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13章 追踪无常

作者:云中岳

太平府是南京上游的第一座大埠,也是南京各项物资的供应站,附近市面之繁荣自不待言。

码头城外一带商业区设有不少栈房,靠北端一座规模不大的栈内,这几天似乎并不忙碌。已是申牌时分,货物进出栈已经接近饱和,伙计们正陆陆续续散去。

人都走了,栈房管事正在收拾柜面,里面转出一位彪形大汉,匆匆走近低声说:“谭管事,毒无常并未接近递运所陆站,显然无意在本区逗留,眼线可否撤回?”

谭管事是个鹰图勾鼻,身材高瘦的中年人,虽然穿了一袭青袍显得文质彬彬,但流露在外的阴沉刻薄神态,颇令人深怀戒心。

谭管事阴森的目光,冷冷的注视着禀事的大汉,不言不动目不稍瞬。

大汉被对方的眼神所迫,情不自禁低下了头,退了一步,语声显得极为不稳定:“属下只是认为,对……对一个经过此地的江……江湖浪人,似乎没……没有特别注意的必要……”

谭管事冷哼一声,语气奇冷:“毒无常名列三残,你认为他是普通江湖浪人,你又是什么来历的大庙菩萨?”

大汉打一冷战,不敢回答。

“而且……”谭管事继续发话:“他在和州与顺天王合伙联手,那就是与李天师公然作对,你能掉以轻心?”

“属下错……错了。”大汉乖乖认错。

“当然,按常情,他不会找上我们,也不会替咱们带来麻烦,但小心撑得万年船,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谁敢保证他不来生事?”

“属下认为,干脆把他收拾了,以免后患。”大汉提出建议。

“陆站的管二爷怎么说!”

“管二爷也觉得这老毒鬼很讨厌,在本地耽了一天,闭门不出,躲在客店里不知有何图谋,管二爷说不喜欢这种难以控制的形势。”

“我也不喜欢,但不能采取行动,免得露出行藏,本站不可多管闲事,只负责传递信息。”

“是的,这本来就不是咱们份内的事。”大汉恭敬地说,神态卑谦。

“所以,你不必乱出主意。”

“属下遵命。”

“暗桩眼线不但不可撤回,而且要加强警戒,直到老毒鬼离境为止。”

“是的,属下今晚多派几个人出去。”

后面找房日突然出现一个黑影,嘿嘿阴笑向前迈步,背着手一步步接近。

谭管事大吃一惊,脸色大变,手一抄,从柜下抽出一个提货物的手钩,骇然纵出柜外,身手矫捷,反应超人,一到柜外便将袍袂拉起塞在腰带上。

大汉更是大惊失色,脱口叫:“毒无常!”

毒无常两手空空,身上似乎没带任何兵刃。在詹家祖宅,老毒鬼被蛇郎君捉住,身上的兵刀与毒物,已被蛇郎君搜光了。

谭管事总算相当镇静,戒备着问:“毒无常,你是怎样找来的?”

双方相距约丈一二,毒无常泰然止步。

谭管事一面说话发问,一面功行手钩,打算伺机扑上,先把老毒鬼毙了。

岂知毒无常已看破他的心意,摇手阴笑说:“姓谭的,如果你打笨主意动手动脚,那么,后果完全由你负责。老夫已经来了许久,你们的人都走光了,现在只剩下你们两人,老夫不希望你们出意外。”

“你想怎样?”谭管事沉声问,色厉内荏。

“不想怎样。呵呵!你阁下曾经说过,对付过往的江湖人,不是你们份内的事。”

“本来就如此。”

“所以老夫不想与你为难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有两件事与你谭老兄商量。”

“你说说看。”

“其一,老夫在和州出了意外,大概你已经知道了,目下需要一点盘缠。”

“你要多少?”

“你知道,我毒无常不是落难的江湖浪汉,从不靠小气鬼施舍。”毒无常伸出右手五指:“五百两,折市价算金子,不到一百两,小意思。”

“小意思?”谭管事几乎跳起来叫:“天杀的!你是狮子大开口,我这水路秘站,一个月的全部开销,上面也只拨一百六十两

“但你自己拥有三艘私船,每月可足赚三百两以上。”毒无常沉下脸说:“谭老兄,你不必向我哭穷。宁王府在太平府有水陆两处急报站,你这水站油水最多,要是靠上面拨下的一百六十两经费,你岂不是要喝西北风?四艘快船共三十六名快桨手,每人月饷十两,也要三百六十两开销,除非叫你一妻两妾出去赚外快,不然哪能支撑下去?”

