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14章 仇家情侣

作者:云中岳

冷魅猜得不错,毒无常已经到了瑞桑庄附近。

毒无常人地生疏,逃的三个人地形熟,而且是分散逃走了,追来追去,老毒鬼钉住了飞叉太保,其他两个人追丢了。

飞又太保轻功不弱于老毒鬼,而且逃命的人,通常要比追的人快些,轻功相等,逃的人要占些少便宜。

追至湖滨,毒无常在四五丈后跟不上了,飞又太保往湖里一跳,向浩瀚的湖心泅水而适。

毒无常水性差劲,只好望湖兴叹,最后乖乖走路,觅路奔回傈水城。

老毒鬼并不急于赶路,他有自知之明,自己地生疏,而逃掉的两个人,必定比他先到瑞桑庄。

让绝笔生花有所准备虽然对他不利,但杀了三家村那许多党羽,该可收到杀鸡儆猴之效,谅绝笔生花没有胆量与他正面冲突,也没有以暴露身份的危险与他公然结算的勇气,反正胜算在握,赶不赶路无关宏旨。

申牌左右,老毒鬼出现在瑞桑庄高大的院门外,在两名壮汉的虎视眈敢下,大刺刺地打量院门的情势。

院门开处,红光满面但笑容已敛的桑三爷,大踏步迎上,神色不友好。身后,门神似的贾、路两位护院佩剑相随。

那贾师父杀气腾腾,咬牙切齿狞恶已极。

贾师父的相貌,与飞刀贾相差不远,一看便知道必是飞刀贾的兄长,难怪杀气腾腾恨极怒极。

毒无常嘿嘿阴笑,一步步向后退,说:“桑三爷,咱们到城里谈谈。”

桑三爷笑了,脸上涌现出和蔼的笑容,说:“怎么?大名鼎鼎的毒无常,竟然示怯一步步后退,异数异数。在下是专门迎客,阁下为何过门而不人?请啦!瑞桑庄的庄门,不是专为阁下而开吗?”

毒无常人老成精,呵呵怪笑道:“老夫杀了阁下那么多人,你以为老夫会蠢得进庄去叨扰你一顿酒菜?”

“你不是已经来了吗?”

“你那鬼庄子机关重重,因此老夫希望你那些弟兄,把你请出来谈谈,岂知你那些弟兄真难说话,老夫被迫大开杀戒,这不能怪老夫。”

“哦!似乎倒是我那些弟兄的不是了。”

“当然,三爷,老夫要加快脚程了。”

桑三爷哼了一声,止步说:“毒无常,咱们江湖上见。”

“你不来?”毒无常也止步问。

“在下请你人庄谈,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,老夫把消息传出,不久之后,你这瑞桑庄就会易主了,是不是?”

桑三爷仰天狂笑,说:“毒无常,就凭你只口独香在外面胡说八道,就会有人相信保水县的士绅桑三爷,是宇内三大神秘剧贼之一的绝笔生花商世杰?”

“只有白痴才不相信,当然,我毒无常自会设法令他们相信,你知道,江湖上管闲事的人很多,即使是捕风捉影鸡毛蒜皮的事,也会有人慎重其事查个水落石出,而阁下是经不起查的,虽则你自以为可以一手遮天,”

“那就去设法令他们相信吧!”桑三爷说,作势转身慾人。

毒无常桀桀怪笑说:“我敢保证你十天半月之内,便会有不少好奇的江湖豪杰前来窥探打听求证。然后是官府的鹰爪闻风而来,瑞桑庄将风声鹤唤,草木皆兵。尤其是江南第一名捕南京鬼见愁俞瑞,那位仁兄可真是精明干练经验丰富的高手名家,岂止是鬼见愁?连神见了他都怕。”

桑三爷倏然转身,沉声问:“毒无常,你何不打开天窗说完话?你为何而来?”

“这才像话。”毒无常说。

“你说吧!看商某是否担待得起。”桑三爷向前举步。

“不要过来,我是很小心的。”毒无常举起手杖:“你绝笔生花艺臻化境,论真才实学,我毒无常甘拜下风,因为我不能毒死你,你死了我岂不是白忙了一场?所以你最好不要近身死缠。”

“说了半天,你还没说出所为何来,总不会是勒索吧?”桑三爷不得不止步:“你毒无常不是一个勒索的人。”

“不错,但偶或也勒索一二。”

“你也想勒索我!”

