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20章 神愉空空

作者:云中岳

永旭扭头向箭射来的方向,一字一吐地说:“桑少庄主,如果你再敢用暗箭计算在下,在下发誓要折断你一双狗爪子,不信你可以试试,这一箭在下心中不忍。免了你终生遗憾,下不为例。”

就在他扭头发话的片刻间,桑王燕如见鬼魅般向后退,向后退。

五步,十步……

她已经退得够远了。

蓦然,人影倏动,电芒破空。

三把小飞叉疾射毒无常的背心,最外侧的一柄飞行路线略偏些少,看方向就是要擦毒无常的左臂肘外侧面过,射向永旭的胸腹交界处要害。

飞叉太保在毒无常的背后发射小飞叉,但却在永旭的正面相对发射。

永旭右手一伸,身形略问。抓住了毒无常的右臂向下一掀。

毒无常连站立都感到困难,怎么经得起一掀?应手向下一仆。趴伏在地呻吟。

三柄小飞叉全部落空,危机间不容发。

飞叉太保在石臼湖畔逃得性命,恨死了毒无常,三叉落空仍不肯罢休,一怔之下,火速伸手抽取腰带内暗藏的另一柄小飞刀。

但是,晚了一步,永旭左手一扬,铁杆箭脱手而飞,快如电光石火一闪,令人肉眼难辨。

三丈外的飞叉太保狂叫一声,仰面便倒。

铁杆箭贯人了右心窝,锋尖被背后的琵琶骨挡住了,打击力空前猛烈,把飞又太保震倒了。

“不要起来!”永旭低喝。

被永旭掀倒的毒无常知道自己从飞叉下逃得性命,怎敢再站起找死?听了永旭低喝,乖乖地伏卧在地上装死。

穿心刀将桑玉燕拖回,惊愕地瞥了中箭倒地的飞叉太保一眼,一咬牙,徐徐举步向永旭去走,咬牙切齿的神情狞恶已极。

永旭冷然迎出三步,双手自然地垂在两侧,脸上变得庄严肃穆。

桑王燕脱险,其他人胆气一壮,跃然慾动。

穿心刀在丈二左右止步,阴森森地说:“姓周的,在下要用飞刀杀你!”

永旭淡淡一笑,神色一懈,泰然地说:“你已经发射了两把飞刀。”

穿心刀冷冷地说:“这是贾某有生以来,第一次双刀落空。”

永旭戒备着说:“很丢脸是不是?”

“这一次最好你也能逃过大劫。”

“你也得小心了,在下也用飞刀回敬。”

他的手掌很大,六寸长的柳叶刀藏在掌心,旁人无法看到。

但穿心刀是行家中的行家,知道先前所发的两把飞刀仍然在他的掌中,心中不无些许顾忌。

一般说来,能接暗器的人,发暗器的功夫绝不会差。

永旭用肉掌硬接了两把不可用手接的飞刀,这种柳叶飞刀不但两头尖,而且两面开锋,接必伤手,敢硬接这种飞刀的人并不多见,能接穿心刀贾昌焕所发飞刀的人,更是从未听说过。

更令穿心刀贾昌焕心中懔懔的是:永旭抓住了根本不可能接住的百步穿杨、铁杆鹰翎箭。

桑世伟的弓有三个力,在三十步内发射,劲道可贯重甲,飞行速度目力难及,想抓住速度劲道如此惊人的箭,那是不可能的事,没有人能够办到。

但永旭竟然抓住了,吓坏了不少人。

连自命不凡的独脚魈,也打一冷战呆在当地。

一个人如果心中有所恐惧,必定会影响到他手脚的灵活,精神上的威胁,可令心意神无法集中。

穿心刀一听永旭说要用飞刀回敬,心中一懔,不由自主打一冷战,掌心突然沁出汗水,腻腻的很不舒服。

人无法保持冷静,心理的负担就会加重。

永旭紧吸住对方的眼神,情绪尽量放松,脸上有似笑非笑的表情流露,垂下的双手丝纹不动。

穿心刀开始移位,向右绕走。

鸦雀无声,死一般的静。

绕了半圈,永旭徐徐盯住对方转身。

中年人拔出竹如意,神色开始凝重。

独脚魈往外退,悚然地说:“贾老弟,不要和他比暗器,那不会有好处的,退回来吧!咱们联手埋葬了他。”

穿心刀已无法下台,哪有脸退出?