“闭上你的臭嘴!”谭管事厉声咒骂:“老狗!你说的不是人话。”

“老夫说错了吗?”毒无常狞笑着说。“老夫已经替你算过了,你有三艘两百石的货船,一个月每艘可以跑一越南京,除掉一切开销,来回可赚两百两银子,三艘船是六百两,提出两百两作秘站的补助开销,一百两作为奖金,你净赚三百两养一妻二妾,一个月花不了一百两。你在此地耽了一年零八个月,财源滚滚。替南昌宁王府办事有个最大的好处,就是只要不误事,如何不择手段去赚钱,宁王府从不过问,即使是打家劫舍掳人勒索,也是正当的行为,谭老兄,五百两银子你还心疼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老夫为何如此详细是不是?这就是朋友多的好处了,你以为老夫真是闲得无聊,乖乖在客栈躲了一天?”

“好吧!在下答应你,你到我家里去拿。”谭管事恨恨地说。

“抱歉得很,你府上因为女人多,怕戴绿帽子,所以设下了不少防范偷香贼的机关埋伏。我毒无常疑心大,作事的宗旨是宁叫我负天下人,不愿天下人负我,万一认为你老兄不够朋友,疑心一发便先下手为强,可能毒死府上不少人,却一文钱也弄不到手,岂不是冤哉枉也!你可以叫这位心腹仁兄回去拿,千万注意,他如果不忠于你,吐露什么口风,那么你将是一个连蛆虫都不敢吃的死人。”说着向大汉一指。

谭管事打一冷战,向大汉说:“你走一趟,带一百两金子来,少多嘴!”

大汉应喏一声,狼狈地走了。

毒无常嘿嘿阴笑,在对面的长凳落坐,说:“谭老兄,谢谢,你很大方,金子的黑市价是一比六五,老夫谢谢你多给的一百五十两银子,你慷慨,我也不小气,先给你一粒解毒丹。”

丹丸抛到,谭管事接住惊问:“你……你在谭某身上弄了手脚?”

“是的,老夫来了半个时辰,就隐身在阁下左近,老夫做事以稳健享誉江湖,不做没有把握的事。”

“谭某算是栽在你手中了。”谭管事咬牙说。

“好说好说,栽在我毒无常手中不算丢人,谁不知毒无常残忍恶毒?今天没毒死你一个人,你该感谢老夫才是。”

“谭某不是大量的人。”

“呵呵!你会向宁王府呈报受辱的经过,宁王府便会出动高手向老夫报复?你很聪明,你不会这样做。”

“哼!谭某……”

“你不要呼,你心里有数,如果宁王府查出你贪生怕死以一百两金子济敌,你还能耽在太平府吗?我毒无常与顺天王联手合作,江湖朋友知者多多,老夫不至尊府打扰,用意就是替你留一条脱罪的后路,你明白吗?”

谭管事完全屈服了,叹口气说:“老狗,你赢了。”

“夸奖夸奖,第二件事是……”

“老天爷!还有第二件事?你……”

“呵呵!老夫一开始就挑明了说两件事。”

“你……你说吧。

“第二件事对你有利,不影响你在宁王府的地位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四天前,浊世狂客经过贵地,老夫要他的行踪去向,不要说你不知道。”

“你为何不到庆春坊他的秘站去问,那是他搜捕叛逃弟子辛文昭的行动站。”

“你算了吧!那鬼秘站半个月前就撤掉了。”

“浊世狂客根本没经过此地。”谭管事说:“你是个消息灵通的老江湖,也相信乌江镇江滨的决斗谣传?”

“信不信是老夫的事。”

“那五个人中,不但没有浊世狂客,也没有大小罗天的弟子,虽然那位仁兄的长相有点像浊世狂客,而且大摇大摆招摇,在酒楼自称江庄主。”

“你亲眼见过?”

“李天师的手谕早已传到,要各地禀报浊世狂客的行踪,在下怎能不亲自侦查?”

“那他们是何来路?”

“不知道,消息说他们已消失在九华山,你自己去查好了。”

“你确知他不是浊世狂客?”

