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02章 麇集追索

作者:云中岳

一行人登上了山坡,下面出现了两个青袍人,不疾不徐向上跟,保持百十步的距离。

其中一个青袍人大笑道:“飞龙寨主,在下明白你们登山离开道路的原因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飞龙寨主示意众人继续向上走,自己止步向下瞧,脸色一变,哼了一声说:“原来是三暴和三残,九大杀星中敬陪末座的两位仁兄,难怪敢在郑某面前大呼小叫。”

三邪三暴三残,九个人合称九大杀星。

三暴最后一暴是山魈刘凯,手中的双股猎叉重有四十八斤,三残的最后一残是天狼雍良,六尺长的狼牙棒也是重家伙。

两个杀星相貌皆奇丑无比,高大健壮像两头大猩猩。山魈刘凯肩上倒扛着双股叉,一面走一面说:“刘某与雍老兄虽然在九大杀星中敬陪末座,但并不以此为耻,至少比你这吃黑饭坐地分赃的阴险老贼光彩些。同时,我们俩也不至于像你一样做个胆小鬼,死了一两个人,就吓得逃到山顶上去等死。”

“你两人不是胆小鬼吗?”飞龙寨主问。

“胆小就不会来追阁下了。”

飞龙寨主狂笑道:“很好很好,在下立即可以证明你们是胆小鬼,哈哈哈!郑某等你们联手合攻,不敢公然搏斗的人就是胆小鬼,上来吧!”

山越刘凯与天狼雍良继续向上走。

山魈刘凯笑道:“姓郑的,可惜咱们身份低,还轮不到咱们与你搏斗,反正有人要找你,你等着好了!”

“谁要找我?”飞龙寨主问。

“就在你后面的岗顶上。”

飞龙寨主扭头上,吃了一惊,他的人抬了永旭向上走,距岗顶还有五六十步,而岗顶的茅草中,接二连三站起不少男女。

“先退回来。”他向同伴急叫。

岗顶的人他大半认识,夺命飞锤曾盛、酆都六鬼、一位美姑娘是姬少庄主的女儿姬惠、和侍女小望。

他不认识姬惠,更不认识侍女小经。

但是,两女所立的中间位置,已经明白的表示了她们的身份地位,比其他人都高,定然不是等闲人物。

同伴们退下来了,放下永旭和两具尸体,立即列阵。

永旭像是昏迷不醒,但脸色已逐渐恢复了正常,高烧已渐渐下降,谁也没有留意到他是死是活。

山魈与天狼已接近至二十步内。

上面,姬惠带着人正徐徐向下走。

飞龙寨主心中暗凛p向中年人低声道:“你们不可妄动,看稳周小辈,必要时背了他突围。在寇十五郎赶到之前,尽量拖时间。”

中年人将剑挪至趁手处,低声道:“这些人都不是首脑人物,最好能一举将他们消灭,如果拖到他们的首脑人物到达,咱们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分一半人急袭,速战速决。”

“不行,这反而会引起他们群起而攻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会对付他们,你看好周小辈就是。”飞龙寨主断然拒绝,要用自己的方法解除目前的困境。

姬惠并不下令围攻,双方距离二十步左右列阵。

飞龙寨主狠狠地注视着神色肃穆的姬惠,心中疑云大起,这花朵般的大姑娘,怎么看也不像身怀绝技的人。

他本是个好色之徒,而姬惠却又美艳如花,看得他心痒痒的。

一看两看之后,精神和肉体皆起了变化,脸上威猛暴庚的神色逐渐改变,怪眼中低人的厉光变成慾焰增火。

“呵呵!姑娘的身份地位似乎甚高,请问芳名,本离主认为周小辈的事,并不是不可商量。”

飞龙寨主满脸婬笑着,表面上并无敌意。

姬惠嫣然一笑,这一笑媚极艳极,大有搔首弄姿之嫌,但风度甚佳,说:“不必问本姑娘来历,无此必要。”

“姑娘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是江湖一霸,雄才大略,心狠手辣,而且爱财贪鄙,但倒还尊重江湖道义。”

“好说好说,姑娘既然这么清楚郑某的为人,那就更好说话啦!彼此了解性格是十分重要的。”

“南昌宁王府李天师的手下,有几个得力的爪牙,是阁下的好朋友,这次你又接受了妖道的一份重礼,要求你帮助他擒周永旭。因此,你不惜倾巢而出,虽先后受到不算小的损失,仍然坚决地不惜代价,替妖道尽力,相当够情义。”

