好汉敬鬼神而远之……”

“那你为何又与咱们合作?”

“在下要的是周小辈,这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呵呵……”

毒无常用一阵大笑结束不愉快的话题。

张大为也嘿嘿阴笑,说:“你口说不在乎,其实心里并不是没有顾忌。告诉你,如果你害怕,离开咱们远一点,以免遭了鱼池之灾。咱们并不想到处招摇。几乎没有任何人知道咱们的下落后官府也把顺天王忘了。城门。再也见不到悬赏追缉的榜文。”

“而现在你们竟公然亮名号,是何用意?”

“那也是万不得已的事,江西之行,周小辈恨重如山,被他查出了咱们的底细,走漏了风声。宁王志大才疏,李天师胆小如鼠,竟然食言毁约,严禁咱们进入江西以免碍他的事。最后诱擒周小辈的大计,因李天师的介人而功败垂成。咱们的出现,吸引了各地方人士的注意,可说目的已经达到了,以进为退,事非得已的。”

“这么说来,你们是有意张扬,另有图谋了。”

“不……不谈这些,赶路要紧。”张大为掩饰他说,已发觉自己失言。

永旭与冷魅住在西大街的悦来客店里,午间至食厅进膳。食厅内食客众多,两问门面的店堂几乎座元虚席。

两人在窗角一桌进食,永旭突然低声道:“右面第六桌那位食客,你看像不像詹二爷家的老门子?不要盯着他看。”

“是他,错不了。”冷魅说。

老门子与三位食客占一桌,各自叫了简单的饭菜埋头进食,神情木然死样怪气,与那天在门外挡驾的神态并无多少不同。

“怪事,他为何不在詹家进食?詹家在北大街,他怎会跑到西大街客店的食厅来进食?似乎不合情理。”永旭喃喃他说。

“也许詹家离开峨嵋山别墅之后,迁回街上自己不起伙吧。”

冷魅提出解释。

“理由不够充分,詹家一门三十六口,不起伙怎成?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不必管詹家的事了,永旭,你今后有何打算?赶走银剑应奎弄巧反拙,毕夫子失去了耳目,我们也失去了追查的线索,显然这银剑应奎怕死鬼,把顺天王逃匿此地的消息太早传出,打草惊蛇让顺天王溜掉了。”

“他会回头找我的,风声一过他就会回来,他知道我不放过他,他也不会轻易地放过我的。”

“他已经明白的示怯,怎敢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 沼泽古宅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