“在下于宁王府耽了六年,曾经在宁王府见过多次他的庐山真面目,也曾经随天师到过大小罗天,难道就分辨不清他是不是浊世狂客?你把谭某低估了,阁下。”

“我完全明白了。”毒无常自言自语。

“你明白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“你为何要找法世狂客?”

“想知道江滨决斗的真相。”毒无常懒洋洋地说:“你知道,老夫想利用顺天王向神龙浪子报杀徒之恨,江庄主杀了顺天王,不啻绝了老夫的希望,我不找他,找谁?”

“你……你不是浊世狂客的敌手。”

“不见得。”毒无常傲然地说:“也许,他的功力比老夫深厚,但老夫的毒,足以送他下地狱。”

“那你就去追他吧!还来得及。”

“那是当然,追上去就知道真假了。”毒无常欣然说:“九华山老夫熟得很,他们藏不住的。”

“不是浊世狂客,你也要追?”

“他们是从乌江镇过来的人,至少与江滨决斗的事有关,老夫必须从他们口中,查出决斗的真相,他们是唯一的线索,怎能不追?”

“有人说他派人冒充他的身份,故意通人九华山,吸引江湖朋友的注意,暗中带了弟子潜返大小罗天准备东山再起,你如果真要追,走九华山不如去大小罗天。”

“老夫两处地方都去。”

毒无常阴笑着说,眼神中露出莫测玄机。

入暮时分,毒无常出现在各处葯店,每一家买一两味葯,准备提炼毒剂。

次日一早,他毫无顾忌地沿官道南行。

谭管事派来跟踪的人,跟了十余里方宽心地返城禀报,认为老毒鬼的确南下追踪浊世狂客去了。

毒无常人老成精,摆脱了跟踪的人,绕道走向江边,沿江而行,在一处江弯弄到一条没有看守的小渔舟,沿江下放悄然溜走。

毒无常的小渔舟没有舱,而且得亲自操桨,为免被岸上的人看到,因此在江心行驶,接近上行的航道。

北上的官道有时靠近江岸,沿岸行驶很可能被人看到。

他躲得了岸上的人,却落在上航小乌篷船上旅客的眼中,小渔舟从江心下放,当然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。

他却没有留意小乌篷船上的人,因为江面宽阔,双方距离约半里左右,按理小乌篷船上的人也看不清他的面貌。

人暮时分,渔舟在江宁镇南面的僻静处靠岸,弄沉小渔舟,老毒鬼踏着轻快的步伐,觅路东行。

溧水县西南五六里,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山,叫小茅山,也称块山,因为往昔这里曾经出产玉石。

山西南约两三里,另一座小山叫竹山。

两山之间,丘陵地竹木茂盛,中间建了一座颇为气派的庄院,那就是本城富绅桑三爷桑正雄的瑞桑庄。

桑三爷喜爱桑树,理由是他姓桑。

庄内栽了无数桑树,有些老桑已有二三十年树龄,老态龙钟古意盎然,由于照料得好,居然看不见老枯的枝叶。

瑞桑庄在地方固然颇富盛名,桑三爷更是本城的大善人,城中有宅院,小茅山附近有良田数百顷,为人慷慨,修桥补路从不后人,颇获地方人士的尊敬。

平时,桑三爷很少在城中的宅院住宿,除非城中士绅有红白喜事需要应酬,好在瑞桑庄距城仅六七里,乘轿往来十分方便。

桑三爷年已半百出头,但脸团团红光满面,外表像个三十余岁的壮年人,有钱人保养得好,并不足怪。

桑三爷有一妻一妾,膝下有一儿两女,媳妇很争气,一连生下两个胖娃娃,目前一个六岁,一个四龄。

桑三爷真是个有福的人,家财日增,子孙繁旺。

长女已在三年前出阁。次女闺名玉燕,年方十五,正在物色如意郎君。

桑三爷为人一团和气,但少庄主桑世伟,却与乃父完全不同,平时出门不喜乘轿,鲜衣怒马神气万分,与人打交道一言不合,便会火冒三丈用马鞭打人,身材生得健壮如牛,力大无比,发起威来真令人害怕。

“那些种他们田地的佃户,怕定了这位大少爷少庄主。

那位已出嫁的长女,未出嫁前也是一个暴君,那些丫环使女,经常会被她打得昏头转向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 追踪无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