“得人钱财,与人消灾,这是江湖上的金科玉律,郑某当然遵守信诺,也是郑某处世的态度。”

“哦:处世的态度不是不可改变的。据本姑娘所知,黎主改变态度的前例,似乎次数不算少,不错吧?”姬惠的辞锋逐渐的变得锋利尖刻,但神态并未有丝毫的改变,脸上的甜笑始终保持。

“呵呵!姑娘在郑某的身上,似乎花费了不少的工夫,真是荣幸之至。”飞龙寨主强笑着说。

一郑寨主,阁下改变态度的事,既然已经有前例可循,本姑娘倒希望阁下能循例再改变一次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把周永旭转交给我。”姬惠的话简单明了。

飞龙寨主抚须微笑,一双怪眼不住的在姬惠浑身上下打转,目光停留的焦点,是姬惠形成美妙曲线的酥胸,说:“姑娘,你的话相当动听,但是也令本寨主感到很为难,因为……”

“阁下为何感到为难?”

“改变态度必须有足以改变的条件……”

“条件皆已具备,问题是阁下是否看得明白?”

“郑某看不出。姑娘,你是条件之一?呵呵!顺天王派你来谈条件,他真具有真知灼见。”

姬惠并不因此而发怒,笑笑道:“阁下贪财好色,江湖朋友谁不知道?你听说过灵狐郭慧娘?”

一听说过,艳名四播,人间尤物,号称江湖第一美人,花中魁首。”

“本姑娘已商得郭姑娘的同意,她答应本姑娘到贵寨小住一些时日,作阁下的佳宾,如何?”

飞龙寨主粗眉紧锁,摇头道:“不,郑某对这名女人不感兴趣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郑某要的是像你这种含苞待放,初懂风情的姑娘……”飞龙寨主双目喷火咽着口水盯视着姬惠说。

姬惠的媚目中,杀机乍现乍隐,神色不变地说:“第一个条件稍后再谈,本姑娘先说第二个条件。”

“本寨主洗耳恭听。”

“金珠八色,黄金一千两。”

“并不比李天师的礼厚,顺天王未免太小气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礼金多少,尔后再谈。”

双方都没有诚意,意见南辕北辙,显然无法谈拢,姬惠脸色突又一变,脸上笑意逐渐消失了。

西面山林深处,突然传来一声长啸。

姬惠脸上神色又变,笑容重现,说:“阁下要不要听第三个条件?”

“呵呵!只要对郑某有利的条件,郑某当然要听,请说啦!”

“第三条件是:放你们在场的人一条生路。”

飞龙寨主勃然大怒,厉声道:“小女人,你敢戏弄老夫?”

姬惠发出一阵放肆的轻笑,笑完才说:“如果阁下能够逃得性命,也不见得是幸事,因为本姑娘将一举踏平飞龙赛,鸡犬不留,飞龙寨将在人间消失,你阁下也逃不了多久,早晚会被搜出来受烹的。”

飞龙寨主怒火焚心,怒吼道:“简直是气死我也!小女人,你凭什么敢说这种大话?”

姬惠粉脸一沉,杀气直透华盖,咬牙说:“就凭刚才谈第一条件的事,本姑娘已决定了你的生死。你不要巴望寇十五郎那群狐犬赶来助你了,他们已被本姑娘的人击溃,生死即将分晓,击溃他们的啸声信号已经传到了。现在,你还有一条路可走。”

飞龙寨主脸色一变,意犹不信地道:“你们还有人能击溃寇十五邮?少做清秋大梦,即使顺天王亲来,也不见得占得了上风,哼!你……”

“信不信不久便知,本姑娘的人正往此地赶。现在,你如想活命,只有丢兵刃投降一条路可走。”

“小女人,你这贱……”

一声剑啸,姬惠拔剑出鞘,脸上杀机怒涌,比道:“你给我滚出来领死,本姑娘给你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,拔刀上!”

飞龙寨主身旁的中年人,伸手阻止他拔刀,冷笑道:“寨主,何必与一个黄毛丫头生气?犯不着和她交手,那会耽误咱们的行程,她们不是要同小辈吗?他们如改动手,咱们先宰了周小辈让她们空欢喜一场,再和她们生死一决还来得及。”

姬惠一阵轻笑说:“你以为周永旭是活宝吗?反正他落在本姑娘手中,仍是死路一条,你们杀他,不但免而本姑娘对神,而且正好给本姑娘铲除飞龙寨的籍口。”

“你想唬人少中年人沉声问。

“本姑娘为何要唬你?”