他继续绕走以制造机会,双手开始移动了。

两人的掌心皆向内,旁观的人皆不知飞刀到底藏在何处。两人皆吸住对方的眼神,似乎皆不在意对方的手。

喜地响起一声沉叱,屏息以待的人猛地一震,原已紧张的气氛突然到达爆炸点,闪电般的动作,根本看不清。

有人发出一声脱力似的长叹,事情总算过去了。

不知谁抢先动手的,反正两个人已将飞刀发出了。

自发生到结束,太快了,旁观的人只看到两人的身形突然闪动,电芒乍闪乍没,如此而已。

一声剑吟。永旭拔剑出鞘,霜华宝剑冷电四射,虎目中神光炯炯,不怒而威,宝相庄严。

对面,穿心刀半坐的身躯在晃动,慢慢地挺直脊梁,突然双手抱住了腹部,嘎声叫:“快……走……”

语音摇曳中,人向前一栽。

手握竹如意的中年人及时抢近,一把扶住了穿心刀,扭头低叫:“快撤!”

人像潮水般退去,片刻间便消失在竹林深处。

永旭收剑人鞘,目光落在一丛矮树下。

那儿,头上仍套着头罩,与毒无常同被押出的女人,墨绿色的衫裙与树丛的颜色差不多,不留心便不易发现。

那些人走得匆忙,忘了把俘虏带走。

女郎躺在树下,声息全无。

北丐飞奔而至,摇头苦笑着说:“小老弟,你不怕他们围攻?老天爷!可把我吓出一身冷汗。”

永旭并没有回答北丐的话,他陷入沉思之中。

片刻,他惑然说:“不对,似乎有点不近情理。”

北丐瞥了地上伏卧着的毒无常,问:“你看出什么不对?”

永旭剑眉深锁,说:“绝笔生花没有理由耽在庄中,明知这批赃物关系他的安危,他为何不亲自护送?”

“这……他可能在等你人庄。”

“不会的,他不在庄中,我即使人庄,也无法可施,我总不能搜遍每一角落去找他,所以他根本不必在庄中等我。”“对,这

“这些人中,有一半的人功力不下于独脚魈,为何不下令围攻,此中必有原故,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什么?”

“除非有人知道我曾经与顺天工交过手略占上风,顺天王号称万人敌,因而有所顾忌,不敢冒险杠送性命。但是,那晚在九华精舍,我与顺天王不期而遇,行雷霆一击,其中详细情形外人无从得悉。”

“你……你猜想这些人中有顺天王在内?”

“不可能,如果他在,绝不会放过我,彼此功力相当,多一个内力修为略为精纯的人,便可稳操胜算,他不会放弃这大好机会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可能绝笔生花真与顺天王有勾结。”

“问问毒无常便知道了。”北丐说。

“对,我来问他。”

毒无常吃力地挺身坐起,看了永旭及北丐一眼,冷冷地说:“姓周的,老夫仍是一句话,没有口供。”

永旭哼了一声说:“你只要把曾看到姬家父子午夜进出瑞桑庄的人说出来,在下拍拍手走路。”

“抱歉,老夫……”

“绝笔生花如此待你,你犯不着保护他,是吗?”“这……”

“你欠我一条命的情,对不对?”

“老夫什么也没欠你的,你却欠了老夫杀徒之仇。”毒无常乖戾地说:“谁也不知你对老夫打的是什么鬼主意,口供一招,你不杀我才怪。”

“毒无常,令徒的死,你不能怪我。”永旭强忍着怒火说:“令徒毒郎君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。他得了八爪蜘蛛几两银子,便自告奋勇去行刺铁背苍龙,找机会计算我,我杀他名正言顺。”

“你我之间,已无妥协余地,你瞧着办吧!”

看样子,毒无常是横定了心拒绝合作。

“我知道你不。m死……”永旭说。

“老夫本来就不怕死。”

“好,咱们来试试。”

永旭说着,手起掌落,一掌把毒无常劈昏在地。

“咦!小老弟……”北丐讶然叫。

永旭掏出一颗安神丹,塞人毒无常的口中。

他神态悠闲地说:“硬的不行用软的,老毒鬼跳不出我的手掌心,等片刻他就会乖乖招供了。”

北丐不知他如何问口供,但看他将葯丸塞人毒无常口中,有点醒悟,摇摇头苦笑,突然向十余步外的树丛走去。

树下的绿衣女人身子扭动了两三下,因此被老花子发现了。

这边,永旭正在等候毒无常苏醒,猛抬头便看到北丐正俯身伸手,去摘绿衣女人的头罩。

他心中一动,想起黄山山区受到姓葛的女人以毒针暗算的事,本想出声喝止,却声调泰然叫:“前辈,请过来一下。”

北丐的手尚未接触头罩,闻声收手挺身站起,转身举步接近,一面问:“小老弟有事吗?”