“不,老夫行囊已丰,无需勒索,早些天在太平府,向宁王府的水路急报站勒索了一大笔金银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向阁下讨一些消息。”

“你说说看。”

“你认识天台挹秀山庄姬家父子?”

桑三爷一怔,瞪视着阴笑着的毒无常,眼神完全变了,变得凶狠、阴森、怨毒。

毒无常打一冷战,悚然而惊,不由心中暗叫:“好慑人心魄的怨毒眼神!

“你说什么?”桑三爷阴森森地问。

“老夫说的话清楚得很,”

“你不知道天台姬家是白道人士?”

毒无常哈哈狂笑,笑完说:“老夫只要知道你是否与他有交情?”

“胡说八道……”

“算了,桑三爷。”毒无常轻拂着手杖,鹰目捕捉对方的眼神变化:“上次魔邪九华大会,姬家父子成为宁王府的奇兵,可惜不但没有发生作用,姬家反而被李天师逐出宁王府,内情你该比老夫清楚。”

“在下该清楚吗?”

“当然,因为与阁下有切身的关连,娘家父子至九华,不走徽州而走南京,远绕了好几百里,其中内情知者不多,但不多并不是无人知悉。”

“在下就不知道。”

“算了吧!阁下。姬家父子藉口护送学舍夫子毕夫子夫妇游历,所走的路线与明暗中落脚的所在,老夫皆打听得一清二楚。他们在溧阳耽了半天,在溧水逗留一天两夜,当夜就在贵庄出人,二更正来,四更未出,对不对?”

“你大概是见了鬼了。”

毒无常语气极为肯定地说:“可是目击的人说得有凭有据,当然老夫不能告诉你他是什么人。老夫不管你们之间,有些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内情,只希望阁下坦诚相告,那毕夫子夫妇是不是顺天王。早些天和州出了一些怪事,结果是神龙浪子被暗算中毒而死,毕夫子暴露了顺天王的身份,最后传出顺天王与浊世狂客在乌江镇江滨午夜决斗,尸沉江底的消息。”

“不错,这些事在下听说过,发生在邻近的大事,在下不能说不知。”桑三爷冷冷地说:“至于毕夫子是不是顺天王,恐怕没有人能答复你。”

“你就能答复,除非你要隐瞒什么。桑三爷,华夫子与姬家父子,早些天是否由贵地经过?希望诚告他们的去向,老夫务必要找到他们,证实一些事。”

“在下一概否认你所说的事,桑某既不认识毕夫子,更不认识什么顺天王,也不认识姬家父子。”

“这就是你的全部答复。”

“你为何要找他们?你不是在和州与他们合作吗?”桑三爷不直接答复,转变话锋反问。

“老夫为人残忍阴毒,睚眦必报。不是甘心受人利用的人。”毒无常大声说,神情激奋:“不错,老夫曾经与他们合作,没料到反而被他们利用了。那天老夫替他们办事,不幸落在对头手中,好不容易逃得性命,他们却丢下老夫溜之大吉。”

“你要报杀徒之恨,神龙浪子死了,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!”

“你怎知老夫要报杀徒之恨?嗯!只有一个可能,阁下。”

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“这说明毕夫子已经来过了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

“这证明神龙浪子已中毒而死的消息,很可能是顺天王的另一条诡计,利用老夫作为证人,老夫如不查个水落石出,绝不罢手。”毒无常咬牙说:“现在,我再问你一声,你知不知道他们的下落?”

“毒无常,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。”桑三爷仍然避免回答正题:“你既然知道我绝笔生花的底细,竟然没将商某看在眼下,先杀了在下隐身石臼湖的弟兄二十余人之多,复登门威胁在下强讨江湖隐秘,你未必太狂妄得令人发指,把商某看成可任意宰割的可怜虫。毒无常,你知三爷我的打算吗?”

“你能有什么打算?”毒无常问。

“三爷这份家业,算得了什么?商某年方半百,再花十年工夫,重建基业并非难事,因此,你必须偿我那些弟兄的命,你明白吗?”