“周小辈的口供……”飞龙寨主接口说。

“他的口供对我们已经不重要了,本姑娘只是想从他口中,问出他为何在九华山捣乱的真正目的。和华山的享,其实与妖道有关,目下我们已和妖道决裂,犯不着费神找周永旭问口供,真正需要周永旭招供的人,应该是妖道李自然。你将他杀了,妖道决不会放过你郑一飞。而你居然想以杀周永旭为要挟,岂不可笑?你杀不杀周永旭,那是你的事,本姑娘只找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我皆有落机拖延时刻等候大援的念头,因此皆不愿早早动手。现在,我的人已经解决了寇十五郎,赶来的大援是我的。你太不幸了,不要再指望了,你还是滚出来领死吧!”姬惠沉声说,神色阴森逼人。

飞龙寨主被一个小姑娘无情地挖苦,恐伯是破天荒第一道。

姬惠的话不但刻薄,而且狂得离了谱,根本没将他放在眼下,似乎把他当作江湖小混混看待,可把他气得七窍生了烟。

飞龙寨主忍无可忍,火尽地刚过:“小戏人,老夫如不将你毙了,江湖道上今后就没有我飞龙寨主这号人物。”

“本姑娘今天正打算委谷江湖除害,拔刀吧!本姑娘穿你送死。”姬息潭冷地一笑说。

这几句话太重,飞龙田主哪受得了,伸手拔刀。

中年人及时拦住了他,独自上前道:“小主人,在下看不惯你这种狂妄的态度,倒要领教你练了什么惊世络学,敢如此狂妄无礼。”

姬惠拔剑出鞘,神色泰然徐徐引诀伸剑说:“本姑娘定不会令阁下失望,你将是第一个到枉死城报到的人。”

中年人在十步外徐徐拔剑,脸色冷厉异常,剑出鞘杀气怒涌,那股迫人的威势,十分慑人。

姬惠一声低叱,突然身剑合一向前疾进,招发“飞虹戏日”,毫无忌惮地走中宫抢攻上盘。

出手便攻中宫取上盘,势虽快捷凶猛,但空隙也容易暴露,对方不但封架甚易,而且反击更是机会众多,这一招狂妄得不像话。

中年人不上当,向侧一闪避开正面,冷哼一声进步反击,剑尖急吐攻姬惠的左胁,行试探性的攻击。

剑势灵活万分,火候相当精纯。

姬惠身形疾转,长剑一切,铮的一声清呜,轻轻架住中年人来不及收回的剑,剑尖毫无阻滞地吐出,快如电光一闪。

锋尖以令人心惊的奇速,到了中年人的赐腹前。

这一招破招反击,轻灵用退毫无火候,赫然名家身手。

中年人反应更快,也吃了一惊,锋尖即将及体的刹那间,疾退丈余脸上变了色。

“你还不配与本姑娘拼剑。”姬惠傲然地说,轻拂着长剑,目光落向飞龙寨主:“你阁下该上了吧?”

“你剑上的劲道相当诡异,化力术火候不差,夸这种海口唬不住区区在下。”中年人冷冷地说,剑尖升至肩部,一声沉叱,扑上主动抢攻。

剑来势汹汹,剑气进发声如龙吟,锋尖指向姬惠胸口,急如星火。

姬惠身形侧进,就在这扭身的瞬间,已轻灵地避开对方的正面冲刺,右手剑信手一拂,锋尖像灵蛇般,搭向对方的肘弯。

此时,中年人已有所准备,早料到正面冲刺不可能奏效,身形略向右移动,剑凶猛地硬封。

“铮!”双剑交接。

中年人用真力封架,料想必可将姬惠的剑磕开,甚至可以将姬惠的剑击毁,便可加上一剑,将姬惠置于死地,剑磕开后,身躯必定暴露在他剑下,赢定了。

可是,怪事发生了!

被震飞的剑不是姬惠的,他感到姬惠的剑上,突然传来一股直撼心脉,无可抗拒的神奇怪劲,不由他转念,他的剑已凶猛地向右方反震,整个身躯失去了掩护,毫无门退的机会,完全暴露在姬惠剑下,任何反应皆无法应变了。剑芒可怖地伸张,收缩,人影隐没。

中年人失手丢剑,左手掩住了心口,踉踉跄跄向后倒退,两步,三步,四步……终于站住了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麇集追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