永旭心中一宽,向绿衣女人一指,说:“前辈,那些人留下俘虏不带走,你不感到可疑吗?”带一个俘虏并不得事,对不对?”

北丐一怔,止步回身定神察看。

永旭呵呵笑,举步向前说:“在下曾经为了救人,上了一次大当,几乎丢掉小命,所以聪明得多了。也许,这次也是等我来救呢!”

北丐大踏步上前说:“对,小心撑得万年船,老要饭的先用打狗棍制了她的穴道,再看看她是谁……”

绿衣女人突然拉掉头罩,兔子似的往树丛中一钻,如飞而遁,身法灵活无比,迅捷绝伦。

北丐一怔,跟踪追出叫:“你走得了?你……”

永旭一把抓起毒无常急叫:“不可……”

叫晚了,忽闻一声大震,北丐像疯牛般冲人树丛,压倒不少枝叶,重重地跌入里面去了。。

永旭向侧一绕,钻人树林深处,将昏迷不醒的毒无常往隐蔽的草丛中一塞,用一些葯末涂上口鼻,方从树丛的侧方钻人。

他嗅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奇异怪味,不由却步。

北丐躺在树丛下,寂然不动声息俱无。

绿衣女人已失去踪迹,不知逃向何处去了。

他屏住呼吸,将北丐匆匆拖出。

一到树丛外,伸手探老花子鼻息,发觉他的呼吸有异,脸上出现怪异的红潮,干瘪的嘴居然出现笑意。

他一蹦而起,脱口叫:“姹女浮香,是灵狐郭慧娘!”

他想追,却又颓然止步。北丐需要照顾,毒无常也等着他问口供,怎能丢下两人去追灵狐?

在庐山,冷魅就是用姹女浮香暗算他的,要不是他命大,恐怕早就成了姬家父子的附上肉了。

“绝笔生花果然与姬家父子暗中勾结。”永旭不胜婉惜地说:“我迟早会找到他的,哼!”

他涂了一些葯散在北丐的鼻端,再抱起北丐回到藏毒无常的竹林。

解葯不太对症,北丐无法在短期间清醒。

他于是先弄醒毒无常,开始问口供。

不久,北丐呼出一口长气,睁开依然光亮的老眼,首先便看到背着手在附近往复走动的永旭。

“怎么一回事?老弟。”北丐挺身坐起讶然而问,接着老脸发赤:“见了鬼啦!我怎么……”

“前辈,统梦销魂,青春再回是不是?”永旭走近含笑接口:“难得啊!可惜是一场春梦。”

“你”

“你被姹女浮香弄翻了。”永旭摇头说。

“什么?你是说传说中的姹女浮香?那鬼女人……”

“她是灵狐郭慧娘。”

“该死的,她竟敢与我老要饭的来这一套?”

“她本来是用来对付我的,前辈却无意中碰上了。”

“真是阴沟里翻船。”北丐失声长叹:“老花子一辈子捉弄人,一时大意,反而被人作弄得如此狼狈,算是死过一次了。怪事,灵狐郭慧娘怎会与绝笔生花走在一起?似乎不合情理。”

“为何不合情理?”

“如果灵狐真的跟了顺天王,而绝笔生花真的与顺天王有所勾结,灵狐便不会在这紧要关头使用姹女浮香暴露身份。绝笔生花就是怕你认为他与顺天王有勾结,避嫌犹恐不及,怎肯让灵狐暴露身份?”

“这也有道理。”

“绝笔生花已经运走了赃物,不怕官兵抄家,也已经没有招来官兵的顾虑,所以在庄中等你。但如果他有与顺天王勾结的把柄落在你手中,江湖人的报复手段极惨烈,他怎敢在庄中等你纠集天下群雄找他结算?”我看,这里面大有文章,冷姑娘所获的消息,很可能是有人有计划地嫁祸绝笔生花;毒无常所获有关姬家父子夜人瑞桑庄的事,也是嫁祸的另一个阴谋。这个鬼女人用姹女浮香有意暴露身份,也是阴谋的一部份。这一来,把你的注意力全gi到瑞桑庄而无暇他顾,让你往复奔走与江湖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 神愉空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