“哈哈!少吹大气了,你们谁近得了我毒无常?”毒无常怪笑,状极得意:“老夫如果没有把握,岂可前来胁迫你供给消息?好,你不肯合作,咱们走着瞧,老夫暂且告辞,后会有期。”

“哈哈!你走得了?”桑三爷也怪笑着问。

“老夫要来就来,要走就走。”

“你走走看。”

毒无常警觉地转首回顾,吃了一惊,猛地一声怪叫,向斜后方飞跃三丈,轻功之佳,令人悚然惊心。

原来他发现身后四五丈,幽灵似的出现三名大汉,每人右手有一支标枪,左手有四枚之多。

后右侧方脱身,该是安全地带,二十余步外路旁的竹林,正是隐身遁走的好地方,但身形一着地,他骇然止步。

竹林内,踱出两个男女,男的英俊魁伟,女的貌美如花。男的彤弓已经拉满,狼牙箭在弦即将发射。

女的年约十七八,隆胸细腰,一身黛绿劲装,衬得胴体凹凸分明,美得令人屏息,魁一的缺憾是凤眼太过冷厉,眼神如利剑,令人不敢逼视,女孩子这种眼神,足以令男孩子退避三舍,在她眼下抬不起头来。

她手中,握了一根唬人的长家伙,丈八鞭。

鞭乌光闪闪,在她手中绕了四团,尖端细如小指,带了三根两寸长的黑丝穗,两丈外足以将人抽倒。

“你来吧!我在等你。”英俊的年轻人阴森森地说,矢尖指向毒无常的胸腹:“我不信你能闪得比箭还快,我这把三石弓在百步内,箭跑得比声音快,你能快得过声音吗?试试啦!”

毒无常心中一寒,知道已落人重围,估计错误,今天大事不妙,扭转身形以身右向敌,右手的手杖护住身躯,沉声问:“你是谁?你……”

“区区商伟,目下的姓名是桑世伟。由于名中有一世字,因此没有人怀疑家父的真姓名。”

“令尊的真姓名是商世杰,难怪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,世间岂有父子同辈之理?这种手段果然高明。”

毒无常有意拖延时间,希望等天黑脱身。

“把你的外衣脱掉丢下,弃掉百宝囊,手杖先丢过来。”商世伟说。

“你想要老夫投降?”

“是的,家父要从你口中,证实一些事。”

“你少作梦……”毒无常沉喝,突然向下一伏。

老天爷保佑,身侧恰好有一个土坑,方圆约丈余,深有两尺,好像是天雨后积水的地方。

箭从他上空呼啸而过,危机间不容发。

他像一头怒豹一般,贴地飞扑而上。不能让商伟搭上第二枝箭,他得拚老命扑上拉近距离。

糟了!

乌光疾闪,啸风声惊心动魄,叭一声响,背部左琵琶骨挨了一鞭,令他气血翻腾,沉重的打击力道,把他斜冲的身躯打得向下一沉,胸腹着地。

他反应超人,忍痛手脚一拍一拨,人向前贴地窜出。

“叭叭!”又挨了两鞭,一中腰背一中左膀。

他强忍痛楚,奋身急退。

对方的确怕他的奇毒,不敢再发招,因为双方已拉近至一丈五六了,两人疾退进竹林,一闪不见。

身旁是几株灌木,高有丈余,他疾滚而入,到了树丛下,老鼠般向内一钻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桑三爷的狂笑声入耳。

他到了树丛后,心中暗暗叫苦。

后面是一片三四亩大的草坪,坪前面就是大路,向两边瞧,庄门前茂盛的桑林,远在百余步外,绝难逃至桑林,利用桑林脱身。

他倒抽了一口凉气,心中狂叫:“一时大意轻敌,天绝我也!”

他后悔已来不及了,估计错误,自陷死境。

他以为绝笔生花必定因党羽死伤净尽而心中害怕,毒无常的威名也足以令绝笔生花丧胆,为了保全基业,绝笔生花不敢不委曲求全,在胁迫下低头就范。可是,他完全料错了,他以为绝笔生花的真才实学并无惊人之处,绝不敢在奇毒之下冒险反抗。其实,绝笔生花的武功比他高明得多,而且事先得到逃回人的示警,并不畏惧他的奇毒。

他毒无常的名号,也唬不住绝笔生花。

更糟的是,他不该一时激忿,杀了绝笔生花二十余名弟兄。

原来以为绝笔生花绝不肯放弃此地的基业,必定和他妥协屈眼。却没料到绝笔生花根本不在乎基业,发了狠布下了天罗地网等他前来送死。

“刷!”一声响,枝叶摇动,一支标枪破空射到,插入他身右的树干下,距体不足半尺。

“毒无常,你希望被钉死在树下吗?”绝笔生花的叫声传到:“你也算是江湖名人之一,死也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 仇家情侣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